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十九节 麻烦问题

sxmlbj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在暗部总部所在地菲朗西斯高等警局内也正在做着抗击叛军的准备,整座警局基本上已经成为一个军事堡垒。要攻下这个堡垒只能用炮击,可是这个警局内有叛军急需的机密文件,只要叛军得到这些机密文件,叛军的武装政变行为便可能成为合法行动。也正是这些让叛军想得到的文件成为了暗部的护身符,至少有一点能够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在暗部总部所在地菲朗西斯高等警局内也正在做着抗击叛军的准备,整座警局基本上已经成为一个军事堡垒。要攻下这个堡垒只能用炮击,可是这个警局内有叛军急需的机密文件,只要叛军得到这些机密文件,叛军的武装政变行为便可能成为合法行动。也正是这些让叛军想得到的文件成为了暗部的护身符,至少有一点能够肯定:叛军绝对不会对警局进行炮击摧毁,他们只会步步蚕食地攻克警局,这也就为158旅的增援创造了时间。防御警局的人也看出了叛军的意图,拿不到这些文件的话,哼......政变的人都会被以叛国罪处决,要攻克一个甚至几个精锐旅防御的菲朗西斯,国防67师不会超过一个月。只可惜叛军首领并不了解暗部档案库的安全措施。

面对叛军的疯狂进攻,不仅仅只是“饕餮”率领的小队,所有防御警局的小队都不得不收缩了防御线。警局外院大门处全部被闪着警灯的警车封堵,部里的警员都说既然警车都要全部报销了,那当然不能浪费车里的电能白白浪费掉,况且那警车的红蓝警灯闪起来好看啊,也就当是为自己壮行吧。高等警局建筑周围全部是乱闪着警灯,所有照明设备全开的警车。而警车的油箱也全部打开,汩汩的汽油流淌了一地,狙击手正用步枪瞄准着地上的汽油。车下面和靠近警局的范围则全部埋设了军用反步兵、反坦克雷来用做欢迎叛军的礼花。这些军用装备从什么地方来?别忘了暗部可是菲亚斯国际情报局的武装部,要说这个武装部里什么单兵军用装备没有。

“饕餮”奉命将自己的小队部署在了警局大门的迎宾处,大门处全部堆放了沙袋,在上楼的楼梯处有两挺M2HB重机枪封锁住了大门。“饕餮”伸出刚包扎好还在往外渗血的手取下手雷放在防护沙袋上时,一支小队从内厅走了出来,带队的特警朝“饕餮”敬了军礼后道:“长官!接‘司令’的命令,警局迎宾处由我率领的小队负责防御,你部前往安全监控科防御。”

“饕餮”回了一个军礼看着年轻的特警队长似乎察觉出一丝异样,但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异样。“知道了,那这里就拜托你们了。”“饕餮”在这种时候不敢违抗“司令”的命令,只好带着小队朝内厅走去。拐过拐角后“饕餮”停下了脚步,不知怎么的还是觉得那名特警队长不太对劲,“饕餮”率领的小队共有十五名队员,有七名暗部特工,八名警局特警。

待小队的特警和“饕餮”带领的后面的暗部特工拉开一定距离后,“饕餮”悄悄叫住了暗部特工队员道:“你们现在回到警局迎宾处去监视,我说的是监视,不是协助,他们一旦出现异样立刻击毙。”“饕餮”拍了拍特工们的肩膀大声道:“你们现在立刻返回迎宾处协助特警小队守卫阵地。”

五名特工冷漠地点了一下头转身朝迎宾处走去,“饕餮”和另外两名暗部特工追上了前面的特警。小队首先乘电梯来到暗部的军械库看看还有什么剩下的装备,“饕餮”拿出磁卡在刷卡器上刷过输完密码后小队进入了军械库,明亮而硕大的军械库现在已经空空如野,只剩下横七竖八的枪械架和到处乱飞的记录纸屑。

“我就知道这里肯定被那些家伙哄抢完了。”“火花”拣起地上的几枚遗落的子弹扔给“谍报”笑道:“还好这些混蛋没忘记给我们留下几枚子弹。”

