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新中华资料篇 潮起潮落 十四、铁与火的碰撞

independenceday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URL] 十四、铁与火的碰撞 1918年3月15日上午11时,曼斯坦因上尉已经赶到了位于马涅尔西南的第110步兵师的指挥部内。这里原本是个临时用木头搭建起来的野战卫生器材仓库,构造上远没有正规的前沿指挥部那么坚固,按照德国自己的野战防御标准来看,基本上属于违章建筑,但考虑到其优良的视野,110步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


十四、铁与火的碰撞


1918年3月15日上午11时,曼斯坦因上尉已经赶到了位于马涅尔西南的第110步兵师的指挥部内。这里原本是个临时用木头搭建起来的野战卫生器材仓库,构造上远没有正规的前沿指挥部那么坚固,按照德国自己的野战防御标准来看,基本上属于违章建筑,但考虑到其优良的视野,110步兵师把指挥部前移至此倒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毕竟中国远征军的炮兵火力准确性很差,没有太多担心的必要。


透过高倍率的炮队镜,曼斯坦因已经能清晰地看见西方地平线上的中国坦克了。尽管他在索姆河已经见识过这种钢铁怪物,但眼前如此大规模的坦克编队却真正让他震撼了。怪不得几个月前,巴伐利亚皇子鲁普雷希特手下的三个师会在英国人的坦克集群冲击面前吃大亏,原来当数百辆钢铁怪物集结在一起时,声威是如此骇人。


位于110步兵师指挥部以东3公里处,古德里安中尉正帮着把第三门77毫米野战炮推到一个由弹坑改建而成的火炮射击掩体内。这样他的三门主力反坦克炮之间的间距就达到了80米左右,正好能覆盖第12反坦克连正面宽达240米左右的防线。


西面的中国坦克已经越来越近了。根据古德里安自己的估计再有十五分钟,这些坦克将抵达防线前沿1000米的距离,这是总参谋部印发的反坦克手册中规定的对坦克开火的最远距离。实际上也只有77毫米野战炮的有效射程能覆盖这一范围,而那些20毫米口径的机炮则要等中国人接近到600米以内才能起左右,其它的反坦克武器的有效射程则更小。


此时,空中的混战已经接近了尾声。经过了近一个多小时的苦战,里希特霍芬联队凭借着他们高超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将中国远征军的空军联队逐出了战场,牢牢地将宝贵的制空权握在了手里。这对于正在地面上备战的德国陆军来说,是个重大的利好消息,他们再也不用担心来自天空的威胁了。


古德里安的脸紧紧贴着他那架带密位刻度线的蔡司望远镜,他也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计算中国坦克的距离了,但这次他的读数毫无疑问的表明:中国坦克的前锋已经进入了他那三门77毫米野战炮的有效直射范围了。


“开炮!瞄准中国人开炮!”


古德里安的命令通过电话线传到了三门77毫米野战炮的炮位上。几秒钟后,伴随着火炮的轰鸣声,三发77毫米炮弹向900米外的中国远征军坦克群中飞去,但都没有击中目标。然而德国炮手优良的战术素质之优异是他们的对手难以想象的,第二轮的三发炮弹中,就有两发准确地命中了目标。两辆远征军的甲型坦克立即停止了前进,车身内冒出了浓浓的黑烟,坦克手们争先恐后地逃出已经被引燃的坦克。


在接下来的持续射击中,三门77毫米野战炮基本上每射出三发炮弹就能命中一辆中国坦克,而其它连队阵地上的77毫米野战炮也加入了战斗。巨大的爆炸声不断地从中国远征军密集的坦克队列中传出,一辆接一辆的坦克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成为了一堆堆废铜烂铁,殉爆的弹药把炮塔抛到了高高的空中,燃烧的柴油将坦克的装甲都烤得发红了。


王登科看着自己的那些宝贝坦克被德国人一辆辆的打爆,心里非常着急。这是他第一次碰上这么猛的反坦克火力,而原定的空中支援随着空军联队的败退也不可能再有了,看来只能通过加速前进,争取用最小的伤亡冲破德国人的防线。他命令装甲指挥车立即开到坦克行进队列的前方,用旗语通知坦克群加速向前。


这条命令本身可能是正确的,但对于王登科本人来说,却是致命的,因为这个行为毫无疑问将他自己暴露在了德国人的直射火力面前。在远处,一门77毫米野战炮向王登科的装甲指挥车发射了数发炮弹,将王登科连同他的装甲指挥车一起炸成了粉糜。


在行进中的坦克群由于视野的问题,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师长已经阵亡了,还是按着最新接到的命令继续加速向前。


古德里安站在堑壕里,看着正逐渐逼近的中国坦克群。根据他的估计,当前的中国坦克总数超过了一百五十辆,如果加上那些外形古怪跟随在后的装甲车辆的话,车辆总数将超过四百。以目前77毫米野战炮的发射速度来看,即使算上友邻连队的那几十门炮,也不能击退这次进攻,用小口径武器近战是不可避免的了。


“20毫米机炮准备。目标加入500米范围后,自由射击。”


“13毫米反坦克枪准备。目标进入300米范围后,自由射击。”


“机枪手和步枪手准备。目标进入300米范围后,用K型弹打坦克,用普通弹打击步兵。”


