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196.轻取北线[下]

7821144 收藏 6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内容简介] 轻易突破敌人防线的十师将士正追E军残部上瘾时,延后发起进攻的第八师正炮声隆隆,十师将士嘴里带着抱怨在捕鱼儿海沿岸边行军时,第八师发起了腾达战役.第八师和第十师的战略目标基本相同,但面对的敌人的数量质量都在第十师对手之上.不过,突破E军第一道防线所用时间并不比第十师长多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轻易突破敌人防线的十师将士正追E军残部上瘾时,延后发起进攻的第八师正炮声隆隆,十师将士嘴里带着抱怨在捕鱼儿海沿岸边行军时,第八师发起了腾达战役.第八师和第十师的战略目标基本相同,但面对的敌人的数量质量都在第十师对手之上.不过,突破E军第一道防线所用时间并不比第十师长多少,因为第八师的重火力更强于第十师,雨点般的炮弹甚至令E军感到绝望,D军观察员惊叹中华帝国国防军拥有了全世界最强大的火力.不过,八师的伤亡数字也大的多.

同是王牌主力师,第十师并不感到受轻视,因为武器装备标准不一样纯属无奈.1873年的中华帝国军工产业完全可供三十万军队的不间断消耗,可惜后勤供应不均衡,又正在国防军换装时候.第十师驻地正好在北方和西北兵器工业公司之间,换装速度明显比不上临近北方兵工厂的第八师,特别是更不便运输的炮兵装备,第八师炮兵团属于加强型,光105重炮就有六十四门,比第十师多了一倍.所以,郎铁军对炮火密度的震惊更在丁丰源之上也就不奇怪了.

郎铁军,名字是参军后所起.满族,十九岁,来自黑龙江中游的个半游牧小部落.1865年秋,这个小部落被E军袭击,大部分人无辜惨死.当时十一岁的郎铁军被家人塞进一个废弃的地窖中躲过了灾难,吓傻了的他却也亲眼看到了父兄被残暴的E军杀死,母亲和姐姐更是被先奸后杀,全家六口人只剩下他一个.

将仇恨深深埋在心中的郎铁军四处流浪中听人说监国王万岁领导大军打败了YF侵略军后派陈玉成将军率部到了黑龙江沿岸,远关外人民的苦难马上到头了.听此消息的郎铁军开始沿江乞讨着寻找陈将军的部队,并在1867年找到了驻抚远的五十八团,知道什么是坚强,而且已经很坚强的郎铁军瞪着眼睛向接待军人要求当兵.于是,有官兵将其带到团部,当时的团长[现为第八师参谋长]尤庆安中校亲手将热腾腾的饭菜端给了面前饥饿的小叫花子.郎铁军狼吞虎咽吃饱后看到尤团长温和的眼神,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痛,伏地大哭,声如杜鹃啼血.

“军队中无数的将士都有凄惨的过去.黑龙江沿岸,像你一样的孩子不止一个.所以,监国王万岁要求我们不准这种情况继续发生.放心吧孩子,你会有报仇血恨那一天.”

“大叔,您收下我吧,我要亲手杀E国鬼子.”

尤庆安没有拒绝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将其留在身边当了勤务兵,并为他起名为铁军.苦难的中华,需要一支铁血军队.

1871年,尤庆安团长晋升为第八师参谋长,本想带郎铁军一起到师里,而郎铁军虽然舍不得离开父亲一样的尤庆安身边,但他更想亲手将子弹射进,将刺刀捅进E国人身体里.因为当时的婚龄小,成年标准也低,所以尤庆安答应了十七岁的郎铁军的要求,安排他在一营二连当了一名普通战士.

两年来,郎铁军的运气不错,与E军多次小规模冲突中,除了刚刚参加实际战斗的前两次因为紧张外,其它战斗中均有斩获,多名E军先后死于他枪下,却从来没有受过伤.刻骨仇恨促进刻苦训练,军事素质渐渐使老兵们也佩服起来.只是郎铁军没有领导才能也缺乏文化,五年后还是个战士,杀气盈身,却比不上丁丰源参军三年就成了排长.

首次大战,对猛烈的炮火的炮火震惊过后,炮弹撕裂空气的尖啸还是接连不断,郎铁军将头伸出战壕,只见砸向E军阵地的炮弹似乎要扫平一切,吞噬一切.大地在剧烈的爆炸中颤抖,人体碎块伴着染血的泥土在空中飞舞.于是,震惊之后是兴奋,只有一点遗憾:他妈的炮兵,留给老子捅死几个啊!!!!

