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七章、无用的英缅军﹙1﹚

dontbb 收藏 5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内容简介] 那名嗜杀成性的日軍少尉闻言停止了进食,用锋利的、血迹斑斑的匕首挑断了缅人向导身上的绳索,看到了生的希望的缅人向导感动得头如捣蒜。连声谢道;“谢谢皇軍救命之恩!谢谢皇軍救命之恩!……” 但让他始料末及的是,日軍少尉从一具血淋淋的英軍死者胸部上,割下一大块血淋淋的人肉递给他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本章以作修改,请审核。


一九四二年四月初,因英美将主要精力放在欧州战场,连原部署在缅甸的美航空部队也全部调住非州战场。加上日本人出动空军轰炸何峰的老巢---云南省。何峰不得不让航空第一师部回援。很快日軍在缅甸战场上制空权占优。加上全力以赴的日本人又增调了3萬日本关东军。何峰见势不妙马上命李矛和张灵甫部退守同古以南约五十公里皮尤的工事里,与原扎驻在此的中英联軍凭据险要与日軍相持。


见李矛和张灵甫部不战反后撤,当时史迪威坚决反对,仍坚持在制空权不占优的情况下,以地面兵力稍占优势为由,建议何峰向日軍发起攻击。精明的何峰那肯打消耗战和无把握之战,没有采纳史迪威的建议,双方争执甚烈,竟至闹翻。史迪威坚不放弃他的错误主张(其实是想个人出风头)。还是一旁的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见机从中说和,二人才表面上握手言合。


“不是我不想进攻,而是我军不但失去了空中优势,加上谷寿夫和他的第六师团约数千残渣余孽未灭。始终是我军心腹大患。一旦后勤和支援部队受袭,我进攻部队就危险了。” 何峰对亚历山大解释道。


“第六师团残部,交给我英缅军剿灭,何大将军准备进攻好了。” 亚历山大知道何峰在找借口,他从英缅军情报网早以得知;谷寿夫和他的第六师团余部被何峰部打得丢盔弃甲,龟缩在丛林中不敢动弹,而且谷寿夫残存的余部早以粮尽弹绝,对中国远征军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亚历山大一来想趁机捡个狗屎便宜,二来想算计中国远征军。而且狡猾的亚历山大此时主动请缨,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不久前被日军第六师团大败,想趁谷寿夫现在陣营不整报仇雪恨,找回点面子……


何峰知道;英美历来是穿一条褲子,加上熟知历史的他,早知历史上英方对中国远征军心怀鬼胎。令何峰气愤的是现在的实情,与历史上一样,英国人是宁愿把缅甸丢给日寇,而不愿让给中国。”


前几天,赵建林师长向他反映;“英国人以油料紧张为由,不充分供给中国远征军荣一坦克师的油料。”而何峰总司令部的一个陈参谋,是英国华人留学生,是何峰派出的代表,他也向何峰报告;在曼德勒领油时,会到他认识的一个英国苏格兰老朋友。这个苏格兰人拉着手对他说:“你们不要听英格兰人的鬼话,我给你每月发一百万加仑油,再多点也行。”这个苏格兰人气愤地说:“没有汽油,你们中国远征军坦克师和机械化部队怎么能打仗呢?英格兰人的国策是:远东殖民地宁可丢给敌人,不愿让与友邦,你懂么?”并指着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堆积的汽油说:“这里有许多油,你们中国远征军几年也用不完。”


虽然事情由于何峰上告中美英三国首脑,最后由美国人史迪威出面得到解决,但让何峰一直耿耿于怀。他明明知道无用的英缅军在丛林战中不是日军第六师团的凶悍异種兵的对手,确装出一副上当的样子随口应道;“只要亚历山大总司令解决了我军心腹大患。中国远征军一定向日军发起进攻。”



被日军第六师团打怕了的亚历山大,明明知道对手被何峰打残,但对付第六师团残部区区不到5千人,他还是调集了英军第一、三十六师、2万多人,同时逼迫当地缅人为向导,冒险深入丛林,大规模围剿第六师团残部。


刚开始以成惊弓之鸟、又粮尽弹绝的谷寿夫见英缅军来势凶猛,慌忙率部分散后撤。英缅军参加围剿的各部官兵先后击毙一些掉队、生病、受伤的零星日军后,士气大振,开始不把日军放在眼里,网也越拉越大……


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闻报,甚至狂妄地对何峰问道:“谷寿夫这个心腹大患,三天内会被我大英帝国军队消灭,不知何大将军进攻准备好了沒有?”