“饕餮”没接“谍报”扔过来的子弹而是拿出自己的身份卡来到一个终端刷卡器前刷卡输完密码在红色的确认键上按了一下露出很贼的笑容道:“不用着急!不用着急!休息,休息一下。弹药——是有地,你们不用急,我也不用急。”

十几秒后墙壁才滑开一道门,门全部打开后墙壁里的灯光自动开启。整整齐齐的枪械架上固定着大量各型枪支,那几名特警队员显然对这个隐蔽的小型军械库感到以外,他们刚才来军械库领枪时是看见了这太终端刷卡器,可上面被胶纸带封住了,仪器也没有应转啊。

“别疑惑了,这可是我们这些高级特工私底下存储的枪支,你们怎么可能知道。”“谍报”拿起一支FAMA步枪拉上枪栓检查了一下整体情况后连上几个弹夹斜挎在后背上,又拿起一支MP5K微冲笑道:“我的最爱,可惜对付军队差了些。”说着又把它放回到枪架上。

所有人都找好装备后“饕餮”用很自然的表情关上了这个小枪械库,正像“谍报”说的,这个小军械库是他们私底下出钱储存的,算是个人爱好的收藏品吧,能给这些特警们用已经是大放血了,用完了这些从未用过的新枪还得收回来继续珍藏,虽然击发过了。

“‘饕餮’你在什么位置?报告。完毕!”“饕餮”身上的移动对讲机发来了通信。

“饕餮”绑好身上的枪支拿起对讲机道:“我在军械库,完毕!”

“叛军已经攻入了警局,攻入方向是警局迎宾处,你马上摔队前往阻击叛军,不惜一切代价守住档案库。完毕!”

“妈的!我就知道,这些家伙太不成熟了。”“饕餮”把对讲机别在身上后一脚将一个枪械架踹倒在地。

“太不成熟?”“谍报”来到“饕餮”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还会有谁!我叫那些家伙监视那几名特警队员和那个什么狗屁队长,而他们呢?肯定是见情况危急就出去协助抵抗,结果被自己的防御部队出卖而阵亡了,阵地不也就丢了。你不用拍我的肩膀,那帮特警家伙在这又怎么样!就是那个天杀的特警队长是内奸,私通叛军。我就不行叛军没有重火力的支援下能攻克M2HB重机枪封锁的迎宾处。算了算了,少给老子嘟哝。走!咱们也去会会这群暗部的垃圾。”“饕餮”愤怒地看了几眼在场的特警后朝门口走去。

我醒来时窗外已经大亮了,看了一下钟:下午4点30分了。眯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到窗前拉开窗帘,阴沉沉的天上飘着些小雨。经过昨晚的激战不知道是叛军获胜了还是暗部获胜了呢?抓抓头发,管他。来到床前抓起电话:“客房服务......1528房间,我要午餐谢谢!”然后接着回到床上钻进温暖的被窝,恩......再睡哈的。

没睡多长时间门铃就响了,我极其不耐烦的来到门前拉开门没来得及说话“静”已经拉长了“马脸”看着我了,后面则站了不知是该进还是该先回避一下的服务员。

“进来吧,我的早餐还有最可爱的‘静’......小姐。”还是先敷衍一下好了,不然这个其实一点不可爱的“静”会对我财政封锁的。“静”先进入房间后,服务员才推着餐车也尾随进了房间,服务员摆好东西后慢慢退出了房间,关上门服务员长出了一口气搽搽汗,好可怕的美女。

见“静”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的意思我也就难得理了,我把餐车推到沙发前在“静”的对面坐下开始敷衍我饿了抗议的肚皮。

吃完不是时候吃的午餐搽搽嘴喝下一杯水长出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小静’同志,说说吧!你不会就是来看我吃午餐的吧?我还忙着呢。”呵呵!等会儿看来还得好好的睡他个昏天暗地才行。

“静”听完我的领导级讲话也懒得绕弯弯直接说:“我想知道亲爱的长官大人昨晚上哪疯去了。”

果然是这事,不就出去跑了跑夜生活吗?“呵呵!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是哪种听见暴力事件还能闲得住的人吗,况且这外面像打仗似的我就更闲不住了,我......”

