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31-33)

kyoko 收藏 0 31
导读:[size=16]正文 第三十一章 亲人 第二天,关心驾驶着汽车来到一栋大厦前面,他扭头问身旁的林凡:“是这吗?” “对,快把礼物提上,记住,这些礼物是你买的!”林凡颇感不耐的催促,一边把门打开。 关心一只脚刚踏进屋里,便有一个中年妇女笑吟吟的迎上来,见着关心手上提着的价值不菲的礼品,眼睛亮了起来:“你就是关心吧,还买什么礼物呢,里边坐。”话虽这样说,却一手接了过去。 “这位就是伯母吧,真看不出来,你就像凡凡的姐姐一样。”关心笑着在口头上恭维了一下林凡的妈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亲人

第二天,关心驾驶着汽车来到一栋大厦前面,他扭头问身旁的林凡:“是这吗?”


“对,快把礼物提上,记住,这些礼物是你买的!”林凡颇感不耐的催促,一边把门打开。


关心一只脚刚踏进屋里,便有一个中年妇女笑吟吟的迎上来,见着关心手上提着的价值不菲的礼品,眼睛亮了起来:“你就是关心吧,还买什么礼物呢,里边坐。”话虽这样说,却一手接了过去。


“这位就是伯母吧,真看不出来,你就像凡凡的姐姐一样。”关心笑着在口头上恭维了一下林凡的妈妈,直乐得她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林凡在一旁却有些恶心的感觉。


林伯母连忙说:“你先坐坐,菜一会就弄好了!老头子,过来招呼客人呀,在那发什么呆。”


林凡的父亲是一个书卷气颇浓的中年人,眼中流露出无奈的神色,只得过来招呼了一下关心。林伯父却很谨慎的打量了关心一会:“看起来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和凡凡怎么认识的?”


关心把前一晚的事重复了一遍,只不过把发生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月,这时菜却已经端出来了。


在饭桌上,关心小心的应付着林伯母的审问,心里却颇后悔帮这个忙。只是林凡却在一旁不停的翻着白眼,看来显然是对母亲的问题很不满。


到得饭吃完,林伯母几乎把关心的十八代祖宗都摸得一清二楚了,关心在林凡递来的一个眼神里欠身而起,便告辞离开了。刚一出门,林凡就捂住嘴闷笑不已。


关心耸肩道:“真累呀,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不急,咱们先出去兜一圈,这样我妈才会相信!”林凡看来并不笨嘛。


关心驾驶着汽车在一家茶馆外缓缓停下:“进去喝杯茶舒缓一下情绪吧!”


“我很不明白,你长得并不差,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呢?”关心见场面冷下来,只好提问。


林凡翻了翻白眼:“你懂什么,我看得上的,我老妈看不上,老妈看上的我就看不上,这就成现在这样了。”


关心摸摸下巴笑道:“我懂了,这就叫做高不成低不就吧。”


这时林凡却有些疑惑的问:“你真是从国外归来的华侨,看你的样子,怎么也不像哦。”


关心轻轻一笑:“这还能有假?骗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我看你倒像个纨跨子弟!”林凡冷哼一声,然后看了看时间跳起来:“哎呀,是时候回去了!”


竟然连句谢都不说,就这样跑了?依关心的反应,居然也出现了那么刹那的转不过弯,他摇摇头喊道:“买单!”


“爸,你觉得我弹得怎样?”可蕊弹完一曲致爱丽丝,从座位上跳起来抓住关心的手问。


关心苦笑不已,如果说是逻辑推理和分析什么的,他拿手。可是他哪懂什么音乐呀,说得夸张点,他的身体里没有半个艺术细胞。无奈之下,只得拍拍可蕊的脑袋:“这我可听不懂,不过,我想你一定很有进步,不然你可以问问老师呀!”