在短短地几分钟内,古德里安按照反坦克手册上的提示,发布了一连串的命令。在整个110师的正面,几乎所有的前沿指挥官都在发布类似的命令。


很快,中国远征军的坦克已经离德军的第一道堑壕不到六百米了,甲型坦克上的机枪和乙型坦克上的37毫米炮开始扫射德军的射击掩体了。虽然这些在运动中的射击缺乏准确性,但飞溅的弹片和四处乱窜的子弹给德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第12反坦克连的那门布署在弹坑里的77毫米野战炮遭到了数辆中国坦克的射击,炮手们伤亡惨重,而补充上去的炮手还没来得及开炮,堆在旁边的弹药箱就被一发远征军的37毫米炮弹击中。殉爆的弹药立即将这门77毫米野战炮连同它的炮手一起炸成了碎片和血雨。古德里安心里明白这个火力支撑点算是废了,连队右翼的那八十多米防线必须依靠20毫米口径以下武器来保卫了。


“你,下士。” 古德里安一把抓住希特勒的脖子,将他的脑袋强行转了过来,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右翼方向,说道:“带你的班,到那段防线去。记住K型弹要节约。”


“是,中尉!” 希特勒一边揉着被拧疼的脖子,一边暗自咒骂着古德里安。不过他可不敢去招惹这位有“火爆汉斯”之称的军官,只能把火压在心里,招呼着他的手下,扛着反坦克枪,顺着堑壕,向阵地的右翼跑去。


远征军的坦克群不断地接近着德军的阵地,古德里安已经能看清楚坦克的全貌了,原来这些钢铁怪物都有一个可以转动的“脑袋”,车上的武器就跟随着这些“脑袋”的转动而指向要攻击的目标。


随着一阵密集的“嘭嘭”声,第12反坦克连的20毫米机炮开火了,在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内,远征军甲型和乙型坦克上那不到15毫米厚的装甲板根本挡不住由这些20毫米机炮发射的K型弹药。尽管一发20毫米K型弹不足以立即置远征军的坦克于死地,但这些能连续发射的小型火炮却能在几秒内将十多发炮弹射入远征军的坦克内,造成严重的破坏和伤亡。数不清的远征军坦克手连爬出坦克的机会都没有,就牺牲在了高密度的机炮扫射之下。


战况随着远征军的坦克编队越来越接近德军的第一道堑壕而趋于白热化。在不到300米的距离内,无论是远征军坦克上的武器,还是德军的各种反坦克武器都能给对方致命的威胁。堑壕内的德军身边不断地被远征军坦克上的机枪和火炮击倒,而远征军的坦克也承受着各种反坦克武器的考验。


在离德军的第一道堑壕两百米处,远征军的坦克被德国人预先挖好的反坦克壕阻止住了,但已经有一定攻坚经验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很快派出了装甲工程车冒着枪林弹雨用事先准备好的原木和沙袋将反坦克壕填平,以极大的牺牲为本方坦克的前进铺平了道路,甚至很多英勇的装甲工兵的血肉之躯本身就成了这些进攻通道的一部分。


炮声、枪声和爆炸声,淹没了一切。远征军的坦克手们一边驾着坦克向德国人的堑壕冲去,一边尽可能地用坦克上的武器向德国人射击,即使坦克被击毁了,杀红眼的坦克手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会拿着步枪、手枪、甚至是一块石头,跟随着本方的坦克向德国人冲去,直到被子弹或炮弹击中,将鲜血和生命献给法兰西大地。


在德国110师的指挥部,曼斯坦因上尉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的这场厮杀。良好的视野让他发现了一些其他人忽略的东西:紧跟在敌坦克集群身后的敌装甲运兵车正停下来让士兵们下车作战。要知道德军重炮团的那些大家伙虽然威力强大,但对于运动中的装甲目标效果不是很好,现在中国人的装甲运兵车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停了下来,这在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战机啊。


“军重炮团。我是军指挥部的参谋曼斯坦因上尉。军指挥部命令你们立即向A-19区进行覆盖射击。重复一遍,A-19区,火力覆盖。”


曼斯坦因完全清楚他刚才的行为是严重的越权,弄不好会上军事法庭的,但他实在不想放过如此好的机会。根据以往德军的反坦克经验,只要把步兵和坦克隔离开,那么事情将会好办的多,而现在这么一个机会就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怎么能不为所动呢,更何况两年前在索姆河,因为犹豫不决而失去战机,导致重大伤亡的记忆还历历在目。


当曼斯坦因放下电话的时候,他发现110师的军官们都以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他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但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依靠直瞄火力来消灭敌坦克,而将伴随在敌坦克后面的敌步兵交给间瞄火力来处理是符合目前战场态势的。


对于本方防线前沿那些早已进行过试射的目标区,德国炮兵几乎人人能对其射击参数做到脱口而出,这些火炮的反应速度是可想而知的。就在曼斯坦因放下电话不到三分钟,第一批由36门150毫米榴弹炮和12门210毫米榴弹炮发射的炮弹就落到了还停留在原地的远征军第3机械化步兵团头上。


这些大口径炮弹的威力是惊人的,它们一落地就形成了一片爆炸幕。爆炸产生的气浪将远征军第三机械化步兵团的士兵们轻易地抛到了空中,装甲运兵车向玩具般被炸得四分五裂,很多士兵甚至连车都没来得及下就被活生生地震死在车内。当五分钟的急促射过去后, A-19区内到处是残破不全的肢体,遍地都是冒着浓烟的装甲运兵车,伤员们在巨大的弹坑中呻吟。远征军第三机械化步兵团已经彻底被炸烂了,九成的运输车已经被击毁,士兵的伤亡率高达七成,基本上已经没有战斗力可言了。


在第12反坦克连的右翼阵地上,希特勒下士正把他那张独一无二的酸泡菜脸贴在了13毫米反坦克枪的枪托上。远征军的坦克已经离他很近了,甚至连坦克装甲上的铆钉都可以看清。他已经记不清他自己到底发射了多少K型弹,也记不清到底击毁了多少坦克,只是机械地发射着一颗又一颗的反坦克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