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荣归故里的仇恨 第一百一十五章 猎杀行动(五)

haoren5100 收藏 1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黑风山的第一道关卡位于山腰处,距离山下四百米,和第二道关卡相距两百米,和第三道关卡相距五百米。这个关卡长两百三十米,卡身是用大木柱相夹于内外,中间填了大量的沙袋,为防止对方攀爬,在最外层还用糯米墙厚厚地围了一层(由煮熟的糯米和石灰加水,按比例混合而成)。在关卡外,还设有很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黑风山的第一道关卡位于山腰处,距离山下四百米,和第二道关卡相距两百米,和第三道关卡相距五百米。这个关卡长两百三十米,卡身是用大木柱相夹于内外,中间填了大量的沙袋,为防止对方攀爬,在最外层还用糯米墙厚厚地围了一层(由煮熟的糯米和石灰加水,按比例混合而成)。在关卡外,还设有很多机关,不知道的人绝对中招,还好,我们先前买通了他们内部的两名人员,知道了这些陷阱的大体位置。关卡中间是由巨大的树木干做成的大门,前后各一扇。整个关卡高三米,厚两米,前高后低,墙体还有无数的小枪空,成凹型向内凸。由于墙后还有三排两层楼的吊角楼,高约九米,由巨大的树干而建,可以从在第二层直接向山道和四周射击。

陈麻子绝对想不到我在洞房花烛之夜,亲自带兵来杀他,所以当第三道关卡枪声响起的时候,第一道关卡先是猛地一阵平静,然后就跟菜市场一样的‘热闹’起来。各种口号和撕力的叫吼声接连响起。在一个高大汉子吼叫的指挥下,这道关卡上的人员象支训练有束的军队一样,飞快的冲向各自的岗位,一时间,关墙上趴满了陈姓人,各个都紧张的四下搜索敌人。而另一部大约三百人,却在那个高大汉子的带领下,飞快的向第三道关卡支援而来。那高大的汉子边跑还边喊:“陈明,陈明,你那二有事么?快出来给老子回答个话!……”

我带着几人趴在小石道的左边,隐蔽在离第二道关卡约八十米处,听见那个高大汉子边跑边喊的话,我心里一阵高兴,娘地!这么好的靶子不打白不打。

这么近的距离没必要在装瞄准器了,我悄悄地快速拿掉瞄准器,但我没提醒队友也要同样如此,而是因为我在湘西呆惯了,在师傅的训练下,也习惯了夜间打靶,加上淡薄的月色,那些人在我眼中就跟明灯一样显眼。

从地下拣起一片树叶,慢慢地举高,在轻轻地放下,发现树叶是成直线落地,树叶两边没有什么大的摇摆,这表示没有什么风,不会影响子弹的方向。

毛八枪的枪身已经放在了身前的一个十几厘米高的石头上,看见那个带头的高大汉子离我约六十米,正在快速的向我而来。

三点一线,目标正是那个高大汉子的头,在这么近的距离,我不需要在瞄他的头,而是瞄着他的胸口正中心,当他刚抬头向上面望一眼的时候,我抠动了扳机。

“嘣!”

细小的枪声响起,枪响人倒。

那高大的汉子立即就像被人从正前放猛地来了个飞腿一样,离地而起,向后飞倒而去,压倒了身后好几个人,血气也像个喷水车一样,在天空中喷洒了老高老高,然后才慢慢地落地,洒溅在别人的身上或脸上。

这些人根本就没想到,有敌人会在半山腰,也就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上来狙杀他们,上山支援的三百人立即就大叫了起来,在各种惊叫声中,他们也飞快地趴向地面,向四周胡乱的打枪,但是他们的主要射击点还是前方,场面一时很胡乱。

有人倒下就代表着开火的信号,左右小组和我身边的弟兄们立即都开枪,子弹也飞速的冲向早已瞄好了的目标,穿破他们的身体或脑袋,带着冰冷的问候后,在快速的离别而去,而被打种之人,立即就向这个世界说再见了。这样的明显目标射击,要是一个狙击手还不能打中目标,那就不是狙击手了。就在那高大的汉子倒下的瞬间,又有几个人被狙杀了,这让这批支援的陈姓人很混乱,就在他们混乱中,我又带领着四位兄弟转移到了别处,悄悄地向前前进了二十几米,离他们更近了。

看着他们胡乱的射击,我心里暗自好笑,我离他们这么近,他们却专对着原先的地方射击,可笑啊!可笑。

但可笑并不代表我会仁慈的放他们过去,我又趴下,然后瞄准了一个正在射击之人的脑袋眉心处,严肃的抠动扳机,枪响后,子弹带着我的问候,准确的击中他的眉心,虽然我看不清楚,但是他头向上一抬,然后就快速的倒下不动了。

见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又快速的拉栓抵弹,又瞄准了离刚才倒下之人三十米远的另一个家伙,抠动扳机后,他却凄惨的惨叫了几声后倒下,娘地,看来子弹飞行轨迹还是受到了各种影响,不然我瞄着的是他的脑袋,为什么却打中了他的胸口。

这次敌人中到是有几个发现了我的大体方位,大叫着让大家向我们这儿扫射,还好,狙击手习惯是打完一枪后,一般都会慢慢地移动到别处,然后再狙击目标。当然,很少有狙击手向我这样,连续在一个地点上连开两枪的,但我就是欺负他们看不见我,就是欺负他们枪法和武器不如我,怎么地!

