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九章杀回关外 第三节遭遇野狼

ddtt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傅作义坐在酒席宴上主要是找张学义说说话,结果发现这群人越大越没出息,三六年那会张学义才二十四岁,吃个饭呀什么的都是很讲究的,可他们几个快三十岁了反倒变的没样子,见了好吃的玩命吃,以前他们不是这么吃饭的,都很斯文的,傅作义好奇的问:“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吃起饭来变成这样?” 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傅作义坐在酒席宴上主要是找张学义说说话,结果发现这群人越大越没出息,三六年那会张学义才二十四岁,吃个饭呀什么的都是很讲究的,可他们几个快三十岁了反倒变的没样子,见了好吃的玩命吃,以前他们不是这么吃饭的,都很斯文的,傅作义好奇的问:“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吃起饭来变成这样?”

钱瑞苦笑着说:“省主席阁下,您不知道呀,我们在太行山当了一年八路军,一年以来没吃过这么好的吃的,县城也进不去,去一躺也买不到这么好的吃的,我都一年没看到一桌这么好的酒席,人真是吃了苦才知道自己过去活的好,在家里每天这么吃也不觉得香,一年吃不上才香呢。”

傅作义惊讶的看着钱瑞他们几个人,几个小伙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不会是吃不上东西饿的吧?“八路军就困难成这个样子?”

“那可不是,几个月都吃不上新鲜肉。”张顺现在先拿筷子很扫了一下桌子上的炒菜,然后把大盘子端起来,把一盘子羊肉倒进火锅里,然后拿筷子搅拌一下,接着就往自己的碗里加调料,麻酱、酱豆腐、韭菜花、蒜醋、辣椒油都弄碗里,羊肉片正好涮好,他拿着漏勺子使劲往碗里捞肉。


三十五军的招待所里张学义躺在床上看着床头的东西,三十五军已经把张学义等人想要的东西都发给他们,战马都在外边的马厩里,枪支弹药都发给他们,每人两支盒子炮,其中一支是二十响盒子炮,子弹每人发了二百多发,另外还给每人一支三八式卡宾枪以及步枪子弹一百多发,有些是缴获的,三十五军也不小气也就发给他们使用。

美惠子把晾晒好的干净衣服收起来装在包袱里,“傅作义这么客气,留你带他那当副参谋长,这里有吃有住的多好,你怎么不跟他一起干呢,全国范围来看,除了八路军之外,也就他有本事,这里生活条件也不错,你该留下来。”

“我才不贪图他这里生活好,我就想回家看看,鬼子里就关东军厉害,装备也好,另外我在那有朋友,我也有好装备。”张学义从床上起来,把武器全披挂在身上就准备走,美惠子把衣服包挂背在身上打算跟他一起走,她心里对日本军队相当失望,因为军队把牛皮吹的太大,死了两个中将,本土的运兵船日夜不停的运来部队,可在中国打了四年也没消灭重庆的中央军,另外敌人越打越强,八路军三七年才几个人,这半年她从解放区一路走来,看到大大小小无数的八路军,敌人越打越多那战争能胜么?所以她也不想这些烂事儿,自己是个女人,要等自己来处理这事,那日本的男人都是饭桶,你有本事你打个胜仗呀?


张学义骑在战马上都有些生疏,自打去了武汉以后骑马的机会几乎没有,现在又回到熟悉的马背上,又成了一个土匪,义勇军的旗子也没了,不是土匪是什么?

“横把,快走吧,否则他们后悔了我们就走不成。”张顺骑马飞驰而去,奔东边就跑了,绥远省的边缘地区都是大草原,也就是现在的内蒙古西部,大草原正好是他们骑马机动的好地方。

六个人骑马跑了百十多里地,他们为了避免与日本的蒙疆驻屯军冲突就沿着外蒙的南部边界走,因为鬼子兵少,漫长的边界上少有驻军,他们就钻空子往东跑,结果天上飞来一架绿色的飞机,飞机上没任何国家和军队的标志,随后小飞机上跳下一个人,空中开出一朵白色的伞花。

张学义仰望着天空,“看见没,又有事了,也不知道是敌是友。”他骑马向降落伞落地的地方跑过去。

苏联军队的特工赫留金从飞机上跳下来安全落地,他站起来看着老朋友张学义,然后用俄语跟他打招呼,“你总算回来了,我们有些年没见了吧,伙计你过的还好吧?”