“你少给我打哈哈,我要上报部门,你违规了。”

“嗨、嗨,别呀!这也太不够意思了,要让上面知道了我这月奖金又没了我,我......”

“今天我就为这事来的,我知道你要忙什么,就你那点阶级属性——属猪的。”说着扭着臀部出了门。

“靠!我招谁惹谁了我,不就派来监视我的一垃圾吗!拽什么拽,老子照样跑我的夜生活,老子又不是没钱用。看来这个好看的小首饰是起不到它的作用喽,啊......啊......还是在睡睡吧。晚上还得去会个老朋友呢。”嘀咕着掏出一张银行金卡,老伙计!晚上就看你的了。于是呼我又回到床上钻进了温暖十足的被窝。

我又一次被烦人的敲门声吵醒,骂骂咧咧的打开门刚要发作,又是她?不管了,谁要她吵我睡觉,离我的闹钟响还有10分钟呢?

“我说你有完没完呢?我都和你说过昨晚的事了还要扎地。我平生最恨两样东西:闹钟和没事打扰我睡觉的人。”

“我可不是没事打扰你睡觉,谁愿意来你这猪窝啊。”

“对了,我是猪怎么的?我这猪在不济也是你上司来着,说明你这家伙连猪都不如,满意了。”

“你......”

“我什么我,我要睡觉,马上滚。等会,把这也带走,昨晚混水摸鱼时弄到的。”说着把小首饰从兜里掏出塞给“静”就关上门了。

10分钟后可恶的闹钟终于响了,顺手把闹钟从窗户那扔了出去,明天要换了......掏出手机:20点40分了。不是20:30分起的吗?哦,闹钟殉职了哦。啊......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新的修仙装穿上,其实就是休闲装了,不过我们原来暗部的弟兄都喜欢叫做修仙装。来到楼下打了辆的士,看来这里的局势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了,全副武装的驻军部队正配合S.W.A.T特警部队收缴叛军流落在民间的武器,普通警察部队也已经开始武装巡逻,照这个情况看应该是政府军获胜了吧。我上了的士关上车门:“你好!直接去林肯街购物中心,谢谢!”

“打扰一下,你知道这次冲突是谁获胜了吗?”最好还是亲自确认一下比较好。

“哦,当然是政府军获胜了。你不知道吗?那就听听广播吧,现在正在播呢。”司机说完把收音机的声音调大了些。是滚动新闻啊,“昨夜凌晨在菲亚斯首都区圣菲朗西斯发生了一起严重骚乱,一些地下非法组织趁机发动武装政变,政变军队为菲亚斯武装部队645旅。政变发生后离首都区最近的菲亚斯武装部队158旅迅速增援市区,政府军与叛军在市内发生激烈交火,由于叛军为精锐部队,政府军难以攻入核心政府办公区。关键时刻秘密留驻首都市区东北15公里外的国防67师312旅第3摩托化步兵团迅速增援市区,并且配合158旅余部及城内的武装警察部队向叛军发动反击,战斗于5月3号下午结束,叛军大部被歼少部被俘。国会和国家事务局等机构已成立特别小组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国防部、国家安全局和首都区警察厅均有高官参与叛乱行动。国防部副部长在办公室被捕,国家安全局局长在办公室内饮弹身亡,首都警察厅厅长在政变发生后被国防67师特种部队击毙。详细内容请收看国家电视台第7频道的特别节目......”