郎铁军没去问别人怎么样,他知道自己只要听见枪炮声就忘了一切,至少对E国人是这样,所以战友们说他杀气盈身,运气也的确极好.而且,好运还在继续陪伴着他,冲锋号刚一响起,郎铁军就喊杀着窜了出去,双眼瞬间红了起来,身体里蓄满了力量,紧握手中的步枪,似乎已冲到了E国人眼前,已可以将雪亮的刺刀捅出去.

重火力虽被队手炮兵压制,但E军也表现了正规军的素质,利用少量火炮和手中的枪弹拼命阻击八师的进攻,不断有人中弹,火线救护兵在冲锋队型中穿梭,或就地抢救,或拖着伤员的武装背带往安全地带拉.

军队必需要有专业救护兵和军医,载镔在卫国战争以前就有这个要求,可惜,因为祖国医学在战场急救上没有优势,卫国战争中的救护兵队伍尚未壮大,很多受伤将士因得不到急救而死亡.卫国战争结束后,生物医药也成为载镔坚持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一.与D国的合作是中华帝国更多接触到了见效快的西方医学,所以中华帝国的军事医学发展很快,到了1873年,团级部队有野战医院,每个排都要有救护兵.而战士的武装带也是载镔于卫国战争后亲自设计,下部有皮套套住大腿,腰间是弹药,双肩上是背带,上胸部和背部有一根横皮连接着两根背带,可以使救护兵直接拖着伤员离开战场.这可是原史二十一世纪的M军军装式样,的确科学.特种部队都开始有制式背包了,中华帝国军人在武装配备上领先世界很多.

身边不断有战友突然扑倒,子弹穿破空气的声音像撕扯丝绸,嘶啸着掠过耳边,好运伴随的郎铁军却没受到伤害.当然,没受伤害的将士不仅他一个,而是绝大多数.当面之敌不到两千,因兵力空虚,防御纵深不够,根本承受不住八师主力一万多兵力的突击.而中华帝国军队早在炮兵还很弱小时就深研了步炮协同的重要性.

还有,E军被十几天虚张声势调动来调动去,明知是对手的诡计却不得不防,但对手就不发起进攻,于身体疲惫中更有了心理疲惫.第八师一向以第一王排部队自视,满心希望与E军硬碰硬大干一场,并不屑于攻敌之弱.只是歼灭北线E军是第七第九师的任务,第八第十师是要控制勒拿河,第一要求是快速突破.好在第一任师长陈玉成给了老部队先于第七师打开夺回腾达的任务,没让第八师与第十师一样光去行军.

当第八师的进攻已不可阻挡时,E军放弃了抵抗,到此时才真正是东西方文化差异所在.西方人并不是没有战斗的决心和勇气,但到了事不可为时,大多西方人会选择投降.而大多东方军人会选择死战到底,杀一个够本儿,杀两个赚了.

郎铁军一枪干掉一个来不及举手投降的E军官兵,瞪着血红的双眼打算继续杀下去.他敢于肯定自己,如果上天能使E国人任其杀戮,他将毫不迟疑的一一杀光,不论男女老少.可是,身边的排长一把将郎铁军的枪口按向地面:”郎子,E军全投降了,你不能这样……”

郎铁军吼叫着奋力挣扎,可排长的大手那样有力,他终于冷静下来,双眼中只有狂热,但有了几分理智,压着怒火质问:”留着这些畜牲干嘛?”

“咱们中华人口虽多,但这远关东照样地广人稀.嘿嘿,郎子,谁说留着E国佬?难道我们的粮食吃不了吗?”

肌肉紧张,下意识中与排长争夺步枪控制权的郎铁军慢慢松懈下来,瞪着排长说:”排长,不是怕了打仗,但我恨不得去当监工……”

排长也松开了按住枪口的手笑道:”那可不行,军队不能让个优秀的战士以非战斗原因离开战场.更不能让你整死了劳工,那可能是军事要塞或居民点,说白了就是钱哪!”

在中华帝国的其他行业,传统文化思维自然占据统治地位,统治阶级高层则有皇帝不懈努力中注入的功利元素.当然,载镔很清楚,高层人物不可能也不会全像自己,更不可能完全像掠夺成性的列强,也不能那样,功利主义要恰如其分才好,纯粹的掠夺既不长久,所获利益也不一定更大,这是所谓政治指导思想.

