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87章 新的征程

flxlrh303 收藏 40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王伟豪一下子就抓起桌面上的手枪,颤抖地指着冷剑。冷剑紧盯着王伟豪,神色如常,绝没有丁点儿变化。 冷剑就像猎豹般冲出房间,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令冷剑想不到的是,从他冲出房间开始,他居然又踏上茫茫的逃亡之路,踏上一条充满荆棘的铁血征程,并且差点魂断苍山。 [URL=ht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事后,秦大队长曾问冷剑为什么这么有信心王伟豪会向他招供。冷剑说:“王伟豪最重的就是感情,因为霍展鹏在海外救过他的命,所以就死心踏地的为霍展鹏卖命,即使霍展鹏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王伟豪也曾当过侦察兵,反侦探,反审问的手段很强,要想王伟豪在短时间开口,只能打感情牌,其他办法绝不会凑效。”

秦大队长又问:“如果王伟豪不招供,你是不是真的放王伟豪走?”

冷剑眼一瞪,说:“放,当然放,男人说话当金子用。嘿嘿,秦大队长,你以为只有我们特战大队才厉害?国安和警方的同志也是非常厉害的,即使我放过他,国安和警方的同志也会很快抓到他。所以,王伟豪招供,就是救了他自己的命。”

秦大队长又问:“王伟豪可是重要的人证,对霍展鹏海外的基地王伟豪也清楚得很,陈大部长怎会答应你的要求?

冷剑懒得再理睬“弱智”的秦大队,没有好气地说:“时间就是生命,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电灯昏黄,一灯如豆。王伟豪睁开沉重的眼帘,晃晃还有点昏沉沉的脑袋,茫然地张着双眼,迷惑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看来国安同志的药还是很厉害的。他望望靠近床的小桌子,桌子上黑亮的手枪正在对他冷笑着。

王伟豪又用力摇摇头,才看见冷剑就坐在他的前面,冷剑还是那么冷峭,就如一尊天神端坐在那儿。

难道这里就是牢房?以他犯的如此严重的犯罪行为,没有可能和冷血关在一起,更没有可能桌面上还摆着手枪。但不在狱中,怎能逃脱军警布下的天罗地网?即使生了翅膀也绝不能飞出军警的手心,即使有孙悟空的七十二般变化,有上天遁地的本事也不行,上有武装直升飞机,下有令超级大国也有点顾忌的核子潜艇。

王伟豪用迷蒙的眼神瞅着冷剑,问:“冷兄弟,这里是监狱?”

冷剑摇头。

“那么我们现在是在监狱外的地方?

费话,不在监狱,肯定在监狱外的地方,但冷剑还是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他疑惑地问:“现在我们已经逃离军警的追捕?”

“暂时是。”冷剑的语气保持一贯的冷峭和沉静。

王伟豪想到海军居然用贵重的鱼雷轰击驾驶救生船逃跑的情景,就不寒而栗,敲破他的脑袋也想不出冷血有什么方法能逃脱军方的追捕。

突然,王伟豪一个激灵,眼中寒光暴射,紧盯着冷剑,一字一字地道:“你也是卧底?”

“是。”冷剑也紧盯着王伟豪,语气坚定地说。

王伟豪一下子就抓起桌面上的手枪,颤抖地指着冷剑。冷剑紧盯着王伟豪,神色如常,绝没有丁点儿变化。

王伟豪满脸痛苦之色,嘶哑着狂嚎:“为什么,为什么我最信任的兄弟,我可以毫不犹豫为他挡子弹的兄弟都背叛我,都可我作对?”

冷剑紧盯着王伟豪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因为你们干的是伤天害理、天理不容的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相信你也明白。”

冷剑每一字都吐得铿锵有力,震得王伟豪愣在当场,如果这时候冷剑动手,不要说王伟豪手上抓的是手枪,即使是冲锋枪,冷剑也不怕。

王伟豪的身子有点颤抖,手就颤抖得更厉害,如果是别人,肯定会担心王伟豪手中的枪会走火,肯定会叫冷剑使出他的绝招——一元的硬币。

冷剑没有使出他的绝招,甚至连动一下的意思也没有,还是盯着王伟豪,还是一字一字地说:“我和许昆背叛的是你服务的组织,并不是背叛你本人。我现在还把你当成是兄弟,可以互挡子弹的兄弟。”

王伟豪闻言,身子狠狠地震抖几下,手抬了抬,终归没有扣动扳机,手指慢慢从扳机上退出来,无力地把手垂下来。

“哐啷”一声,手枪掉在地上,王伟豪哑声道:“冷……兄弟,我下不了手。”

冷剑道:“豪哥,你没有开枪已经救了你的命。”

王伟豪闻言,身子又狠狠一震,混乱脑袋马上清醒过来。他怎能忘了冷血是特战精英,是杀人高手?冷血怎会把有子弹的枪放在自己身边呢?即使手枪有子弹,以冷血的身手制服自己也是轻易的事。在王伟豪的心中,还是叫冷剑为冷血。

王伟豪冷静下来,瞅着冷剑冷冷地说:“好,我的好兄弟,你现在怎样处置我?叫我说出所有的秘密,然后向法官求情。最后把我投入监狱?如果我不说,你就马上杀了我?”

