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四十一章 无题(上)

天目飞龙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情缘餐馆的烛光印照着龙天和白云的脸,这两张脸在相对而视的时候都是红红的,龙天是羞愧成这样的,而白云是羞涩成这样的,一字之差在感情上就相距了十万八千里,龙天一直想与白云谈工作,而白云则很巧妙地又将话题转到了情感上来了,龙天转移了好几次都被白云给转了回来,不过他们最终在琴韵的身上找到了共同语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情缘餐馆的烛光印照着龙天和白云的脸,这两张脸在相对而视的时候都是红红的,龙天是羞愧成这样的,而白云是羞涩成这样的,一字之差在感情上就相距了十万八千里,龙天一直想与白云谈工作,而白云则很巧妙地又将话题转到了情感上来了,龙天转移了好几次都被白云给转了回来,不过他们最终在琴韵的身上找到了共同语言。


“唉,真是可惜,我无缘见到琴韵,听小薇和林苇说琴韵长得非常漂亮,是吗?”,白云又是幽叹一声,她为自己不是琴韵的有缘人而感到非常遗憾,那晚在邀月亭的时候,林苇就试图让琴韵上白云的身,与龙天装扮的“龙俊飞”共叙前缘,可惜的是白云根本看不见琴韵的存在,反倒是钱艳薇与琴韵有缘,在邀月亭中与龙天合唱了一出“倩女幽魂”,不但是白云感到遗憾,就连林苇都感到非常惋惜。


“是啊,不过更吸引我的是她的才华,以及对爱情的执着,这一点在现实当中是找不出来的,既然林苇曾经告诉过你,我就不用再重复了,我真的很想帮她”,一提起琴韵,龙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但提起林苇,龙天立马就想到了她导演的那出“鬼红娘”的闹剧,害得龙天莫名其妙地当了一回白云的“第三者”,到现在想起来都让他有些懊恼。


说到林苇的时候,龙天的脸色为之一变,白云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了龙天表情上的变化,然后她也想起了那晚在白家客房发生的事情,心中的羞涩感顿时如潮水般地滚滚而来,她头一低,不敢再看龙天的眼睛了,脸上就有如被眼前跳动的烛火烫过一般。


这一顿晚饭两人都没有吃好,龙天甚至感觉有些味同嚼蜡,心情一直挺沉闷的,白云也差不多,在这种“物是人非”的尴尬和伤情的气氛下,品的不是饭菜,而是心情,和以前一样,年青人最爱评头论足的感情话题一直被两人刻意地回避着,生怕触及到深埋在心中的旧伤,一揭开就是血淋淋的伤痕。


走出情缘餐馆,龙天开车把白云送回了丹桂花苑,望着白云孤零零的背影,龙天一狠心狂踩了一下油门,车子“轰”地一声绝尘而去,从后视镜中龙天看见白云又跑回了大门前,他又狠狠心加快了速度,开回了卧虎山下的小楼。


不过今晚琴韵意外地没有出现,这让龙天感觉非常孤独,他没有开灯,傻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抽着闷烟,心里面一直在七上八下的,总担心琴韵出事,不过细想之后,他哑然失笑了,琴韵只是一只女鬼,夜晚对她来说就象自己的白天一样,正是她出来自由飘荡的时候,女人夜不归宿让人担心,对于琴韵这样的女鬼,龙天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不过没有琴韵的夜晚却是显得那样的漫长和孤寂,龙天已经习惯了有琴韵陪伴的黑夜,两人可以敞开心胸,直抒心意,将胸中的肺腑之言,将心中的绵绵柔情互相倾诉出来,当龙天感觉无聊时,琴韵还会轻启朱唇迈动莲步,用她婉转动人的歌声和飘飘欲仙的舞姿填满龙天的双眼和心胸,沉浸其中,常常使得龙天欲罢不能,可惜今晚龙天只能抱着遗憾入眠了,等到了将近一点钟,琴韵轻盈飘逸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在卧室之中,没有了她的笑容龙天根本睡不好觉。


与龙天一样睡不好觉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白云,还有一个是钱艳薇,白云自从龙天离开丹桂花苑之后就一直站在大门前,呆呆地望着龙天离去的方向,心中的痛苦与失落一股脑儿地向她袭来,差点让她有些支撑不住,要不是手机声打断了她的沉痛思绪,白云可能会晕倒在丹桂花苑的大门口。


