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46、踏进圈套 46、踏进圈套

幸运特快 收藏 25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内容简介] 李云亭说:“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他刚才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鬼子要和老毛子动手!” 跟以往不同,这次亨利立刻回信说,让李云亭马上到大连去取一部电 李云亭高兴了:“有电台了,太好了!” 于效飞却说:“你不了解亨利,他回答这么快,我反而不敢相信了。 暗号完全对上了,李云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这次算是顺利通过了戴笠的考验,取得了戴笠的信任。并且,他作为目前军统中少有的打入日本特务机关的人而受到戴笠极高的重视。

忙完了这些,于效飞刚刚松了一口气,李云亭就留下要见面的暗号,于效飞马上装成去茶馆喝茶的样子,来到了李云亭经常去的那个茶馆。于效飞在楼下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李云亭的影子,就来到了楼上。他一眼看到了李云亭正在和一个胖乎乎的商人模样的人聊天,就在屋子正中走了几步,大声喊道:“掌柜的,来一壶碧螺春!”

李云亭早就看见了他,听见于效飞要喝茶,差点乐出声来,因为以前于效飞根本不喝茶,这喝茶的学问,还是刚跟他学的。李云亭冲于效飞一挤眼睛,接着和那个商人说话。

于效飞在这边一边有滋有味地品茶,一边看着李云亭的动静。李云亭还在跟那个人热火朝天地唠着,一点要走的意思也没有。于效飞只好慢慢喝着,没一会,就灌了个水饱。于效飞心里有点生气,我从下班到现在还一点东西没吃,直接就跑到你这儿来了,可是你就是不说话,让我拿茶水顶饭吃。

他朝李云亭那边看看,皱着眉头捂着肚子,意思是说自己饿了,让他快点。李云亭乐了,招手叫来茶馆的跑堂,要来一盘小点心,递给对面的商人,那个商人连忙摆手,客气了一番,然后还是把点心送进自己嘴里。

于效飞生气了,原来还有这么一手,他恶狠狠地叫来茶馆的跑堂,要了四盘点心,大口地吃起来。几乎把四盘点心全都吃完了,李云亭才起身和那个商人拱手告别,两个人又客气了半天才分手。

看到李云亭付了帐,转身下楼,于效飞慢条斯理地把盘子里的东西全都消灭了,这才下楼。到了茶馆外边,于效飞朝四面一看,看见李云亭正在前边的胡同口用慢动作向前前进,就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看看没有人跟着,李云亭这才跟于效飞并排走起来。他笑着说:“怎么样,现在这肠子清理得挺干净了吧?”

于效飞非常生气:“你怎么早不告诉我,除了那些茶水之外还有那些点心?我让茶水灌得眼前都冒金星了!”

李云亭哈哈大笑:“你自己干嘛不看看哪?那知道你除了不懂那些喝茶的讲究以外其他的事情也不懂!”

于效飞更加生气:“我这个岁数的人那有泡茶馆的?!我上那儿知道这些去!说吧,找我来有什么急事,我这么着急地跑过来,你倒跟那个胖子说个没完,成心折腾我是不是?”

李云亭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走吧,找个安静的地方详细谈。”

他们两个叫了洋车,一前一后地来到一个路边的小饭馆,进了一个雅座,看着跑堂上完菜出去,这才小声说起来。

李云亭说:“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他的女婿是满洲国边防团的团长。他刚才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鬼子要和老毛子动手!”

于效飞吓了一跳:“消息可靠吗?”

“你不是一直跟我说让我注意发展情报关系,尽量收集鬼子的军事情报吗?我现在已经和铁路的北平铁路局行车调度员混得很熟了,过一阵我就会和他拜把子。然后呢,我通过过去认识的那些在东北军的朋友,认识了很多满洲国的伪军官,这样鬼子在东北的大部分情报我都能知道。”

于效飞惊讶地说:“喝,真有一套!我还当你脾气很暴的,根本来不了这个呢!”

李云亭得意地一笑说:“哈哈,小老弟,要讲吃吃喝喝,交朋友拉关系,你跟老哥比可嫩着啦,赶明儿哥哥好好教教你,这里边的学问大啦!不过,我可把我当工头的薪水全都搭到里边了。幸好我过去还有点底子,要不这几天得喝西北风了。”

于效飞得意地说:“我现在领两份薪水,一个月挣好几百块哪!以后你没钱了,三块五块的,尽管找我要!”

李云亭大笑:“三块五块的我用找你要?”

