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新中华资料篇 潮起潮落 九、美国参战

independenceday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URL] 1917年4月7日上午,在响亮的汽笛声中,“霓虹灯号”运兵船解下了系在岸上的粗大缆绳,拔起了沉重的铁锚,缓缓驶离十六浦码头。这艘1914年由江南制造局建成的万吨级邮轮本来是上海远洋船运公司运行于上海至旧金山航线的豪华班轮,自从中国参与了欧洲战争后,它就被缺少海上运输能力的国防军征用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




1917年4月7日上午,在响亮的汽笛声中,“霓虹灯号”运兵船解下了系在岸上的粗大缆绳,拔起了沉重的铁锚,缓缓驶离十六浦码头。这艘1914年由江南制造局建成的万吨级邮轮本来是上海远洋船运公司运行于上海至旧金山航线的豪华班轮,自从中国参与了欧洲战争后,它就被缺少海上运输能力的国防军征用了。


作为一艘运兵船,“霓虹灯号”能提供的设施实在是过于豪华了一点,即便是它原来那些极为奢侈的娱乐设备已经被拆除了,留下的那些生活设施,以及在航行时能提供的稳定性和舒适性也决不是国防军能征集到的其它运兵船能相提并论的。这艘国防军内独一无二的豪华运兵船一直是赴欧洲的高级军官和重点部队的专属品,这次航行自然也不例外,它将运送远征军第三军团的高级军官和第1装甲团的部分士兵出发去法国。


在岸边送行的人群里,英国驻华公使克劳福德与美国驻华大使库柏正低声地交谈着什么。不远处,国防军的总参谋长蒋百里默默地注视着正离岸而去的“霓虹灯号”,心里却想着万里之外的欧洲战事。


自从1917年1月开始,中国国防军已经向欧洲派遣了第二批作战部队,一共九个师,他们组成了中国远征军第二军团。国防军上下对这个由国防军最精锐的重型步兵师组成的军团寄予了厚望,有些军官甚至认为这个军团的实力可以压倒一个德国集团军。


作为总参谋长的蒋百里却对这种普遍地乐观心理持相反的态度,在他看来,国防军在战术上对德国人已经没有秘密可言,同时在步兵作战理论和武器使用方面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击败日本陆军所依靠的火力优势到了德军面前则不值一提。更令他担心的是,国防军的军官素质普遍较差,即使是那些所谓的王牌部队中情况也是如此。这与内战时期只求数量,不顾质量的军官速成学习班有关,而新的军官培养体系还在蓝图上,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对于刚刚出发的第三军团,背负的期颐则更大。这个由甲午集团军改编而成的军团拥有两个装甲师、一个机械化步兵师、一个摩托化步兵师、五个重型步兵师,以及著名的‘万岁’战斗工兵团。这样强大的阵容让司马湛之类平时非常稳重的人都认为远征军的第三军团有能力结束欧洲战争。


这样一支由重金打造起来的豪华之师或许能在战场上有所作为,但问题是对日本一战让这支部队的实力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德国人不可能不注意到这支部队的存在。在另一方面,英国人在去年的索姆河战役中对坦克的使用,肯定会让德国人对这种新兵器有所了解。曾经留学德国的蒋百里对德军总参谋部的职业精神颇有体会,要期望这么一个高效率的作战机构对新出现的兵器视而不见是完全痴心妄想。因而,第三军团赴欧洲作战已经没有任何战略上的突然性可言,如果能在战役上获得突然性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这些战略和战役层次上问题的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更大隐患在于装甲部队的指挥控制和后勤保障。通过战后仔细研读各部队那些些浩如烟海的作战纪录,蒋百里得出了一个结论:由于缺乏必要的通讯设备,目前还无法对装甲部队进行有效的战场指挥。


那些多如牛毛的战术错误,比如在机动中走错方向,在战斗中无法及时开火和停止攻击,以及向自己人开火,无不说明了目前使用的旗语通讯方式有重大缺陷。更进一步的说,旗语通讯既无法快速灵活地进行战场调度,也不能协调各车组之间的战术配合,很难应付战场出现的复杂情况,更不用去提与其它兵种配合进行复杂的合成作战了。


作战纪录中还罗列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整个战役期间,几乎每辆采用履带行走方式的战车都进行了不下五次的战场维修。其高故障率简直就是后勤保障的噩梦,很多迂回敌后的任务不得不因此而取消。


在蒋百里看来,目前这支装甲部队拥有的打击能力固然惊人,但低下的通讯能力和高故障率极大地限制了其在战场上的作用。他曾经明确地在参谋总部的会议上提出过自己的看法,但包括司马湛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装甲部队取得的辉煌胜利上,整天想的都是用装甲部队突入敌后,用纵深打击决定战役胜负,却没有认真考虑过战术细节的处理。殊不知这样的作战方式已经超出了目前军事技术能承担的范围。


蒋百里原本不想让这支尚未成熟的部队走上欧洲战场的,但雨辰总统却执意让他们去欧洲,显示一下中国军队的威力。现在该出发的都已经出发了,再去阻止也晚了,至于他们在欧洲战场究竟能否有出色表现,蒋百里的心里实在没有底。


“嗨!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蒋百里回头一看,岸边的送别人群已经散去,英国驻华公使克劳福德与美国驻华大使库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后。


“哦,原来是两位大使啊!自从去年圣诞晚宴一别,还真难见到两位大忙人。” 蒋百里彬彬有礼地回应道。


克劳福德笑了笑,对蒋百里道:“蒋先生,贵国政府曾经答应我们在1917年夏季前,向欧洲派遣至少四十个师的军队。法国和我们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认真履行了与贵国政府的协议,将超过五十个师的装备交给了你们,然而贵国至今仅仅向欧洲派遣了不到二十个师的军队,很难体现贵国作为协约国成员应有的责任感呐。”


“大使先生,您要知道目前的状况是日本人去年对于我们中国东北地区的侵略导致的,责任并不在中国身上。许多本来已经做好赴欧洲作战的部队被迫与日本人进行了激战,人员和装备的损失严重,重新补充这些部队需要时间。”


听了蒋百里的回答后,克劳福德心里暗骂了一句:狡猾的黄种人。当然外交官的技巧和礼仪都要求他决不能把此刻心里想的说出来,即使在非正式场合也不行。对于把拖延向欧洲派遣远征军的责任推给日本人,克劳福德早已不是第一次见识了,他可不是白厅那些远离亚洲事务的老爷,他是决不会去相信黄种人的小把戏的。


“据我所知,贵国已经在协约国和美国政府的帮助下新建和扩建了不少兵工厂和钢铁厂,其中一半在去年夏天就部分投产了,因此,缺少武器补充一说是没有什么根据的。大不列颠政府希望贵国能切实履行所承诺的义务,象个文明国家那样为世界的自由而战,不然协约国将重新考虑中国在世界的地位。” 克劳福德的语气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了。


蒋百里对克劳福德的话有些恼火,但碍于英国在远东的强大存在,熟韵军政的蒋百里自然不会轻易与英国人闹翻,何况国内的政治家也不会允许他这样做。蒋百里想了一下,回答道:“克劳福德先生,您说的没有错,我们中国确实在协议国和美国的帮助下扩建了与军火生产相关的行业,但你们英国却拿走了法国和美国提供的大部分炮管复进油,让我们按法国技术生产的75毫米野战炮和105毫米山炮都成了半成品,只能在兵工厂晒太阳。另外,今年春天我们已经应你们大不列颠政府和法国政府的要求,将手里的107毫米迫击炮全部都紧急提供给了俄国,但却始终没有得到你们许诺中的105毫米野战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