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怎么了


曾经我们是个崇拜英雄的社会,曾经我们的社会对军人是以最可爱的人来称呼,曾经我我们的革命故事一代一代往下叙说,曾经我们很穷却也幸福的生活。。。。。。当有一天自己停下脚步,回望这个搭载自己梦想的高楼大厦、快餐还有声色的都市,我真的是在“台北的马路上迷失了脚”

整个社会就像洗衣粉泡着的一盆脏水和几件还算干净的衣服,在阳光照射下那一个个泡沫散发者迷人的光芒,像娱乐八卦那样吸引这眼球。理想的缺失,新旧道德标准破立的交替中,我们去忍受,去欢呼。于是对于越来越多的电视娱乐,人们在新鲜、好奇、無聊、恶搞的心理交替下让我们的孩子们变的让人不可接受。一个挺阳光的男孩子,偏要说自己本来就是女人,为了自己的女儿身什么样的代价也愿意付出。一群如花般的少女偏要去参加那个所谓“一夜成名”的造神运动去面对失败面对不公平的黑幕。当我看到那群“快乐男生”那压抑的像个娘们的声音和基本上丧失阳刚之气的男人形象,让我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就好比一个女声很清脆但是你不要告诉我是个太监的歌喉一样。娱乐无限的扩大,不仅迷失了孩子也迷失了大人,人生不过就是场游戏一场梦。除了一门心事搞些钱外没有其他目的,幸福对于我们来说那是过去时态。于是在中华大地上从繁华的大都市到偏远的小镇,从酒吧夜总会的莺歌燕舞到游走在穷乡僻壤的草台班子的演出,无不透漏出歌舞升平的萎靡。

努力学习的成为傻子;努力干好自己本份工作的是没有能耐;下班就回家的男人是武大郎(武大还加班呢)都不如的窝囊废;能贪不贪的清廉成为傻瓜;能收不收的成为不识时务。。。。于是医生不是以治病为宗旨,教师不以教书为宗旨;工人不以生产为宗旨;农民不以种地为宗旨;学生不以学习为宗旨;唱歌不以唱歌为宗旨;洗澡不以洗澡为宗旨。。。。。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人们却在为日益居高的生活指数发愁;一边我们创造者全球奢侈品市场的新贵,一边我们为还在为上学,治病,住宿等“基本人权” 在呼吁奔走;官员越来越多老百姓办事却越来越难。。。。。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卞州”一个缺乏阳刚的不和谐社会,注定会把价值观扭向享乐投降,安静于梦里水乡的温柔,远离大漠风沙的坚强。我们希望沐浴在和谐幸福的阳光里,那我们必须用血汗把铸我们新钢铁长城,让我们的和谐社会不仅有妩媚娇嫩的阴柔一面,也有威武坚强的虎狼之气。只有在新的社会价值观中融进这钢铁的坚强才能使我们的军队能脚踏祖国的大地,才不置于把战舰变成货船,航母变成酒店的悲剧重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