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新中华资料篇 潮起潮落 十三、空中马戏团

independenceday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URL] 十三、空中马戏团 王登科站在装甲指挥车上,手扶着栏杆,看着正缓缓越过本方防线的坦克群。他现在已经是第二装甲师指挥官了,尽管他麾下的坦克数量不如第一装甲师那么多,但110辆乙型坦克和50多辆甲型坦克组成的阵容已经蔚为可观了,再加上那个拥有6个炮兵连的摩托化重炮部队,应该说,此刻在这个世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


十三、空中马戏团


王登科站在装甲指挥车上,手扶着栏杆,看着正缓缓越过本方防线的坦克群。他现在已经是第二装甲师指挥官了,尽管他麾下的坦克数量不如第一装甲师那么多,但110辆乙型坦克和50多辆甲型坦克组成的阵容已经蔚为可观了,再加上那个拥有6个炮兵连的摩托化重炮部队,应该说,此刻在这个世界的陆地上,除了正在他左翼展开的远征军第1装甲师外,还没有一支部队的打击力能超过他的第二装甲师的。


看着第2装甲师可以说是雄壮的阵容,王登科心里不仅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他的装甲师连英国人和法国人看了都直翘大拇指,甚至在法国内部训练的时候,有很多协约国高级指挥官特地从伦敦和巴黎赶来观看,着实让第2装甲师上上下下感到自豪。在王登科的心目中,这些举动无疑是对第2装甲师实力的承认,也是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先进国家对中国军队战斗力最高的赞誉了。


对于能否突破德国人的防线,王登科是信心满满的。尽管早就被总参谋长蒋百里告知,欧洲战场防御体系的坚固性,非东北战局中那些临时建造的野战防御阵地可比,但他还是觉得在装甲部队的冲击面前,任何防御都是徒劳的。日本人在朝鲜边界修建的防线不可谓不坚固,还不是在装甲部队惊人的突击力面前土崩瓦解了,德国人应该也不会例外。


虽然英国人去年秋季在此附近发动的坦克进攻最终以一无所获收场,但第3军团还是坚持在康布雷发动攻势,原因在于覆盖着这片旷野的白垩土相当结实,而且诺尔运河和圣康坦运河之间边缘曲折的六英里空地非常适合于坦克机动的,如果突破成功,就能直逼兴登堡防线,可以说地理条件非常理想。无论是第1装甲师师长陶定难,还是他王登科都非常赞同把战场选择这儿,因为在东北战局获得的经验表明,松软泥泞的地表将极大地影响装甲部队的机动能力,进而削弱装甲部队的战斗力。


应该说这次进攻准备中的一切客观条件都让王登科感到满意,而唯一让他心里不舒服的事情却意外地来自远征军的内部。半个月前,在亚眠的军人俱乐部里,那个喝得醉醺醺的第24步兵团团长任季墨竟然向他宣称第2装甲师是一帮文盲和愚民,根本不是德国人的对手。他自然也反唇相讥,但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嘲笑他没有上过正规的军校,连基本的步兵战术也不懂,只不过是因为给总统当奴才当得好,才能成为装甲师的师长。王登科原先确实是雨辰的副官,但这不能成为攻击他的理由,他也为能当好这个师长,付出了相当的努力。当时还没等王登科发作,一旁同样当过雨辰副官的陶定难受不了这种刻薄的讥讽了,冲上去与那个目中无人的24步兵团团长打了起来。幸好周围军官及时把他们拉开了,不然招来宪兵,陶定难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让王登科弄不懂的是,象任季墨那样近乎于无赖的人怎么能够成为一个步兵团的少校团长,况且那个家伙在1916年的“蚕食作战”中可是打了远征军赴欧洲以来的第一个大败仗。他指挥的那次战役伤亡了近两万人,到最后还灰溜溜地逃了回来,不但战前企图全部泡汤,还连累了整个第一军团在半年内都没有恢复战斗力。即使不计较那次战役失利,那家伙的人品在远征军中也算是臭大街的,生活作风糜烂自是不用再多说,他辖下的部队纪律之差也是远近闻名的。就这种人也能当上步兵团的团长,真不知道参谋总部是怎么想的。


国防军内可是有着无数青军会的优秀骨干,他们都在与地方军阀和日本人的战争中表现出色,有些甚至是圣梅朗和凡尔登战役中的英雄。为什么放着这么多大好青年不用,而非要器重那个无耻之徒,难道就是因为他有一张普鲁士陆军学院的文凭?为什么总参谋长蒋百里和第一军团参谋长池略怡都有意无意地袒护这么一个无赖,甚至在打了败仗以后,还能让他升官,难道真象传闻中说的那样,国防军内部真有个“洋墨水帮”?