“过的还行,还没死呢,你挺好,官当到将军没?”张学义学过俄语,虽然很久不说,但是凑合着可以跟他交流,因为说外语可以保密,估计赫留金有些话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美惠子作为卧底特工,一句都听不懂,她稍微有点着急。

“现在全面战争打了这么久,武汉会战的时候我们苏联空军的援助部队直接参战,现在我给你提供援助根本不是什么困难,外交上的没有问题,我们苏联的武器一直在更新,你需要多少好东西,我们都愿意提供。”赫留金代表苏联军队,他们一直看好张学义当他们的代理人,正好让他壮大起来,等日本战败了他的部队自然向着苏联,也就是未来苏联在中国的代理人。

“现在能公开援助了?那太好了,等我们的武器用完我们全靠你了。”

赫留金看着他们六个人都骑马,他还没马骑,他就问:“你们这是去那,先给我搞匹战马吧?”

“没问题,我叫他们给你弄去。”张学义跟他说完回头叫,“顺子,四处打探一下,看看周围有鬼子没,最好缴获一匹马,我身上钱不多,找牧民买马太贵拉。”

“知道了。”张顺背着三八卡宾枪一手抓缰绳,一手就把牛皮枪套里的十响盒子炮掏出来,他边跑边寻找边界附近的日本巡逻兵。


日本巡逻兵不算多,一般都是三五成队的小型巡逻队,火力方面不太强,都是骑兵枪,也就是三八卡宾枪或是四四式马枪,骑兵不带机枪,主要靠马枪和马刀作战,内蒙草原上的反日武装几乎死光了,所以鬼子戒备低,张顺久与日本鬼子打仗,他基本没受什么伤,加上枪法出众所以也没把敌人放在眼里。

张顺单人独马跑出去几里地,果然发现一队鬼子兵,他根本不打算费力气,先是吹了下口哨,然后跳下战马,从背后摘下三八卡宾枪,拉枪栓把子弹顶上去,瞄准一个鬼子,他打开目测一下至少有五百米,他想干脆我都收装包圆吧,总共才三个鬼子,他先对着鬼子开了一枪,三个鬼子骑在马上,其中一个带队的正拿望远镜观察来人是敌是友,结果一声枪响子弹击穿鬼子士官的手腕子,张顺以为打中了,可只看到鬼子身体一歪趴在马上,他心想没打到要命的地方,我再来一下,他拉枪栓把发烫的子弹壳退下去,继续瞄准受伤的鬼子,其他两个鬼子骑兵催马往过杀,举着马刀不肯用枪,实在是太猖狂没把本事很大的顺子看在眼里。

张顺沉了沉,继续站稳当点,瞄准受上的鬼子又放了一枪,这下打中要命处,他见鬼子身体一歪掉下战马,马还没跑,他心说话好东西都归我们了,正好缺辎重马,帐篷、毯子、大衣、行李卷带在马上怪累的,把这些全弄回去正好够用。

现在是四零年的七月,在太草原上也热,为什么张顺他们带大衣和毯子呢?因为他们来过草原,知道这里的天气,白天不管多热,晚上在草原上扎营可要面对刺骨的寒风,即使夏天的晚上也不热,人还要睡在草地上,没大衣和毯子铺的暖和点,地上的凉气直往身上窜,所以出来行军打仗东西特别多,另外等他们回到东北也就是秋天,那有时间采购冬装,还不定从绥西出来一直带着么?所以辎重马是必须的。

