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连(十三)

aqssm 收藏 1 92
导读:陈骁在三个干部苗子当中第一个被提了起来,当了一排长,他的老排长祝生珉被调整到二排当排长。令我始料不及的是,陈骁升任排长,水涨船高,王晓华也由四班长升任一班长。我这个可怜的家伙,到炊事班兜了一圈,到底还是没有逃出王晓华的魔掌。   尤其恐怖的是,自从陈骁提干之后,王晓华一直气不顺,成天阴着个脸。有一天中午下课回到宿舍,我已是筋疲力尽,没有把木枪扛在肩上,而是拖在地上走。当时王晓华正躺在铺上闭目养神,听见动静,睁开眼睛,就那么阴沉沉地看着我。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迟了,我刚把木枪放到肩上,王晓华就一轱辘从铺上跳了起

陈骁在三个干部苗子当中第一个被提了起来,当了一排长,他的老排长祝生珉被调整到二排当排长。令我始料不及的是,陈骁升任排长,水涨船高,王晓华也由四班长升任一班长。我这个可怜的家伙,到炊事班兜了一圈,到底还是没有逃出王晓华的魔掌。

尤其恐怖的是,自从陈骁提干之后,王晓华一直气不顺,成天阴着个脸。有一天中午下课回到宿舍,我已是筋疲力尽,没有把木枪扛在肩上,而是拖在地上走。当时王晓华正躺在铺上闭目养神,听见动静,睁开眼睛,就那么阴沉沉地看着我。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迟了,我刚把木枪放到肩上,王晓华就一轱辘从铺上跳了起来,眼珠子瞪得像乒乓球,冲我吼道,持枪,立正!

我打了一个哆嗦,情不自禁地原地站立,持枪注目。王晓华慢腾腾地踱到我面前,那双乒乓球大的眼珠子从上到下来回扫描我。

王晓华看了一阵子,伸出右手举到我的眼前。我以为王晓华要体罚我,心里一阵窃喜,心想你要是动手,那你就栽了。我就给徐政委写告状信。我是新兵不错,你有训练我的义务,没有殴打我的权力。

我既阴险又有点紧张地等待王晓华的那一巴掌从空中劈下来。但王晓华并没有动手。王晓华说,当个军人要有起码的教养!说完转身走了。

我虽然个头不小,但是肥肉多精肉少,玩起单杠双杠十分吃力。陈骁提干之后不久,作为新干部到师部教导队参加培训,所以我们一排的训练实际上是王晓华负责,这回我就更惨了。

那一时期,王晓华大显身手。我知道,那一次拖木枪王晓华没有跟我大动干戈,是因为他觉得犯不着,他像是看透了我的阴谋,没有中我的圈套。但我估计王晓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修理我的机会多的是,比如在训练场上,他可以找到各种理由,以纠正动作为名,对我下狠手。当年在新兵训练的时候,他就这样做过,那时我站在队列里,小肚子有点往外翘,他就一次一次地捅我的小肚子,嘴里还念念有词,小腹微收,小腹微收!我明知他是在借题发挥给我颜色看,但是他冠冕堂皇地纠正我的动作,有苦说不出。

现在王晓华又跟我的小肚子和屁股较上劲了,我一练习单杠,他就在旁边喊,屁股屁股,不要蹶屁股,不要往下沉!不要挺肚子,把身体拉直,目光要同身体成九十度!

练了三天我还是不行,骨头都像散架了。要领从理论上知道了,做起来总是力不从心。三天之后连七班的武晓庆都过了二练习,我还在一练习上挣扎。王晓华见我吃力,干脆不让我练了,让我到车场靠墙站立。后来的两天训练,都没有让我摸过杠杆。美其名曰先练习“正身”,就是要解决蹶屁股和凸肚子的问题。所谓“正身”就是背靠墙,要求五点一线,后脑勺、肩胛骨、屁股尖、小腿肚、脚后跟,这五点在一根直线上。我原以为这没有什么困难的,而且庆幸比摸爬滚打强些,岂料往墙边一站,不出三分钟人就僵硬了,眼前就冒金星了,头脑就开始发胀了。

王晓华不仅在肉体上折磨我,更可恨地是在精神上羞辱我。搞刺杀和摔跤训练,他故意安排我和新兵们对练。过去我一直认为我高大魁梧,膂力过人,一直没有把张海涛武晓庆之流放在眼里。没想到当兵不到半年,武晓庆这小子像是吃了激素,力气呼呼往上长,刺杀和摔跤也很有章法。有一次武晓庆同我对练摔跤,他一共把我摔倒四次。

在悲愤中我恶狠狠地盯着武晓庆说,你不要得意,你今天把我摔得鼻青脸肿,明天你就有可能付出更大的代价。武晓庆阴阳怪气地看着我说,牟卜,不是我不手下留情,我们班长,还有你们班长都是火眼金睛,哪个动作弄虚作假,都会被他们明察秋毫。反正你已经是落后了,我们不能老是陪着你一起挨熊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