“是挺不错的,你的女儿进步很快,在这方面蛮有天赋的。”那个钢琴女老师忍不住惊喜之色,显然是对可蕊的进步之快甚感欣喜。这老师看看表:“今天就到这里吧,下周再来,我先走了。”


关心和可蕊一起把老师送出去时,看见门外却有一个颤巍巍胡子花白的老者,在一个外表富贵的中年人和一个中年贵妇的搀扶下走过来,一旁还有几个保镖模样的壮汉和几辆名贵房车。关心微微皱眉,难道是来找自己的?


看见关心正要关上门,那中年人急忙喊道:“等一等,你是不是叫关心?”


惊愕了一下,关心转过脸来疑惑不解的打量着接近自己的三人,见他点头承认后,那中年人脸上浮现掩饰不住的惊喜之色:“关心,我是你舅舅呀!”


舅舅?关心立刻反应过来,一定是韩壮他们把自己的事说了出去。刚转过这个念头,他心里就涌起一股激动的暖流,颤声道:“舅舅?”可蕊却感到莫名其妙之极。


这时三人已来到关心的面前,那当中的老者不耐烦的一把甩开两人的手:“行了,我自己又不是不能走!”说完便全神贯注的集中在关心脸上,一个劲的老泪纵横:“像,真像!你们看,这孩子跟他父亲真的很像呀!”


关心虽是激动,却仍旧保持着一份冷静的心思,心中已有猜测,却始终不敢肯定。他望向那个宣称是自己舅舅的人,那中年急忙喊道:“关心,他就是你外公呀!”


外公!?关心陡然闭上眼睛,只感到天旋地转,幸福的暖流令他浑身颤抖不已。他方才就猜到了老者的身份,只是却不敢肯定亲人会离自己那么近。这时切身感受到外公那温暖亲情的他哪会再怀疑,大喊一声:“外公!”眼泪就此不听使唤的奔流而下。


关心几时想过自己竟能够拥有亲人,也许三年前还有,可是当瑞克倒在枪口下后,得知躺在身边近十年的恩爱妻子竟是CIA的监视者后,他就从此孤独的被隔离在亲情只外了。就在他以为终身都无法再次体验亲情的滋味时,上天却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让他拥有了外公和舅舅,叫他怎能不激动兴奋得眼泪直下。


可蕊望着这一切,竟然也能体会到关心的心情,当关心把大伙都请进去后,她便去倒了茶端上来。关心似乎把所有的事都给忘掉了,眼中只看见外公和舅舅的存在,那晶莹的泪水滑落脸庞,双方情绪激动之下,也不知胡言乱语了什么。


过了一会稍稍稳定下来后,他不禁问道:“外公,舅舅,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这个舅舅伸手敲了关心一记:“你还说,如果不是铁叔叔告诉你外公,我们怎么会知道还有你!”


见关心尴尬的缩了缩肩膀,苍老的外公哼了一下,伸手过去敲了舅舅一下,瞪眼道:“你干什么,才见到你外甥就给他下马威看呀!”


舅舅看来是屈服在外公的淫威下多年了,哼也不敢哼一下。外公甚是慈爱的摩挲着关心的手:“你这孩子,如果不是以前的那帮老朋友告诉我,我们怎么会知道你爸你妈还有你这个孩子!”


舅舅忍不住插嘴:“本来说是我先过来看一下的,可是你外公心急得要命,就一起过来了!对了,都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你舅妈!那个女孩子是什么人?”


关心向那温柔的中年美妇唤了一声舅妈,这舅妈却想起以前的事,不禁有些感叹道:“想不到舞姐姐还有这么个孩子,真是天有眼!”关心推测这舅妈以前该是和母亲很熟悉,不然不会是这样的语气。


他却是猜对了,这舅妈小时候就是常常在他母亲的带领下到处玩呀学习呀什么的,感情都非常好的。关心拉过可蕊表现出难得一见的温柔:“这是我女儿可蕊!”


