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在1949年10月1日

1949年10月1日,是蒋介石最为难过的一天。


眼看着自己的对手站在象征中华民族形象的天安门城楼之上,用湖南味十足的乡土话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蒋介石心中当然不是滋味。


其实,当时已经下野的蒋介石就在广州,住在广州东山梅花村32号陈济棠公馆。这是蒋介石在广州常住的居所。

一个时期以来,尽管美国政府对日薄西山的蒋介石政权的鄙弃和公开的侮辱言论使蒋介石大失所望,但在***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这一天,蒋介石还是寄希望于美国政府对他的支持和对新中国政府的遏制。


蒋介石通过总机好不容易要通了美国的电话,话筒里传来宋美龄熟悉的声音,蒋介石心中一阵兴奋。


当宋美龄讲到美国政府决定继续承认蒋介石政权,而不承认北京政权时,蒋介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连声说:“好!好!好!”


为了争取美国更多的援助,1948年11月28日,蒋介石派夫人宋美龄前往美国游说。


蒋夫人到达美国后,国务卿马歇尔只“愿意”以“私人朋友”身份会见第一夫人,而不是以政府的名义,这使蒋介石感到十分失望。美国礼宾司对第一夫人的到来没有表示出特别的热情,迎接蒋夫人的尽是一些二流官员。宋美龄发回国内的第一封电报极为简短:“没有人对我们感兴趣。”


蒋夫人苦等了九天之后,杜鲁门总统才同意接见。接见不过半小时,杜鲁门总统表现得彬彬有礼,也有几分冷淡。他强调了中美友谊的意义并表示歉意说:“美国不能向中国提供比计划中的4亿美元更多的援助。”


蒋夫人的访问,目的有三个:让美国方面明确表态继续支持国民党政府;得到一大批物质援助;请一位高级军事家赴华考察中国局势,人选是麦克阿瑟将军。


争取到的一点援助经费,早已被蒋夫人一年的游说花费一空,只是经过中央银行转手后又重新流入到美国。请麦克阿瑟将军赴华考察的意见被否决。但蒋夫人不负众望,说动美国政府表示继续支持国民党政府,实现了一个重要的政治目的。


蒋介石当然应感到欣慰了,尽管日子终究不好过。


第二天,苏联宣布正式承认中国共产党政权,这无异于给蒋介石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蒋介石忧虑地说:“俄帝之承认共党伪政权,实乃既定之事,且为必有之事;而其所以如此急速,盖以我在联大控俄案通过,彼乃不能不出此一着,以作为报复之行动耳。今后俄帝必与共党订立军事同盟,助共党建立空军与海军,则我为势更劣,处境更艰,此为最大之顾虑。”


这一天,下野八个多月的蒋介石在园子里踱着方步,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虽然刚才留声机中共产党新闻称他为“蒋贼介石”,使他听了非常生气,但他更清醒地认识到,目前,惟一要做的事情,是尽快复职就任总统,依靠广州或台湾,与共产党、解放军一决高下。可是代总统李宗仁就是不交权,把个蒋介石气得肺都要炸了。


那还是9月中旬的一天,国民党面临全国军事大溃败,广东全境失守已经成为定局。自代行总统以来,李宗仁在部署长江、西南防务上,由于蒋介石暗中指挥控制军队,导致部署屡遭失败。李宗仁早就积了一肚子的火,要找蒋介石好好对质一番,以抒胸中的积愤。


“今天我是以国家元首的地位来和您谈话。”李宗仁一开口就掷地有声,蒋介石顿感来者不善。


李宗仁接着说:“因为国事已至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得不畅所欲言……您主政二十年,贪赃枉法之风甚于北洋政府时代。舆论曾讥评我们为‘军事北伐,政治南伐’。其实,这种评语尚是恕辞,因为北洋官僚政客对舆论抨击尚有所畏忌,而我国民政府则以革命旗帜为护符,凡讥评时政的,即诬为‘反动分子’,以致人人钳口,不敢因片言惹祸。你对此情形竟亦熟视无睹,明知故纵!”


“记得在南京时,魏德迈特使曾在国府饯行席上痛诋中国官员贪污无能。他以一个外国官员公开侮辱我政府,实在不成体统,当时与会众人中,竟有当场掉泪的,不知您亦有所闻否?究作何感想?”


