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荣归故里的仇恨 第一百一十七章 猎杀行动(七)

haoren5100 收藏 14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本人就是想用锐利的言词,平凡易懂的语法,细腻的手法,来体现战争的残酷,希望大家喜欢,谢谢大家的支持!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644767/][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枪声响后,陈铁明飞快的与这个世界告别,而我冷漠的看都没看这情景,熟练的拉栓抵弹,搜寻下一个目标。后来我知道了此事,后悔的要死,我可是特别为他们三兄弟准备了‘湘西三宝’了。

不得不说,这支敢死队真的是勇猛异常,见到陈天明死后,他们兔死狐悲的进行了反冲锋,愣是打干掉了我们一百多人后,这剩下的一百来人才给灭了。要不是湘西好汉本性就不怕死(土匪本来就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讨生活的,怕死怎么成。),如果是平等的人数相对战,这仗还真不好说了。

解决了第一道关卡,这些人就在大胡子的带领下,毫不停留的向上面杀去。而我,在集合完这一队人后,见没人受重伤,都还能战斗,也带着他们,悄悄地穿过野刺林向山上奔去。

在第二道关卡上,着实让这些冲锋人员吃了一惊,他们也不知道,这儿的两百人怎么就无声的被人给干掉了,但是他们也就小声的议论一下后,在大胡子大声怒吼的激励下,向正在激战的第三道关卡冲去。

大胡子是这样吼的:“他妈的,杀的好!兄弟们,这里面只是有些小钱小米,连个女人都没有,那山顶上可有大把大把的金条和银圆等着兄弟们去拿,有好多漂亮的女人等着兄弟们去享用。兄弟们!还在这看个鸟啊!现在老子先把话料在这了:前进着——赏,后退者——杀!第一个冲进各道关口的各赏大洋一千,女人由他先选两个。都给老子冲~!”

这话能不让那些本来就是仰仗着人多来‘拿’东西的土匪和兵匪们嗷嗷叫地向前冲么?

第一到关卡我们可以凭着山炮的威力,一鼓作气的拿下来,第二道关卡我们也可以利用地势,悄然夺下,但是第三道关卡就不成了。

第三道关卡其实比第一道关卡小了很多,只有一百五十米左右,虽然它高达五米,但这不是把它列为主要关卡的原因,主要原因是因为这儿的地势,两边都是高达百米的悬崖,要想在机枪的扫射下攀登上去,根本就不可能。而第三道关卡就把整个路口都给堵住了,更让人难受的是,这儿不仅是上山的唯一路口,更难的是,在这道关卡后面还没有百米远的地方,就是第四到关卡,第四道关卡就是由一栋长长地砖瓦房建成的,长一百六十多米,高约九米。两地之间就像是一个椭圆形的球场,四面都被围着,连野草都被拔除了,更别说什么躲避掩护之地,也就是说,要是只拿下第三道关口,不能一气拿下第四道关卡,那么第四道关卡就能在近距离的地方,给予进攻人员屠杀性的枪杀,那第三道关卡就成了自杀之地了。这还真是有点打击士气的意思。在第三道关卡内外最少挂了三百个风灯,真是插翅也难飞过,难怪特勤团的兄弟们在这被敌人发现了。

老远就听见枪声猛地激烈起来,喊杀声也大了起来,我知道肯定是大胡子和对方交火了。

我心急如火的顾不得许多了,跳到小道上就向山上跑,赶到此地时,枪声凌乱的响起,小了很多,却惊奇的发现大家都躲在第三道关卡外面,只是从那个五米宽的入道口和对方射击,好多伤员在地上哼着,正等着那十几名大夫救治。

关卡上的风灯全部被打掉了,大家只能借着月光和手电筒来活动。

我跑到大胡子身边时,却发现大夫正在包扎他左臂上的伤口,大胡子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见我到来,他对我裂嘴苦笑了笑,见到我感激的眼神后,他却笑着说:“不碍事,打仗嘛,怎么能没人伤亡了,我又不是妖怪变的,你这样看着我,到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娘们儿。”

他这话让一些本来很紧张的兄弟,立即就放松点紧绷的神经,笑了起来,看来,他这个旅长也不是白做的。

“第一道关卡没什么伤亡,第二道关卡想必已经被你的人解决了,但是这第三道关卡早就被你的人攻下,可是第四道关卡却让我们损失了五百多弟兄。这两关相连,设计的还真是巧妙,真是伤脑筋啊!”大胡子有些泄气的说。

“我的人呢?”我急忙问。因为我知道在国民党军官的眼中,一场上万人的大仗,死个百吧人,那根本就不算损失,上报的话都会让人笑话,损失个五百人,也只能算是小伤,但是我对特勤团的感情就不一样,先不说这里面的哪个不是精英,就说我手上就只有这么点人,他们可是我起家的根本所在,虽然能得到补充,但是新人没有他们那样好使,而且战斗力也不如他们,所以,就算他们牺牲一人,我都会心痛的。

“都在那边休息着。”

顺着大胡子指的方向,我匆忙地向那边跑去,见到了一大群正在帮兄弟们包扎的大夫,我急忙跑上前去看,最少有二十几名兄弟正忍着痛被包扎着。

一名兄弟见是我,急的用哭声向我叫道:“大哥,兄弟们死的冤啊!你可要给兄弟们报仇,不能就这么撤退了啊!……”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特勤团的人,从来都是笑对死亡,你他妈的给我闭嘴。谁说老子要撤退的,今天要是不拿下整个黑风山,老子就在这儿,就是这儿,就在这儿解决自己。”我大声的怒吼着。