两个鬼子飞马而来,几秒钟就跑到距离张顺有四百米远的地方,张顺所在的这片草原平得像地毯,一马平川,鬼子跑的是直线,这对狙击手来说太合适不过,他手很快,开了第三枪,把迎头跑过的鬼子击中,估计是三八卡宾枪威力不足,鬼子还没死,顺子心顿时很烦,老也打不死,这枪够难使的,没办法再补一枪吧,他重新瞄准好目标有对着鬼子的胸部放了一枪,鬼子被打的向后一仰从马上摔下,战马还往前跑了几米,因为怕把主人拖死,战马急忙停下来,此时张顺面前只有一个鬼子,已经跑到距离他有一百多米的地方,他想把卡宾枪里的子弹消耗完,就瞄准鬼子放了一枪,结果鬼子骑兵还躲开了,张顺把卡宾枪往马上一挂,摸出十响盒子枪准备开打。

鬼子兵心里也想,今天他妈的见鬼了,一向很好对付的中国人怎么这么厉害,四枪打死两个战友,这可不行,要给死去的兄弟复仇,他边骑马跑边喊,“去死吧。”

张顺听不懂日语,他心说你连吵吵带喊的有什么用,你看看你们这几个人,一个比一个笨,真该死,还是拿大威力的盒子炮近距离解决问题吧,他一推枪上的快慢机,盒子炮一下进入连射状态,大拇指一压击锤就对准面前的鬼子,骑兵的叫喊声越来越大,顺子想你快算了吧,您靠近我就半梭子子弹干死你,看刀快还是枪快,他瞄准迎面的鬼子,一搂扳机,“哒哒哒”盒子炮就像冲锋枪一样响了起来,五发子弹先后扑向鬼子,张顺从二八年玩盒子炮,到现在都玩了十二年,早就达到枪人合一的地步,五发子弹一个也没浪费,前两发发打进鬼子的前胸心,第三发子弹穿过脖子,最后两枪直中面门,五个子弹都打准了,鬼子一个跟头栽下战马就死了,战马也停下来看着主人。

顺子关了盒子炮的保险把枪装好,从地上收集战利品,“我说没锅不用带,这可好,头盔拿走当锅吧,晚上烧掉热水洗个脚多舒服。”


时间不大张顺返回,张学义见顺子牵了三匹健壮的军马,都是伪蒙政权孝敬鬼子的好马,战马归他们,另外还多了两支卡宾枪三把马刀一支手枪,另外水壶饭盒一应俱全,这对长途行军打仗可有用。

赫留金骑上缴获的战马,用缴获的武器迅速武装起来,他挂上鬼子的南部式手枪还说:“我出来的时候上级要我带武器,我说跟你们在一起需要带武器,你们这多的是,暂时还能给国家可以省点。”

张顺把六个人带来的衣服呀行李什么的全捆到多余的两个马上,帐篷之类的大件都带着,赫留金对张学义说:“我带你走蒙古国一侧,躲开日本军队,到了东北你直接过边界打日本军队,你看如何?这样路上可以走快点,也没什么危险。”

“当然好,那就请吧?”张学义也想少费点事情,骑马跟着赫留金进入有苏联军队占领的外蒙古,这也是大草原,一天可以走几百里地。


路上没什么事,他们走了一个月,路上还吃着苏联军队赠送的罐头和大面包,这次行军是张学义走的最舒服的一回,根本不用考虑安全问题,苏联红军可以保证他宿营的时候不被鬼子袭击。

说话间七个人走到了中苏边境地区,远远望去南边是一马平常的草地,在往南是一眼望不到边群山。“总算到家门口了,明天我们就回国,今天就在此宿营。”张学义翻身下马,把马栓在一颗树下,众人也开始把宿营的用品全部从驮马上卸下,天很快的黑下来,旷野之中传来几声狼叫,他们久在野外行军谁也没在意。