“你想得太简单,太小看了日异種兵,太小看了狡猾的谷寿夫了,会吃亏的。” 何峰一听“大英帝国军队”就很反感,就想到鸦片战争,从内心讲他巴不得英缅军全軍覆灭,但英缅军毕竟此时是友军,何峰冷笑着警告道。不等亚历山大回答,何峰不高兴地板着脸又道;“进攻的事,等捉到谷寿夫再说吧。我们中国人一向讲话算数。”


此时饥饿和走投无路迫使第六师团残部开始被迫反击。第三天,谷寿夫和卫队长荻原一伙约300余人被数股英軍追杀。狼狈不堪、饥饿的卫队长荻原,不得不亲自挑选一个小队体能好的卫兵断后,狡猾的荻原派专人将后退时踏伏的草和碰断的藤蔓树枝,都一一予以复原,防敌发现。但荻原仍不放心还逐一地检查,以免有破绽。


突然,“砰、砰、砰”传来一陣枪声,紧接着“轰”地一声巨响。不一会儿,负责侦察的一个少尉跑来报告道;“在距此约3公里处,侦察兵稻村曹长被约一个加强排英军发现,双方发生了枪战,最后稻村曹长拉响了身上2枚手雷,自爆与三名英军同归于尽。”


稻村曹长是卫队长荻原好友,有病在身,为了防止被同类吃掉,自愿当侦察兵滯后。这些荻原是心知肚明的,很伤心的他也明白这恐怕是稻村的最好归宿,他沉默不语,好一会,才对那名少尉道:“你去侦察一下,离这股英军最近的英军有多远。”


“是!”那名少尉感到荻原渾身冒着一股浓浓杀气,同样嗜杀成性的少尉欣然领命离去。


下午3点,那名少尉欣喜若狂地回报;“离这股英军最近的英军约15公里。”


15公里,在丛林中对于一向骄生惯养的英军意味着整整3个小时的行程,意味着死亡。荻原狰狞、阴森森地众手下大吼道;“逃下去,不是被打死就是饿死,不如消灭这股送死的英军,让英国猪做我们的晚餐。”


“我们都听卫队长的,让英国猪做我们的晚餐。” 荻原身边的那名少尉和几名曹长马上表态拥护。所有垂涎三尺的異种兵手下纷紛附议。荻原见众手下都无异议,将60名日军帶到一地形险要埋伏处。同对命令几名手下在来路故意留下一些痕跡。


下午5点,荻原和一个異种兵隐蔽在一棵大榕树上,看见一名当地缅人向导和七、八名英军,手执砍刀汗流浃背地正在东面山坡上奋力开路,慢慢地向前挪动,约莫25分钟后他们全部走进林空。不过股英军警惕性还是很高,他们并没有到林中水塘取水解渴,而是成散兵队形,保持十来米的间距向林空四周仔细搜通,见无情况便向主力部队发出讯号。又经过了20多分钟,40多名英军,陆续进入林空中,当他们整天在暗无天日的高山密林中,挥刀开路,踉踉蹌蹌地追杀日军到此,忽然在这林空里见到阳光,南面还有一个大水塘,那些很疲惫的英军见此景况,挂满汗水的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其中一名中尉軍官便指挥约六名英军,两人一组到林空东、西、北三面外缘担任警戒,换回最先到达林空中的那些英军归队休息。


两名倒霉的英军哨兵来到荻原和那名異种兵隐蔽的那棵大榕树下,荻原和異种兵阴森森相对一笑,突然飞身从树上扑下来,两名英军哨兵来不及反应就被二人硬生生扭断了脖子,其它两组埋伏的小日本鬼子也干淨利索地干掉了另外四名英军哨兵。


见剩下的英军正准备休息,所有埋伏的小日本鬼子一跃而起冲出。望着突然间像变戏法似的从丛林里钻出无数小日本鬼子,所有英军惊呆了,


小日本鬼子从东、西、北三面潮水般冲上来,顷刻间,身穿破破烂烂已分不清颜色军装的叫花軍端着一排排雪亮的刺刀、日本军刀将衣冠楚楚的英军团团围住。


其中几名有血性的英军在突如其来的打击前迅速做出反映,他们嗷嗷地嚎叫着扑上去。他们以破釜沉舟的决死精神面对强敌,但这是一场兵力不相等实力悬虚惨烈的白刃战。几名有血性、又可怜的英军在这场肉搏战中没有任何机会。刺刀相交的铿锵声,枪托击中肉体发出的闷响声,濒死者的惨叫声,杀得性起的吼声响成一片,但倒下的即是几名英军……


