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七章 整军(一)

丁老大 收藏 0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娘子关失陷以后,赵寿山十七师的残兵三千多人继续奉命对鬼子的抵抗,以迟滞鬼子向太原开进的速度,因为忻口还在大战,军队都集中在那里,太原比较空虚,如果让鬼子开进到太原城郊,阎锡山的根本之地就危险了。鬼子如果再抽出一部分部队侧击忻口守军,也是很大的麻烦。

短短的数天时间,赵寿山的头发和胡子白了,历史传说,伍子胥逃离楚国的时候,因为过不去昭关,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曾经有人分析,这种生理现象根本不可能,头发变白的情况不符合人体生理原理。赵寿山的头发胡子变白为这个传说提供了有力的支持,证明人体中确实有一种物质能起到这个化学作用。随后,赵寿山因为心力交瘁,就病倒了。被士兵们用担架抬着走。他们先是守桥头村,然后又接到冯钦哉的命令,让十七师随溃退下来的部队守太原外围。

这时候阎锡山的阵脚已经乱了,他在太原绥靖公署召开会议,参加人员有副司令卫立煌,黄绍弘,傅作义,十四集团军副司令孙连仲,山西省主席赵戴文和山西晋绥军的高级将领。

阎锡山的意思是守,由忻口退下来的部队守太原外围,傅作义率部死守太原城。副司令卫立煌认为太原孤城难守,黄绍竑与卫立煌的意思差不多,却提出了建设性意见,认为忻口和娘子关两方面的部队正在败退,恐怕在还没有占领阵地就被敌人压迫到太原城边来。那时候前方后方都混杂在太原城区的锅底里,后果不堪设想。他不主张以野战来支持守城,而是以守城部队的牺牲来换取大多数野战部队休息整顿时间,,因为忻口会战是费了很长时间的准备才进行的,现在匆匆进行另一场会战时间不允许。并对部队的撤退部署作了详细地阐述。

卫立煌和孙连仲都赞成黄绍弘的计划,晋绥军将领不敢发言,只能听阎锡山的。太原是阎锡山统治山西二十多年的首府,是他毕生所经营的兵工业和防沙等其他工业的重地,还是想保住。因为阎锡山的问题,会议开了好几个小时还定不下来。

阎锡山最后宣布说:“咱们开会前,军队已经按照我的命令行动了,现在要改也没办法改了,只能照这样部署。”

卫立煌、黄绍弘、孙连仲一听,心说白浪费时间,你都定了还开什么会。

果然,从两个方向退下来的部队秩序混乱,还没有到位,就被两路夹攻的鬼子冲击得立足不住,溃退下去,十七师只有两千七百多人,被大队溃兵裹挟着往下退,渡过汾河,随大部队向西而去。太原城内就剩了傅作义孤军守城,陷入了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傅作义是守城专家,他在二七年配合张作霖的奉军打国民军的时候,以一个团的兵力守天镇,宋哲元率一个军攻了三个月也没有攻下来。随后又配合国民军打奉军,率第四师袭占涿州后,孤军守城三个月,以不足万人的部队,与数万奉军作战,同样守了三个月。阎锡山的打算是,只要傅作义把太原城守个十天半月的,他和军委会就可从容调集部队,保住太原。保住了太原,也就保住了太原城内他的所有工厂。

谁知道太原只守了四天就陷落了,太原的失守并不是傅作义无能,而是鬼子确实太厉害,傅作义的守城部队虽说有八九个旅,但是最后到位的只有六个多旅,日军从肃清外围到最后把城攻下来,只用了四天时间,真正的攻城只用了十多个小时。

十七师退过汾河以后先随冯钦哉的二十七路军在南关村一带集结,后来又随十七军在吴城镇南北一线阻击沿汾阳、军渡大道西进的日军,在这期间,赵寿山连向蒋介石委员长发了四份电报,诉说了军队的伤亡情况,请求整补。蒋介石依然让他和阎锡山和黄绍弘商量。阎锡山丢了太原心情不好,再说他的部队还没有整补,哪能先考虑到十七师。

赵寿山很为这支部队的未来担心,听说有的部队已经撤到河南整补了,他们不到河南,回陕西也行啊,但是战事紧张混乱,战区的指挥也很混乱,在潮水般退下来的部队洪流中,他们也只能跟着走。鬼子打到吴城镇的时候,他们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大部队往南撤,他们往西,西边没有鬼子,西边就是陕西,与山西只隔着一道黄河,当赵寿山从烽火连天的战场上把这支已经不满三千人的部队带到黄河岸上的时候,大家都精疲力尽了,从远处看去,明显就是一支打了败仗的部队。

黄河在这个地方是向南流,一直到凤陵渡才向东拐。这个两省交界的地方山大沟深,虽说已经到了冬天,进入枯水季节,但是河水依然很遄急,这近三千名劫后余生的将士看到了黄河岸,身上吹着河道里刮来的劲风,看到了对岸陕西的土地山河,就想起了家乡,想起了家乡的亲人,在战场上的时候,他们还顾不得想这些,现在没有枪炮声了,没有血与火的搏斗了,这些在战场上与鬼子拼杀时眼都不眨的汉子中不少人流泪了,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在地上,就像到家一样,心情全放松了。

耿志介走到赵寿山跟前,问赵寿山:“师长,过不过黄河?”

赵寿山没有吭声,他也在望着混黄的河水,望着对面陕北的土地山河,赵寿山还顾不上想家乡,他在考虑这支队伍的兴衰和归宿。河对面的陕北是共产党八路军的地盘,他在三原和云阳的时候与彭德怀、贺龙、博古、任弼时、左权、杨尚昆、罗瑞卿等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都有交情,在河北保定前线的时候,周恩来和彭德怀还去看他。

从娘子关退下来之后,他给蒋介石发了五份电报,也没有解决部队补充的问题,现在要不要过黄河到陕西补充,如果过黄河补充,陕北的八路军首脑机关肯定对他们友好,如果在陕北补充不到兵员,可以直接回关中,有这些在大战中浴血出来的老底子,在家乡拉起一个师的部队,经过简单的训练就能上战场,又是一支生龙活虎的部队。但是,现在没有命令,他们如果过去了就是脱离战场,军委会一道罪名下来,谁也吃不消,不过去在山西怎么办?没有人给他出主意,部队打残成这样了,现在吃不上喝不上,又没有弹药补充,还能有多大的战斗力,与武装到牙齿的鬼子拼本钱也不行了。不能把这点老本折完呀!

一曲歌声打断了赵寿山的沉思,是从对岸的山沟里飘出来的,赵寿山能听出来是陕北道情,歌词不大听得清,但是,那悠扬的、穿透力极强的歌声经过山峦的回荡,具有一波三折的效果,让人感觉到那是另一个世界。这时候,赵寿山才想起耿志介刚才问他的话,见耿志介在旁边还没有走,就摇摇头对耿志杰说:“不能过黄河,过了黄河,我们就脱离了战场,第二战区告我们一状,我们有嘴也说不清。”

耿志介说:“不过河去补充,这点队伍还怎么打仗,山西又没有补充的地方。”

赵寿山让人把地图铺开,在地图上看了一会,然后对耿志介说:“河岸的北边有个不大起眼的碛口小镇,部队先休息一会,然后到哪儿休整,我再给蒋委员长发报,请求回陕西补充,看委员长怎么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