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荣归故里的仇恨 第一百一十六章 猎杀行动(六)

haoren5100 收藏 8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满面红光的大脑袋中,已经有汗水在滴落,帽子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他现在不是在打仗,而是为了自己很久没打炮,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欺负别人,大胡子是铁了心的要把炮瘾过到底了。   在心腹的好心提醒下,他这才调整炮位,对着那处被炸开了二十多米宽的口子,从里到外,再从外到里,来来回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满面红光的大脑袋中,已经有汗水在滴落,帽子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他现在不是在打仗,而是为了自己很久没打炮,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欺负别人,大胡子是铁了心的要把炮瘾过到底了。

在心腹的好心提醒下,他这才调整炮位,对着那处被炸开了二十多米宽的口子,从里到外,再从外到里,来来回回地给炸了五遍,就算是这上面有只蚂蚁,也铁定被炸成灰了,更别说陷阱机关什么地。最后,大胡子是开心又兴奋的大笑起来,笑完过后,他一抹脸上的汗水,又兴奋的向第一道关卡别处开炮。

大胡子这一兴奋可不打紧,但苦了关卡的防守人员。陈麻子家有三兄弟,最没有名气也是被认为最没有出息的,就是负责在此处镇守的陈家老三陈铁明。

陈铁明在炮声响起的时候就已经躲到一处安全的地方,等炮声一停(此时大胡子正在抹汗水,然后又要调整炮位),以为敌人炮弹没了,是进攻的时候了,所以他立即就收拢人员,组织防御。但他们的人员连防御阵地上都没跑到,炮弹又从天而降,这次炸死的可多了,好多炮弹是直接击中在防御人员身上,有的虽然没爆炸,但是被吓死的也有六七人。

当年清军力战太平天国,其中的主力就是曾国藩大人率领的‘湘军’,而湘军之所以勇猛无敌,正是靠着湘军内部人员相互间多是亲戚,真是一人战死百人愤的情义,这也才有了后人的一句评价:三湘子弟遍天下!或无湘不成军!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泄’,陈铁明见事已不可逆转,只能让大部分人员向山上转移,他自己却都要转移的人员大吼:“站住,都给我站住,大家都听我陈天明说一句:大家都是同一个祖宗所出,都是陈姓人家,难道在此危急关头,我们陈姓人还不如一李姓人么?大家想想,现在我们陈姓人家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死拼到底才是个活路,李峰那个杂种已经放出话来了,要联合其他姓氏人员,灭我陈姓一族,我们现在还不如誓死一战,死后也有脸去见祖宗了。”

“有愿意留下来的吗?反正我陈天明今天是把命放在这儿了,要是这次有人能活命出去的,请对我大哥陈红说声,叫他给我们陈姓人报今日之耻。现在!我需要一支敢死队防守此处,好为自己的亲人向后山退去赢得时间。是条汉子,想对得起祖宗的陈姓人,站出来!”

“我!我!……”

“我!反正是个死,还不如多杀几个李姓人,也好有垫背的……”

……

数百道声音响起,数百条人员昂首挺胸的站了出来。陈天明立即把这326人组成敢死队,亲自带队防守,为后撤人员赢得时间。

大股的防守人员开始向山上撤退,向仅有十一人防守的山道而来,我们向十一条邪恶幽灵一样,等带着即将到来的大餐。

而就在他们向后撤退时,炮声停了,取而代之的战鼓声,十三面战鼓所奏出的那一声声激昂之声,有力的回荡在山峰之间,这是湘西各大首领在作战时必用的战鼓,以激励士气。

果然,战鼓声响到一半时,数十道牛角号声猛地吹起,数千条湘西好汉就不要命的向前猛冲,他们身穿黑色布衣,披着麻色蓑衣,头上捆着两米长,由青布或白布绑成的吊带,脚上绑着裹脚,穿着草鞋(草鞋在短时间内,绝对比布鞋或皮鞋麻利好使),拿着步枪,铁盒子短枪,还有极少的几挺轻机枪,嘴里喊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刀枪不入,杀!杀!杀!;什么太上老君降临我身;等等一些迷信的口号,不过湘西之匪之所以勇猛,就是因为一条:前进者——赏,后退者——剥皮(连带着他们的家里人也会跟着享福或受罪)。

虽然他们的装备不如大胡子的人,虽然他们很迷信,虽然他们的纪律不如大胡子的人,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勇猛却比大胡子的部队强的不是那么一丁半点,这就叫气势。

大胡子的部队虽然是同一时间开始冲锋的,而且距离也比他们近,但是就几百米的路程,这些好汉们硬是跑到了大胡子手下的前面。看得大胡子一个劲儿的在后面骂娘,最后,这家伙来了个更绝的:他端起一挺轻机枪,对着跑到最后的那几个人地脚下半米处就是一阵猛扫,果然,整个部队的前进速度成直线增快。

