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复兴之路》第二部《饮马波斯湾》(连载之26、27)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1 95

(本故事纯属虚构)

【26】我特种突击大队兵分三路,从北、东、南三面进军兴都库什山,在拔除了山区东部的几个“东突”据点后,三路大军三千余人齐头并进,向西攻击前进。至18日,歼敌800余,将剩余的1000余名“东突”分子压迫至兴都库什山区最西端的两个隐蔽据点中,并在我南路第一军一个团的配合下,将这两个据点团团包围起来。

4月19日,上午8点,导弹和炮弹的巨烈爆炸声,直升机的轰鸣声,打破了兴都库什山区的宁静。在经过多方严密的侦察后,我特种突击大队在54军210师2团的配合下,对“东突”的最后两个据点发起最后的攻击。

卫国亲率突击一分队并三分队一个中队,共1200余人,攻击山区南部的“东突”据点。

这个据点地形十分独特,位于一座绝对高度在600米以上的山上。这座山当地人叫阿尔卡山,山的四面被更高的山环抱,中间是很深的峡谷。山顶是较平的台地,台地下方山腹内有一个很大的洞,洞中又套小洞,通道曲折回环,有如迷宫。这个洞才是真正的“据点”,山顶台地只是进出的门户,“东突”分子在它的四周修建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山两面是草木不生的峭壁,其余两面各有一条路通往山顶,但艰险难行,部队如果沿路向上仰攻难度相当大。据我军动用各种手段侦察的结果显示,山腹中的洞在山脚似乎并无出口。

这个据点内,共藏有700余名“东突”分子,是兴都库什山内“东突”组织最大的基地。

卫国的指挥部设在离阿尔卡山1000余米外的一个山洞中。战斗开始后,卫国伏在指挥部外的一块大石后,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战场形势。他看到,在我导弹部队、炮兵部队和武装直升机的联合打击下,阿尔卡山顶上火光冲天,烟尘漫天。10分钟后,我军炮火攻击停止,烟尘被山风吹散。卫国看到,山顶上那些所谓的坚固工事,基本上已被夷平。山顶看不到一个活着的人,更不用说还有什么抵抗。

1分钟后,我四架大型运输直升机飞临台地上空。100余名特警战士在分队长石矶上校的率领下,空降至山顶台地,控制了山顶地面局势。紧接着,我军更多战士乘坐直升机空降至半山腰,沿着两条山路向山顶运动。

卫国返回指挥部,要通了210师2团方存的电话,“方团长吗,你好啊。我这里已控制了狼穴的口子,但我怀疑那些狡猾的狼不会将自己置于一个必死之地,狼穴应该还有别的出口,只是骗过了我们的侦察设备。因此,你给我的两个连不够,能不能再给我一个连?我要把这个阿尔卡山围个滴水不漏,连峭壁那边也不能放过。”

电话里,方存爽朗地笑着,“行啊,卫大队长。我叫2营长亲自带一个连10分种内赶到你那里。你们在前面打狼,我们野战军只给你望望风,要几个人还有什么好说。”

卫国笑道:“这是什么话,打狼是我们的本分。大仗还等着你们呢。好了,我要去会会那群狼了,再见。”

卫国挂断电话,拿了一支自动步枪,就向洞外走。警卫员知道卫国的脾气,战斗到关键时刻总会往前面跑,也就没说什么,提了枪紧跟出去。



我军100余名战士空降至山顶台地后,都在被毁的工事的断垣残壁间隐蔽起来。

石矶隐在一截断墙之后,观察台地上的情况。整个台地上到处是工事被毁后的碎石和水泥块,没长任何草木。台地中央有两个陷入的窟窿,想来是洞口了。洞口边,散着一些碎裂的木片和断掉的木棒,应该是用以出入洞口的梯子一类东西被炮火炸毁后落在那里的,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些狼崽子们自己炸掉的。洞口不宽,如果用吊索往下垂吊,我们的战士在半空中,必然成为守在洞口下面的狼崽子们的活靶子。况且,一次只能下两名战士,下去之后力量弱小,攻击能凑效吗?

