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二十一章 蜘蛛

富贵不淫 收藏 5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二十一章 蜘蛛 当山口的兵士来到城楼时,他们发现,就在刚才他们登城的时候,有一支上千人的队伍又悄悄地补充到了明军之中。新来的明军步兵个个左手持盾牌,右手握鬼头大刀。 郑寅站在了彭以盛身后,彭以盛正聚精会神得望着护城河对面倭寇的动向,甚至没有听到郑和的到来。他焦急得抬头望向城楼,如果敌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二十一章 蜘蛛

当山口的兵士来到城楼时,他们发现,就在刚才他们登城的时候,有一支上千人的队伍又悄悄地补充到了明军之中。新来的明军步兵个个左手持盾牌,右手握鬼头大刀。

郑寅站在了彭以盛身后,彭以盛正聚精会神得望着护城河对面倭寇的动向,甚至没有听到郑和的到来。他焦急得抬头望向城楼,如果敌人占据了制高点,往下射箭,自己可就惨了。

他吼道:“黎国平,传令下去,就算剩下最后一个人,谁他妈也不能撤半步,否则的话,老子砍了他的脑袋当球儿踢。”

他身后有一个士兵大声应道:“是,绝不撤退半步。”同时他傻傻的看了看靖海总监军郑寅,郑寅偷偷地笑了。

这时山口野武已经布置好,无论明军有没有盾牌,他的选择只有射击了。

当箭簇飞蝗般自头顶掼下时,彭以盛想到了家中的爹娘,俺对不起您们了,俺要先走一步了。可是谁知箭“哆——”的一声似乎射在了某件木器之上,接着就是“哆哆哆哆哆……”数不清的箭射木板之声传来,他昂头一看,两只盾牌严密的把自己保护起来了,他好感激,回头一看举着盾牌的人有一个非常脸熟,正是靖海总监军郑和。他心情复杂地望了一眼郑和,道:“谢过郑大人。”

“怎么这么娘娘们们的,快,日本鬼子冲上来了。”

果然留在城门口的数百官兵,涉水而过,试图冲击包围圈。

彭以盛命令立刻射住敌人的前锋,凡是到河里的全部射杀。明军的箭支又像长了眼睛一样,飞向了敌军从中。

郑寅对彭以盛道:“彭营长,吩咐下去,尽量不要一箭杀死鬼子,射伤最好,只要他们失去战斗力就行了。”

彭以盛转头看看郑寅表示很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个伤兵,要用一个好人来抢救,就算突围也要有人扶着,你算一算,是杀死他好,还是杀伤他好呢?”郑寅笑眯眯得道。

“俺算服了,你真够损的。众将官听着,前面的鬼子,谁也不许射死,只射肩膀和下三路,听清了吗?”

“是——听清了。”众兵丁应道。

这下日本鬼子可惨了,有的人身上中了四五箭,就是死不了。后面的战友看到前面的朋友没死,用求生的眼神看着自己,不得不来抢救,谁知又陷入同样境地。

…………

山口站在城楼上,咆哮着,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的挫折。他吼叫着快射快射,给我狠狠的射。但是护城河对面,由明军步兵组成的盾牌阵密密实实的保护着明军的骑兵,羽箭就像盾牌上长的草一样,越积越厚,可是他知道,自己这一方的箭已经少得可怜了,果然,怕什么有什么,很快就有人喊道:“没有箭了。”

山口气急败坏道:“撤——”

第一次突围他失败了!

…………

彭以盛看着倭寇仓惶的退回城中,大吼一声道:“冲啊,给老子夺回台州城来。”说罢就要跃身而起。却被一只大手死死得扯住,郑寅道:“彭营长,我可是让你来围城的,可不是让你攻城,记住了吗?!”

