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转帖]爱在最后那一刻方知情浓

huazhiqiao 收藏 5 103
导读: 自从分手以后,她把手机里他的号码和信息全都删除了,他的信件都烧毁了,他的照片早就在痛彻心肺的时候撕得粉碎,他的礼物也早扔回给他,一切有关他的东西都不存在了。   痛了,钝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各自在平凡的轨迹上工作、生活,甚至被安排相亲,似乎彼此都已淡忘。   直到三年后的一天,闺中好友急急忙忙的电话吵醒了她,说他搭乘的班机出事,下落不明……   电话在她手中“簌”地滑落,顷刻间,她的心像被揪在一堆般疼痛、狂乱。   她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迅速而准确地拨打他的号码,她的泪水就


自从分手以后,她把手机里他的号码和信息全都删除了,他的信件都烧毁了,他的照片早就在痛彻心肺的时候撕得粉碎,他的礼物也早扔回给他,一切有关他的东西都不存在了。


痛了,钝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各自在平凡的轨迹上工作、生活,甚至被安排相亲,似乎彼此都已淡忘。


直到三年后的一天,闺中好友急急忙忙的电话吵醒了她,说他搭乘的班机出事,下落不明……


电话在她手中“簌”地滑落,顷刻间,她的心像被揪在一堆般疼痛、狂乱。


她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迅速而准确地拨打他的号码,她的泪水就这样汹涌而流。


一个三年没有理会的号码,居然是如此地烂熟于心,不曾想过,原来它一直深藏在那儿,从没稍离。


电话一直忙音,她发疯地往机场跑,半路上她的手机急促响起,竟然是他的号码,她忍不住失声哭叫:你在哪里?


“你是机主的朋友吗?”


她愣,电话里的声音不是他的,“机主刚送进医院,已经昏迷。因为看到他按下的还没拨出的号码,我们试试看你是否是他的家属。”


当她瘫软在病床边,他刚好醒来。他不敢相信地伸出颤抖的手,去碰触她流着泪的脸。


“你终于来了!”


他吃力地从衣领里翻出一个绿绿的小东西,她当即泪如雨下,浑身一软,任他拉入怀,不能自已地痛哭。他紧紧抱着她,颤抖的嘴唇在她耳边说着一句又一句的“对不起”。她抬起头,什么都没说,忍不住地哭,一直哭。泪眼相看,抚摩那张想了千千万万遍的脸,瞬间一滴滴眼泪又滑下,淌过嘴边,苦苦的咸。


“我一直都戴着你的玉坠,它一直都在我身边。”


他掉着泪,笑:“看到你拨来电话的时候,我都差不多窒息,眼看就要放弃了。可是,你终于原谅我了!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我不能死,至少,我要看你一眼才甘心。所以,我拼死爬出废墟。”


他绕过她的头,重重叹气,炽热的唇轻烫她的额头,不住低语:“我爱你……”


她一阵眩晕,尖锐的疼痛弥漫过心脏。这个在她最爱的时候赶她走的人,这个说永远不在乎她近乎冷酷的人,这个让她觉得世界崩裂坍塌的人,这个让她孤苦沉溺多年的人,这个她以为恨一辈子的人,啊,终于肯放开世俗说爱她,而她竟然一点也恨不起来,而她竟然依旧贪婪那怀抱里熟悉的气味,而她竟然感激上天能有今天的再会,不能骗自己的是,仍然爱得那么深啊!


人为什么总要在伤透之后才想起自己最爱的人?为什么最初总是舍得伤害最爱自己的人?为什么总要用所有珍贵的东西换取一声“对不起”?为什么总要在生命最后一刻才肯不对自己说谎?为什么总要在恨了那么多年年月月后才一起相聚可怜的一点时光?像轰然老去的花瓣,影影绰绰,浮于水面,执着最后的光华。

(转)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