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28-30)

kyoko 收藏 0 30
导读:[size=16]正文 第二十八章 俘虏 “不过,老美也不是白白的援助,真神之怒得为这笔军火付出三千万美金。” 看完小吴递上来的情报,千面忍不住叫道:“有没有搞错,这样的交易我们怎么阻止?我们只有四个人呀!” 关心和XO异口同声答道:“很简单,没了钱他们就没法交易了,我相信美国人不可能把武器白白送给真神之怒的!” 小吴继续说:“据说穆拉德_纳西尔为了向波特表示感谢,他这次将会邀请波特,亲自面谈。我想,如果你们真的要动手的话,这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俘虏

“不过,老美也不是白白的援助,真神之怒得为这笔军火付出三千万美金。”


看完小吴递上来的情报,千面忍不住叫道:“有没有搞错,这样的交易我们怎么阻止?我们只有四个人呀!”


关心和XO异口同声答道:“很简单,没了钱他们就没法交易了,我相信美国人不可能把武器白白送给真神之怒的!”


小吴继续说:“据说穆拉德_纳西尔为了向波特表示感谢,他这次将会邀请波特,亲自面谈。我想,如果你们真的要动手的话,这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不过,没有任何情报指出他们会在什么地方见面!”小吴这句话无疑是在刚刚燃起的火焰上泼了一盆冷水,让千面浑身发凉。


真神之怒是近几年来崛起的东突分裂势力之一,他们发展得很快,在短短两年里成为颇为知名的武装组织,也干下不少血腥的事,其首领叫穆拉德_纳西尔。这样的组织显然并不富裕,三千万美金都很可能是倾其所有了。


穆拉德_纳西尔的成名一战,是在两年前的新疆发生的,那时专门前去扑灭东突组织的军队还在继续剿灭这帮分裂中国的混蛋,所有的武装组织都给打得节节败退,要么逃散,要么直接被打没了。穆拉德_纳西尔很有勇气的不退反进,亲自指挥一队人在新疆的某个学校里制造了一个爆炸案。结果也是因为那一次,他的组织名声大振,收到不少前来投奔的分裂分子。


关心对此的点评就是:性喜冒险,或者换句话说就是富贵险中求。


而波特的情报上指出这是个比较谨慎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怕死的家伙,他很少亲自押运武器。但是,多数时候他都会走另一条路线亲自和对方交易。


从这两人的情报上,关心做出一个结论:如果穆拉德_纳西尔邀请波特的情报属实,那么波特十有八九不会放弃亲自交易的机会。而且,几乎可以确定,双方极可能会在城市里的繁华地带进行交易。对于波特来说,土耳其无疑不能构成威胁,而是一种保护,如果要他去穆拉德_纳西尔的地盘,他怎么说也会担心对方使手段。


XO却格外的点出了关心还没有想到的东西,他在地图上指点一下:“既然说军火会从这条路上运走,那么穆拉德_纳西尔应该不会离这条路太远,而这条路上有一个必经的城市——伊斯坦布尔。所以,他们会在这里见面!双方都不可能在对方的据点里见面。现在我们所要了解的就是,伊斯坦布尔有那些豪华酒店?”


千面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把问题问了出来:“可是,就算知道他们在哪,似乎也没办法阻止交易吧!”


“如果交易双方的主事人都死了,你认为交易还能进行吗?”


伊斯坦布尔,伊本酒店是个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四辆轿车轻轻的停在酒店门口。先是下来几个人严肃的盯紧周围,这才从中间的车里下来一个年约三十的人,不用说,他就是穆拉德_纳西尔。


一个典型暴饮暴食的美国胖子满脸堆笑的在一堆手下的众星拱月下迎了上来:“纳西尔先生,你终于来了,欢迎欢迎!”


穆拉德_纳西尔古板的脸上微微泄露出一缕笑意:“你也好,波特先生!”


他们俩在手下的保护下齐齐上了豪华电梯里,来到七楼后。波特恭维的取出一瓶红酒:“纳西尔先生,我想你一定没有尝过这种酒中之王,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穆拉德_纳西尔笑了笑:“我想你应该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吧!波特先生,你为我们的组织做了很多事!真主会保佑你的!”