说完我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身边的大夫轻声说:“我们自己也会点包扎,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我李峰以后决不敢忘记各位今日的大恩,容日后再报。现在,大家都请给其他的兄弟们去帮忙包扎一下吧。”

只有几位大夫留下来,因为有几位兄弟伤的很重,需要专业点的医生。

这时候,刘震峰在我耳边悲愤的小声说:“大哥,查清楚了,俺们共有二十六明兄弟牺牲了,还有四十多位兄弟受伤,重伤四个。”

我急忙对最近的那名受重伤的兄弟走去,他的脖子处受伤,一位大夫正给他治疗。那名兄弟已经昏迷过去了,我急忙问大夫他的伤势如何,大夫看了我一眼后却没有出声,我着急的又问第二声,哪知道这大夫却边救治边恶狠狠地说:“我虽然是被你们抓来的,但救死扶伤是我的医德,你没见我正在忙吗,你捣什么乱啊!”

说完他就不出声了,整个过程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对于这样专业的有本事之人,我是最佩服的,所以我点点头站起来,对他深深地鞠了个躬,轻声的说:“不敢打扰您,谢谢你!”

然后我就向别的重伤员走去,边走边对跟在身后的刘震峰小声地说:“记下这四位医生的名字和地址。”

我话还没说完,刘震峰却急着问:“是不是和他们来个秋后算帐?不用这么麻烦,等他们治完,俺就——”

“算你妈个头!这样的人,一定要重用,完事后,定要好好的感谢人家,明白吗?”我没好气的低吼。

“哦!”

又看过几位兄弟,发现他们伤的虽重,但是都还是有希望的。见几位队长都在边吃‘垃圾食物’边气愤的说着什么,见我走过去,他们急忙要站起来给我敬礼,我急忙说:“不用,不用,自家兄弟,不用这么客气,都说说,这次怎么打成这样的了?”

“大哥,说起这事我就一肚子的气。这敌人也太他妈地心黑了,那些兄弟也真地牺牲的太窝囊了!”一位兄弟一把就扔掉手中的食物,然后站起来,对食物猛踩几脚,不甘心的说。

“哦~?那到是仔细给我说说。”

“我们先是很顺利的上山,然后绕过第一道关卡,再联合五个队联手把第二道关卡给灭了,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在第三道关卡上,我们先是慢慢地摸索到了卡下,搭人梯的望上送人,可是你猜我们看见了什么?他妈的,我们连只老鼠都没看见,想来,敌人是把第三道卡给撤了。然后我们又派了两名兄弟向第四到关卡前进,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当时还没有把风灯全打掉,可这就是个致命的错误。那俩名兄弟,小心的爬到了第四到关卡前,依旧没见到敌人,而第四到关卡那通道口给堵的忒死,那两名兄弟来回查看了好几遍,还站起来对着枪眼里看,见到确实没有敌人后,这才对我们打手势叫我们前进。我们以为对方已经被我们吓破了胆而放弃了这两道关卡,全力防守最后的关卡,虽然有些骄傲但我们还是很小心的分皮前进,可是就在我们前行快到第四道关卡处时,他妈的,突然从那道关卡上扔下了好多手榴弹,同时也出现了好多枪手,要不是我们是分批前进,要不是对方以为就只有这么点人,要不是我们退的及时,估计伤亡还会更大的。我们他妈的整个就是钻进笼子里的老虎,别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真是窝气。日他妈的!老子可没哭。”那人越说越气愤,越说越伤心,最后,居然哭了起来。

我点点头,然后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时间很紧,得赶紧想办法,可千万不能功亏一篑了。

我又不精通医术,留在这也没什么用,所以我又回到了大胡子那儿。问清楚点情况,见和特勤团差不多,他们也是想用人海战术冲下对方,可惜,没成功,伤亡反倒是很大。

我强忍着怒火,悄悄地在通道门口对里面望了老半天,见到满地都是尸体,满地都是鲜血,无数兄弟的眼睛没有闭上,看到这些,我的心就跟被针扎似的,又憋火有伤心。

我转身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儿,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个方法,反到是刘震峰这小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给我弄来个木桩子让我坐,我点点头坐下,又开始想问题了。

这儿的地势很不利于我方,要是强攻,那得伤亡多少人才能攻下,那后面最坚固的那道关卡怎么办,一个不好,还真是有被对方吃掉的可能,怎么办呢?

我边想,边要从口袋里掏烟,却不小心把烟给掉地上了,我低头拣起,顺眼看了那木凳子一眼,眼睛猛地一亮——有了。

我猛地站起来,高兴的向四下大喊道:“都他娘地给我打起精神来,咱们不是已经打到这儿了么?冲过这两道关卡就能得到钱财和女人了,可不能让这工夫给白费了,兄弟们,再加把劲儿。其实,这道关卡要打下也太容易了。兄弟们,你们等着,我李峰要是不能一次性打下这到关卡,就不用在活在世上了。”

“刘震峰!”

“到!”

“去!带些人,越多越好,把第二关的吊角楼上的木版和棉被什么地,统统地都给我般到这来,快去!”

“是!”

看到刘震峰虽然不明白我想什么,但仍然急忙执行命令。

大胡子到来精神了,急忙过来问:“兄弟,你想到办法了?快给哥哥说说,哥哥心急的要死。”

“大哥,是这样的,我们……”我也很高兴的兴奋地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想法。

“这办法不错,真的不错,我他娘地怎么就没想到了。哈!哈!……这下子陈麻子是自己给自己挖坑找死了。哈!哈!……”大胡子一扫刚才的阴暗之气,眼睛闪动着精光,大笑着看着第四道关卡,那样子,很像条吃人的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