电话竟然是钱艳薇打来的,钱艳薇自从决定与龙天分手之后,就一直沉浸在无限的痛苦之中,龙天对她的态度简直有些让她措手不及,前后感觉判若两人,她一时间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和压力,这段时间她基本上没有心思去处理公司的业务,坐在办公室里时常走神,只要一想起龙天就让她泪水横溢,钱艳薇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小心眼了,怎么会和一只女鬼争风吃醋,不过细想之下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后悔的,琴韵是鬼不假,但她毕竟是只女鬼,有了她的存在,钱艳薇就不能独享龙天的爱,对世间任何一个女人来说,“爱情是自私的”,这是一条人尽皆知的硬道理,所以钱艳薇从心里不能接受琴韵,尽管琴韵和龙天在一起不会出现什么结婚之类的结局,钱艳薇也相信龙天只是一时被“鬼迷心窍”了,假以时日他自然会想明白的,而这个时候选择暂时分手,给双方留下一个思考的余地和空间显得非常有必要,钱艳薇依然相信龙天最终还是会回到她的身边的,为此,她要等待。


钱艳薇离开龙天之后,和白云之间的联系就多了起来,不过由于白云手头上有江州的那起事件,两人只见过一次面,钱艳薇向她详细叙述了与龙天分手的原因和经过,这让白云的心情瞬间陷入了极度复杂的状态,不过白云毕竟由于目前的“尴尬”身份,所以出于朋友的角度,对钱艳薇好言相劝,不过根本无法奏效,钱艳薇依然不能原谅龙天的“背叛”行为,而在今天晚上,当钱艳薇又一次陷入痛苦之中时,她首先想到了白云。


在静安大酒店808房内,两个女人在促膝谈心,钱艳薇一提起这件伤心事就哭,白云苦劝不进也只好陪着她流泪,白云是理解龙天的举动的,林苇就冥界的归宿一事曾经和她谈起过,所以在琴韵的问题上,白云对龙天的选择持理解和支持的立场,不过面对伤心倍至的钱艳薇,白云竟然不想告诉她关于冥界归宿的问题,因为她知道一旦把这些告诉了钱艳薇,钱艳薇会马上跑回龙天的身边,如果这样的话,对白云来说又是一次致命的打击,白云虽然还没有离婚,但基本上这件事情已成为定局,只不过需要一段时间的等待而已,而一旦她离婚之后,她心里还是想与龙天再续前缘的,当然这里面还有一点原因,那就是她的初吻以及第一次都交给了龙天,她相信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龙天会考虑接受她的。


两人谈了一晚上仍然毫无结果,白云苦劝不进,不过白云心里也明白,只要自己一直保守着林苇的秘密,钱艳薇就不会轻易地回到龙天的身边,想到这里,她竟然开始有些幸灾乐祸了,这样的想法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2006年1月18日,星期三,这是一个黑色的日子,并没有随着这个吉祥的日期给龙天、给他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带来好运。


下午五时左右,静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内,整个三楼大厅的气氛异常严肃,大厅里响起了赵中华急切的喊声:“快,快,快,快,快”,随着刑警队员们忙乱的脚步声,三十多位能出外勤的刑警以最快的速度到枪房领取了枪支弹药,就连局里为数不多的防弹衣和防弹头盔都一次性全部领了出来,管理枪房的前任队长刘小东看着忙碌的刑警队员,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在他的印象里这可是刑警大队第一次出现这种异常情况,估计是遇到了特大恶性案件了。


公安大楼下停满了警车,随着江局长的一声令下“出发”,十几辆警车风驰电掣般地冲出了公安大院,直奔此行的目的地“车站旅馆”而去。


在刑警队时赵中华就已经公布了案情,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犯的张金宝现身于静安市内,现正藏身于“车站旅馆”内,张金宝是个流窜犯,近五年的时间里在全国十几个省市流窜作案,现已查明的恶性杀人案就达八起之多,杀死十九人,杀伤四人,有着“杀人魔王”的绰号,令人谈之色变,该犯生性凶残且非常狡猾,每次作案都很少留下活口,就连孩子都未能幸免,长年在全国各省市流窜作案,为此公安部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下发“A”级通缉令,并悬赏五十万元向社会征集线索,不过由于该案犯实在太过狡猾,数次逃过公安机关的围捕,并在此后变本加厉地疯狂作案,这次他首先到了江州,踪迹被发现后又连夜逃到了静安,被当地群众举报。


