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持枪武警仔细查看了严林手里的介绍信,核对了一下人头,把介绍信还给严林下车了。他挥挥手,大轿车继续往前开。这里已经是城市的北郊山区,山路上还是一样的戒备严密,很多队员还在议论到底是什么规格的汇报演习。严林只是笑而不答,大家就觉得更神秘了。有的就煞有其事地推测是不是中央头几号首长要出席?要不干吗不让带相机,只能带眼睛?大家就笑,有的就说军委主席来了最好,咱们问问什么时候去打台湾啊?

大家哄笑。

孙守江却彻底笑不出来了,只是觉得心虚的厉害,胃口在反。他压抑着自己,千万别吐出来!

韩光没用任何表情,他的眼神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他从小就内向,喜怒不形于色。极强的自我控制力,让他可以在旅程当中彻底压抑住自己剧烈的心理活动。他开始数天上的星星,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他想着的是躺在奶奶怀里的幸福夜晚。那时候的农村,星星很亮……

蔡晓春不安分,走到车前越过田小牛的肩膀往外看。

“我操——”

蔡晓春的惊呼让这些精悍的特种兵们瞬间作出了本能的职业反应,不少人伸手到腰里摸枪。

蔡晓春回头,脸白了,额头开始冒汗。

严林只是淡淡的一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大家都起来,往前面看,于是脸都白了。

孙守江没看,他已经知道答案。

韩光更没看,他早就不需要看。

蔡晓春看着目瞪口呆的队员们,说出俩字:

“刑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