啊?这话一出,除了可蕊外其他人都大吃一惊。也难怪,看上去关心的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竟有个十六七岁的女儿,叫他们如何不惊讶。关心一见此,便知误会了,却不想当着可蕊的面提起旧事,只得任由他们胡思乱想。


外公和舅舅询问了一遍关心的事,才得知关乐成和李心舞的真正死因,个个均是恨得眼红不已。尤其是外公更是生气的跺脚:“我早说不要去帮国安局做事了,可你爸你妈偏偏不听,那年他们去了之后,不久就传来消息说有了你,把我和你外婆都乐得跟什么似的。可是没过多久,美国领事馆就传来消息,说你们一家三口都死在一场火灾里!那些该死的美国人!”


关心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事,胸中的仇恨更是增了几分。当他提到自己的儿子瑞克被罗尔杀了之后,外公早已怒得满面通红,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这些美国杂碎!不但害死我女儿女婿,还害死了外孙的儿子,死个十八次都活该!孩子,真是苦了你,终有一天,我们会报仇的。”


舅舅亦是恨得咬牙切齿:“我第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加入军队,要不然将来就可以亲手为姐姐报仇了!想不到他们居然那么残忍的把你训练成间谍,不过,也幸亏这样,不然我们就见不到你了。”


可蕊在一旁听了一会,似乎也隐隐明白了一些,原来现在这个爸爸的父亲母亲都死在美国人手上,而且他以前是美国间谍。


正谈着,天却渐渐的黑了下来,却听得门铃陡然响了起来。可蕊一溜烟的跑上前去开了门,见到站在门外的是一对夫妇和一个漂亮女儿,不禁感叹今天怎么那么热闹。不过,她还是很有礼貌的说:“请问你们找谁?”


“这孩子挺有礼貌的,我找我女婿关心,他在家吗?”那中年女人问道,旁边的中年男人一脸的不情愿,另一个青年女子却是苦笑不已。


关心听见门铃声,见可蕊去开门,然后呆在那里,他大声问道:“可蕊,是谁呀?”


可蕊神色古怪的把身子让开,进来的三个人却让关心大感吃惊……


(通天兄,在创作《抉择》时,你的鼓励给了我不少帮助,怎敢相忘。在此,谨祝愿你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逼婚

来者赫然便是林氏夫妇和林凡,林凡还一个劲的向他打眼色,关心顿感几分头疼,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林凡暗骂关心愚笨之余实在无奈,只得抢上前来两步对关心说:“关心,我爸我妈说要来看看你!”


关心懂了,这哪是来看看呀,摆明了就是来探底的。他看着睁大眼睛的外公等三人笑了笑,却有种舌头打结的感觉,不知怎样为他们介绍两边的人。林氏夫妇也感到很奇怪,关心曾说父母双亡,家里没有亲人了,怎么来到这里一看,却是有大有小,有老有幼。


林伯母憋不住心中疑问,终是开口问道:“关心,他们是……”


关心抢过话头放声大笑,林凡在一旁翻着白眼心想: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关心利用笑声拖延了下时间后,他才勉为其难的介绍:“这是我的外公,这是我的舅舅和舅妈,这是我的女儿可蕊!”


他把手指向林凡,晃了半天终是没有把话说出来,林凡生怕关心把秘密抖出来,急忙抢先说:“各位你们好,我是关心的女朋友,他们是我的父母,是过来看看关心的!只是没想到你们家有那么多人!”


“是呀,关心对我说他父母双亡,家里没人了,怎么现在……”林伯母话中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那书卷气颇浓的林伯父也是警惕的瞪紧了关心这个骗人的家伙,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女儿拐走了。


外公和舅舅倒是不以为意,这边的关心无奈的垂下双手,今天是上演六国大封相呀?安排他们一一坐下后,任由他们自由发挥。自己则向林凡和可蕊丢了个眼色,三人先后逃到楼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关心表现出少见的声色俱厉,倒令林凡先是有些心虚了,慌忙解释道:“我妈非要过来看看你,说是要考察一下你的家境,我劝都劝不住,又没你电话,也不知怎么通知你。只是,真没想到你居然有个那么大的女儿,真是个色狼。”


看来关心这个色狼的绰号是坐实了,关心摆摆手:“不像你想象的那样,这个改天再跟你说。”


“爸,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把我脑袋都给搅乱了!”可蕊亦是苦着脸在一旁问道。


关心唉声叹气道:“你刚才也听到了,我以前是在美国,回来不到两年,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亲人。现在他们知道我了,就找上来了。就这么简单!至于这个姐姐的事,我是答应扮她的男朋友去骗她的家里人,谁知道她的家人偏偏今天过来要看我。”


他这话不仅是解释给可蕊听,还是给林凡听的。可蕊搞怪的眼神闪动不已:“我懂了,只是,如果两边都谈在一起来,说到相亲这上面,老爸你就麻烦大了!”