呸呸呸!波特在心里呸了几下,暗道:谁要真主的保佑,我要的是你们的美金!表面上他却嘿嘿笑着:“没什么,为你们这些英勇的战士提供帮助,正是我乐意的!”


双方来到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一个手下匆匆进到屋里,穆拉德_纳西尔身边那助手模样的家伙走过去听了手下说了几句话,助手才对穆拉德_纳西尔说:“首领,这间酒店检查了,没有任何问题!”


波特听到这句话,脸上笑容不免有些勉强了:“纳西尔,难道你不信任我吗?”


“伟大的真主在上,我们的首领不能因为任何人的疏忽而受到敌人的伤害!所以,小心一点是必要的,我想波特先生你一定可以理解!”那助手解释道。


双方正准备进入正题,酒店经理端着盛满了水果的盘子欲进入这个房间,门外的手下门迅速围住这经理,搜了身后,然后用金属探测仪检查了一下,这才放行让经理进到屋子里。


经理刚进到屋里,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波特先生,我这里有些很棒的水果,我想就是在美国也未必能吃到那么好的。你可以尝一尝这种刚刚培育出来的水果!”


波特胖胖的脸上浮现一种厌恶的表情,递了两张钞票给经理,挥手便让他离开了。


那经理却是径直出了酒店,然后上了一辆汽车里。车里还有一个人,正是千面,那经理把身上的衣服换掉,把脸上的化装抹去,赫然便是冷冰。


千面和冷冰盯紧了电脑屏幕,看见上面的穆拉德_纳西尔和波特谈了一下,却始终没谈到美国。千面咕哝道:“应该动手了吧?不然的话让真神之怒的人接触到军火就麻烦了。”


却听得耳里的通讯器传来关心的低喊声:“动手!”


冷冰取出一个遥控器,正欲按下去,千面兴奋的一把抢过去使劲按了下去。只听得酒店七楼传来轰然一声沉重的低鸣,接着着阵阵黑烟不住往外喷出来。


而在酒店的七楼那个房间里,却被炸得千疮百孔,波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那个穆拉德_纳西尔更是被炸得当场倒毙,正当门外的手下们撞破门冲进来后,发现里面全是烟雾。原来方才冷冰送上去的水果除了炸弹外,还有烟雾弹。


众人用着鸟语不住叫喊着,陡然间烟雾里有人惨叫一声,好象惨叫声会传染一样,连续不断的又有人呼号叫了起来。突然有一个声音吼了一下,靠在墙边慢慢避开那些“战士”的关心在红外线眼镜下却看见,喊完这话后,原本慌乱不已的几个手下全都镇定了下来。然后全都互相拉起手把那个喊话的助手保护起来了。


关心眉头一皱,难道……刚才那个穆拉德_纳西尔是盗版的?这个助手才是正版的?不管怎样,关心总是还得继续自己的工作,依仗着自己在烟雾里的优势,他蹲下身子长身而起,把其中一人的肚子剖开。


只是此时烟雾却渐渐有散去痕迹,关心心想得赶快,小心的把匕首从另一人脖子上划过。眼看他们之间的距离非常近了,关心以极快速度转了个圈,饶到两人身后,一把抓住助手的脖子按在其大动脉上,助手当即昏去不说。关心同时把匕首一把插在另一个手下背上,然后把藏在衣服里的绳索一头绑在房间里固定的东西上。


另一头却还绑住了那助手,他把那助手一下扔到肩头,摘下手套,掌心向着玻璃压了下去,任由掌心那颗金刚钻在玻璃上画了一个圈和一个叉。他的脚轻轻一勾,便把一张椅子勾得撞向划过的地方,乒乓一声,玻璃便成了碎片掉下去。


关心抓去肩头的俘虏一头往楼外跃了出去……


伊兹密尔城里的一个地下室里,小吴看着被铐在墙上的助手惊讶极了:“你们怎么还抓了俘虏来?”


