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杨欣荒冢斗骷髅(上)

辽西老戟 收藏 7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杨欣来到了土原对面,云手一翻护住了前胸,沉肩吞腰缓缓探出了一个虚步。抱元守一,屏气凝神,想看看这个骷髅鬼子是什么个路数。 土原矮身双手一拍掌,发出了木头片子的声音,双脚一交错,身形疾转,化作一团白影儿,蓦地飞向杨欣背后。 “幻影轻功!”杨欣脑际一闪,伏地一个双脚盘飞,瞬间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杨欣来到了土原对面,云手一翻护住了前胸,沉肩吞腰缓缓探出了一个虚步。抱元守一,屏气凝神,想看看这个骷髅鬼子是什么个路数。

土原矮身双手一拍掌,发出了木头片子的声音,双脚一交错,身形疾转,化作一团白影儿,蓦地飞向杨欣背后。

“幻影轻功!”杨欣脑际一闪,伏地一个双脚盘飞,瞬间向身后翻出了一个迅疾凌厉的“蝎子倒卷帘”

土原的幻影轻功,见阵无数,低等的蹩脚对手,一个照面便在惊愕中毙命;中等的对手照面时只能闪身躲蔽,也难逃穿骨掏心的厄运;高等一流的对手是随影旋转,伺机出手。可从未见过杨欣这样不知死活的倒飞出双脚、把命门大开在自己面前的对手。奇异中,土原本想伸出双手抓住杨欣的两腿,把杨欣撕开、活活把杨欣劈死。转念一想太费事,不如一把抓住杨欣的命根、结束战斗。

谁知这是杨欣欲擒故纵的虚招,正在土原想变换招数的时候,杨欣双手撑地、身形急速一侧,右腿成勾,刷地叨住土缘的脖子,左脚一收一弹,踢在土原的瘦骨嶙嶙的肋骨上,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剪刀螳螂腿。

土原伸手抓向杨欣的命根时正好重心在前,一下便被勾住了脖子,没等反应过来,便被杨欣一脚踢在胸腔肋骨上。身子被踢飞,可脖子还夹在杨欣的右腿上。脖子上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

土原心里明白,如果不想法使杨欣松开夹住脖子的大腿,马上就会颈椎断裂、甚至身首异处。急切之间,别无它法,也顾不得颜面了,便张开大嘴狠狠地咬了杨欣大腿一口。

真是匪夷所思!杨欣万万没想到,土原的脖子已经紧紧夹住在自己右腿下,不用说张不开嘴,一般人连眼睛都睁不开,可他竟能张开嘴,咬了自己一下!

杨欣一惊,急忙松开右腿,翻身腾起,在空中又与土原对了一掌,飒然落地,稳稳扎住了马步。

土原的身子在空中一翻,喋喋乱叫着,滑落下来,刚要扑落在地上,便两手一撑爬了起来。忽地立起矮小的身形,揉了揉细小的脖子,抠搂着黑洞洞的眼窝,望着杨欣,慢慢竖起了鲜血淋漓的大拇指,尖声说道:“摇西!杨桑功夫,大大地好!”

“好啊!杨队长!加油!”金教授站在木箱旁喝起彩来。真想不到,这个眉清目秀的游击队长,竟然有这么好的功夫!

身旁的毛利阴阴地冷笑一声:“老师,杨欣也没占着便宜,您看他的肩膀!”

忽然,杨欣感到右肩膀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扭头一看,右肩膀的衣服破了,鲜血流了出来,肩头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土原硬生生地抓去了一块肉!

看着土原沾满鲜血的大拇指,杨欣冷哼一声:“彼此、彼此!”

杨欣心想,准是在空中交手时,着了土原的道。这个骷髅鬼,险境环生中竟然能反手偷袭,而且是闪电般的迅捷无比。细细揣摩土原的身手,当是修真门派的幻影轻功,只是内丹功力修练得不到火候。盯着土原空洞的眼窝,淡淡说道:“阁下身手不凡,能破解我的螳螂腿,空中化爪出手,想必进入了修真八段的初、中期,元婴段已过,像是到了出窍期。嗯,还算可以。不过,张口咬腿却是不雅,既然你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对付我,我想,一定是还没有打通渡劫玄关吧?”