关心今天也是先给亲人的到来弄乱了心神,再来这么一档事,简直都没了思考能力,这会听了可蕊的话,自然就想到了后果,口中大叫一声:“糟糕!”便欲冲下去。


刚冲到房门口就垂头丧气的走回来,林凡冷笑着发出尖锐的声音:“怎么不去了,知道现在晚了吧?如果两家老人都插手这事,我看你怎么办?反正我是死也不嫁给你!大不了到时候把真相告诉他们。”


关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没主意过,他自言自语道:“随便吧,反正都一样!”


过了不到一会,林凡就被笑得很古怪的舅妈叫了下去,接受外公的盘问。关心反而冷静下来,和可蕊在电脑上玩起了游戏。


终于到得林家人都走了,外公和舅舅舅妈都上楼进了这个房间里,不等长辈们先开口。关心就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外公,我想你们也还没吃饭的,我这就去做饭……”


“站住!”外公倒是老当益壮,吼声一样犀利,他脸色古怪的说:“好呀,这事你也不跟我们说说,快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可是等着抱个男丁。”


听到男丁二字,舅妈居然向舅舅做了个鬼脸。也难怪他们对这个词反应那么大,关心的舅舅和舅妈努力的结果是得到一个女儿,在生产时却遇着难产,结果孩子生下来了,舅妈却再也不能生育。他的外公一直为这点事揪心不已,舅舅舅妈理所当然是会有些不自然。


关心在亲人面前就好象失去了思维能力一样,他涨红了脸分辨:“外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听我把话说完……”


舅舅笑着插嘴:“关心,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没什么害羞的。你外公说怎样就怎样吧,他老人家想抱男孩可是想得要命了,你要不给他一个,他非跟你急不可!”


关心确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只是他却不能不辩:“外公,其实我和林凡没有任何关系……”


“你说什么呢,我生平尤其恨那些始乱终弃的人,你可别教外公失望呀!”外公先是怒气勃发,然后软了下来温言软语说道。


什么跟什么呀,始乱终弃都弄出来了。关心终于体验到受到冤屈的滋味了,他现在的最大愿望就是,上天能够下起六月飞雪。不过,遗憾的是,老天爷看来并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于是,关心决定按下此事不提,只是隐约含糊的说:“至于结婚的事,我先和林凡商量一下吧!外公,你们要不先去休息。”


外公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然后好象想到某件事一样,眼神极为凌厉的瞪住关心:“等等,听老铁说你现在在国安局做事?马上给我退出。”


关心为难极了,退出?怎么可能,他好不容易才在对前途迷惘中做出这个决定,还希望报仇呢,怎么可能退出。只是外公很生气的样子,他只得轻轻说:“外公,我想留在国安局!这样我才有机会报仇。”


“什么?不行!”外公勃然大怒,捂住心口连连咳嗽不已:“你父母当年就是因为这个工作而死,我绝不会再看着你死在这上面!绝对不可能!”


关心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舅舅和舅妈,舅舅长叹一声对外公说:“爸,我知道姐姐的死让你很伤心,可是你不是常因为我当初没有留在军队里而骂我不争气吗?你不是常骂现在军队里有不少废物吗?现在阿心愿意在国安局做事,那也就是为国家出力,这不是你常教我的吗?”


关心也趁机火上浇油:“是呀,外公,其实我这样做就是想为爸妈报仇,为我自己报仇。没有国家的帮助,我自己一个人是做不到的。何况,我从小在国外长大,接受的是另一种完全相反的教育。回到中国后,我一直渴望找到一种归属感,只有为国家做事才能令我融入这个国家!共同感受这个国家的耻辱和荣耀!”