关心不禁失声笑了起来:“我想,他并不是个小人物,你说对吗?穆拉德_纳西尔。你不用再装了,中文你不但听得懂,应该还说得很好。”


助手,不,应该是穆拉德_纳西尔骄傲的把头一扭,鼻子里发出冷哼声。小吴立刻兴奋起来:“真的是他?这次你们的收获还真大呀!我立刻安排你们回国!”


冷冰冷望着这个俘虏,用残酷的语气说:“二哥,你看这家伙是不是太傲了!”


关心向XO和千面招招手,然后对着他们唧咕唧咕一阵,XO脸色苍白的说:“这样不太好吧?”千面的脸色似乎也不怎么好,看得出来,关心是提了一个很让他们恶心的建议!


十分钟后,穆拉德_纳西尔现在就像一只被剥干净的死猪一样被支在架子上,这个不好的场面以及所带来的联想令他脸色大变。关心微微一笑:“点火!”


熊熊火焰在穆拉德_纳西尔身上燃起来,直烤得他汗水直冒。关心嘿嘿一笑,走了过去像烤全猪一样,把这猎物转来转去。不到一会,穆拉德_纳西尔身上已经传出了烤肉的味道,千面和XO看见这场面,先后脸色极是难看的奔了出去哇哇呕吐不止。


便是冷冰呆了一会后,亦忍不住当场吐了出来,然后以比兔子还快的速度溜了出去。剩下关心独自一人享受“烤肉”的“香气”,虽然未免有些令人作呕。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烤肉

看着穆拉德_纳西尔渐渐焦脆的皮肤,身上毛发尽数被烧得个彻底,令他恐惧的是,身上仿佛开始被烤出了油。一滴滴的掉在火堆里,然后发出哧的响声。终于的,他再也忍不住那种心理和肉体的双重煎熬,狂叫着呐喊。


相信如果有别人在场的话,一定会为这种痛苦到极端时发出的惨叫声吓得魂飞魄散。当然,关心却不在其中之列,否则不会用那种让人绝望的眼神看着穆拉德_纳西尔的身体。只是穆拉德_纳西尔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身体里的水分越来越少,感觉越来越像一头烤猪了。他狂叫着眼泪奔腾而下:“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关心露出早知道你会这样的笑容:“这不是挺好吗,何必跟我斗气!不过,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你的话留着给我的上司说吧!”


穆拉德_纳西尔心中不知诅咒了关心多少次,他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闻着自己被烤熟的气味,他只感到自己就快疯了,那个笑吟吟坐在自己面前猛吞口水的家伙一定是地狱的魔鬼。这个聪明并且曾经不可一世的首领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哀求:“求求你,快把火灭了!”


甘肃训练基地里,方志龙显然得到了这次行动的简报,对关心等四人的成绩甚感惊讶。所以,当关心等带着俘虏一起回来后,方志龙对他们的看法完全变了。


移交了俘虏后,方志龙在评估报告里给了关心四人很高的评价,第二天上头的命令便下来了。方志龙把四人叫了过去,脸色颇为古怪:“你们通过了所有的测试,从今天起,你们正式成为国安局的不在编制内却可以享受福利的职员,你们的等级是一级特工。”


不在编制内这点显然便是方志龙脸色古怪的原因,当然他肯定想不到是为了什么。至于职员一词,主要是为了不泄密才这样称呼的。


“你们被编入三处行动科,也就是境外活动处的行动科,我是行动科的科长,你们直属我手下,不对其他人负责。你们今后的掩饰身份将会是深蓝公司的职员,请尽快记住深蓝公司的所有资料!”方志龙把一叠文件分发给四人:“你们给自己取一个代号吧!”


这些文件却不容许带出房间,方志龙在一旁看着四人看完并且记住后才说:“你们离开这里后,要把这里的所有事都忘掉!有任务我会联系你的,至于你们的家人,一定要事先安置好,请记住保密守则。”


说完后,方志龙犹豫了一下才好奇的问道:“你们抓来的穆拉德_纳西尔的确是真的,不过,他为什么一见到火就怕呢?”


