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三十六章 何成浚的无奈

wyu1111 收藏 3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冯玉祥接二连三的拆招皆未能重创蒋军主力,战争的时间拖的越来越长,晋军与西北军之间的隔阂就变的越来越大,阎锡山的支持不够使西北军诸将十分不满,阎军在兵员的补充方面非常及时,按月发饷,给养充足。而冯军则以军费困难,士兵生活极为艰苦,当他们看到阎军扔掉的空罐头,就大骂阎锡山不止。弹药消耗所余已经无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各位大大实在对不起,小弟我这几天太忙了,主要是我母亲住院了,所以耽误了更新,请大大们谅解,谢谢,小弟在这里给大大们作揖了。



冯玉祥接二连三的拆招皆未能重创蒋军主力,战争的时间拖的越来越长,晋军与西北军之间的隔阂就变的越来越大,阎锡山的支持不够使得西北军诸将十分不满,阎军在兵员的补充方面非常及时,按月发饷,给养充足。而冯军则已经军费困难、给养匮乏了,士兵们的生活极为艰苦,当他们看到阎军扔掉的空罐头,就大骂阎锡山不止。弹药消耗所余已经无几,弹药给养都很困难。而兵员的伤亡,也未能及时地补充,西北军诸部私底下都产生了保存实力的想法。周天顺送的那些给养和大洋也早用的七七八八了。早在大战正激烈的时候,针对西北军一向待遇低生活苦,还有冯玉祥的封建家长制,表面看来军纪森严人人服从,实际上西北军官兵整天为军阀征战,早已不耐其苦,都渴望有改善现状的机会,蒋介石看准冯军这一致命的弱点,因此为了分化反将联盟,在陇海战场对西北军发动了‘银弹’加‘肉弹’的攻势。蒋军选择便于引诱西北军官兵的地点,用火车车厢,或者汽车,布置成流动酒店,备有中西大餐,烟具、赌具。雇佣上海舞女、妓女充当招待员。凡是西北军官兵前来,均请入内,任其受用,分文不取。玩乐之间,蒋介石的特务从中拉拢。临别时还根据官阶的高低、对蒋军作用的大小,赠送数额不等的现金,以及烟酒等物品。随着战争时间的拖延,久受封建家长制之痛、饱尝艰难生活之苦的西北军官兵,对蒋介石这一手很欣赏。他们暗中串通,议论蒋军待遇的优厚。很快就有不少人与蒋军串通起来,有的充当了蒋军的坐探,有的开始消极,不愿与蒋军作战。他们企图改换门庭,择枝而栖。相持的时间一长,西北军的战斗力就开始显著减弱了。

自从周天顺将伤者送回山东后就脱离张维玺指挥,私自用兵。以骑兵沿平汉线南下直攻许昌,张维玺想拦都拦不住,只好将此事上报冯玉祥,此时的冯玉祥正把精力放在陇海线上,对于接到张维玺无法约束周天顺的电报也无暇多顾,既然周天顺要去那就让他去吧,撞到南墙跄破他的头,顺便牵制一下蒋军也好。 而此时坐镇许昌的何成浚部的兵力略强于周天顺。在南方刘汝明部‘监视’着南阳一带的杨虎城等部。周天顺一离开开封,部队就消失了,电台处于静默状态,就是天王老子也联系不上他。电台静默的这一段时间里,他正带着他的响马们在平汉线上辛勤的劳作着。

(张维玺,字楚玉,馆陶县寿山寺村人,历任连、营、团长和旅长、师长、军长、方面军总司令,曾代理西北军总司令。1930年春,冯、阎联合反将的‘中原大战’失利后,解甲赋闲。1944年秋,病逝开封。

何成浚,字雪竹。国民党二级陆军上将。曾随孙中山、黄兴从事‘辛亥革命’和‘护法战争’,后追随蒋介石,成为蒋沟通各派军阀的说客,得以重用。历任武汉行营主任、湖北绥靖公署主任、湖北省政府主席等要职,‘西安事变’后被调任军事委员会军法执行总监,1961年5月7日在台湾病故。)