可军队就是另一种情形了,华夏军人必需要在传统思维中融入丛林法则.从林法则不能成为全民指导思想,可军队要知道什么是强者生存,什么是弱肉强食.要知道自己是维护国家利益的龙之爪牙.其实,中华历代军人谈不上善良,”战争让善良滚开”这句话远比”战争让女人走开”更现实,中华帝国军人正是比前辈军人更现实了,而十九世纪也正是一个赤裸裸表达现实的时代,不像后世,就如[国际法]之于M国,是在虚伪的道德面具下的现实.所以,郎铁军的排长能说出”战俘就是钱”这样的话.

4月26日,取得渡河战役胜利的第七师打到了精奇里江并再次强渡成功,与第八师对腾达形成了合围之势.只是因为进攻发起点的差距,第八师不能让E军回援腾达增加攻占难度,无法等待兄弟部队到来.

心有不甘的郎铁军随着很有与兄弟部队争功味道的八师大部队长驱之入,率先攻到腾达.挤压着几千E国败军溃退到腾达,加上原守军道也有万余部队,妄图据险以守.从战略上说,防御方永远处于劣势,可战术上则不至于.八师进行了几次进攻都被打退了,伤亡了几百人,E军有些兴奋起来,以为自己成了让对手无可奈何的钉子.

前线指挥部里,师长拍了一下脑袋:”他妈的,傻了傻了,这要给万岁和陈司令知道,我这师长该撤职,用人命堆决不能再是帝国国防军的选择.记得万岁还是监国王时就说过,城墙在现代战争中只是个摆设……炮团长,咱们的105重炮弹够不够?”

”报告师长,弹药相当充足.”

“那好,老子换个方式蛮干,命令炮团,集中所有重炮,把腾达要塞炸开.”

十九世纪的战争还很少有集火攻击固定一点的情况出现,因为城墙只是将要淘汰而没有真正淘汰,高爆炸药出现前的火炮并不能时时承担摧毁坚固城墙的使命.也许,帝国国防军第八师集中五十门105火炮轰击腾达要塞的战斗,就是城墙这种防御工事在哪怕最顽固保守的人心中轰然倒塌的开始.

事实证明腾达的城墙不是铁打钢铸,在五十门大炮怒吼中,甚至能感觉到腾达要塞在轰炸中摇晃,守军心胆惧裂,许多E国军人真正明白了一个现实:中华帝国是个无可否认的强国,不管E国承认与否,自找了这样一个对手只能说是远东E军的悲哀.

千多发105炮弹砸下去,腾达东城墙中间段终于无法承受摧残,轰然声中,一道150米宽的豁口裸露在时刻准备冲锋的步兵眼前.

激昂的冲锋号再次响起,炮兵火力延伸中,蓄势已久的步兵如潮水无孔不入,如群虎势不可当,原本是中华帝国固有领土的小小腾达不可能是无敌的中华军队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因为战斗并没有多少波折,许多骄傲的官兵甚至觉得E国不配是新生的中华帝国对手.这想法从整个华E战争看来,的确过于骄傲.

冷冷的望一眼地上呻吟着的断手断腿的E军士兵,再看一眼连里指挥搜索残敌的军官们,郎铁军一脚踩住了那个E军伤兵的嘴,并转动枪口,将刺刀顶在伤兵的咽喉上,阴狠的任由六公斤重的步枪在重力作用下使刺刀慢慢插进.E军伤兵扭动身体挣扎着,喉咙里咯咯响,双眼在绝望中透出哀求,但生气在渐渐消散.而郎铁军却毫无一丝动摇,他想这样杀了所有E国人,还是那句话,不分男女老少.谁要说什么仁义道德,郎铁军一定要阴森森冷笑着操翻他全家,而且像郎铁军一样的人决不只有一个.第一集团军驻关外快十年了,四个师八万多人中,家在本区域内的官兵越来越多,1873年时肯定超过了两万,其中最少有上千人有和郎铁军相似的悲惨遭遇,E国人的无耻与残忍根本不需要宣传.所以,排长不干那傻事.

“排长,你看见了?”

“你当我瞎子啊?”

“可你没拉住我?”