石矶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只好请示卫国。

片刻之后,石矶的耳机里传来卫国的声音:“先用手榴弹炸,多扔一些,几十个下去,也够他们受的。手榴弹扔完,马上垂吊,要一个接一个,动作要快,要猛!”

石矶回答了一声“是”,但并没有立即下命令。他担心,洞中的地形和情况都不知道,手榴弹的轰炸能起多大作用呢?要是洞口下地形复杂,手榴弹炸不着那些守卫的狼崽子们,那我们吊下的战士就太危险了,就无法避免牺牲。可是,除了用吊索垂吊,又能怎么办?情势所迫,不得不为。作为军人,在关键时刻,如果必要,就得选择牺牲!

石矶一咬牙,对身边的两个中队长王林和李新明做了个手势。王林和李明新对左右的战士们一挥手,100多人都迅速拿出吊索,一端扣在自己腰上,一头紧系在断墙之上。

石矶把右手举在空中做了个手势,又朝两个洞口指了指,意思是分组朝两个洞里扔手榴弹。

瞬间,百余颗手榴弹向洞口落了下去。洞中传来沉闷的爆炸声,洞口冒出股股浓烟。

“上!”石矶大手一挥,自己当先从断墙后跃出,双手紧握吊索,纵身朝一个洞口落下身去。



石矶身在半空,目不视物,但凭着子弹穿破空气的轻微的嘶嘶声,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有3粒子弹成交叉状朝他飞来。他知道,按他下落的速度,前两粒子弹他可以避过,后一粒却刚好要击中他的腹部。

“炸不死的狼崽子!”石矶在心里咒骂着,一面双手用力,双脚一提一蹬,身子荡了起来。他听到了那第三粒子弹从他的身下飞了过去,“嗤”地一声钻进了不远处的石壁。

石矶睁开眼,向下扫视洞中。洞中并不黑暗,虽不如外面明亮,但道路、丛生的乱石、土堆等都能看得清。他几乎是凭感觉就判断出了三名敌人藏身的所在。

石矶腰一用力,双脚倒挂上去,勾住吊索,双手握枪,身子悬在空中。他借着绳子的悠荡之势,在三个方向三个清脆的点射,就把三名守卫洞口的家伙解决了。

下面暂时安全。石矶放开吊索,跃下地来,然后团身一滚,滚到一块大石后隐蔽。李明新紧跟在他之后落地。接着,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地滑了下来。

石矶观察了一下洞中的情形,见自己下落的地方是一片乱石和土堆丛杂的地方,前方不远处则是一片开阔地,可容五六十人,像一个大厅。现在,那里除了几具倒卧在地的狼崽子们的尸体,空无一人。那些尸体肯定是刚才被手榴弹炸死的。在大厅的左右两边,各有一狭窄通道,不知通往哪里。通道内有光线,也不知这光线从何而来。想来,这洞的构造十分奇特。

石矶对身边的李明新做了个手势,又向两个通道口指了指,意思是分两组搜索前进,自己带一组搜左边通道,李明新带一组搜右边通道。李明新点点头。石矶又附在李明新耳边说:“先用手榴弹开路。”

李明新向身后一挥手,七八名战士跟着他迅速跃出,朝右边通道扑了过去。



卫国来到山顶台地,接到了石矶已经控制山洞进出口的报告,便命令台地上的战士快速进入洞中增援。这时,他的耳机里传来指挥部参谋长的声音:“大队长,二分队报告,那边的战斗已接近尾声,没有发现阿拉米杨。估计那家伙是被我们堵在穴中。”

卫国笑道:“好啊,我正想会会他呢,看看这家伙的脑袋是不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告诉二分队,网开在面,放几十个人或百把人往西逃,不要全捉了。”

耳机里,参谋长的声音显着明显的不解:“放?不把这些狼崽子斩尽杀绝,难解我心头之恨,为什么要放?”

卫国道:“哎呀,我的参谋长,这你还不明白?这是需要。狼崽子们不往西跑,我几万大军怎么西进?难道我们打了这几个狼崽子就班师回国?”