国防67师留守部队,还好这些家伙够机灵秘密留驻了一个精锐团,不然的话这次政变危机可就麻烦了,暗部那些家伙肯定也够忙的吧。

说实话由暗部和国防67师312旅第3摩托化步兵团联合组成的特别调查小组的确蛮忙的,这支由十人组成的调查小组得到了国会亲自签发的特别行动许可证,有了这张证件,调查小组的人员可以出入任何国家机关、军事设施,可以询问任何人,非常时期嘛。一辆专门押送重型犯的警用大巴在一辆“悍马”吉普车的押解下朝郊外驶去,大巴上挤满了参加叛变被俘的军人,这些都是被俘后拒绝认罪的叛军。吉普车上则坐满了全副武装的大兵,他们将负责将前国防副部长在内的叛军暂时押往位于首都区的国家监狱关押。在路过一个街边时突然遇到有叛军残余部队正在抢劫商店,车队做出决定大巴继续朝国家监狱前进,稍后会有部队过来护卫,吉普车负责制止叛军残部行为。

大巴加快了速度,没行驶多远突然在大巴后面出现了两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并且用警笛和车灯示意靠边停车。大巴司机减慢了速度拿起车上的步话机向警察总部询问道:“这里是押解一号车,我现在林肯街我身后有两辆警车示意靠边停车,请核实他们的身份,完毕!”

“总部收到,我们已派出两辆警车前往护卫押解一号前往国家监狱。完毕!”

“押解一号收到,完毕!”司机放下步话机从座位下掏出手枪拉上枪栓拿在手里放慢车速停在了路边,两辆警车一前一后把大巴挤在中间后停下。四名披戴整齐的警员下车,两名一前一后站在大巴车门处,另外两名示意开门。司机打开车门后见警员突然有掏枪的姿势,司机立刻向警员开枪,一枪命中一名警员后便被另外一名警员击毙。大巴车上被俘的叛军士兵立刻骚动起来,举着双手戴的手铐要求警员释放他们,警员直接走到前国防副部长身前解开手铐后搀扶着将其戴下了车。

前往执行护卫任务的两辆警车上坐了八名全副武装的S.W.A.T特种警察部队,包括两名暗部人员。警车在林肯街十字路口的购物中心门口刚好看见两辆警车把一辆警用大巴挤在中间,而重点押解目标前国防部副部长已经被警员带下了车。假警员看见赶到的警车立刻举枪射击,并且一边把副部长搀扶上停在大巴前的警车准备离开。赶到负责护卫的警卫人员也立刻进行还击,繁华的林肯街再度爆发枪战,暗部成员“谍报”加大油门把车撞了过去正好撞在假警员和前国防部副部长乘坐准备逃离的警车前引擎盖上,“谍报”撞的这一点正好撞在警车的前驱动轴上,警车立刻熄火发动不起来了,其他警员立刻一拥而上用枪指着车内。

“谍报”推门下车来到被押下车的前国防部副部长前装模做样的敬了一个礼:“抱歉将军,可能你的假期得取消了,希望你在国家监狱过的愉快。押走吧!”

“谍报”看着走远的押解车辆收起USP战术型手枪从西服中掏出一支香烟小心的用火柴点上,然后朝一名穿休闲服装的男子走了过去。

“你这家伙在这瞎晃什么?还不赶快去暗部报到,当心我抽你。”

休闲装男子看见“谍报”恶狠狠的表情搔了搔头笑着拦了辆计程车便向暗部方向驶去了,“谍报”也搔了搔头无奈的笑道:“我怎么会带这么一笨蛋当徒弟,还好这小子进步不算太慢。”

“谍报”正准备离开一支手枪却极其隐蔽的抵住了他的腰,“谍报”冷吸了一口凉气。“谍报”小心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对方,惊诧而又兴奋的说道:“天......‘睡魔’,你怎么......”

“不好意思‘谍报’,作为一名叛逃特工回到了原部门的眼皮子底下我不得不小心行事,怎么样?想我吧。”我小心的收起枪直接从“谍报”嘴里拿过烟吸了几口,“说回来你不会把送交暗部领赏吧。”

“谍报”重新掏出一支烟点上:“你说呢,如果不想去暗部细谈的话我想去老地方谈你不会不乐意吧?”我直接拦下一辆计程车先坐了上去看着“谍报”,“谍报”摇了摇头:“这家伙......得,去圣城咖啡厅。”说着也坐上了计程车。由于新的驻军工程部队和警察们封锁了一些街道正在清理叛军用来阻挡政府军留下的例如反步兵、坦克雷或者铁丝网、反坦克桩之类的防御性设施,因此计程车左绕右绕花了平时三倍的时间才来到了圣城咖啡厅。

在咖啡厅的特殊包间里就我和“谍报”两人点了些东西坐下,说回来这个咖啡厅其实属于暗部的产业之一,可以算是暗部的经费来源之一吧!