于效飞说:“说真的,咱们这个组织,就是从来不发经费和薪水。要说这方面,还是鬼子和军统大方,现在数鬼子给的最多,我一个月可以得几百块钱,要是有行动,经费更是能上千块的给。”

李云亭一愣:“你也没得过薪水?我还当我是新来的才没有呢!”

“可不吗?我的上级是上海的亨利,据他说,他也没得过经费,就是上边说给,来的也很少。”

“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情报组织可真奇怪。”

于效飞叹了一口气说:“这个是挺烦人的,咱们不是为了钱,可是有时候,要是没有钱,真的不能办事。不过,这个组织里边真正打鬼子的人很多,我认识一个杨靖宇将军就值了。他说过,一个共产党员,要服从组织上的决定,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跟他们在东北的暴风雪里边相比,咱们就是在天堂里了。”

“嗯,你能认识抗联的人,能打东北的鬼子,这是我最愿意跟你干的原因。”

于效飞说:“反正,咱们两个现在钱也不少,我又不用钱,你就把钱全都拿去,只要能弄到情报,花多少钱咱们都不在乎。现在你弄到多少情报了?”

“哎呀,可多了,有一大堆呢!明天我都拿给你吧!”

“行,不过这样太麻烦了,也容易暴露,我明天到你那儿去,我教给你使用照相器材整理情报,要是有了机会,你直接用照相机把情报拍下来也行,直接拿情报原件太危险了。明天晚上咱们就把胶卷发给亨利,这就快多了。”

他们两个忙了一个晚上,才把李云亭收集的一大堆情报整理好,然后用包裹发给亨利。于效飞还在给亨利的信里边说,随着情报收集的数量大幅度增加,而有关军事情报的时间性越来越强,盼望能换一种能够快速收发情报和指示的联络方法。

跟以往不同,这次亨利立刻回信说,让李云亭马上到大连去取一部电台,以后就通过电台联系。

李云亭高兴了:“有电台了,太好了!”

于效飞却说:“你不了解亨利,他回答这么快,我反而不敢相信了。这样,这次咱们两个一起去取电台,我有特务机关的身份,遇到事情我能挡一阵。”

现在李云亭在铁路上班,他们两个坐火车去东北就容易多了。于效飞和李云亭顺利地到了大连,李云亭按照接头要求,穿着长大衣,围着一条白毛线围脖,手里拿着一张《大连日报》,来到东海公园门口的告示牌前,装作看告示。于效飞则远远盯着,看是否有可疑人物出现。

他们两个按着约定去接头地点,连去三次都没有碰到要求中说的那个人。他们两个很着急,不知道那个人出了什么问题。三天接不上头,已经表明很危险了,应立即撤离了。

于效飞认为他们应该走了,李云亭有些舍不得电台,说:“咱们最后再试一次,要是再没有消息,咱们再走。”

因为跟亨利联系实在费劲,所以,于效飞弄到电台的心情也比较迫切,也就同意了。李云亭又打扮上了,来到公园门口。这一次李云亭呆的时间比较长,对告示看起来没个完。到了中午的时候,一个穿灰色长袍的男子出现了,他急匆匆地跑到公园门口,东张西望,仿佛在寻找什么人。李云亭一阵狂喜,慢慢向那人走近。

那人发现了他,便主动迎上来问:“你是张平北先生吗?”

李云亭见他说出了暗号,就回答说:“是的。你北平有亲戚吗?”

那个人回答说:“我有一位表兄,他来信说你要来,让我来看你。”

李云亭立刻答道:“那就太谢谢您了。”

暗号完全对上了,李云亭说不出的高兴。他刚想向那个人要电台,忽然看到那个人紧张的神色,他想起按规定的时间那个人已经超了三天,话到了嘴边,又改口问:“你是怎么搞的,怎么到现在才来?”

“我,我家里人病了,”那个人话题一转,盯着李云亭,急不可待地问,“快告诉我,上级交给你什么任务?”

李云亭也在军统工作几年了,他马上感到事情不对。按亨利的说法,他只是一个联络员,无权提任何问题,怎么这个人超越权限问自己有什么任务呢?他又想到此人三天没露面,更加觉得可疑。

李云亭抬头朝右边树丛那儿一看,于效飞正在向他打出暗号:左边,两个穿着大衣的人,其中一个是指挥的,右边一个高个的,手里有枪,远处还有一个,正在向告示后边靠近。

李云亭明白了,这是特务!

李云亭的心开始狂跳,他真想拔腿逃走,但是又忍住了,他一边胡乱说话,一边转过身,看于效飞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