“你走吧!好自为之。”

“什么?”王伟豪就算听了公鸡会生蛋也没有这么惊讶,他的嘴张得大大的,可以轻松地塞进一只足球。

“走,这是我最大的能力。”冷剑冷冷地再说一遍。

“哼,我一走出去,马上就有警察把我抓住,你这是想用假好心换我的情报。”

冷剑沉默一会儿,说:“你的情报现在已一文不值,你知道的,国安都基本都清楚,那个郭老板就是国安的卧底。”

“啊?”王伟豪的嘴又一次张得大大的,冷剑真担心王伟豪嘴巴张开多几次会脱臼。

“走吧,我只是找借口从警方手中把你救出来。我说一不二,下面绝对没有警方的人,但你能否逃得出Z市,就看你的本事。”

王伟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冷剑,问:“你为什么放我走?”

“今天我们还是兄弟,如果你还不悔改,明天你就是我的敌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之。”冷剑说得毫无感情色彩,冰冷得如冰山,但让听者不由自主地心生寒意,绝不会怀疑他说这话的可信度。

冷剑的这些话王伟豪都相信,他也了解冷剑。

“你怎样向警方交代?”

“那是我的事。”冷剑边说边把手伸向王伟豪,说:“如果你不悔改,今天就是我和你最后的一次握手。”

王伟豪迟疑着把手伸出来,两只曾经是兄弟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王伟豪的眼睛泛起点光芒,紧盯着冷剑说:“你还把我当兄弟,表示我没有看走眼,有你和许昆这两个真心待我的兄弟,王某已经心满意足了。你我服务阵营不同,你做卧底摧毁我的集团,我不怪你,这种结果我和霍董早有准备,我们是自作自受。”

“在这儿多住几天才走,逃亡海外,别回来。”冷血道。

王伟豪说:“一定,霍董和天宇集团全毁了,不可能再有重新崛起之日,那些你们警方感兴趣的细节,我就全告诉你,作为你把我当成兄弟的回报。”

王伟豪说得很详细,冷剑认真地听,认真地记录,这可是用12名卧底宝贵生命换来的。不,应该是12名卧底的生命和为此事而牺牲的警察换来的,就像马副队长一样。

霍展鹏犯罪手法的隐蔽和心思的缜密,组织的枝繁叶茂,再一次狠狠地震撼着冷剑的心。

冷剑当着王伟豪的面,把这些重要的情报报告陈部长,因为涉及其他省份的事,直接向陈部长报告可以省去很多步骤。

最后,冷剑按下免提键和陈部长对话。

“陈部长,希望你能遵守我们之间的协议,无论王伟豪招不招供,只要他逃亡海外,不再在国内出现,你们国安就要放过他。”

“冷上校,我以几十年的党龄向你保证,我们绝不抓王伟豪。”

王伟豪听了,眼睛湿润了,他一把抓住冷剑的手说:“好兄弟,你要小心,这集团不会这么容易被警方摧毁的,你要保护好霍董的生命安全,只有霍董才知道这集团的全部运作。我虽然在组织打拼近十年,坐上武部部长的位置,并且霍董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但霍董还没有向我透露这组织叫什么名字。”

连王伟豪也不知道这神秘组织的名字,霍展鹏的小心谨慎就真的是天下无双了,警方和国安对霍展鹏的恶战现在才拉开序幕,不过这已经不是冷剑所操心的,他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剩下的就盼军方恢复自己的身份。

就在冷剑要步出房门时,王伟豪突然说:“执行过蒸发行动计划的特战精英就是精英,连我们霍董也能瞒得过,王某有朋友如斯,值了。”

冷剑的身子狠狠一震,将要踏出房门的脚像被孙大圣下了定身法的仙女一样定在那儿。

稍顷,他霍然转身,走近王伟豪,双目炯炯有神地逼视着王伟豪的双眼,神情严肃,一股弥天的杀气随着冷剑神情的变化而浓起来。随着冷剑的脚步向王伟豪走近,冷剑身上的杀气越聚越浓,似惊涛骇浪般盖天覆地向王伟豪涌过去。

王伟豪虽然和冷剑交往这么长的一段日子,但从来没有见过冷剑如此严峻的表情,如此锐利得可以刺穿人心肺的眼神。他第一次直接面对冷剑凌厉得让他窒息的杀气,他到现在才相信许昆、钱京他们说的话:“冷经理简直不是人,他身上一种令人窒息的杀气就可以惊天动地。若短兵相接,还没有交手,你的斗志、你的信心就会被冷经理的杀气狠狠地摧毁。”

因为王伟豪从来没有和冷剑敌对过,所以他从没有感受过冷剑震天撼地的杀气,冷剑只有面对强敌才会迸发出这么凌厉的、催人心智的杀气,难道冷剑把自己当成了敌人?

