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渡风云 (一)千军破 (二)惊天变

思念思想 收藏 4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1/[/size][/URL] 火光,在夜色里格外的刺眼。 但是在淳于琼眼里,这火光却格外地辉煌壮丽。 他甚至已经开始幻想曹操在烈火里哀号求饶的情景了。 不过战局的发展却并没有按照他的设想进行。 ☆ ☆ ☆ 原本已经身陷绝境的曹操,居然带人掀起了绝地反攻。 这让淳于琼非常的不爽,在他不爽的时候,他就喜欢饮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1/


火光,在夜色里格外的刺眼。

但是在淳于琼眼里,这火光却格外地辉煌壮丽。

他甚至已经开始幻想曹操在烈火里哀号求饶的情景了。

不过战局的发展却并没有按照他的设想进行。

☆ ☆ ☆

原本已经身陷绝境的曹操,居然带人掀起了绝地反攻。

这让淳于琼非常的不爽,在他不爽的时候,他就喜欢饮酒,所以他高声呼唤道:“酒来。”随从立刻递过一个酒囊,淳于琼扬起头,将满满一囊烈酒全部倒入喉咙,随后抹了抹嘴,冷笑着自语道:“我就不相信,你的五千轻骑可以突破我的五万大军,曹操,就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像民间所传的‘天命所归’。”

☆ ☆ ☆

曹仁知道,眼前的韩莒子绝对是个劲敌。

但他更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与他在此久战,否则曹军的“绝地求生”计划就可能功亏一篑。

问题是,他们已经战了十几个回合,曹仁已经明白对方武功决不在自己之下;单论力气,甚至可能自己还稍逊一筹。

寒光缭绕,韩莒子杀招频出,一时有些分心的曹仁几乎被斩伤右臂;曹仁心中一凛,但一股剽悍之气却也被激出,当下全然不顾自身安危,招招强攻,势势搏命,韩莒子见他如此,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畏惧,一时之间竟然畏首畏尾,尽落下风,只有抵挡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再说李典,率军几番冲击都没能冲垮屯骑司马何茂的阵势,眼看主公曹操的军马已经陷入重重包围,心中怒火翻滚,一声大吼:“三军儿郎听真,主公有令,拿下何茂首级者赏黄金百两,封邑三千户。天大富贵就在眼前,与我杀呀。”俗话说财帛动人心,李典的话立时便让曹军将士群情激奋,个个舍生忘死的向何茂冲去;何茂的步兵阵再也抵挡不住,被冲得七零八落。李典一马当先,竟然直冲至何茂面前,一枪挑何茂于马下。袁军失了主将,再无战心,四散奔逃,乌巢右路包围军,自此也全线崩溃。

韩莒子本就有些吃力,再看到身边袁军潮水般退去,心中更是发虚,虚晃一戟拨马就走。曹仁正杀得兴起怎甘心轻易放他逃走,紧催坐骑在后面追赶过去。李典瞥见,忙大喊道:“曹将军小心。”曹仁心中一懔,方想起穷寇莫追的古训。而这时韩莒子已然悄悄拈弓搭箭,猛一回头,一支雕翎直扑曹仁咽喉;曹仁再想躲闪已是不及,大吼一声仰面倒下。

韩莒子见状不住冷笑,催马来取曹仁首级。到了近前,却惊异的看到曹仁仰面躺在马鞍上,咽喉处毫发无伤,头脑中立刻闪现出一个念头:“糟,中计了。”曹仁不待他反应过来,兀的立起身来,落日紫金刀挂起一道长虹,韩莒子斗大头颅飞起,死尸栽于马下。

韩莒子、何茂既死,袁军右路完全溃散,李典、曹仁率领余部,直扑淳于琼。

☆ ☆ ☆

袁军帐内,此时正是欢声笑语一片。

袁绍握着战报,朗声道:“沮授先生果然妙算,料定曹孟德粮草不多又不会甘心退走,设下了许攸诈降让曹操偷袭乌巢的计策。现下曹操区区五千人马陷入我五万精英重重包围,最迟明日清晨,淳于琼定可将曹操首级送到。”

这时郭图进言道:“曹操率精锐偷袭,本营必定空虚,主公若派大将直取他老巢,则我军可获全胜,也免得曹操死了,其余部依旧有机会顽抗到底。”

袁绍深以为然,赞道:“先生想得周全。”正要下令,沮授却高声道:“主公且慢。”

袁绍问道:“先生因何阻拦?”