千面等立时哈哈大笑不已,说了原因后,倒让方志龙吃惊了一下。关心等分别以各自的绰号作为代号,然后才离开了这个基地。


国安局有两个系统,明处的那个花架子自然不用多说,暗处的主要分为:一处,负责行政人事等方面;二处,内部调查处;三处,境外活动处;四处,反间谍处;五处,后勤装备处;六处,港澳台专处……等等。至于九处,则是最神秘的,几乎没人知道这个处的职责。


当然,无论是哪个处,都有各自的结构。比如三处,就分别有行动科和情报科,以及后勤科等等。每个行动科下属都有不少行动组,其中行动组人数最是庞大的无疑就是三处。


熟悉了深蓝公司的资料和国安局的安全保密守则之后,关心开始发愁怎么处理可蕊了。现在他和XO等三个说是“无家可归”的家伙正在别墅的门口发呆,XO显然看出了关心的忧虑,安慰道:“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看不出来千面也蛮会安慰人的:“我们也不是天天出国,而且可蕊那么大了,照顾自己并不难。”


关心向拍档们点点头,打开了房门,芬姨听到声音出来看到关心,便大喊道:“可蕊,你爸爸你回来了!”


“真的?”随着可蕊的声音传来,身着睡衣的可蕊兴奋的奔下楼来扑到关心怀里:“爸,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关心顿时感到鼻子有些发酸:“我也想你!”


XO感叹道:“老二,你真幸福,居然有个那么好的女儿!我真后悔为什么不早点结婚生个女儿,要不然也不会呆在这里发呆了。”


还没等可蕊害羞,千面不无嫉妒的仰天大喊:“天呐,你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我长得那么帅,却没有那么出色的女儿。为什么二哥长得那么丑,却有那么棒的女儿!”


“才不是呢,我爸比你帅多了!”可蕊不服气的反击道。


千面赶紧认错:“好,好,你爸帅,OK!”


关心露出幸福的笑容,如果他当初是出于信守诺言的情况下才认可蕊做女儿,那么现在他则是完全的真心喜欢这个女儿了。他赶紧掏出自己的礼物给可蕊,瞪了其他三人一眼:“快把你们的拿出来!”


“惨无人道呐,丧尽天良呀!这两父女站在同一阵线欺负我们,连一份礼物都要压榨我!真可怜!”千面甚是搞笑的装模做样狂呼不已,然后对XO和冷冰说:“同志们,我们要站到同一阵线抵制这对万恶的父女对我们的欺压!”


虽是如此说,礼物还是拿了出来,令可蕊开心了好一阵。


不过呆了几天,千面和XO再加上冷冰就被叫了回去,说是要好好的训练一下他们的战斗能力。关心一想,的确也是,冷冰还好说,千面和XO的确需要好好练一番。


第二天,关心没费什么口舌便辞了天宇的教师工作,当他到了深蓝公司在大连的子公司后,居然给这占了三层楼的公司规模吓了一跳。当他把名字报上去后,很快就被领去见副总经理了,安排了一份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有薪水拿的工作后,关心这才离开了深蓝。


到了周末时,关心叫上可蕊一起去了韩壮家,刚敲了几下门,凤丫头就拉开门探出个脑袋。关心突然想起,最近每次来,似乎都是凤丫头亲自来开的门,正纳闷凤丫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勤奋。凤丫头见到可蕊,却是睁大了可爱的眼睛:“这位姐姐好漂亮!”


“才不是呢,你也很漂亮呀!”还没认识,两个少女就开始了吹捧,倒甚是了得。


“是不是关心来了?快进来吧!”韩壮那浑厚的嗓音从客厅里传来。


凤丫头跟随关心之后瞪起眼睛紧紧逼问:“关哥哥,可蕊姐姐是被你从什么地方骗来的?”


关心不禁感到啼笑皆非,两人不过是刚刚才见面,居然那么快就知道对方的姓名了。可蕊慌忙替关心辩护起来,正好关心看到韩壮,连忙几步赶上前去喊了句爷爷,叫得韩壮是浑身舒畅通泰无比。


当韩壮问及关心前些日子的行踪,关心支吾几句,在韩壮若有所思的表情里便糊弄了过去。聊了一会,关心不经意间提到自己正在深蓝工作,老爷子便吃惊的问:“你是说深渊的深?天蓝色的蓝?”