我们五人慢慢地向后面一个小凹地移动过去,敌人打出的子弹在我们的上空不断穿过,最近的一颗子弹,离我屁股只有头发丝一般的距离,它所带起的威势和热量,把我屁股上的裤子都给穿出个小口子,真是危险啊。

有四名队员已经趴到了小凹地中,刘震峰是最后一个爬过来的,刚要爬到凹地中,他却猛地一震,然后加快速度跌向凹地中,我急忙扶住他,刚要问他怎么样了,他却为难的对我轻声说:“大哥,不准笑。”

“什么事,快说,我们还要转移到别处狙杀敌人呢。”

“俺屁股中枪了,不过俺摸过,没事,就是肉露在外面了,不好看。嘿!嘿!”他象在喝水一样,没有打在自己身上似的说着。但眼睛却看着我,就是一副我一笑他就发火的模样。

“怎么样,痛不痛?你小子怎么像没事一样,快让我看看,要不感染了就麻烦了(德国那个老史太教官说的)。”兄弟受伤了,我哪笑的出来啊,急忙让他转过身就准备给他包扎。

一看!这小子的运气还真好,不过也没我运气好,我只是裤子被烧了道小口子,他却把肉给撕下了手指大小的一块肉。

急忙从上衣内取出一个装着云南白药的胶纸,用嘴撕开了点小口子,然后把云南白药倒在伤口上,然后从口袋内拿出那个装着棉花的胶纸,拿出棉花就贴在上买内,再从胶纸上扯下一块纱布给贴上,最后在把两个胶纸一卷放回自己口袋内,拿起枪对所有下命令:“走,离他们更近点,玩玩他们。”

这次我们慢慢地爬到了离他们只有二十多米远的一处野草和刺林接触边上,从上往下看着他们还不要命的向着四下乱射,我也毫不客气的对他们开了第一枪,打完这一枪后我刚要带领大家转移阵地,突然,山先传来了猛地的枪声和撕吼声。

好家伙!原来是进攻的时间到了。

大胡子好歹是个带兵出身的,很准时的发起了攻击,但是由于先前的打草惊蛇已经让这第一道关卡有了警觉,所以他的手下刚摸索前进了两百米就被发现了,敌人也特狡猾,没有开枪,但是在他们又前进了一百米,离关卡只有一百米左右时,敌人的机枪和步枪同时猛烈的开火,打得大胡子的手下急忙撤退,连还击都没打几枪,真是个杂牌部队。

土匪就是土匪,没有什么重武器,也没有什么好的指挥人员和部署,就这一阵发泄般的开火,也暴露出了自己机枪阵地的位置。大胡子也不是个笨蛋,他没必要为了我报仇而让自己的实力大损,所以他第二波攻击紧接着就发起,这次人不多,是由三百人组成的冲锋队,各个端着伯格曼MP18I冲锋枪(德国制造),成分散队形摸索前进。

这次只前进到离敌人在关卡一百五十米,关卡上的机枪和步枪就开了火,打的这三百人连头都抬不起来,只能趴着胡乱向上面乱射,还好大胡子在事前就告诉过他们,他们的目的就是吸引敌人的火力,说白了,就是重赏之下必有给敌人当靶子的勇夫。

可是大胡子的手下在前面吸引敌人,他也没闲着,而是亲自指挥部队把那刚从上面强行要来的五门山炮给向前推进,一直推到了离关卡前三百米的地方,在这些山炮的后面,是一大群抱着石头或扛着炮弹的士兵,在山炮刚一摆好位置,他们就把石头给奠上去,然后大胡子和几位炮手调整炮位和方位,最后,大胡子亲自向第一道关卡开了第一炮(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伙本来就是个炮兵出身)。

“轰!轰!轰!……”

只是第一波炮击就把关卡上的人员给打闷了,要知道,这个关卡当初设计时,主要的防范目的就是针对土匪的,因为土匪没有这么大威力的大炮,所以他们才敢把关卡设在离山下四百米处的地方,它们的设计者绝对没有想到,有狂人把山炮硬是搬来轰他们,而且还一次就搬了五门过来。

枪声没了,只有隆隆的炮声在巨响着。炮弹拖着长长的‘白色尾巴’,狠狠地击在关卡上,然后带着巨响,闪现出一朵朵小型的黑色红光,远远望去就跟一枚枚火色雪花浮现在眼前一样。大地在连续的颤抖,生命在哭泣,山峰在愤怒,北风在苦诉,月亮已经不忍目睹这惨状而悄悄地躲入乌云之中,魔鬼们拿着镰刀在欢快的收割着亡灵。几发炮弹几乎是同时落在了一处,把卡墙炸出了好长一段空地。炮弹炸毁了大量的物资,炸飞了无数的设施,炸烧了那三排吊角楼,这波炮弹炸死的人员虽少,但却炸毁了守卡人员的心灵防线,在熊熊燃烧的吊角楼那冲天而起的火光照耀下,防守人员乱跑,恐怖的炮弹声,哭声,吼声,惨叫声,疼痛声,怪笑声,混合在一起,奏响了一曲‘炸营’的场面,让老远的我看着都替他们担心,深怕大胡子他们一个不好,就把陈麻子给炸死了,那可就太便宜那小子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