黄昏的时候大伙也没生火,都早早的围坐在一起吃罐头,现在每天不用打猎就可以吃肉,走几天遇到苏联一个兵站就能补充点物资,大家脸上的菜色已经没有,比在太行山上呆的时候强很多。

就在众人喝着水闲聊的时候一只狼从草丛里溜达出来,钱瑞眼睛好使,顺手拿出卡宾枪瞄准这只离群的狼放了一枪,狼还没看清楚这有几个人呢,一枪响过之后狼的皮毛被子弹划上,狼疼的惨叫着,钱瑞嫌狼叫的太难听,拉枪栓顶上下一发子弹,他又用一发子弹结果了狼的命,狼也不动了躺在地上不停的从伤口里流血,附近的一只狼看到自己的同伴死了,他也没过去报仇,只是掉头跑了,边跑还边叫,狼去叫自己的伙伴一起报仇。

钱瑞收起枪继续坐那抽烟,天就逐渐黑了下来,张学义仔细听了一下,狼也不叫了,估计没什么事,他躺在帐篷里摸了摸自己的两支盒子炮,他隐约听到沙沙的脚步声,他从帐篷里钻出来,往外一看可就坏了,只见夜幕中一对对绿色的眼睛正看着他们的营地,张学义大叫一声:“不好,有狼群围过来,都抄家伙起来。”

众人一起从帐篷里出来,人人都提着双枪,此时狼群已经发起冲击,一只头狼带领狼群扑了上来,张学义左手的十响盒子炮“啪啪”直响,右手抬起二十响盒子炮也开了火,钱瑞、刘二才、张顺、赫留金也纷纷拿出枪抵抗。

这几个人都是久经大敌的人,枪法都可以算一流,几百只狼根本怕子弹,死了一波又来一波,张学义他们几个人每人带两百多发手枪子弹,不停的换弹匣保持开火,十支盒子炮先后打退了几十次群狼的冲锋,几百只狼的尸体摆在他们的营地前边,狼这东西懂战术懂协调,跟一般的动物不一样,他们齐心协力的为死去的狼报仇,因为这一带是无人居住的地方,所以狼多的数不过来,狼一叫还往来招其他的狼。

人总是认为狼厉害,那还要说分跟谁比,历史上有名的人狼大战在四零年还没发生,那是后来解放战争的事,山东军区某精锐连过无人区,无人区内在八年抗战中死了很多人,狼吃人肉就繁殖很快,一个连队路遇几只狼,解放军战士击毙了狼继续前进,也没当回事,有只没死的狼不听的叫,后来招来几千只狼,该连队全部与狼作战中遇难,传说这个连也厉害。张学义要知道若干年后中国要出这么件事,他吓死也不敢跟狼作战,他就几个人,不知道狼有多少,但是步枪子弹也就六百多发,手枪弹一千发,比后来跟狼打仗的那个步兵连比,他们的子弹太少,不过他们好在手枪多,子弹充足,射击水平也是民国少有的尖子。

打狼跟打猎差不多,反正张学义也长时间没锻炼,这次正好当实战训练,他使足力气用卡宾枪打远处的狼,狼冲进了两个盒子炮一起开火,狼也是种欺软怕硬的东西,它最不是东西,现在还有人崇拜它,崇拜个屁,有什么厉害的?好多特种部队还拿狼当名字,这多恶心人?狼厉害还有人厉害么?张顺十二岁就拿猎枪打过狼,他都是老猎人,猎人就是比狼厉害,老虎也白给,卡宾枪不停的连续开火,缴获的子弹自己带来的子弹全打光,后来只有手枪子弹,狼可到了八辈子霉,纵横草原几百年没遇到过对手,今天可算遇到好猎人。

平日里张学义等人拿鬼子当猎物,人是最厉害的动物,打过凶残的鬼子还能怕狼么?狼在厉害会玩毒气,它有航母,它能轰炸重庆屠杀南京?还是狼没鬼子厉害,鬼子都白给狼来了是找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