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连(十)

aqssm 收藏 0 84

应该说王晓华最初还是比较清醒的。他不止一次地分析那封信的性质。从口气上看这封信应该出自海滑的女兵。他反复搜索记忆,那些女孩子在他看来都很漂亮可爱。当然最漂亮的还是苏晓杭。可是苏晓杭会给他写信吗,那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王晓华的精神苦难从此就开始了。在训练场上经常走神,吃饭的时候常常把筷子往鼻子边上戳。连队里稍微有点心计的人都能发现王晓华的反常,但是多数人都认为王晓华的反常是因为对于提干的过于迫切造成的,马学方有一次就在我面前说,王晓华本来是茅缸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但是在提干面前,还是沉不住气乱了方寸。

我窃笑,我在心中暗自窃笑。王晓华是因为提干问题乱了方寸吗?不能不说多少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我以特务连一名战斗员的名义向你担保,仅仅担心提干问题,是绝对不会让王晓华这块花岗岩神魂颠倒的。可以说,王晓华目前所承受的精神熬煎,前因后果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这样一说,你可能会怀疑我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手脚,因为你知道我对王晓华积怨已久。那么是不是我做的手脚呢?我不告诉你,作为一名特务连的战斗员,我必须为此保密,哪怕我本人背上黑锅。

2月16日早晨,我把猪们伺候好之后,就开始密切观察连队的动向。星期天到连部请假的人不少,有班长,有副班长,也有普通的新兵老兵,连长李开杰签发了六七张外出证。

我那天没有请假,但我在连部外面遛达,我关心的是王晓华会不会请假。令我失望并且不安的是王晓华一直没有出现。我心猿意马地在连部外面单杠池里假模假式地做着练习,观察着从连部进进出出的老兵新兵们,越来越失望。

后来我就决定不再等待了,我不能老是在单杠上消耗自己的精力,而且在连部门口磨蹭时间久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不再看笑话,决定回到我的饲料房去看书。

然而就在我决定不再看笑话的时候,笑话来了。我看见从东边我们特务连主力宿舍门口向西边的连部走来了一个人,穿着一身不算新但是异常整洁的军装,脚蹬一双黑底绿面的解放鞋,步子迈得从容不迫。这个人是王晓华,他一定是来连部请假的,从他那视死如归的表情和动作上,我就不难分析出来,这哥们昨晚一定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这哥们到底没有抵御住诱惑,铤而走险了———也许,他是怀着侥幸心理,幻想鱼和熊掌兼而得之呢。

我赶忙撑起双臂,用足吃奶的力气,把自己送上单杠,并且在上面做了个高难度动作,倒挂金钩,一条腿挂在单杠上,从裤裆里倒着观察王晓华的行动。

果然王晓华走进了连长李开杰的卧室兼办公室。没过三分钟王晓华就从连部出来了,连看也不看我一眼,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向营房大门口大踏步走去。

这件事情的性质其实是一个并不高明的阴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扯淡。苏晓杭那么高傲,那么漂亮,她是一个方方面面条件都很好的女军官,而王晓华拼搏至今仍然是一个穿着两个兜军装的大头兵,她凭什么要追求王晓华?难道她是神经病吗?偏偏王晓华身陷其中找不着北。

对于这样一个道貌岸然而又傻乎乎的家伙,我们当然有理由看他的笑话,我们要是不看他的笑话,那我们就是傻子了。

可我们最终没有看成王晓华的笑话,后来我痛心疾首地发现,这个玩笑开大了,这个玩笑的最终受害者不是王晓华而是耿尚勤。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王晓华迎着朝阳满面春风离开连队的时候,我并没有马上离开我的观察位置,我吊在单杠上偷着乐,想象着王晓华在不久的将来徘徊在赵王渡的桥头上,焦急,失望,暴躁,愤懑……我的心里好不得意。但是我的得意很快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变化粉碎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