何成浚恨死这支山东土匪了,因为这支土匪让他失去了一名旅长、四名团长、五名参谋,还有几百士兵也死在了这些土匪的黑枪下,甚至连他自己也差点儿挨了一枪。“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帮废物……”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低着头,忍受着着何成俊的怒骂“现在许昌城内人心惶惶,给我把那些人找出来,你们这些饭桶。”就在他们何成浚开会的时候,会议室外传来剧烈爆炸声。会议室里的人做一个正常的举动,拉开窗帘推开窗帘,所有的人看见一抹飞溅到墙上的血花,一个倒在了地上,紧接着第二个也倒在了血泊中,何成浚在警卫的保护的下躲在了墙角,警卫忙乱的反击着。二个小时后,何成浚脸色铁青的听着报告:军营遭到袭击,造成31人死亡,180余人受伤……。何成浚对于这支土匪卑鄙无耻的恶劣行径深恶痛绝。“说!为什么,为什么能让这帮土匪摸到眼皮底下。”何成浚盛怒之下随手抓住一个军官的衣领使劲的晃,唾沫星子喷的满脸都是。

“报告,电话。”副官适时的出现救了那个军官。

“谁”

“一个自称是周天顺的人打来的,这个人声称对最近几天许昌城内所发生的事件负责”

周天顺?!何成浚心里一惊,但还是接过了电话“喂”

“你好啊,何大傻逼,现在向你郑重声明:我对这几天发生的一系列袭击事件表示负责。对了,难道就没有人告诉你不要站在窗口的地方吗?真是一点教训也不接受,怎么说你傻逼还不服吗?”话音刚落‘啪啦’一声,玻璃就被打碎了“白天,晚上,都不要靠近窗子,现在你已经死了一次”对面的电话被挂了,何成浚一身冷汗的瘫到了椅子上。

“三少爷,我们为什么不杀了何成浚。”张二狗问

“因为他够无能,如果蒋军换一个能力强的到这里来我们就麻烦了。”

“咱们的人什么时候撤出许南。”

“你们继续留在这里进行清理,不过要从城内向城外转移了,记住你们现阶段的任务是无差别狙击,对各驻地士兵或巡逻的士兵进行狙杀,积小胜为大胜”周天顺点了根烟,看了一眼横七竖八倒地上的人,接着说“一会儿把他们都做掉,我们不能暴露行踪”

“是,三少爷”

“好好干吧,回去后给你们记功”周天顺交代完,转身上了一辆早就发动起来的轿车。

在城门口遇到了搜查的士兵。周天顺从怀里掏出本子冲着那名士兵笑了笑,士兵接过证件看了看,然后向周天顺行了一个标准军礼“长官,您的证件。”接过证件后周天顺扬长而去。

“司令,你回来拉”“司令,许昌好玩吗”众人七嘴八舌的问候

“还可以,没想到开战前迁走了那么多人,现在那里还是挺多的么,有钱的也不少”

“你亲自出手有什么好消息没有”刘彦生问

“杀了何成浚两次”

“最后又放了他一次?”

‘嘿嘿’周天顺干笑了两声“知我者刘团长也,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的GC主义运动啊”

“还能怎么样,收编了不少土匪”

“不错,好事啊,干的不错。”

为了支开身边的GCD人,周天顺决定把他们整到基层搞GC主义群众运动去,这样自己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当中。“同志哥,不要急么,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人呢,要一点点的招,慌什么,忘记我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吗,要深入农村,多了解了解,多走动走动,这样是会有好处滴,给你个‘抗蒋义勇军’的番号怎么样?”刘彦生苦笑着摇摇头有点受不了周天顺调侃的语气。

“周彪,红枪会那里谈的怎样了?”