见关心摸不着头脑的点点头,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二师兄展志武在做生意吗?他的生意做得不小,深蓝就是他的集团公司。”


啊?关心感到意外极了,天下果然是很小的,居然这样都能碰到一块。老爷子显然猜到关心现在在国安局做事,所以很是狡猾的说:“如果你想要悠闲的职位,可以去找你师兄,他肯定不会拒绝的!”


正说着,见到可蕊和凤丫头不知从哪钻出来,他招手让可蕊过来叫了太爷爷。这个称呼使韩壮大感意外,连连追问了一下才知道可蕊的事,甚是怜悯的把可蕊拉过去爱怜,连凤丫头都忍不住有些嫉妒了:“爷爷,你都从没有那么对过我。”


“那是因为你没可蕊丫头乖嘛!”老爷子今天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连连打趣,倒让凤丫头独自愤愤不平了一阵。关心又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说如果自己有事要办的话,请老爷子帮忙照顾一下可蕊。老爷子喜欢可蕊还来不及,怎会拒绝。


正聊到兴头上,水中正和铁卫军都来了,见到关心也在,后者忍不住呵呵笑道:“太好了,以前你这家伙也不去找我们,现在可被我们逮住了吧!”


老爷子好奇的问:“你们不像我这样退休在家里,工作那么忙,怎么有时间来?”


“是人都得要休息一阵吧,我又不是铁人!”铁卫军忍不住向师兄抱怨起来。事实上,他们俩的家并不在大连,难怪韩壮会那么问。


水中正却一个劲的望着关心,只看得他心里都有些发毛了,水中正才嘿嘿笑着说:“你这个宝贝徒弟前几天可了不得了!”


“等等,现在他可不是我的徒弟了,成我的宝贝孙子了!”只看韩壮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六十好几的老人,不等两人发问,他就先说出来:“你们还记得老李吗?嘿嘿,他可是关心的外公!”


望着水中正和铁卫军震惊得合不拢嘴的样子,韩壮像个小孩似的开心的大笑起来:“感到意外吧,他父亲是关乐成,母亲是李心舞,你们说他的外公是不是老李!”


“不……不可能吧?”铁卫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水中正也是老半天都转不过弯来:“我记得当年老李那孩子跟关乐成结婚的时候,我还去过呢,想不到孩子都那么大的人了。”


事已至此,韩壮干脆把关心的身世之事都说了出来了,听到关心父母都死在美国人手上时,都是愤怒了一阵,又是感伤了好一会。关心在一旁看着三个老人的神色,心中早猜到外公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对了,刚才你说关心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正文 第三十章 邂逅

韩壮见大家越扯越远,想起方才的话题:“对了,刚才你说关心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水中正正色向关心伸出大拇指,然后这才笑道:“他前几天跑到土耳其去把那个什么真神之怒的首领给抓了回来,非但如此,还用酷刑把人家整得一见火光就精神崩溃的哭喊‘我招了,我招了’,真叫人不得不佩服他!听说国安局的人还打算把他评估为特级特工的,后来想到他资历尚浅,所以才给了个一级。”


这不仅是韩壮和铁卫军张大了嘴合不拢,就连关心也相当震惊,脑海里只在转着一个念头:他怎会知道我前几天在国安局里做的事?难道他也是国安局的?不太可能!


的确不太可能,因为水中正只是在总参情报局和国安局都有一些关系,不然上次怎么能调到人手去监视关心。他对关心的这挡子事总还颇是关心,以有心算无意,自然十拿九稳。


见到关心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铁卫军瞪了水中正一眼,疼爱的对关心说:“你别担心,这老家伙是总参情报局的老总,你那点事他怎么会查不到,国安局怎么会不给他一点面子!”


原来如此,关心在心里猛的呼出一口大气,把心头大石放下后,他不禁兴起一个搞怪的念头。只见他哭丧着脸:“三个爷爷(其他两人也要他叫爷爷),拜托你们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三人甚感好笑,韩壮慢条斯理的笑道:“我现在是个退休的老头,以前嘛就不说了。”


水中正接上:“我嘛,现在在主持总参情报局的事务!”