王登科的心念一动,他记起月前老搭档陶定难曾经和他说过,现在已经大权在握的参谋总部要对他们这些青军会的老兄弟开刀了。难道真是这样吗?要知道青年军人联合会可是在北伐和统一战争中立了大功的,尽管在那场未遂军事政变中,有大量的青军会成员参加,但雨辰总统并没有因此而责怪青军会本身呐。当时他认为陶定难不过是在发牢骚而已,但现在想来,却是有的放矢。自从1917年开始,参谋总部就大量任用出身于保定军校,以及云南讲武堂等老北洋体系的军官,那些毕业于西方军事学院的军官更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青睐,而原本在中下级军官中占很大比例的徐州军校毕业生则受到了冷落,原因恐怕不外乎徐州军校是青军会的大本营,几乎每个徐州军校的毕业生都是青军会的会员。


想到这儿,王登科心里不禁一阵发冷,如果手握生杀大权的参谋总部要对付青军会的话,他们这些骨干成员将个个在劫难逃。或许战争结束后,青军会是应该和参谋总部开诚布公地交流一下,不然等双方的矛盾激化,那就无可挽回了。


头顶炮弹掠空时发出的呼啸声,让王登科从冥想回到了现实中。炮火准备实际上已经在半小时前开始了,大大小小的火炮不断地将一颗颗装填着黄色炸药的高爆弹抛向德军的阵地。第三军团为这次战役一共集中了三十多个炮兵连,包括两个装甲师麾下的10个摩托化重炮连,火炮总数超过了150门,口径大于105毫米的火炮就有近百门,弹药储备将近九万发,可算是花了血本了。


慢速向前推进的坦克群按战前的布署,在越过本方的防御阵地后停了下来。这是为了在投入冲击前最后整理一下队形,顺便等一下左翼还没有来得及赶上来的第1装甲师。


在24步兵团的前沿观察哨内,所有人都聚集在数个观察窗口前,轮流用几架炮队镜观看着正向前进发的第2装甲师。至于更远处的第1装甲师,从这里是难以看清楚的,即使是借助三十倍的炮队镜也不行。


任季墨看了一会儿,突然侧头对身边的杨杰说道:“第2装甲师的坦克队形是不是太密集了点,我怎么看坦克间的距离都不超过十米。你认为呢?”


杨杰愣了一下,他对任季墨能那么快看出问题来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他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观点也是通过对东北战局中坦克的使用进行了相当细致的调查和分析后才逐渐明晰的,而任季墨从第一次看到坦克至今不满三个月,就能对一些战术细节有所领悟,那也实在太惊人了点。再回想起刚才任季墨对坦克通讯指挥上的那段妙论,让杨杰有理由相信,眼前的这个24团的团长,有可能是国防军中最有天份的军官。


“那个……,我自然同意你的看法。事实上,我在去年就把这个想法写成了报告交上去了,但从今天第2装甲师的队形安排来看,似乎并没有做任何改进。噢,团长,那么你认为合理的间距应该是多少。”


任季墨想了一下,回答道:“30米左右,至少不能小于20米。”


这个回答让杨杰彻底无言了,他经过了无数次图上对比而得出的结论,任季墨却只需要半分钟的思考就可以了。他知道任季墨从来没有认真地做过任何有关坦克战术的研究,其回答只不过是根据他自身对作战的理解做出的,没有太多理论上的依据,但这正显示了其惊人的直觉。对于任季墨的天份,连在各个方面都自视甚高的杨杰也忍不住感到有些妒忌。在杨杰看来,或许整个国防军中只有那位高高在上的总参谋长蒋百里才拥有能与任季墨相提并论的才华吧。


没多久,炮击声稀疏了起来,而第24步兵团的前沿观察哨的上空传来了一阵“嗡嗡”声。所有参加过东北战局的军官都知道,远征军空军的轰炸要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