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一卷 卧虎藏龙 契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契子


巡逻舰的气氛很压抑,一班长俞伟将班里战士的8封遗书交到了队长唐远的手上,这是昨晚俞伟要求每个人写的,作为野战部队的王牌狙击手,俞伟对于此次配合武警部队执行的反恐作战任务,心里也没有底,在此之前,远处荒凉的小岛之上,已有12名特警战士牺牲在那里。国字脸,长相魁梧的山东汉子看着手里的遗书有点哽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望着远处的海面,唐远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和凄凉。

一班长俞伟对着队长重重的敬了一个礼,后面7个战士,如同他们的班长俞伟一般冷酷的脸,坚毅的眼神,一模一样的装束的7个上等兵同样对着队长敬了一个礼,队长还礼的手有一点颤抖。

唐远走上前去,亲自帮战士们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战士们背后各式各样的作战武器,轻声问道:“武器弹药都准备充足了吗?”。几个人同时点点头,眼睛都有点湿润。

735部队司令部直属三连一班,尖刀班,每一个兵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经过严格残酷的训练的尖兵,此次配合武警部队前往恐怖分子基地执行反恐作战任务,在此之前,武警特种队上岛作战一次,牺牲战士12名。俞伟始终记得离开司令部时旅长刘乐对他说的那句话“一定要带他们回来”

一班长俞伟抬头看看蓝蓝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俞伟和其他的7个人一样,都是上等兵,他们同年入伍,从新兵连开始就在一个班,俞伟平时对自己的要求极为严格,每天深夜当别人进入梦乡的时候,俞伟自己都会悄悄的爬起来继续锻炼体能,2年来,俞伟各方面的素质都超出同年兵好大一截,就是比之许多土官班长也毫不逊色。曾经以一已之力为司令部直属队夺取军事大比武的第一名,3个项目2个第一的骄人成绩技惊全场。而一向极为自信的俞伟,对于此次的任务,心里没有底。

没来由的,俞伟的左眼皮忽然不停的跳了起来,俞伟的心头有一股强大的压抑感,俞伟深呼吸了几口气,右手用劲握了握背在背后的狙击步枪,这支使用5.8毫米钢芯子弹,在1000米距离上100%穿透3MMA3钢板的步枪传回一丝冰冷的感觉,这丝冰冷使得俞伟定下心来,2年来,这把枪伴随着俞伟多次出生入死,它,俨然成了俞伟最忠诚的伙伴,最坚强的依靠,扶摸着冰冷的枪身,俞伟的心里没有了刚才的不安,俞伟的心再次平静了下来,身上传出一股强大的杀气,只有杀过人的人才能有这种强大的杀气,冷冰冰的,让人不敢靠近,俞伟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战友,一旁副班长杨天照冲着俞伟点点头,其他人则默默的看着俞伟,眼里充满着信任与关爱。俞伟再次深吸一口气,“走”,俞伟的话从来就不多,从来都是这么简洁准确。

小岛距离台湾东引岛5海里,在祖国正在加快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情况下,为了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连军舰都不敢靠的太近,更别说空投,他们的行进方式很原始,武装囚渡。

8道身影钻入了水底,俞伟带着战友们开始武装泅度。他们的目标,距离东引岛5海里处的那个小岛。11月的天气,在福建来说,也不是很冷,但是海水却冰冷刺骨,几个人不一会儿牙齿就开始打颤,嘴唇发紫,海水如同针一般的刺骨,海面上时不时的露出几个脑袋,然后又沉了下去,在俞伟的带领下,全班呈一条直线向前,几个人用力的划动着,不断的蛙泳前进,但是身上的武器弹药限制了他们的速度。半个小时以后,渐渐的他们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也没有先前刚下水里时冷了,打颤的牙齿慢慢的停了下来。

唐远站在甲板之上,目送着战士们离开,虽然这些战士是野战部队借调过来的,但是唐远感觉他们就如同自己手下的兵一样亲切,“希望你们能够平安归来”唐远默默的祝福着他们,看着渐渐远去的兵们,唐远重重的敬了一个礼。

3个小时以后,一班泅渡到了目地的,一个曾经荒凉的小岛,如今却被恐怖分子作为基地使用,据悉福建长乐机场的几次劫机案,连江县内华远大厦的爆炸案也是出自这帮匪徒之手,其中华远大厦爆炸案震惊全国,死148人,伤342人。为此省军区武警总队长特地向驻闽地区野战部队借调特种兵,省军区司令部很快同意了武警部队的请求,命令直接下达到省军区王牌735装步旅。