“断手断脚,一钱不值.老子管他怎么死呢!你不会以为我喜欢E国人吧?告诉你小子,我想杀光E国畜牲的心情一点儿不差似你,我他妈要不是当个小排长……”

腾达攻坚战在4月28日的一天里就解决掉了,任务里没有剿灭一项的第八师做为主攻部队,一边吃肉,一边很仗义留下了肉骨头.随后赶来的第七师围住了E军溃兵一通好杀,最终结果是九千多E军被歼灭,只有几百人从西向第八师留下配合围剿的一个团的单薄防线空隙中逃脱.

腾达一战,E军近七千人被直接击毙,被俘的两千多E军竟然很少有重伤员,据非正式统计只有不到一百五十个,其中有致残可能的不到十个,直接失去手脚的只有一个.可见,与郎铁军的排长一样心思的官兵很普遍:老子为什么要留一帮E国残废?

腾达战役后,八师紧跟第十师之后开始了华E战争中最重要的战略部署.听到七师的大炮传来的轰鸣,八师只留下一个团堵住E军退路,主力没有停下来与兄弟部队会师,第三任师长肖志学准将命令部队:”不仅仅是勒拿河, 我们伟大的帝国国防军飞龙第八师将前进,前进,永远向前进!!!!”

后面的情况没有详述的必要,从开战到拿下腾达的九天时间里,北线四万多E军被歼灭了三万四千,还能与第一集团军作战者已不足万人,即便全部集中于一处也无法阻挡第八师从外兴安岭和雅布洛诺夫山之间穿过,并沿着发源于此的勒拿河支流继续向前.只是第八师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最高决策层对华E战争的慨括性战略目的.

勒拿河的流域形状与黄河相似,也是个巨大的”几”字形.第八师突破了E军在边境的防御,战斗任务全部交给了第七师等兄弟部队而朝勒拿河流域突进.北线战场就是这样,除了第十师因任务距离短,离边境并不远,战斗任务较多.就算是北太平洋沿岸的二十三师也没有多少E军陆上力量阻挡,何况还有海军陆战队.腾达战役后的第八师只是在出外兴安岭前与少数E军小战了几场,之后与沿北冰洋急进二十七师一样入了无人之境.

5月16号,第八师沿路驻军中,剩下的四个团一万一千人抵达了勒拿河主支流交汇口,肖师长看着地图抱怨:”八师哪儿有那么多兵力驻守如此之长的勒拿河?这么大个河湾肯定是不能不要.”

于是,第八师留一个营在河口驻防,取直路朝勒拿河下游进发,大致目标是维依柳河口.所谓大致,仅指一个方向,进入西伯利亚腹地,几乎所有河流都是奔向北冰洋,而勒拿河是那一带最大的河流,很难找错,敌人似乎只有大自然,选择四月份开战的道理很明白.

第八师无疑是一支能打能跑能吃苦的卓越部队,其实阻力不仅仅恶劣的自然环境,他们还有一项堪称比战争更重要的任务-----如何占领?

也即是说,在坚信必胜的北线战场,战斗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圈住拥有丰富资源的领土.于是,中华帝国四个百战成钢的甲种野战师没有直接将当面E军全部歼灭,而是在大量消灭敌有生力量的前提下击毁敌军,然后以此为由剿匪.

不,您理解错了,找个剿匪的理由只有一小部分是向E国向世界列强交代,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获取利益也终究需要一个理由,哪怕这个理由再拙劣.强盛起来的中华帝国不会在乎E国,但世界上不仅仅一两个强国.

那剿匪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将占领区内的所有E国人全部赶走,全部.哪怕用屠杀手段有怎么样!重兴皇帝说的好:只要有国家,就有国家利益.只要想获得或保卫利益,就要有军队.有军队就代表着会有战争.有战争就有死亡.而军人要牢记军人的尊严,中华军人不能也不会对付敌国平民,但是,敌国平民并不是我们怜悯的对象……

否则,对付区区四万多E军,何用二十万大军?随着东西伯利亚的占领,威远的军事意义大减,二十七师不会回去了,在第八集团军壮大起来前,第一集团军将协同守卫东西伯利亚并完成清理工作,那将很漫长,中华帝国必竟E国,他的军人没有E国人那样无耻.可这不能改变半个西伯利亚已属于中华帝国的现实.

1873年7月17日,郎铁军所在的五十八团做为第八师走的最远的部队看到了大海,那个冰冷的北冰洋就在中华军人眼前.身旁欢呼声,不过,因放松而疲惫之极的八师官兵无力喊叫,那是二十七师203团在欢迎友军到来.欢迎一站一站持续了五天,北冰洋边的欢呼声来自驻守勒拿河入海口的203团一个连……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