彭以盛只好沮丧得看着城门慢慢关起来,直至最后一条门缝掩闭。为什么不攻过去,他不明白,但是军人要服从命令这一点他却是非常清楚的,谁也不想跟自己的脑袋过不去。

郑寅道:“十五郎,走,我们回酿云亭。”说罢他转身向后走去,边走边道:“彭营长,记住,你的任务是守住东门,不要有一个人跑出来就行。”

骁骑营营长彭以盛愣呆呆的望着郑寅的背影,摇摇头,他不明白这个宦官脑袋里怎么有这么多的鬼点子。

郑寅带来的步兵正和彭以盛的人热情的拉着家常,原来他们本就是台州卫的士兵,早就熟悉。骑兵正用力的拔出扎在盾牌上箭,好家伙,这不成了草船借箭?彭以盛手下的箭袋迅速的被充实了起来。

…………

山口重又回到了台州府衙,在大堂上来回折腾着,像一只闷在笼子了猴子,上窜下跳。他不知道自己的对手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股莫名其妙的巨大的危险感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最后他命令道:“我们不走东门了,向南门发动攻击。我就不信,明军都这么勇敢?!”

但是结果还是一样的,只不过倭寇多了百十个新伤员而已。

大岛对山口道:“我们不是还有暗道呢?不行从那里撤出去。”

山口的眼睛顿时冒起光来,是呀,暗道,我怎么就忘了这茬儿了呢?

他忘了,郑寅没有忘,王大头已经率领一百人守在洞口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对儿,一个都跑不了。

台州城成了围困山口这只野兽的笼子,穿越大海的狂妄的入侵者,已经无法冲破台州的浅浅的护城河。

…………

半个月过去了,山口放弃了突围的想法,当他惊喜的发现城里的老百姓家中竟然都有粮食时,他高兴极了,仿佛黑暗中看到了曙光,这次我还不走了呢,我要牵扯住明国的钦差大臣,那样平江卫门将军就能放手去干了。

于是他下定决心守城了。殊不知,郑寅的计划就是这样的,也不想想,单凭一千人就能守住一座空城?笑话。

…………

松门卫传来了消息,倭寇大约有两千多人正在向台州进发,已经行至新河镇一带,距离台州很近了。

郑寅坐在酿云亭中,听传令兵说完,呵呵一笑,对着身边的丁小乙道:“亲爱的,我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了。”

丁小乙虽然还不知道他的计划是什么,但是看他兴致高昂,也就跟着尤其的高兴。因为,估计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刚刚开花的女人,对于男人的期待是那么的强烈,甚至想每一夜每一时每一刻都在一起。十年来压抑的火焰,狂热的燃烧着,估计若是比作火山的话,那么炙热的岩浆,喷射高度一定已经达到了五十公里,甚至达到了外太空。

她双手抱住郑寅的右臂娇嗲得道:“祝贺你,郑大人。”

传令兵看到这个场面,身上起了一声鸡皮疙瘩,下体不禁也有所动作。郑寅道:“下去吧,我知道了。告诉你们的长官,查知松门倭寇的老窝儿没人了,就给我拿下来。”

“诺——”士兵应了一声,急忙走了,这种热辣的场面他可是受不了。

郑寅抬头看看远方的大海,有片片帆影的衬托,海洋似乎有了生气。他搂住丁小乙道:“你说我们来到明朝这些年,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丁小乙脸一红,沉吟道:“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十年空房孤守,丢了十年的青春。”

“哦,是么,那好,我给你补过来,不行咱们现在就去补课。”郑寅淫笑着。

丁小乙忸怩道:“大白天的,你疯了,还有军情需要处置呢,别胡闹了。”

“什么军情?没有军情,只有奸情。”郑寅有点迫不及待了。

就在这时,通往酿云亭的山路上飞奔而来一个人,身手敏捷,快如脱兔,正是萧三郎。

“郑大人,有一大股倭寇由南方而至,已达三甲一带,如何处置?”萧三郎面不改色,气息匀称的道。

“这么快?来得好。”郑寅只好放下丁小乙,对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道:“萧三哥,你速去传令,不管过来的敌人从哪一个城门进攻,佯作防守后,把敌军放进去。记住告诉他们,只许进,不许出。从谁那里跑了人谁就提头来见我。”

“诺——”萧三郎转身去了。

稳坐中军帐的蜘蛛,已经织就大网,只等飞蛾扑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