铁卫军挺起胸膛,可是想起保密条例,立时就瘪了下去:“我在军队里瞎混,至于具体干什么,不能告诉你!”


关心顿时有种晕眩的错觉,怎么随便拜了个师父,就能遇到那么一帮有权有势的老头?水中正的身份给爆出来了不消说,总参情报局是个什么概念,关心自然很清楚。韩壮三十年前能是国安局新人的教官,身份绝对不低。甚至于“在军队瞎混”的铁卫军,来头肯定也不小。都是一帮很不简单的人!


关心倒没想过,自己这个CIA的前超级特工是不是很不简单,他的父亲是不是很简单,母亲是不是很简单,外公和舅舅是不是很简单。他都有这样的身份地位了,即便他自己不会偶然遇上这三个爷爷,只要他走上国安局那条路,日后要认识的人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何况,人生机遇这东西实在说不清楚,一字谨记曰:缘!如果是因为看了一会拳而感到好奇,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态度,如果不是因为他被改造过的身体,他既不会对三位老人感兴趣,三位老人也不会理他半分。如果不是因为上次怀疑关心是敌国间谍,所以导致水中正和铁卫军心中有愧,又怎会对他如此亲热有加。如果关心不是学生关乐成的儿子,韩壮也未必会对关心如此的上心。


缘分这东西的确说不明白,可是却又真实存在。突然,韩壮想起一件事,不好意思的抓了一把胡子说:“关心,本来我想传你内功的,可是因为某些事一直耽搁了下来,今天就教给你吧!”


内功?关心之前多少有些怀疑这东西的真实性,不过,韩壮既然说要教他,就绝不可能是假的。来到花园里,韩壮沉吟片刻:“现在多数国人都不信任自己的国术了,认为中国武术只是花架子,根本没有威力。我可以告诉你,那些全是胡说八道。为什么现在的中国功夫被称做武术吗?因为它已经沦落为一种表演的动作。武功之所以被称做武功,就是因为有内功做底子。没有内功的武功只配称做武术。”


韩壮把口诀授于关心之后,多少有些感慨的说:“现在你都三十岁出头了,也不知你练这个还有没有用。其实,我曾见过另一门神秘功夫,那才是真正的高明呀。不过,我想你是没什么机会学习了!”


提到威力更大的功法,关心怎么可能不关心,他连忙追问:“师父,那种功夫有多厉害?”


韩壮向水中正诺诺嘴:“你问他,他知道!”


水中正没有推辞,神色相当沉重:“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从手上逼出一股细小的火焰,竟然在十秒钟里把一辆坦克彻底融化蒸发,那真是天人一般的能力!”


铁卫军也少有的附和道:“不错,真的太可怕了!”


关心顿感惊骇万分,那是一种怎样的力量?他甚至无法想象!可是三老所说的又令他不得不相信!他不得不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既然那些人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帮中国做点什么呢?我想如果拥有这种能力,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会是中国的对手吧!”


“哪有那么简单!”韩壮苦笑不已:“听说那种人都被一种力量约束着,不能插手我们的事,否则将会有大祸临头!”


难怪以前没听过这种事,关心立时恍然大悟。练了一会内功,在韩壮家里吃过晚饭后,关心欲叫可蕊一起回家,凤丫头却怎也不肯,说什么也要留可蕊一晚。关心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


架着来到一个路口,突然间窜出来一个人,幸亏关心的反应速度总是要比常人快上不少,险险在那人面前停了下来。那竟然是个女人,似乎还是个模样挺俊的性格女人,关心还来不及说话,那女的就蹦了过来一把拉开车门冲关心吼道:“发什么呆?快开车!”


关心竟然给这吼声吓了一跳,听话的发动汽车开走了,只是开走时见到一个男的追了上来左顾右盼的。那女的见那男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车后,捂住高耸胸脯喘了一口大气。想必就是被那男的追出来的原因,所以才会险些出了车祸。


车一直开到关心家门口,那女的似乎才发现不对劲,凶狠如斗鸡的眼神在关心身上扫来扫去:“小子,你把车开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里是我家!”关心无所谓的耸肩道。


“那你干吗要开到你家来?我什么时候说要来你家了?”那女的好象连珠炮一样轰着,关心顿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心想:我不把车开到我家,难道开到你家?