李宗仁历数蒋介石在他代行总统后进行幕后掣肘的情形,说:“您此番已是第三次引退,您当时曾对张治中、居正、阎锡山、吴忠信等人一再声明,五年之内决不过问政治。此话无非暗示我可放手去做,改弦更张,不受牵制。但事实上,您所作所为却完全相反,不仅在溪口架设七座无线电台,擅自指挥军队,而且密令京沪卫戍司令汤恩伯亲至杭州逮捕浙江省主席陈仪,并擅自派人接替。后到台湾,又命汤恩伯到福建挟持福建省主席朱绍良离闽,并擅自让汤代理福建省政府主席兼绥靖主任。凡此皆属自毁诺言、目无政府的荒唐行为!”


蒋介石默坐着听李宗仁历数其过失时,面色极为尴尬。李宗仁见蒋介石低头静听如此严厉的诘责尚能容忍,没有咆哮和反唇置辩,遂不再多说,起身告辞。蒋介石一直把李宗仁送到楼下,看着李宗仁登车而去。

忍了又忍,反身上楼的蒋介石气得面色铁青,咆哮道:“娘希匹,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李宗仁是个什么东西,也来教训我,我叫你立刻滚蛋。”


年底,蒋介石的亲信多次暗示李宗仁交权给蒋,后又公开拥蒋复职,遭到李宗仁拒绝。次年李宗仁以“胃疾剧重”,赴美就医。3月1日,蒋介石宣布继续担任“中华民国总统”职务。


蒋介石守在收音机旁一直收听着中共的新闻,每当听到他的许多老部下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庆典的消息时,蒋介石都愤然站起,破口大骂:“娘希匹,一群混蛋,老蒋待你们不薄,一群卖身求荣的王八蛋!”


至此,一个下午,蒋介石很少说话。


据美国人易劳逸著《毁灭的种子》一书讲,蒋介石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许多部队倒戈投向共产党。书中说:“自日本投降后,国民党部队投向共产党的第一次重大倒戈,发生于1945年10月31日,高树勋将军与他的整个部队一起投向了河北的共产党。此后,倒戈部队的数目迅速增长。共产党宣称在1946 年7月至1949年1月间抓获了370万俘虏,这些俘虏中的许多人实际上是倒戈过去的。”


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国民党高级将领率部起义投向共产党已成为一种时尚。


2月25日,国民党海军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巡洋舰在吴淞口宣布起义,给国民党长江防线以沉重的打击;4月27日,在南京即将解放前夕,在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的率领下,25艘舰艇1200多名官兵起义;8月4日,程潜、陈明仁这对黄埔师生在长沙宣布起义,被蒋介石称为“创造了人世间的奇迹,不愧为难得将才”的陈明仁将军在9月19日政协大会发言道:“我起义了,这既是对白崇禧实行兵谏,也是我对蒋介石的大义灭亲……”蒋介石听到陈明仁的公开讲话,头一下子大了起来,不得不服降压药。



9月19日,国民党驻绥远中将军长董其武,不顾蒋介石电报劝告,拒绝蒋介石派来的前军令部长徐永昌和空军副司令王叔铭的劝说,毅然在起义通电上第一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起义通电迅速传向北平,传向全国。


9月25日,国民党驻新疆的近十万部队由陶峙岳领衔宣布起义。第二天,包尔汉代表省政府通电接受中央人民政府领导。


据了解,在1949年9月23日,***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在北京举行宴会,专门宴请了程潜、张治中、傅作等26名国民党起义将领,席间,***几次举杯庆祝到会的原国民党军将领响应人民和平运动的功绩。***说:“由于国民党军中一部分爱国军人举行起义,不但加速了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的瓦解,而且使我们有了迅速增强的空军和海军。”



10月1日晚上,蒋介石久久不能入睡,反复调换着收音机频率。尽管收音机里杂音很大,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听着,这时收音机里报道了一则北京破获一起国民党特务破坏开国盛典的消息:“阴谋在人民政协开会期间进行捣乱活动的国民党反动派特务分子木剑青,于20日为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逮捕。该犯为国民党中统局特务,化名王建坤,于9月2日来京……经北京市公安局连日侦审,特务匪犯木剑青已初步供出该案为国民党中统局有计划之捣乱活动……”


蒋介石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一股无名火直窜上脑门,不由得大发雷霆,“一群废物!”骂得身边的人半天没敢吱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