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翼龙胚胎石(下)

辽西老戟 收藏 4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是!”章鱼背着冲锋枪向东面跑去。 突然,扑通!金教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白皙的脸上惊愕异常,好像全身的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拿着正本化石的手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老师!你怎么啦?”毛利连忙过来,低下头观看起显微镜下的负本化石。杨欣急忙过去扶起金教授,问道:“教授,这化石是您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是!”章鱼背着冲锋枪向东面跑去。

突然,扑通!金教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白皙的脸上惊愕异常,好像全身的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拿着正本化石的手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老师!你怎么啦?”毛利连忙过来,低下头观看起显微镜下的负本化石。杨欣急忙过去扶起金教授,问道:“教授,这化石是您说的翼龙吗……?”

“岂止是翼龙!”金教授镇静下来,白脸仍然泛着红光,用奇异的目光向毛利问道:“毛利,你看见了什么?”

毛利抬起头来说道:“我看到了负面页岩上有一个鸡蛋大小的椭圆形化石,再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发现椭圆形里有很多很细小的骨骼。”

“那是什么?”

“从kxe检测仪化验结果上看,好像是动物的胚胎。”

“好像?这可不是学术用语!”金教授举手一劈,斩钉截铁地说道:“两个量表分辨率查验出的骨骼特征,都足以表明,这是一枚翼龙的胚胎化石!迄今为止,世界上还从未发现过翼龙蛋化石,更不用说翼龙的胚胎化石了!” 激动之情依然难以掩饰。

金教授站起来,毛利让到了一边,金教授看着显微镜说:“看!胚胎的骨骼不但完整,头骨和牙齿清晰可见,而且还保存了翼膜纤维和皮肤的印痕。若它展开两翼,有27厘米长,如果长大成年,将是一只大型的翼龙。”

金教授把风衣铺在地上,坐了下来,兴致勃勃地对杨欣说: 翼龙属于会飞的爬行动物,它起源于约2.25亿年前的晚三叠世,绝灭于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末期。翼龙是恐龙的近亲,与恐龙同生同灭。它出现时便能在空中翱翔,比鸟类早约7000万年飞上蓝天,是第一个会飞的爬行动物。当恐龙成为陆地霸主时,它们独占了天空。传统观念认为爬行动物都是生蛋的,如此推测翼龙也应该是卵生,但长时间以来科学家们苦于没有证据,对翼龙究竟是胎生还是卵生无法定论。杨队长啊,你捞出的皇圈大井翼龙胚胎的化石,第一次证明了翼龙是卵生的事实。

毛利要过金教授受理的正本化石,拿着放大镜观察着说:“老师,您看我推断得对不对?

“说吧。”

“化石的骨骼和软组织结构还显示出这只翼龙很快就要破壳而出,但突如其来的灾难却让它夭折了。我推断这枚翼龙蛋正在湖边的软泥上孵化,火山爆发造成的突发自然灾难导致它突然死亡,而后又被火山灰快速埋藏起来。您说对吗?”

“这是显而易见的,不要在表层意义上推论发现。好,接下来,再深一步思考一下,毛利,你据此能联想到什么?”金教授盯着毛利,眼神里充满着期待。

“联想到什么?我……”毛利茫然地看着金教授,“还能……?”

金教授失望地摇了摇头,收起了正负本两块化石,说道:“你应该联想到,由于翼龙与鸟一样,骨骼是中空的,即使是火山爆发,能被完整地保存下来也是相当困难,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胚胎了。空骨存留,你应该联想到它能存留下来的珍贵性、稀有性!”

杨欣看着毛利笑了,“这就象蒸馒头似的,眼看就熟了,你就差最后一把火,结果还是没熟!”

毛利狠狠地瞪了杨欣一眼。

灯光下,杨欣十分钦佩地看着头发花白的金教授,小小的一块石头,在金教授那里,就能发现这么些问题、说出这么些道理。怪不得凌青来信说,一定要保护好金教授,他真是国家不可多得人才啊!

杨欣忽然想起了什么,便对金教授说:“金教授,您还没看到带羽毛的恐龙化石呢,我再下去一趟……,”

“嘿嘿!行啦!别下去了!”东面围墙下传来一声冷笑。

杨欣扭头一看,围墙下大松树里走出一高一矮两个人来,穿着蓝衣白裤的片仓说着话,晃晃荡荡地走到杨欣面前,上下左右地打量着杨欣,得意地说道:“杨欣?杨队长,你不用下去了,把这块翼龙胚胎化石和这个老头交给我,你还是到金鸡岭弹药库收账去吧!”