王伟豪呼吸困难起来,全身的寒毛全都猛竖起来,清醒的头脑有点混乱起来,他不知道冷剑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厉害。

冷剑用双手狠狠地抓住王伟豪的双臂,沉声说:“豪哥,你刚才说什么?”这句话是冷剑一字一字用力地吐出来,可以看出冷剑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紧张。

王伟豪心里一宽,呼吸也畅顺点儿。原来冷剑他并不是把自己当成敌人,只是他太紧张,杀气随着他的紧张而起。

王伟豪见惯冷剑蹦泰山于面前而不改色,第一次见冷剑紧张得连冷峭的脸色也变色了。

“有……冷兄弟这么一个朋友,王某死也值了。”王伟豪被冷剑可怕的神情吓坏了,结结巴巴地说。

“豪哥,不是这一句,是前一句。”

“你是执行过蒸发行动计划的特战精英。”

“好,就是这句。”冷剑的眼睛亮得如漆黑天宇的启明星,深邃得如宇宙的黑洞,并伴随一种可以削骨切肉的、冷如冰的眼神。

王伟豪也是第一次发现冷剑的眼睛原来有如此的神韵,难怪他能迷住很多女人。

“豪哥,这句话是谁对你说的?”如果冷剑不是在说话前都称呼一下豪哥,王伟豪还以为冷剑在刑讯逼供呢,因为冷剑抓他双臂的力度确实太大了,令他以为自己骨折了。

“啊呀!”王伟豪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冷剑一愣,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狠狠地抓住王伟豪的双臂。

冷剑不好意思地松开手,但马上就问:“豪哥,那句话是谁对你说的?你的答案对我很重要。”

王伟豪虽然不知道他说冷剑执行过蒸发行动计划有什么含义,但也明白他的答案对冷剑非常有用。

“是霍董对我说的。”

“肯定?”

“肯定是霍董,在你还没有成为骨干力量时,霍董为了说明你的厉害,就举过你曾执行过蒸发行动计划为例子。”

“霍……有说我执行过具体什么任务吗?”

“没有。”

冷剑撇下一脸茫然的王伟豪,头仰天,思索甚久,突然他一把抱起王伟豪,和王伟大来个最热情的熊抱,然后狠狠地拍着王伟豪的肩膀说:“豪哥,许昆大哥说的好,批着羊皮的狼是最可恨的,很多人比你该死。快逃去海外,好好生活,永不回来。”

难得惜言如金的冷剑说这么长的一段话,话中冷剑的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拳拳的关怀之情王伟豪还是能听出来的,王伟豪的眼睛也湿润了。

“铃……”,冷剑的电话响起来。冷剑掏出电话一看,原来是黄菲的来电。这半年时间太忙,他没有见过黄菲了,也没有见过乔楚、嘉瑶这几个女孩。

“什么?菲妹你说的是真的?”王伟豪从冷剑的话可以想象得出冷剑的内心很喜悦。

想见冷剑变脸色的概率和流星砸在头上的概率一样低,王伟豪今晚却第二次见冷剑变脸色,刚才问自己是紧张,现在是欢喜。但王伟豪居然发现冷剑的神色马上从欢喜转为紧张,担忧。

“喂……喂,菲妹,你没有什么事吧……喂……”

冷剑一脸冷峻,布满忧虑,冷峭得如大理石般坚硬的脸庞满是萧杀之色,令王伟豪窒息的、霸道的杀气又在冷剑身上狂喷而出。

王伟豪知道,刚才的来电对冷剑很重要,他的朋友菲妹可能有生命危险,王伟豪也知道,现在的冷剑想杀人,是聪明的人就别惹他。

冷剑匆匆地对王伟豪说:“快走,注意安全,有新任务。”

说完,冷剑就像猎豹般冲出房间,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令冷剑想不到的是,从他冲出房间开始,他居然又踏上茫茫的逃亡之路,踏上一条充满荆棘的铁血征程,并且差点魂断苍山。

欲知后事如何,请继续关注第三卷——《铁血征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