虽然军舰不能靠近,虽然飞机不能飞临,但是为了消灭这颗毒瘤,但是并不等于没有办法。武警特警中队曾经派遣一个排的兵力上岛作战,但是在损失了12名战士之后,无耐撤退,不得已向驻防此地的735部队借用特种兵,上级的决心非常坚决,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群随时可能危害沿海地区的恐怖分子。

俞伟选择的登陆地点是一处断崖旁边,断崖底部全是山石,非常难走。几个人全身湿透,海风吹过,8个战士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快隐蔽”俞伟一上岸后就感觉到了危险,正前方远处有一个山坡,狙击手的直觉告诉俞伟,那里肯定有人监视着全岛。

几个人迅速的躲避在断崖后的巨石背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班长,下一步该怎么办!”长的瘦小的汤波问道。其他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搓着双手,看向俞伟,等待班长的命令。几个人的手冻的红通通的,全身冰冷冰冷的。

“就在这里等着,天黑以后再行动。”俞伟观察了一下周围,满是乱石,无法行走,而且不知道对方的岗哨情况,只能等天黑以后再想办法。

兵们隐蔽在一处断崖下面,凉嗖嗖的海风不断吹过,湿透了的衣服贴在身上冰冷异常,几个人开始浑身打抖。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俞伟等人吃过自动加热的单兵口粮,身上稍稍有了一点温暖的气息,在班长的带领下开始熟悉这里的环境,白天目标太明显,他们不敢随便行动。根据队长提供的情况,前面的山被挖空,人都驻在山腹之中。俞伟静静的思考着“离陆地很远,那么对方是怎么上大陆的呢?如同自己一般的武装泅渡?不太可能,不说被巡逻的军舰发现,超远的距离也让一般人难以坚持,偏远海岛如何解决食物、水、以及装备弹药问题?”。

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俞伟仿佛看到了在华远大厦下哀号痛苦的人们,仿佛看到了他们亲人悲恸无助的目光,俞伟咬咬牙“行动,看见活口一个不留!”很明显这么偏远的小岛是不可能有老百姓的存在,对付残忍血醒的恐怖分子,就是生与死的较量,俞伟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们前进的速度很慢,在俞伟的带领下,他们开始绕着树林前进,为了适应夜间作战,他们配置了红外夜视镜,在这黑夜之中,也能看清楚黑夜之中的事物,但这种夜视镜有个缺点,没法看远,8个人的行进队列按照鳞形推进,始终保持着火力的前后支援,时刻保持着最佳的战斗状态。

俞伟带着他们绕着岛边行进,一处平坦的沙滩,靠近林边的地方有几道长长的印迹,俞伟轻轻的挥挥手,示意大家注意,杨天照点点头,带着小组人员分散开来,在侧翼方向警戒,这里很可能是对方的船只存放处,那么肯定有哨兵。

俞伟带着小组一头扎进了林子里面,在沙滩之上肯定不行,沙滩平坦开阔,一旦交火,根本没办法隐蔽,结果肯定是被击毙,林子里面环境复杂,比较适于隐蔽作战。俞伟带着小组轻轻的爬行在地上,后面是瞄准前面随时准备射击的杨天照等人。俞伟正想尽办法往前行进,他要查看这里是否真有哨兵。

忽然俞伟感觉前面有一点点的火光一闪即灭,俞伟顿时紧张了起来。有人?

几个人摒住了呼吸,轻轻的在地上爬行,慢慢的往前挪动,速度非常慢,杨天照等人已经拿掉夜视眼罩,架起了枪。

亮光再一次出现,微小的亮光显得毫不起眼,但俞伟却看的清楚,渐渐的,随同俞伟前进的李国万等人也渐渐的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他们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老马,别再抽烟了,要是被上头知道值勤的时候抽烟,又要挨鞭子。”

“上头知道??TMD,那些家伙现在早就睡的跟猪一样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这么,连个母的都没看到,抽根烟解解闷还不行,这日子太难熬了,唉,对了老刘,上次去南杆塘,你不是随老大他们去的么?有没有去‘爽’一把”老马一脸坏笑。

