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三节

ludongnan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URL] 三 节 山本少佐眼睛一亮,——横刀立马势!——少林拳!——他的心倏地为之一动。他冷冷问翻译官大少爷,“他是谁?他是干什么的?他如何会少林拳法?” 赵继盛见问,忙转头定睛瞧看,只见一位二十不到、精瘦干巴、土里土气的小子半蹲不蹲在那儿,两只 胳膊还向外支楞着——不认识!他去国离家近十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三 节

山本少佐眼睛一亮,——横刀立马势!——少林拳!——他的心倏地为之一动。他冷冷问翻译官大少爷,“他是谁?他是干什么的?他如何会少林拳法?”

赵继盛见问,忙转头定睛瞧看,只见一位二十不到、精瘦干巴、土里土气的小子半蹲不蹲在那儿,两只 胳膊还向外支楞着——不认识!他去国离家近十年,大槐镇虽还不至于面目全非,但总有点物是人非,就像眼前这位不知天高 地厚敢在皇军面前胡耍乱闹的家伙,他就不认识。他心中暗自思忖,他怎么看这小子也不像是会少林拳法的,还是少佐厉害,一眼就能认出,到底是精研过拳术的人,见识果然非同凡响,与众不同。

他赶紧叫过苟得时,把少佐的问话重述了一 遍。苟得时听后忙答:“他叫二混子,”——“不问他小名,是问他大号。”——“他没有大号,镇上的人都叫他二混子。”苟得时没想到他的主子还会问起二混子的大号,可惜他的大脑资料库里没有储存这条信息,而他又不能说不知道,没办法只好说二混子没大号。回答完第一个问话,赶紧接着回答第二个;可第二个比第一个更难回答,怎么回答呢?——他既不 种地,又不做营生,成天价游手好闲——就这么说吧。“——他什么都不做”“——他什么都不做?”——听大少爷口气不对,苟得时忙又改口道:“他什么 都做。”“——他什么都做?”赵继盛不解今天大管家是怎么了,回个话是 如此不利索。“——不是,”——够得时忙又作解释,——“他是个打零工的,有什么活就干什么活,有活时便干,没活时便闲着……就是这样。”苟得时说完了,额上汗也冒出来了,来不及去擦,赶紧回答第三个问题,——他如何会少林拳法?——谁?——二混子?二混子什么时候会少林拳了?我怎么不知道?——这可如何回答?这次苟得时学乖了,没急着开口,脑子急速转了一圈后,才小心翼翼答道:“我不太清楚这件事。“说罢赶紧退到一旁。

赵继盛虽然清楚山本少佐懂得中国话,可苟得时说得连方言带罗嗦,所以他就重新概括叙述一遍,“此人叫二混子;是个无业游民;——他如何会少林拳法,暂时无人清楚。“说完他偷眼看山本少佐,发现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的笑,他心中一惊。

“佐藤君。”

“哈依。”

“我要和那个二混子当场来个比武较量,如果他胜了,那树就不伐了;如果我胜了,那他们就不须再阻拦 ,须老老实实闪开让我们把树砍了。——你过去说一说,看他们敢不敢出来应战。”

“少佐,这有些不妥吧?”

“怎么,你怀疑我不能取胜?”

‘当然不!“赵继盛忙作解释,”少佐曾是五届校际空手道大赛的冠军,——记录至今尚无人打破,要战盛这个乡下土小子当然不在话下,只是我认为这样会有失少佐身份。“

经翻译官一提醒,山本少佐满脑子浓厚的武士道精神登时被冲淡了不少,因此一时沉默不语。山本 少佐出身武士世家,祖父、父亲,都曾是有名的武士,但也都短命得很,三十多岁便死了。受家庭尚武精神的熏陶,对于武术,山本少佐有着异常的嗜好,不管是日本的柔道、空手道,还是一些由中国传去的的拳术,他都曾有所涉猎,而且还苦加习练。他笃信父亲生前的训导:

如果不是武士,便不配做日本男人。

如果没有对手,武士便不能进步;如果没有进步,便意味着武士的死亡。

好的武士,总能寻机为自己找到好的对手,并彻底击败他。

只有不断战胜越来越强大的对手,你才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为此,在大学里举办的各种拳术技击大赛,他都是热心参与者,而他也确实在战败一个个对手后,变得越来越强大——获得一个又一个冠军。

“少佐,”松下光二走上前,“杀鸡焉用宰牛刀,让我来对付他吧。”松下光二主动请战。

山本少佐心中实在不想错过这个让自己变得强大的机会,但他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让送下代自己上场,先探个虚实再说。松下拳术逊自己一筹,若他胜了,自己也就无须上场与之交手了;若是败了,那就算是为自己找了个好对手。于是他点头同意了。

苟得时受了翻译官大少爷的派遣,上前向众人传话,话音未落,树下已是嘘声一片。

不说众人,但说二混子;初听说日本兵点名要和自己动手过 招,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但当确信自己的耳朵完好无损后,他先是有些纳闷,他们怎么会看上我呢?自己除了会扔石头子,别的什么都不会!别看二混子平日里咋咋呼呼的,又伸胳膊又踢腿,可那全是他瞎抡一气唬人 的,连打架都用不上。打架时,近身肉搏,石子不顶用,就只有依仗着他牢记得“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那打架至胜法则,才每战不输,——因为他是“不要命的”。但这都是很久以前他年少时的事情了,现在如果要他上前跟那个短小精悍的日本兵 较量,凭他的这两下子,那还不是只有挨打认输的份儿?更何况胜负还牵连到大槐树!想到此,二混子既紧张,又害怕,心里暗暗叫苦,挨打他不怕,认输他也不怕,可是只要一输,那大槐树就……——不行!绝对不行!说什么我也不上,他娘的,这些日本兵,尽出些鬼花招来害我,你想和老子打,老子偏不跟你打,不奉陪。二混子边想边一步一步想后倒退,他想躲进人堆里,或者干脆乘人不备溜掉。他刚挤进 人群,突然他的肩膀被人一把抓住,他悚然一惊,急回头,原来是李海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