白刃战不到三分钟就结束了。林空里横七竖八地躺着7具血淋淋的尸体,而日异種兵们零伤亡,剩下的40多名惊恐万状英軍官兵和缅人向导被日异種兵们的强悍镇呆了,在那名英軍中尉軍官指挥下无奈地集体投降了……


不费一枪一弹,消灭了英軍一个加强排,荻原和他的手下发现貌似强大的英軍,还是原来的豆付兵,士气大振……他们也没将15公里外的英军放在眼里。捆綁好所有俘虏后,日异種兵们不等荻原下令纷纷拿起刺刀、匕首和指挥刀、从11具血淋淋的英軍死者大腿上割下一大块一大块血淋淋的人肉,大口大口嚼起来,让40多名英軍俘虏吓得心惊胆颤、魂飞魄散。很快俘虏群中传出一陣陣难闻的臭味,严重影响日异種兵们食欲,荻原眉头一纣,一努嘴,几名日异種兵心领神会地窜入俘虏群中,迅速将吓出屎尿的10余名英軍拖出来,扔入了大水塘……


荻原抹了一把血淋淋的嘴,显得格外狰狞,他阴森森地冲着剩下的30多名惊恐万状、面如死灰的英軍官兵威胁道:“我大日本皇軍最看不起胆小鬼,越胆小的我们就先吃了谁。”仍后拍了拍面如死灰的英軍中尉軍官嘲笑道;“中尉,你主动率部投降,我们也不会亏待你,我向你保证,你会是最后一个被活活吃的。”


英軍中尉没想到主动投降还是死,而且是最恐怖的活活吃掉,他愤怒又绝望地指责荻原道:“上尉,你这样做严重违反了日内瓦公约。会被送上軍事法庭的。”


“假好你和你部下自己都马上会被饿死了,中尉,你会愚蠢地对你猪圈里的大肥猪讲日内瓦公约吗?会理会狗屁軍事法庭吗?”荻原讥笑道;


“可我们是人,和你们一样是人。”被俘虏纷纷高喊道;似乎想唤起日异種兵们做人的起码良知。


荻原和他的手下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愚蠢的英国猪怎么可以算是人呢?上百年来,你们英国猪横行世界,侵略劳役我大亚州,烧、杀、抢无恶不作,在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眼里,明明是一条条白白胖胖的穿衣服的英国大肥猪,禽獸!”


所有英軍俘虏被驳得哑口无言,为了日不落帝国开疆拓土,在世界上实行殖民统治,他们和其祖先的确对世界各族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所有英軍俘虏一个个沮喪的垂下了头……


只有那名缅人向导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大声叫道;“皇軍,放了我,我是亚州人、是本地缅人。”


荻原死死地盯着缅人向导看了好一会儿,才阴森森地开口道;“我大日本皇軍最看不起胆小鬼,最看不起替英国猪做事的亚奸。”


“我是被逼迫的,假如我不来,全家会被英国佬打死,”缅人向导哭哭啼啼控述道。


那名嗜杀成性的日軍少尉闻言停止了进食,用锋利的、血迹斑斑的匕首挑断了缅人向导身上的绳索,看到了生的希望的缅人向导感动得头如捣蒜。连声谢道;“谢谢皇軍救命之恩!谢谢皇軍救命之恩!……”


但让他始料末及的是,日軍少尉从一具血淋淋的英軍死者胸部上,割下一大块血淋淋的人肉递给他冷冰冰地道;“吃吧,吃了这块英国猪肉,你就不是亚奸了……”




荻原小分队的成功,使日异種兵士气大振,得到人肉补充的他们象吃了“毒品”一样,纷纷主动出击。很快他们发现英軍官兵不但单兵作战能力、野外生存能力均不如自己,开始频频反击。一时间,英軍官兵处处遭伏,悲剧频频上演……


近战、肉搏是在日异種兵们的强项,原始森林中的日异種兵们如鱼得水,甚至于将前来围剿他们的敌人当作食物来猎杀,当成一种乐趣。


英軍伤亡不断增加。特別是不断有陣亡、受伤、被俘战友们被吃的消息传来,令原始森林中剿敌的英軍官兵惊恐万状,士气愈来愈低落。很快分不清到底是谁在围剿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