“三少爷,他们当家的已经同意了,不过希望司令再给他们提供一些粮饷和一些武器”

“没问题,告诉他们只要跟着我干,这些都不成问题”周天顺心说:敢找我讨价钱,早晚吞了你。

陇海的战斗刚刚打起来,蒋军将士个个蜂拥向前的时候,何成浚从许昌发去了求救电报,数万大军被一群小毛贼搞的阵角大乱,还要派人去围剿,何成浚真的无能透顶了。不过在何成浚发电报的时候许昌地区已经发展到了何成浚不敢派小部队出去四处征粮收款的地步了,不管是白天和晚上设卡的巡逻兵都会吃到子弹,不止如此就连地方的保安团也都成为被‘黑’的对象。山东的骑兵们频繁的在平汉线上穿插,到处惹事生非本来就已经是一件头痛的事,可是现在又冒出来一个‘抗蒋义勇军’,而且发展的速度十分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发展到近万人,这些家伙才是何成浚的心腹之患。在对待何成浚的政策方面周天顺是边打边谈,何成浚当然是希望收买周天顺,把周天顺变成自己手上的一把利剑,周天顺则希望何成浚那里是他停泊的港湾,可以随进随出。 何成浚是谈的辛苦打的更辛苦,战线是处处设防,又处处防不住,平汉线更是千疮百孔,很多地方的铁轨、枕木都是整段整段的不翼而飞,前面要防后面也要防,何成浚累啊,累得身心憔悴,用他的话讲:‘拔麦子、拖大丕、生个孩子日大B,可和周天顺打仗比他娘的生孩子还累’,虽然何成浚没生过孩子。

何成浚实在受不了了,结果还没等周天顺大军的到来,便背着老蒋把许昌让给了周天顺。周天顺站在城头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挥舞着手里马鞭“进攻,进攻,再进攻”,并且无视身后无数鄙视的目光继续嚣张的狂叫“杀光、抢光、整光、批光、斗光……。”

何成浚撤出许昌是无奈的、无助的,是没有办法的举动,是在周天顺一再的胁迫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对于周天顺这个大响马,想打,打不过,窝在窝里也不行,到处都是小股的‘流匪’,剿又剿不了——人去少了根本不顶用,经常是有去无回,人要去多了,还没等你开拔就早跑的没影了。平汉线的成败与他自己的性命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了。撤退时是有秩序的,而且能带走的物资都带走了,但是即使这样也经不住身后山东响马骑兵的追杀,就连漯河坚固的阵地也被周天顺的骑兵和装甲车给突破,何成浚向南败退至西平,周天顺停止追击也算兑现了他与何成浚间的秘密约定。数日后何成浚反击,成功夺回漯河,双方又呈对峙状,但是两军间的赌场和妓院不知在何时却异常火爆了起来。


“给张司令发报,为配合总司令在陇海线的强大攻势,我军在平汉线针对蒋军发动了一系列的进攻,我军在总司令的英明指导下,歼灭蒋军十五万余人,成功光复许昌,……”

张维玺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周天顺消息了,心情反而畅快了很多,他对周天顺在那边干的买卖是很清楚的,不过看在他时不时的接济周边的西北军,减少了自己的不少负担,所以他对周天顺也是不管不问不理不睬。可是这次却突然收到周天顺发来的电报,顿时头上的冷汗直冒。“以我的名义向总司令转发电报,等等,把十五万改成二万余人,立即发出”副官敬礼后刚要走出房间, 张维玺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眼睛睁的老大,冲着副官大吼“等等”!

“司令您怎么了?”

“给周天顺发个电报,让其务必将缴获的物资运至军部,由军部统一分配,另外先通知一下这里所有的师长、旅长、团长、营长、连长、排长、班长,我们得联名发电,要不然一准被这小子私吞了。”在座的众人都硬着头皮签了字,这可是关系各部给养的问题,在这个给养困难的时期,绝不能让周天顺一个人独吞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