沮授道:“曹操一代枭雄,应该不会犯‘棋胜不顾家’的大忌。他虽然率精锐出击,本营中也自然会安排妥当。况且曹操帐下猛将如云,乌巢淳于琼兵力占优,却未必有十全把握打胜这一仗。如果我军没有攻下曹军大营,乌巢却又失守,真的被曹操烧了粮草,那么战局就会立刻扭转,反而对曹操有利。所以我认为当务之急不是攻击曹操大营,而是增兵乌巢,确保擒获曹操。那时曹军群龙无首,粮草又接济不上,便只有退却一途。我军可趁此胜渡过黄河,修养生息,徐图渐进,则天下可得。”

郭图却道:“沮先生多虑了。当年公孙瓒何等英雄,麾下‘白马义从’将不可一世的乌恒人打得望风鼠窜,只敢用草扎个假人写上他的名字射箭泄愤。这等战力尚被我军平灭,曹操一个阉人之后,安能以五千人马破我五万雄师?!况且,无论乌巢一战胜负,曹军余部都可以以官渡为据点,继续抵抗我军。如果我们趁曹操精锐尽出的机会一举拿下,即使曹操真有惊天纬地之能从乌巢脱逃,没有了老家的他也仅是一只丧家之犬,决计没有翻身的可能。”

沮授反驳道:“作战就如下棋,应该首先建立优势,然后逐步将优势转化为胜势,急于求成妄想一口吞掉对方的想法是最不可取的。曹操中了圈套身陷乌巢,我们无论是擒获或者击杀曹操都可以算是我们对曹军的第一大优势;曹军军粮眼看便要殆尽,这是我们战胜他们的第二个优势。只有通过建立更多的优势一步步累积小胜,才可以取得最终的大胜。倘若我军攻打曹营不胜,乌巢守军又被曹操打败,则原本属于我军的两大优势瞬间便被曹操掌有,那这场官渡之战最终落败的,只怕就会是我们了。”

两人唇枪舌剑,争论不休。袁绍本就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一时也不知听谁的才好,求援似的望向了自己的三个儿子。

袁绍的长子袁谭,此时躬身施礼道:“父亲,儿臣也主张攻打曹营,一举断了曹操后路,则我军可一战而定官渡。张颌、高览二位将军有万夫不挡之勇,足堪大任,儿臣保举他们出战曹营。”

袁绍喜道:“我儿所言极是,两位先生不必再争。张颌、高览听令。”

两员大将齐齐出列,道:“末将在。”

袁绍道:“你二人引兵两万,攻打曹营,此战若胜,回军后定有重赏。”

二人领命出帐。

沮授大急,道:“即使真的攻打曹营,也请主公另派人马前去救援乌巢,以免生变。”

袁绍微一踌躇,审配出列,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我军守乌巢、攻曹营已派出大半兵力,若再出大军,一旦情势生变,我军将再无可派之兵。况且,假若曹操狗急跳墙,派人来取我主营,我营中空虚,以何当之?”

袁绍听后,不停地点头称是,但也不好驳了沮授面子,便又派步兵校尉蒋奇领兵五千前去襄相助乌巢。沮授怒极反笑,道:“区区五千人马,莫不是为曹操送行去吗?”

袁绍心中不悦,也不好发作,只得道:“众将且下去休息,我军先观望一下战势,再随机应变好了。”

沮授闷闷退出大帐,仰望满天星斗长叹道:“各怀鬼胎,勾心斗角,我军败期不远矣。”言罢怒冲冲回营。

☆ ☆ ☆

“先生为何阻拦我父出兵增援乌巢?曹操本就兵少,精锐又偷袭乌巢,哪有什么兵力来袭我主营?”袁尚帐内,三公子好奇地询问审配。

审配一笑,道:“臣此举非为主公,乃为公子。”

袁尚更是不懂,问道:“原闻其详。”

这审配不慌不忙,说出一番言语来。

这时,除了沮授,袁军众将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一个最大的危机已然悄悄笼罩在了袁军之内。

欲知审配说出什么来缘由,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