他自然没那么说,只是开了个小玩笑企图活跃气氛:“我以为你是那个,当然带你回家,省去了在外开房的钱!”


“哇!!!”女人并不大的嘴巴竟然能够发出如此尖锐的噪音实在令关心意想不到,女人显然愤怒之极:“你看我什么地方像妓女?你这个死色狼!”


说完便提起高跟鞋一下下砸了过去,关心自然是抱头鼠窜着辩解:“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开玩笑,谁跟你开玩笑。你见过有我那么漂亮的妓女吗?”女人一记记追着关心猛打,关心竟然也颇有兴致陪这女的玩这种小把戏。不过,这女的行为和言语确实也很奇怪,难怪关心会对其产生兴趣。


被追了一会,关心渐渐感到无聊了,把弯起的身体伸展开:“不跟你玩了,如果想喝点什么,就一起进去,不然的话就再见吧!”


那女的居然也站住了,自言自语道:“不错,都有些累了,喝点东西休息下也好!你,快去开门,我要喝茶,上等的龙井。”


关心微微怔了一下,这年头喜欢喝茶的女人可不多了,可乐已经把大多数女性的心彻底俘虏了。他开了门进去,见那女的毫不客气的自己坐下来,自己便去砌茶了。


把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端了上来后,关心也不说话,只是坐着开了电视看。那女的也没了刚才那么疯的样子,品茶的样子像个十足的淑女。只见她连声说:“不错,不错,果然是好茶!”


见关心不说话,那女的憋不住先说:“我叫林凡,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关心!”关心淡淡的说了自己的名字,惹得那女的一怔之后便大笑起来:“你这个名字还真是有趣呀!对了,看上去你挺有钱的样子。除了色了一点,心肠也不是很坏,不如这样吧,你帮我一个忙。如何?”


除了色一点,心肠也不是很坏?关心顿时有种脑子转不过弯的错觉,他什么时候表现得“色一点”了?不过,好在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淡淡的说:“你说说看!”


“干吗装得那么酷,你长得那么丑,再酷我也不会喜欢你的!”林凡不满的嘀咕了几句:“你假扮我的男朋友去骗我老爸老妈,你开宝马车,住这种别墅,他们一定会很满意,以后就不会再逼我去相亲了!”


关心忍不住露出微笑,这种女人倒也少见,一面贬低别人,一面请人帮忙。他的手指轻轻弹动茶杯,颇是不怀好意的说:“我记得很多三流电视剧里都有这样的情节,你该不会是借假扮的名义泡我吧?”


“你神经病!”那林凡不屑的骂了一句,然后苦口婆心的劝说:“我坦白告诉你吧,像你这样丑的人,而且年纪也不小了,谁会喜欢你?我要的只是,你帮忙扮做我的男朋友糊弄我爸我妈!省得他们天天拉我去相亲,烦都烦死了。”


闹了半天,关心才套出话来。原来林凡长得不错,家里老妈就一心想要把她嫁个金龟婿,偏偏林凡“不争气”(她老妈所言),交了两次男朋友都是普通人,最后由于某些原因(依关心来看,其实该是林凡的性格问题)和她老妈冷言冷语的原因,最后都分了手。


如此近四年来林凡都没恋爱过了,现在都快二十六岁了,她不急,她老爸老妈倒急得不行了。现在她老妈就连原来的条件都不敢再要求了,只求能赶快把这个总也嫁不出去的女儿给嫁出去算了,免得耽搁了女儿的终生。


结果这几个月来,林凡几乎每个星期都要相一次亲,她不答应还不行。可是每一次相亲时,林凡总是把事情弄得极糟糕。就好象今晚一样,她老妈离开后,林凡实在无法忍受和那男的单独在一起,便干脆找了个极糟糕的理由一逃了之。最后就是险些撞上关心的车,然后上车逃走。


“好,我帮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