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工作也是一种社会分工"------- (转自"爱搞搞"博客)

厄尔尼诺ANCAcnc 收藏 0 40
导读:无聊的工作也是一种社会分工 美国的社会分工经常会让人大开眼界,生活中冷不防就会碰上形形色色匪夷所思的行业。 先从这两天生活被一只小猫打乱了说起。 昨天黄昏正看着中国股市(两地时差,开盘时候是这边黄昏),却听到窗外小小弱弱的猫叫声。 俺是超级猫痴,小时候最拿手的好戏是帮家里的猫碾虱子。 听到猫叫当然不能放过啦,忙冲出去,果然一只貌似出生没几天的小黑猫可怜巴巴地在人行道上对着每个经过的人叫唤。 奇怪地它很粘人,我一叫它它就忙向我爬过来。 身上很脏,看来在外面不止一天了,比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无聊的工作也是一种社会分工

美国的社会分工经常会让人大开眼界,生活中冷不防就会碰上形形色色匪夷所思的行业。


先从这两天生活被一只小猫打乱了说起。


昨天黄昏正看着中国股市(两地时差,开盘时候是这边黄昏),却听到窗外小小弱弱的猫叫声。


俺是超级猫痴,小时候最拿手的好戏是帮家里的猫碾虱子。


听到猫叫当然不能放过啦,忙冲出去,果然一只貌似出生没几天的小黑猫可怜巴巴地在人行道上对着每个经过的人叫唤。


奇怪地它很粘人,我一叫它它就忙向我爬过来。


身上很脏,看来在外面不止一天了,比上次发现那3只脏多了,把它捡回去,用个纸箱装着,喂点牛奶,然后开始犯愁。


不能留,天色已黑,像上次那样竖个牌子在外面估计也没有人会看到。


想想会不会是附近邻居走丢的呢?


于是抱着箱子敲了旁边2户的门。


都说不是他们的,还好其中一个美国人告诉我可以把它送到附近的人道协会(The humane society)。


回来上网查到电话号码打过去,一位女士告诉我负责收留流浪宠物的部门下班了,明天早上9点后再打。


一个晚上就陪着这小东西过了,没时间看大盘,收市后发现周五没有了前两天满堂红的“壮观”。


好像中国股市每逢周五都要跌一下,听说很多“基民”都会在周五把手上基金赎回来,说是因为周五必跌,周一再买,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民间“传说”导致部分开放式基金周五调仓套现应付赎回,更加重了这种“定律”。


好不容易等到今天早上9点打过去,接电话的人问我住哪个区,俺答了,竟然告诉他们不负责这个片,要我打另一个电话号码到很远的一个分点。


一听那个电话号码的区号俺立马晕了,明明我找的是最近的一个分点电话,本想打完开车给送去也就10分钟左右,而给我那电话所在区俺开高速过去单程起码也要45分钟以上。


为了一只猫,俺就要来回2小时呀,冤呀。


美国人不是最爱护宠物的吗?怎么不给一点点爱心俺这个人呢?


电话那头一丝不苟,没办法,硬着头皮拨新的电话号码。


把情况说完后,接电话的小姐问我门牌地址和电话,俺心想,还要查对是不是属于这个片才接收呢?


真离谱!


出乎意料之外,她竟说马上派人过来取。


那俺就不用开两个小时车啦。


将信将疑放下电话开始等,一个小时过去了,还不来,打电话过去。


确认了,他们电脑上有我记录,原来要1到4个小时左右才能到。


好吧,反正俺是坐家,有的是时间。


3个小时后,门铃响了,一个身穿制服的女孩子出现。


把装着小猫的盒子捧给她,盒子大部分封着,留两个小洞,我告诉她是一只出生没多久的小黑猫,她捧着盒子和探头探脑也在打探最新消息的小黑猫四目对视。


她兴奋地说:“Oh, it's a baby cat. It's so cute” (译:啊,猫宝宝,好可爱。)


另一个猫痴。


然后开开心心捧着猫走向她的车。


她开一辆改装过的“农夫车”,车厢密封,分成一格格对外开门。


那车比邮差的车大多了。


她走后俺算了下,前后俺打了四通电话,4个不同的接线生,加上这个来接猫的女司机,共5个人。


加州现在最低工资是每小时7.5美元,他们的工资就是一项很大的开销。


还不算固定资产投资,例如这位接送人员开的车,这边很多上门服务工作人员都每人配一辆车,例如邮差、修宽带的等等。


还有可以想象的是他们设备齐全的动物收留中心、办公室里面的电脑系统、文具用品、员工制服、员工福利、保险等等。


所有一切都为了这个看似无聊的目的:拯救无家可归小动物。


看到这里是不是感觉:美国人真有钱!


这想法很多中国式思维在看到不少美国式“浪费钱行业”时都会有。


但,这样想,错了。


在《人生本儿戏》里面说过,当现代社会进化到2%的人从事农业就能养活98%的人时候,这98%的人基本上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可有可无的。


每个人多穿几套衣服、几双鞋子后,造房子、造车子、家具、装修、旅游、医疗等等,各种社会分工充分到不可再充分的时候,就要绞尽脑汁安些名堂来安排就业,因此各种“无聊浪费行业”就应运而生了。


目的很简单:让每个人都有就业机会,这样才不会有无所事事的人在社会上搞破坏。


当每个人都在“做事”,就能获得社会统筹发放的用来交换劳动成果的小红花:钱。


你手上的苹果换回别人的梨子、别人的梨子换回别别人的西瓜,诸如此类。


于是任何人,做的任何“事业”,无论产品是实的还是虚的,有形的还是无形的,只要是有N个“别人”愿意换你的成果,就是社会财富,就能建立一个行业。


钱和行业的关系就类似鸡蛋和鸡的关系。


甚至再想深一层,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货币的本质是一般等价物”这个定义,其实应该是先有行业,然后才有钱,而不是我们道德成见教育中想象的那种“应该把钱投到急需的地方去创造社会财富”。


当你本来吃饱只要炒一个菜,用一堆火、一个锅、一个勺就足已,却变成了用远方输送的燃气配合各种准备辅助器皿烹饪、外加精美的餐具,放在一个高档的餐桌上,摆在一个环境优美的餐厅,经过头厨、二厨、砧板、水台通力合作,由送菜的从厨房端出来,楼面服务员为你摆上桌,你就着可口可乐或陈年茅台才能完成果腹任务的时候,这就是所谓现代生活了。


要过上好日子,注定是要面对一个物欲横流及越来越“荒唐”的社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