外公眼中流露出悲伤神色,舅舅趁热打铁说:“爸,当年你能亲自把大哥送到老山战场,即使收到他阵亡通知时,你都只对我和姐姐说能为国家牺牲,是一种荣耀。为什么现在阿心在国安局工作你就不愿意了呢?”


关心轻轻说:“外公,你放心,我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再不济保命的能力我还是有的。何况,除了这个外,我也不会别的,也做不了别的了。”


外公伤感的抬起头来长叹:“唉,也许我真的老得不行了,连为祖国奉献的精神也都丢了。阿心,你想做什么都随便你吧,只要记住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受人伤害就好了。”


“外公,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关心感受到外公的爱护之情,一阵感动令得他信誓旦旦的做出保证。


外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外,一阵苍凉的声音传来:“唉,老了,现在的中国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一间颇为优雅的西餐厅里,林凡焦急的指着关心鼻子:“怎么办?我妈现在就认定你了,说如果不嫁你,她就天天逼我去相亲!”


轻轻笑着,关心无意识的捏着叉子在盘子上捅来捅去:“我外公也让我尽快跟结婚,抱个大胖小子!”


“什么?”一声尖锐的叫声让这个餐厅里的客人全都侧目不已,林凡这才知道小声一点,但也是恨得牙痒痒的怒道:“你休想我跟你结婚!休想!我宁愿去死。”


其实林凡也绝没有那么讨厌关心,绝谈不上任何的讨厌,或许隐隐还有那么一两分好感。这时蹦出的话只不过是林凡一向说话不经过大脑才径直说出来的。


关心微微一笑,这时的他当然不像是刚见到亲人时的那种失去思维能力的糟糕表现,他笑了一下,反而轻松起来。举起一杯酒喝了一口,这才缓缓说道:“我也没想过跟你结婚,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还有,喝点酒吧,这酒不错。”


林凡白了关心一眼,也举起酒杯晃动几下:“我在深蓝生物研究所搞研究工作,喝洋酒的死规矩真多!”


关心轻笑不已:“红酒最好在打开不久的时候就喝,不然口感就不好了。”


指点了一下,林凡才把酒一口饮尽,蛮不讲理的说:“不管了,这事是你弄出来的,你得想办法解决。”


“办法是有,不过,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关心靠在舒适的椅子悠闲自得的说,那得意的样子直让林凡恨不得上前来掐死他。关心大概是见到林凡的凶狠眼神了,也不多卖关子,从嘴里吐出三个字。


“假结婚!”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归来

“韩壮,你真够可以的,知道我外孙的消息居然也不告诉我。”关心一家大小都去了韩壮家,他外公一见韩壮就冷笑着发炮了。


韩壮哈哈大笑不止:“老李,你怎么还跟以前的火爆性格一样,一点也没变嘛。我不告诉你,是应你外孙的要求,你外孙说要干出一番事业后再认亲的。这可怨不到我身上,再说你现在也知道,何必发什么脾气。”


“幸亏老铁把消息告诉我,不然我还不知道被你们瞒多久!”外公虽然有点生气,一想到关心的孝心,还是忍不住开心起来。


韩壮拍拍手:“现在好了,你该不会还在生我们的气吧?”韩壮指的我们显然是他和水中正以及铁卫军。


外公哼了一声:“有什么好气的,都过去那么久了,几十年的交情我还能忘了不成?”


韩壮有点疑惑的问:“我一直都想弄明白,你是不是因为保国的死,所以后来才那么气我?”