“别再提了,别再提了,想到那次,我就火大,本来我还觉得好日子就要到了,可一靠岸,队长就让我看守快艇,我TMD真想问候他全家,我操,太没人性了!”两个人继续唠叨着,浑然不觉危险已经降临。

“老马,我们还是注意点,前段时间大陆那边派人过来想清除咋们……”

“我知道,那次我还参加了呢,你别说,那些兵可比咱们强多了,部队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上次要不是我们那4个教官枪法神准,我们说不定就被对方连窝端了”

“嘘……好了,不要说了,小心点吧,说不定大陆那边什么时候又派人过来了。”

俞伟本来还想再打探一点情报,但是那两个哨兵已经不吭声了。

哨兵在的哨位在树顶之上,在枝桠上修的哨位,方便观察,又隐蔽,俞伟他们也经常这样干,俞伟更加小心,这里处处透着军营的气息,一如他们一般严谨,而且从对方的口气里来看,他们的教官就算不是特种兵也是部队的精英,连吸烟这种小的细节都抓的这么好,肯定是精于作战。

俞伟等人稍稍退后了几步,埋伏在一旁,俞伟示意李国万、汤波、王斌继续隐蔽,注意观察,自己悄悄的退了回去,远处的杨天照等人看着俞伟小小翼翼的在匍匐前进着,渐渐的靠近了他们。立即靠了过去。

“照子你们呆会靠近一点,等哨兵交接,听我命令,等我们解决了交完班的哨兵后,你们就干掉树上的两个,用刺刀,不要发出声响”

杨天照点点头,表示明白。

俞伟返回原地,带着第一小组往后退却。

8个人静静的潜伏在树林之中,天气很冷,福建的天气虽然不冷,但俞伟他们武装泅渡过来,也够呛的,而且还不敢生火烤干衣服,在树林之中埋伏一夜,几个人的嘴唇都冻紫了。杨天照很想将握枪的手插到口袋中暖和一下,已经僵硬了。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换班的哨兵终于从远方走了过来,身上裹着厚厚的大衣。

俞伟等几个人冻了一夜,都快要冬眠了,这一刻立即全身血液循环加速,眼睛不离开这几个人,紧盯着这几个人的一举一动。

紧裹大衣的2个人全身缩在一起,抱着一把AK47,睡眼朦胧,就像刚睡醒的样子,一摇一晃的靠近了这里,树上的人老远就发现了他们,估计他们两个也是望远欲穿,在这树顶喝一晚上的风,也够他们两个人受的了,估计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两人中的一个,已经回头看了N遍了。

“老三,你们TMD太不仗义了,到现在才来,老子都快冻成冰棍了!”

“马老大你省省吧,这么大冷天,我们两个能从被窝里爬起来接班,已经够讲兄弟义气了!!”一旁的那个也点点头,确实,大冷天的,还是被窝里舒服。

埋伏在一旁的8个傻大兵,此刻真是冻的半条命都快没了,尤其是这种环境之下,手还得紧握着枪,几个人看着磨了半天的那几个人咬牙切齿。

树上首先下来一个人,高高的个头,AK47挂在胸前,裹着一件棉大衣,不停的对着手呵着气,那是老马。

被叫做三的那个人爬上了树,树经过处理,修整过,有不少的凹口的踩脚的地方,爬起来毫不费劲,然后另外一个人下来,接班的人上去,俞伟看心里咯噔一下,换班都这么小心,单个轮换,保持观察不间断,明显的经过特种训练。

轮换完了的2个人开始慢慢的回走,俞伟看着时机成熟,对着远处的杨天照比了一个OK的手势,带着小组的人慢慢的跟了上去,而杨天照则带着小组的人渐渐靠近了执勤的树。

两个人走的很慢,俞伟他们立即跟了上去,俞伟朝汤波点点头,上。

刺刀忽然出现在空中,两道人影如同豹子一般的朝前面的人影窜去,老马忽然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回过头,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同时出现在他瞳孔之中的是一把刺刀,刺刀一闪而过,带过一丝残影,喉咙破了一个洞,三道血糟,刀柄牢牢的被俞伟抓在手里,这个被叫做老马的人全身一阵抽搐,全身软了下去。

而汤波在刺刀插入另外一个人咽喉的时候有一丝丝的犹豫,那人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寂静的林子里顿时响起了“嗒嗒嗒……”的枪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