参谋长笑了,“是,我明白了。我马上通知二分队!”

卫国和参谋长说完,也拿了吊索,滑进洞中。



【27】卫国和阿拉米杨的碰面,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没有想到,这个血债累累的让新疆地区很多干部和汉族同胞闻之色变的头号“东突”分子,竟然躲在一个离地几十米高的小洞中,这个洞上下左右全是绝壁,是真正的死地。

卫国和一名战士一道身贴着洞壁向前搜索,当搜到阿拉米杨藏身的小洞位置时,他只感觉到自己所靠的石壁有些不对。他用手肘轻轻压了压那个位置,感到有些松动。心想,这里肯定有点名堂。

卫国朝身边的战士做了个手势,战士点头,拿了一个手榴弹在手。

卫国将身子移了移,抬起右脚使劲朝那个松动的部位踹下,而后迅速闪开。只听得哗啦一声,一块石板倒下,带下了许多石块和泥土。那洞口足有一人多高。

旁边的战士一扬手,将手榴弹扔进洞中。一声闷响之后,洞口冒出一股烟尘。

卫国一挥手,战士猫腰倏地朝洞中钻了进去。几秒钟后,卫国似乎听到了一声枪响,过后洞中就沉寂了。

“妈的!”卫国轻轻咒骂了一声,一咬牙,也躬身冲入洞中。

卫国才冲得三四步,突感亮光刺眼,脚下踏空,身子疾速朝下坠去。原来,卫国打开的通道几步之后就是洞外绝壁,而阿拉米杨藏身的小洞是在通道的左边一点点,在绝壁上有“小路”和通道相连,极其隐秘。

卫国听到了几粒子弹呼啸着从头顶飞过。他身在半空,头脑清醒,硬是将身一拧一转,面对石壁,端枪射出救命的绳索。绳索头上尖利的“子弹头”带着劲风深深钻进了石壁。

卫国双手抓绳,用力纵身,有如一只大鸟样飞跃入小洞。

两支枪同时指向了对方。

阿拉米杨的嘴角颤抖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有说。

卫国微微一笑,“阿拉米杨!”

“卫国,新疆武警边防总队队长,大校军衔,共产党总书记的亲弟弟,我东突劂斯坦圣战组织的死对头。想不到,你我会在这样的地方见面。哈哈,作为一名为民族理想战斗的战士,我死有你这样的对手陪葬,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卫国将身往洞内移了移,靠住石壁,道:“我也想不到,你还能说中国话。其实,你不配说中国话!你一生于国于民犯下无数罪行,今天落到如此下场是罪有应得!要想我给你陪葬,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阿拉米杨纵声大笑,“好!好!来,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开枪。一……”

卫国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洞口。刚才,他纵身上来的时候,看到了嵌入石壁中的另一根绳索,心想一定是先他进入通道的战士射出的,他肯定没有牺牲,而是悬在崖壁上的某个地方,有可能是受伤了,一下子上不来。

“二……”阿拉米杨叫道,脸部肌肉有些扭曲,但带着微笑,看上去有些诡异。

卫国面带微笑看着阿拉米杨,眼角的余光看见洞口崖壁上的绳子轻轻动了一下。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但愿,在阿拉米杨开枪之前,那战士能爬上来!

每一秒钟都如一个世纪般漫长。阿拉米杨的脸上的笑越来越难看。

“三!”阿拉米杨终于叫出了最后一个字。

声音未落,洞口一个黑影旋风样扑了进来。

阿拉米杨的枪响了。卫国一闪身,子弹射进了石壁。

黑影扑上了阿拉米杨的身子。二人同时倒下。洞中沉寂了,没有任何声息。

卫国蹲下去,把战士抱在怀里。战士的胸前一片暗红的血渍。刚才的一击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力量。

阿拉米杨的喉结下方插着一把军用匕首,血还在往外冒。他的脑袋偏向洞口,双眼圆睁着,似乎望向洞外的天空。

“你不是战士,你只是一头凶残的狼,一个国家民族的败类!”卫国望着阿拉米杨的眼睛嘀咕道,一面打开对讲机,呼叫指挥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