外公大怒:“我是那样的人吗?保国死在战场上,是我李家的光荣,我怎么可能小气得记恨你。”


原来关心的外公和韩壮等三人早些年就认识了,当年老山战役时,关心的大伯在韩壮率领的部队里,结果却战死了。后来外公和韩壮等在政见上却颇有争执,结果四人争执不下,关心的外公一怒之下就不再理会三人了,后来一直都垮不下面子来见他们。不过,这一次韩壮代为寻回外孙,就立时让外公放开了一切。


关心的外公叫李卫,舅舅则是叫李建国,舅妈则是叫温婉玉,他还有一个表妹叫李小瑶。再加上韩壮的一家子,还有说是要搬到大连来的水中正和铁卫军两家,实在是错综复杂的关系,让关心顿时有点懵住的感觉。


提到关心的婚事,韩壮也是连连恭喜不已,却不知关心心里早已郁闷极了。


在随后的几天,趁着可蕊周末假期,关心趁机多请了几天假一同去了苏州的外公家住了一段时间。在此后的日子里,他总是被逼着两地穿梭不停。他和林凡在两个月后,也已经正式注册结了婚。


男方酒宴上虽然并不是很热闹,可是却都是很亲近的人,自然是格外不同。直到宾客都离开了,至少醉了五成的关心这才进了洞房,正要上床,林凡跳将起来,双手叉腰怒视。关心这才想起,原先说好是假结婚的,他连忙在地上铺了棉被才睡下。


此后,倒也无灾无难的安全过渡了,虽然此后关心和林凡各自分房而睡,但是两家人实在不知就里,自然不会罗嗦什么。这倒让关心有了一些好日子过,虽然林凡的眼睛总是瞪得吓人。


很难说关心是不是天生的冒险者,至少平凡的日子过了一段日子后,关心便感到终日无所事事,连深蓝的工作也只是偶尔去公司坐坐,顺便取取薪水。当然,不愿意去取也无所谓,公司自己会打在他的银行帐号里。


正在关心最近常想着这种无聊的日子过下去非崩溃不可的时候,三个人出现了。正确的说,应该是回来了。自然就是鼎鼎大名的SOS间谍组织,不过现在应该称为国安局特工了。


由于XO等三人还在训练中,所以前三个月里,关心一直没有出任务。现在他们归来了,任务自然很快就要来临。三人回来时还发生了个小小的插曲,三个家伙由于自己就有钥匙,所以毫不客气的就自做主张进来了。


偏偏关心和可蕊都不在家,偏偏林凡却呆在家里,当林凡听到楼下传来响动声,第一反应就是关心和可蕊回来了。可她一想关心和可蕊刚才出去是去韩壮家,绝不可能那么快返回。所以,她立刻产生了第二个念头,来者是贼。


于是,当出头鸟千面先上到楼梯推门进了关心藏酒的房间时,一根棍子把他敲得天旋地转。幸亏XO随后就出手把林凡打昏了,这才避免了千面跟释迦尼抢饭吃的下场。


把林凡打昏后,三人便当场研究起这个无故出现在关心房子里的漂亮女人,依XO超卓的推断能力,立刻就得出与事实相差不远的结论——这女的是关心的女朋友。


当然,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做贼”搞掉关心珍藏的陈酿好酒。所以,当他们如此向赶回来的关心叙述事实经过时,关心给了他们每人一拳,表示“非常的想念”。只不过,这各自挨的一拳颇令三人躺足床上叫唤了半天,由此足见关心的“想念”是多么的有分量。


“这个该死的谍变,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谍变……”千面不改个性的叫唤着。


只有在这帮弟兄面前,他才是那个曾经横行无阻的超级特工。被平凡生活折磨了许久的关心终于体验到了激荡的激情:“好了,别装了,林凡已经走了!”


然后关心把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直惊得三人脸色变来变去。待三人的情绪都平静下来后,关心轻笑着问道:“这三个月来过得怎样?”


千面猛然站起来,恨恨不已:“如果杀人不犯法,我已经把那个该死的教官杀死了!”


冷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打得过他吗?”


XO摇摇头,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别提了,都过去了!”


就算眼瞎了,关心也看得出三人在三个月里肯定是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不过,未来将来的性命着想,都是值得的。这边千面却恨恨不已:“我讨厌谍变,我们在训练基地里过着地狱一般的非人生活,你这家伙居然娶了那么漂亮的老婆,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我这么帅却没人嫁我呢?不行,我要跟你决斗!”