也许是受到了湘西好汉们那种不怕死的气氛感染,那些一直趴在关卡前一百五十米地方苦苦挣扎的冲锋队,立即就站起身来,端着伯格曼MP18I冲锋枪就向前冲锋,边冲边扫射。

而在关卡内的敢死队,在陈天明的率领下,立即就开始反击,双方打的是热火朝天,可那三百名冲锋队处于下风,虽然他们拼着赴死的精神前进,但是牺牲还是很大的,只艰难地前进了五六十米,已经牺牲一半人了。可就在此时,那些湘西好汉们终于冲了上来,面对对方的机枪和手榴弹,他们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就这么一个猛攻,第一道关卡就宣布告破。

但是陈天明依旧活着,还活的很健康,这不,他指挥着剩下的一百来人,边打边向山上撤退,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世界上有狙击手这一行业。

当兵的最害怕自己莫名其妙的死亡,面对着黑暗中的敌人,谁都会又气愤又无奈又害怕。他们不是没想过搜山,但在这样的夜色中,这样密集的野刺林却让他们望而却步。在自己人不断倒下,带头之人又已经死亡,眼看着对方没有丝毫撤退的意思,这支支援不成,退回去又要受处分的支援人员左右为难。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山下第一道关卡枪声大作,这让他们有了退回去的理由了,几乎就在我要抠动扳机时,他们向山下关卡,用比兔子还快的速度‘飞’退。仅仅十米的距离,等我急忙爬到小道口,他们已经回到了关卡中了,这等速度,我们整个特勤团都没一人能做到,除非是小鬼头活了过来,或许还有的一比,但小鬼头是在抢馒头和被棍棒加上看家狗地逼迫下练就的速度,他们呢?

在山上看戏般的欣赏了大胡子的杰作后,见到第一道关卡内的主力开始撤退,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来了。

这次就不用毛八枪了,而是把毛八枪放在地上,然后对后面的四位兄弟看去,见他们都看我后,我伸出右手的四根手指头,对着挂在肩膀处的四颗手雷指了指,然后向那些要上山的撤退人员一比,他们都点点头,我们五人前后成三角队形的准备着。

我单膝跪地,从肩膀上拿下两颗手雷,用嘴咬开了右手手雷上的小环,专等着对方接近。

撤退人员接近的很快,也很乱。

在淡淡地月光下,我居然看见了十几位打扮的花枝招展地女人,虽然她们在哭喊着赶路,但我凭直接还是知道,她们都是窑姐儿,娘地,明知道我们要大张旗鼓地来报仇,这些人居然还有心思叫妓女,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在品字队形中,由于我们是突出的前锋,所以我没有对最前面之人下手,而是估摸着放了一百多人过去后,我毫不犹豫的向前方二十米处扔了手雷。在手雷还在半空飞舞时,我又咬开了另一颗手雷,也飞快的扔了出去。身后四人早就准备好了,见我动手,他们也立即把手上的礼物,立即给了对方。

“轰!轰!……”

连续的爆炸在那些本来就成了惊弓之鸟的后撤人员中爆炸,血肉横飞,哭声震天,哼声遍地,好好的后撤‘长龙’,硬生生地被从中炸断。那些没受伤的立即都吓软了,各个都跪在地上或趴在小道两边,有枪的人员也拿着枪四处搜索,可是他们却什么也没搜索到,除了山风依旧在轻轻地抚摩着他们的身体,除了树支和野草依旧在摇摆外,什么都没有。

就在扔出了第二颗手雷后,我发现对方不象我想象中的那样拼命向前逃跑,而是就地趴下,这表示已经没必要再扔第三颗了。

还好我阻止的及时,刘震峰那王八蛋,扔手雷扔的特快,我比他们先扔,我刚向他们一挥手阻止,他小子的牙齿已经咬到了手雷上的环上了,就差那么一点。见我阻止,他不高兴的慢慢地小心地松开牙齿,小心的又把手雷挂在肩膀上。

我端起枪,瞄准一个刚要站起来的家伙地脑袋就开了枪,这么近的距离,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打中他,看都没看结果,我又飞快的拉栓-抵弹-瞄准-开枪,然后又带头开始向山上转移阵地。

可惜的是,敌人这次聪明多了,也勇敢多了(主要是人多,大家都存在侥幸心理),只听几人同时大吼一声后,所有原本趴在地上的人员,立即就拼命地向前跑,速度之快,又让我吃惊不已,我来到一处隐蔽之地,刚趴下,把枪端起来,还没来得及抠动扳机,跑在最后那名妇女已经离我有五十米远了,真是让学过武术的我——汗颜。

这次他们是一鼓作气的冲过了所有的狙击,连小道左右两边相续扔出来的手雷都没能让他们趴下,反而加快了速度向上死命的逃跑。

我观察了一下,见再也没人上来了,而下面的枪声却依旧猛烈,我急忙爬到小道边望下看,却见到一个家伙(陈铁明)正在组织人员边打边退,他们背对着我,而且各个都是弯腰向前,打几枪后就有序的向后跑,这样的态度,这样的标靶谁会不拿来练练枪法了。

于是,我很不客气的把枪口对准了那个指挥人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