惨白的灯光下,片仓仔细地看着披着衣服、穿着裤衩的杨欣。分头白净脸,眉清目秀的。嗯,个头比自己高,不胖,可胸前、胳膊、大腿上都是疙疙瘩瘩的腱子肉。这回算是看清楚了,这就是与自己周旋多日的军车队头目、共党的游击队长杨欣!回过头对相貌猥琐的骷髅鬼土原说道:“土原君,见识一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军车队头领杨欣!在金鸡岭弹药库曾冒充司机,说什么是李黄牛、铁算盘,还要给我爸免费刻石碑,哼,把我唬得晕头转向!佩服!实在是佩服啊!”

“请多多关照!”土原毕恭毕敬地鞠躬敬礼,可说话声却像铁勺子刮锅底似的,使人听到后牙根儿和心里都不好受。

杨欣暗想到,片仓和这个骷髅鬼一定是接到毛利的电报赶到这里,可片仓是怎么收到的呢?最近的地方只有金鸡岭的武藏能用电台联系上,难道武藏带人埋伏在围墙后面?不能啊?山海关的鬼子援军按进程已经到了金鸡岭,隧道被炸,武藏肯定被大岛骂得狗血喷头。紧急军务缠身,焦头烂额,自顾不暇,武藏他不可能为一块化石跑到这里来啊?那还会是谁呢?不过,肯定有人联络,东面围墙后一定有人!不然,受了伤的片仓是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雾团渐渐亮了起来,围墙周围的苍松翠柏呈现出暗绿色。杨欣看着金教授和毛利有条不紊的在收拾东西,便沉着地穿上了裤子,系上了衣服扣,瞥了一眼片仓,思忖到,片仓脚步踉跄,一定是受了重伤,不难对付。可看到面前矮小猥琐的骷髅鬼,虽然骨瘦如柴,但深陷的眼窝里却射出了精光四射的目光。在金鸡岭隧道北面山坡上,片仓就是被这个骷髅鬼几个起落掠走的。看来,决不是个好斗的角色。哼,打起来再说,东墙后有你的人,大雾中就没有我的人吗?丁雄快来了,皇圈会也决不会看热闹!

杨欣微微一笑,说道:“片仓,你知道什么叫手下败将吗?”

片仓阴晴不定地闪了闪眼睛:“你说我是你们的手下败将?”

“那还用问吗?”杨欣缓缓说道:“在同昌宪兵队,你让罗云汉在你眼皮底下抢走了秦凤凰;在山海关街口路卡,你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开着卡车跑掉;在野汉子沟道口,两捆手榴弹就把你吓得魂飞体外;在九盘岭,严申丧命、吉野断臂,打得你们丢盔卸甲、大败而逃;金鸡岭弹药库你不辨真假、放走弹药车、致使隧道被炸,你也险些作了枪下之鬼。阁下是聪明人,你说,这些都是你的战功啊、还是你的败绩啊?”

片仓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心想,杨欣还不知道弹药库犬养的逼命书、炮仗屯窗口逃命这两件丢人现眼的事呢,真是憋气窝火,丢人现眼、倒霉透了!片仓低头看着自己的蓝衣白裤,褶皱肮脏、龌龊不堪。唉!没想到一个帝国军官、堂堂的宪兵队长,居然沦落到这般光景!背时倒运啊!这桩军火案子,从接手就不顺,没有一回称心得手的!哼哼,这回我先拿你杨欣开刀,抓到教授和化石就是奇功一件!然后再找罗云汉、丁雄算账,军火车就不难找到了。可是,一个杨欣就这么不好对付,那两个家伙就是那么想找就能找得到的吗?路程都走一半多了,三辆军火车,不用说一辆也没抓到,这一路上还让他们抢军车、炸碉堡、拔据点、毁隧道,闹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皇军损兵折将、伤亡惨重啊!唉,遇上高手对头啦!心里想着,嘴上却说道:

“杨欣,你不要得意太早了,用中国人的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此去同昌西山,还有四五百里呢!不用说北面哨卡遍地、碉堡林立,你们一步一个坎儿,就是眼下这荒坟野冢,你就难逃一劫!看清楚了,这皇圈大井下,就是你杨欣队长的葬身之地!” 片仓一招手,“土原!动手!”

土原刷地一下脱去了身上的黑色罩衣,抛在了地上,走了几步,站在了东面平坦的空场上。杨欣看到,土原只穿着一件小小的内裤,前胸两肋和胳膊大腿上基本没有多少肉。浑身上下露出的森森白骨,使人一望就触目惊心、不寒而栗。土原嘴角一动,露出了两颗獠牙,抖动了下手腕和双肩,立刻就发出了哗啦哗啦骨骼相撞的响声,使人感觉到站在地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架无血无肉的骷髅!一个青面獠牙的魔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