“决什么斗!”关心毫不客气的揭穿千面的真实想法:“你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吧!好,来吧!”


来到花园里,众人向正在太阳底下休息的芬姨打了个招呼,千面非常严肃的说:“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现在我是一具杀人兵器,你可要小心了!”


XO和冷冰均是嗤之以鼻,看来千面还是不如他们。关心胸有成竹的微微一笑:“来吧,何必废话!”


只得听千面怒吼一声,或许不如称之为惨叫一声,一种自杀性行为前奏的凄厉鬼叫。这是理所当然的,千面不是傻瓜,怎会不知他和关心之间的差距。他只所以要跟关心比试下,一是为了检测下自己所学,二来是为了方便彼此间了解下各自的水准,以便将来的任务里能够做到更精确。


千面闪动身形,手掌已直劈向关心的脖子。关心却不还手,微微偏过身体便闪过这一记,任由千面如何窜来窜去,仍是难以沾到关心的身体。见千面累得开始喘气了,关心看准千面双拳的来势,背负双手轻轻一个旋转,竟把千面的拳势引到了别处,千面也跌跌撞撞的扑到了地上。


“呼……呼,你有那么厉害吗?”千面看来挺伤心的,想不到自己在魔鬼训练下,居然还是没法对关心造成任何损伤。


XO兴奋的在一旁跃跃欲试:“我来试试!”


也不多说,双臂挥动之下显得极有力量,关心颇感意外的记起来:“铁线拳?”


铁线拳是种硬功,以超强的打击能力著称,关心也挺想试试这种拳法,再试试XO的能力。他竟是毫不闪避的把双臂迎了上去,只听得啪的两声,XO竟给格得倒飞出一米远。XO爬起来哈哈大笑:“想不到你居然那么厉害!我这可是能把一匹马打退三四步的力量呀!”


关心还来不及说话,突觉身后有风声袭向自己,心知必是冷冰施以突袭。在关心看来,冷冰无疑是个很有资质的特工,各方面的素质都具备了,十足像自己年轻的时候。他看也不看的回手,恰当好处的格档住这招。


岂料冷冰忽然变拳为抓,抓紧关心的手继而延伸至手腕处,使劲顺势拖扭,力量竟然颇大。关心也不依靠自己的力量取胜,只是顺着力量凌空翻了个身,右手却在翻身同时反手抓住冷冰的手腕,把他给扭得凌空翻了起来。


关心手腕轻轻抖动,手上传去的力道立刻把冷冰拽得飞向关心的头顶上方。冷冰正浑身使不出力时,却感到背上脊椎骨微微一疼,他知道这是关心放过他一次了,否则他便已经死了一次,然后自己的脖子和腰部便被关心给掐得紧紧的。只需要任何一只手上使力,就极可能会让自己要么坐在轮椅上过下半生,或者直接进停尸间躺住。


纵是他平日冷酷无比,这时也给吓得哇哇大叫,生怕关心一时条件反射真把自己干掉了:“别,别,是我,别下毒手呀!”


关心当然没有下手,他抓住冷冰轻轻往地面上投下去,惊魂未定的冷冰便已经脚踏实地了,他擦了一把冷汗:“我讨厌你,为什么把我丢得那么高,还吓唬我?”


关心看了一眼那边看呆了的芬姨,把三人叫回房间里这才说:“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对敌不是比试,任何拳法招式用处都不大,关键在于一招毙敌。你们要记住,这是将来保命的办法!”


“放心好了,教官也教过我们!”千面大大咧咧的说:“不过,说句老实话,如果不是跟你老谍打,我怎么着也得有几分胜算!”


冷冰伸手摆出个架势:“是吗?那咱们来比比看?”


千面不屑的仰起脑袋:“哼,跟你打,降我的身份和格调!”


“去你的!”冷冰不禁笑骂道。


XO脸上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其实在没入行之前,我怎么也没想到,原来杀一个人居然可以简单到那种程度,总之,大家以后还是小心为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