此时的“车站旅馆”已经被刑警队员们完全控制住了,对面楼顶上的狙击手已经秘密就位,不过由于案犯所住的205房间一直房门紧闭而且连窗帘都拉上了,狙击手暂时无法采取措施,赵中华非常冷静地指挥着刑警队员们,一边快速而悄无声息地疏散了旅馆内不多的旅客,一边安排队员控制住了通往205室的所有的出口和通道,205室外十几位刑警和武警官兵紧紧地贴着墙壁,随时准备攻进去。


根据公安部的案情通告,张金宝的手上有两支仿五四式手枪,弹药数量不详,所以一接到群众举报并初步核实之后,赵中华就如数取出了所有的防弹衣和头盔,不过由于数量有限有一半的行动组成员没有装备上,这主要还是由于这两样装备一年也难得用上一两回,而且穿在身上太过笨重,行动起来非常不方便,龙天和赵中华就非常不喜欢穿它,所以他俩把防弹衣让给了其他队员,此刻两人手持开了保险的手枪等在205室外,所有人等待赵中华的行动命令。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房间内一点儿响动也没有,时间已经五点半了,天慢慢地黑了下来,205房间内没有开灯,赵中华明白如果此时再不进行抓捕,等天黑之后问题将变得更为严重,因为案犯躲在房内,等你冲进去的时候,他看得见你,而你却看不见他,而且冲进去之后你根本来不及开灯,罪犯可能就向你开枪了,时间拖得越久对案犯越有利,此时只有当机立断,果断出击进行抓捕,才能确保行动的成功。


赵中华向龙天等人使了一个眼色,他轻轻地走到了房门前,准备踹门而入,所有刑警队员的神经一下子就崩紧了,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按照各地公安机关不成文的规定,遇到危险时职务最高的必须冲在最前线,所以这次抓捕踹门的任务赵中华是当仁不让的,他也已经做好了冲进去之后与张金宝短兵相接的准备,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张金宝应该还没有发觉他们的行动,只要冲进去强行按住他就可以了,如果案犯有任何反抗的举动,根据公安部的指令可以当场击毙,赵中华对自己的枪法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所以他并不觉得这次行动有多么危险。


就在赵中华抬脚准备踹门的瞬间,龙天突然间上前一把拽开了赵中华,因为此时他听到了房内有一些轻微的响动,估计他们的行动已经惊动了案犯,所以他根本来不及考虑什么,上前一把拉开了赵中华,抬起他的“飞毛腿”,照着房门猛然一脚,房门“咣”一声被龙天踹开了,龙天双手持抢在房门被踹开的瞬间冲了进去,赵中华和其余的刑警队员们紧随其后。


“啪”,房内响起了一声沉闷的枪声。


“啪”,房内紧接着又响起了一声沉闷的枪响。


“啪,啪。。。。。。”,车站旅馆的205房间又接连响起了七声枪响。


罪犯张金宝的眉间多出了一个血洞,暗红色的鲜血伴着白色的脑浆喷涌而出,他身子一软倒在了房间的水泥地上,“叭嗒”一声,发出了低沉的倒地声。


龙天的身上也多出了一个血窟窿,鲜血在缓缓地垂落,“叭嗒”一声,他的六四式手枪掉在了地上,他下意识地用右手摸了一下伤口,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鲜血,再看看倒在地上的张金宝,脸上突然间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在倒下的瞬间,龙天的眼前浮现了白云憔悴的眼神,还有钱艳薇含泪的双眸,他缓缓地向后倒了下去,倒在了赵中华的身上,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听觉一下子麻木了,对于赵中华的呼唤和刑警们的哭喊浑然不觉,他的眼前先是一黑,而后又渐渐地明亮了起来,在房间的天花板上,他看到了琴韵,琴韵飘浮在漫天飞舞的花瓣中,秀丽无比的脸上含着盈盈的微笑,笑得妩媚动人,笑得美艳绝伦,琴韵含着甜甜的微笑,轻轻地挥动着衣袖,向他伸出了纤细白嫩的玉手,龙天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缓缓地举起手,去迎接琴韵的拥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