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巴渝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七十三章 江海洋在益州呆了三天,得到了胡娜父母的认可,使他没想到的是胡娜的父亲跟他父亲是一个团的战友,他请江海洋转达他的问候,期待着有朝一日两个老战友的重逢。他在益州与胡娜缠绵了三天,胡娜表态说,等她母亲腿伤好了以后就不顾一切来江都,与他永远相伴,寸步不离。这让他感到非常高兴,他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七十三章


江海洋在益州呆了三天,得到了胡娜父母的认可,使他没想到的是胡娜的父亲跟他父亲是一个团的战友,他请江海洋转达他的问候,期待着有朝一日两个老战友的重逢。他在益州与胡娜缠绵了三天,胡娜表态说,等她母亲腿伤好了以后就不顾一切来江都,与他永远相伴,寸步不离。这让他感到非常高兴,他就喜欢这样的女人,有一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封建传统因素在里面。那种被现代潮流冲刷得荡然无存的原始的东西,能被他最后捡到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临行前,江海洋接到夏晓雯的电话,她是先打到他公司从朱冲锋嘴里得知他在益州的。她在电话里告诉他,她已办好一切手续马上就回江都了,并埋怨他来益州为什么不来看她。

江海洋在电话里没作任何解释,只是告诉她立即来见她,并叫她作好出发准备。他驾车来到军区大院,夏晓雯早已在门口等他了。两人只是握了一下手,站在门外聊了几句便进屋拿了一个大皮箱,扔进后备箱里就开车扬长而去。

“就这点东西?”江海洋问。

“还有一个人。”夏晓雯在一旁幽幽的看着他回答说,“一些大件早就托运回去了。”

“你还保持者军人作风,这让我感到高兴。……”

“唉!常年在外演出习惯了。”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两人在车上一边聊,一边驾着车朝五块石驶去。

“哎,方向错了,应该走这条路。”夏晓雯发现路走错了,纠正道。

“没错,还要去接一个人。”他回答说。

两人来到五块石,却不见刘成通的踪影,这是他俩约好的时间地点。大概又等了二十分钟,才见一个气喘欷嘘的少女来到他身边,她有些胆怯的问道:“你是江叔?”

“是呀,你是刘成通的娃儿?跟你爸一个模子浇出来的。”

“是的,江叔,我爸来不了……他被计生办的堵在屋里,逼着他罚款。……呜呜!”姑娘说着哭了起来,把一张捏成皱纹的小纸条交给了他。

刘成通在纸条上写着几句欠意的话,字里行间流露出无奈,一万元的高额罚款,也许会使这个农家从此一蹶不振。

江海洋把刘家小女叫上车说,“你回去告诉你父亲,叫他不要担心,我回去会想办法来救他。这里有一千块钱,你拿好,赶快乘车回去,这十元钱是坐车的零钱。”

他掏出皮夹数了十张百元大钞给她,看着她把钱小心翼翼的放进裤腰的贴身口袋里,又给了她十元零钱。

姑娘放好钱,抬起头来对他露出感激的一丝苦笑说:“江叔,我代表我爸妈感谢你。”

“不用,回家好好读书,为你爸妈多分点忧。”

“记住了,欢迎江叔有空到我家作客。江叔,我走了,祝你一路平安!”姑娘说完就开门下车。

“真是穷人的孩子早懂事,比你爸会说话,今后会有出息的。再见,路上小心点!”江海洋朝她挥手告别。

这一幕让坐在一边的夏晓雯看得有些莫明其妙,江海洋对她笑了笑,也不作解释说明,发动汽车穿城而过,上了益江公路二人才各自谈起分别后的情况。

江海洋向她坦白的说出当年没有积极性给她写信的原因,他没有向她坦白他在那时候被人利用,掉进了另一场爱情游戏的旋涡。

他轻轻拍着方向盘说:“有时面子思想害死人啦,特别是年青的时候,又不成熟又好面子观念,不知道那种常人没有经历过的生活,特别是从事过最低浅的工作,是人生阅历资本的积累。现在想起来真好笑,好在当时我们也没有任何承诺,只是与时具进随大流的写信相互勉励,相互促进而已,信的最后往往还要来上一句,致以崇高的无产阶级革命敬礼。所以大可不必为它内疚感叹,埋怨对方,甚至追究历史责任。你说是不是?”

“我不这样认为,我自责自己没有方向感,经不住甜言蜜语的呵哄和男人的死缠烂打,……”

“就溃不成军了,你的防御阵地也构筑的太薄弱了。”江海洋接过话笑着说,他想自己不也是这样吗?与其嘲笑她,不如是在嘲笑自己。

“是啊,我们是生死之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而我环境一变就把它给淡化。我后悔呀!”

“后什么悔?……”

“假如我也等你二十年,你会选择谁?”

“这个假设题不难回答,当然是选你啦。”

“可惜,我知道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我们只能做好朋友了。”

“有我这样的好朋友不好吗?你上次在电话里要我帮的忙,八九不离十了。我真羡慕你,脱下军装又穿上警服。而我呢,现在身上贴的是商人标签,不仅一身臭铜味,还被贬低为奸商。古时候的宰相就是现在的总理,不懂经济能治国吗?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第一任宰相就是当过商人的吕不韦,他是我学习的楷模,是政治与经济的集大成者,只是我们生活的历史时代不同罢了。当然我当不成宰相也做不了总理,不过我最崇拜的还是楚汉相争时刘邦的高级军师张良,此人不计名利,见好就收,激流勇退。有朝一日,我功成名就之时,就是我隐姓埋名之日。……”

江海洋把她当知音,一路侃侃而谈,借古喻今,大发议论,正在兴头上时,却被夏晓雯泼来一盆冷水。

“你明知我对商人呐,历史啊是个门外汉,却乱弹三玄觅知音。能不能谈的别的?那怕是回忆一下我们短兵相接的日子和说说其它的也好。”

江海洋尴尬的笑了笑,心里责怪自己,是啊,身边坐的是一个体态丰腴的漂亮女人,怎么不选择谈话对象呢?跟她奢谈什么秦始皇、吕不韦和刘邦、张良简直是大错特错。她可能最多知道个秦始皇,恐怕还是小学历史课本上告诉她的。

“行,那我就带你去个值得你回忆的地方。”

江海洋说完加大油门朝前驶去,来到一个路口处,他猛的把方向盘往右一打,轿车便朝着西湖方向驶去。经过四十分钟的急驶,二人来到西湖大堤。

夏晓雯像当年一样站在湖坝上朝西湖远处眺望,一边兴奋的叫喊起来,“知我者,江海洋也!”然后又指着坝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就在那儿被你救起来的,我当时把你抱得好紧。现在我真的想就像当年一样把你紧紧抱住,那怕一起沉入湖底。”

“当‘水鬼’?我可不干,还有好多未尽事业等着我呢。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我有点饿了。”江海洋征求她的意见。

“让我再看看,享受一下大自然的风光,这样会让我的心情一扫阴霾!”

“还拨开乌云见晴天啰。”江海洋看着她激动不以的背影附和了一句,他感她的背影比正面仿佛还有魅力。

“海洋,你知道我现在想到了一个什么成语?”夏晓雯突然转过头来问道。

“生死之交,你在电话里就提到过。”江海洋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错!生死存亡。”从她的语气与表情看,话里有话。

此刻的江海洋正手搭凉棚的注视着湖的远端,他没有在意夏晓雯的语言表情,而是在心里说:“但愿下次来的时候,是为西湖小学奠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