杨欣听罗云汉讲过,元婴期是道教修行者进化修真界的重要标志,进入元婴期,修为便是初窥门径了。元婴易成,渡劫难修。看土原中了螳螂腿后、喋喋乱叫的样子,不用说渡劫不成,出窍阶段恐怕也没达到。可罗云汉说过,在辽西这一带,元婴修炼者就是一等一的高手,硬碰硬的对打,他也是难以应付。

杨欣下意识地摸了摸肩头,肩头像蝎子蜇了似的又是一阵疼痛。看来得想办法,不能和他硬碰硬。他的幻影轻功还没有发挥到极至,如果再与他忽隐忽现的身影纠缠下去,不用说皮肉,就是骨头随时都可能让他抓碎。

土原听不懂杨欣讲话,疑惑茫然地看着杨欣。直起身来,扭头望着站在石碑前面的片仓,片仓咿哩哇啦的一顿翻译,土原听后,连忙连说带比划地向片仓解释着。

片仓双手抱着肩胛,靠着石碑向杨欣说道:“杨队长,土原说,他刚刚进修完了元婴期,正在修炼出窍期。他说,你既然对修真武学这么精通,为什么不用修真派招数出手?他咬人不雅,可他不知道你的招数破绽百出、却变化诡异、能够一击致命,是出自何门何派?他请你用修真功夫交手过招儿,还希望你多多指教。”

杨欣暗想,我哪会呀?我只是道听途说、望文生义,都是罗云汉教我的,还多多指教啥呀?于是说道:“指教谈不上,让他只管撒马过来!小心,这回我的九宫八卦螳螂腿一定能化解他的幻影轻功、拧断他的脖子、踢出他的元婴内丹!”

片仓向土原一说,土原又喋喋笑了起来,尖声说着:“摇西、摇西!螳螂腿!大大地好!”矮身一拍手掌,双腿一交叉,身形疾转,化作一团白影。突然像弹丸似的从正面直射杨欣。

杨欣本以为土原能像前一次一样,化作一团白影掠向身后出手。没想到,这次土原从正面直袭而来。五指箕张,伸出嶙嶙白爪,快捷无比地直奔前胸。饶是杨欣躲闪得快,还是着了一下。杨欣急忙一侧身,吐出右腿,本能地使出了摔跤的“铁门槛”,而且闪电般将膝关节一扭一翻,猛地抽回了右腿。

杨欣眨眼之时完成的一侧、一吐、一扭、一抽,来至于北平天桥费二和香山跛脚和尚的真传招法。一吐、一侧,是师傅费二教的“神踢儿铁门槛儿”;一扭一抽,是跛脚和尚教的剪刀螳螂腿。这铁门槛和螳螂腿在中原竞技功夫里,本是最常见、最普通的技艺招数。可用在杨欣手里却是变化多端、别开生面。

首先是躲闪功夫,近在咫尺,能够闪开了土原突发而至的嶙嶙白爪,这是杨欣从小与二姑父乌旦学的闪功。乌旦说,闪功不在快、在于近。只有在对手眼看就要临身触体时,突然闪躲,这本身就是最高境界的进攻,一旦闪躲得手,对方心里就先输了一半。就是这招儿闪功,小时候的杨欣,曾躲过人高马大的丁雄多少回凌厉无比的拳头,害的丁雄摔了不少个“狗吃屎”。然后,杨欣抱头鼠窜而去。

其次,铁门槛儿与螳螂腿连用、把摔跤与武术结合起来,这是杨欣的创造。用这招儿连用打法,杨欣曾使师傅费二亮了个“大翻白”、把跛脚和尚绊倒在地上,百试不爽的斗到了无数对手。眼下,与土原交手,又是一个成功的战例。

本来,土原疾转化影、骨节一缩,像弹丸似的射向杨欣,想一爪插进杨欣的前胸,意在一击致命。没想到,眼看白爪已经插进杨欣的胸口时,突见杨欣匪夷所思地一闪,忽地挫下身形,面前没了人。土原一时收不住身子,探身向前扑去。本能地感到杨欣伸出了右腿,便掠起双脚躲闪。哪里想到,他若不抬起双脚,只能被轻轻地被绊倒在地上,可一经抬脚,正中了杨欣右腿膝关节的一扭、一翻和猛地一收右腿的连用招数,只听得扑通一声,土原高高地跳起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接着就是稀里哗啦一阵骨节相撞的声音。

杨欣直起身子一看,土原这一跤摔得可不轻,呲牙咧嘴地倒在地上,浑身的森森白骨像撒了架子一样,身体四肢伸开,大字形地躺在了地上,仰了仰头,动了两下腿,可怎么挣扎着也坐不起来了。

杨欣明白了,土原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跳起来摔在地上,使骨节相撞,一定痛切入骨,五脏移位、断了混元真气。这一下,真就像一具死人骷髅,悄寂无声地停摆在地上。啊,他不怕打,就怕摔!


(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