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片草地柔软而开阔,舒展了他们的憧憬和喜悦,生动着。


一对璧人,在拍婚纱照。适时的,云开了,阳光透过树隙撒下银黄色的光,恰好投在女孩光洁的背上,立时,光与影的和谐如注水银,一泻千里,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生机。女孩的娇羞和柔美在男孩的脉脉注视下悄然开放。


好漂亮,旁边有人小声地赞叹着。我站在稀落的围观群里,安静地分享着他们的喜悦和幸福。


随着快门的响动,男孩和女孩换位、对视、浅笑、牵手、轻吻、相拥。每一次变换,都是幸福的姿态。


换女孩自己拍独照。男孩安静地站在旁边,他的眼神也是安静的,但那如处子般的爱怜之情始终追随着女孩的一颦一笑,牵人心神。


工作人员要帮女孩牵弄裙摆时,被男孩拒绝了。他蹲下身,伸手牵弄女孩长长的裙摆,然后像侍弄一盆花般把它们摆出最漂亮的裙形。女孩的美丽高高在上,他就只是认真地蹲着。摄影师示意他把女孩的裙摆拨弄开,要恰到好处地露出女孩的纤纤秀脚来。他小心牵弄着女孩的裙摆,像在牵爱人的手般温柔细致,汗水在他的脸上快乐地流着。女孩的纤脚若隐若现的刹那,仿佛一道曙光破空而来,男孩笑了,很亮。


我的心也仿佛被照亮了,想起了那句“莲上藕下”。女孩就如莲,把美丽高高地开在一枝茎上,清新脱俗,赏心悦目。男孩就是那藕,藏在莲下,藏在水下,在人们的目光之外,身心通透,质朴无华,甘愿做寻常人家饭桌上的可口小菜,甘愿为女孩蹲下身去,把自己放低了去爱。这种爱,这种呵护,是一种切肤的情义,是一种能使人寻求幸福和焚烧麻木的感觉。


我的麻木便被焚烧掉了,我开始相信爱的存在。也相信有一个人,会心疼我,会为了我而适时地蹲下身去。只是,我不要莲上藕下,我要莲左藕右。


阳光一寸寸地短了下去,我的心却一寸寸地柔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