“你这次到圣城不会是来旅游的吧?”“谍报”喝着加冰的咖啡问道。

我拿起刀叉开始开动盘里的牛排:“旅游?旅游我也不会到菲亚斯的圣城(圣菲朗西斯科)来,而是去罗地亚的圣城(耶路撒冷),说来因为宗教而闻名的耶路撒冷圣城也不比因为自由而闻名的圣菲朗西斯科圣城差多少。或许我在耶路撒冷旅游的话会比在这边安全的多,如果你们解除对我追杀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

“你叛变了国家还敢说这种话。”

“哼......你这家伙是部里少数不说祖国而只是代说国家的人。”

“祖国......”“谍报”放下咖啡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祖国只不过是给自己增加负担的感情名词而已,其实对于我们这种人类社会的渣滓而言用祖国这个词太过于贬低我们了。”

放下刀叉用餐巾搽了一下嘴:“要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话会有心理问题的哦。”

“对于我们这类人谁没有心理问题?说正话,我对‘菜鸟计划’也略知一二,你是负责执行这个计划的人,虽然计划严格保密到只有暗部的几名主要负责人才知道。”

“‘饕餮’告诉你的吧?”

“是他告诉我的,猜的真准!‘菜鸟计划’的执行人已经叛变了,而部里不仅只字不提而且连计划的执行人都未进行更换。所以......”

“所以......”还是圣城咖啡厅的咖啡最原味。

“所以我就想到了特级潜伏任务。而且全球解放旅那边的同仁也进一步和部里的高层人员知会过了。”

“既然如此,你该演戏演到点吧?”我放下咖啡站起身朝“谍报”伸出双手,“谍报”楞了一下便反应过来了从身上掏出手铐拷在我手上后拉了拉衣领一快拳把我打倒在地,我搽了搽嘴角的血勉强爬起来说道:“你这家伙作戏做的确实不错。”

“这是替‘魔姬’打的。”

“说来这家伙还好吧?”

“谍报”原本不错的表情马上阴了下来:“据说在护送国防部对外安全事务科尼米滋中将前往海艨谈判时随谈判团和CE1357贵宾机在北部原始森林上空进行了最后通讯后便失踪了。”

“算了,我们差不多该走了吧。”我扬了扬戴在手上的手铐。“谍报”点了一下头掏出移动电话拨了一会号码:“‘司令’,我请到大客人了—是‘睡魔’。我们现在在圣城咖啡厅。”说着便挂断电话推了我一下一脸既兴奋而又像在等待什么的表情看着我。这家伙......我们来到咖啡厅正门外时整个咖啡厅门口停了很多闪着警灯的警车,没有普通警员,只有全副武装的S.W.A.T特警已经封锁了圣城咖啡厅周边的所有地区,在远处隐约可以看到有军车出现。

我看着走过来的“饕餮”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饕餮”走过来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阵示意身后的两名特警把我押上车。我被押向一辆经过改装过的警车,我从被特警拦在封锁线外的人群中看到了“静”惊诧而又担忧的脸。在两名彪形大汉的“虎威”下我只好坐进了警车,这不会是“饕餮”的车吧?果不其然,“饕餮”这家伙坐在了副驾上......

一队军车在空中武装直升机的护卫下缓慢的经过雪地朝菲亚斯北部空军基地行驶而去。车队抵达基地时已经是夜里23点15分了,在基地的引导下护卫的武直和车队安全抵达。负责运送包括18枚“民兵2型”弹道导弹弹体在内物资的少校指挥官跳下“悍马”吉普车来到基地指挥官前接过烟抱怨道:“什么鬼天气居然下起暴风雪来了。”

基地指挥官接过物资记录本调笑道:“这路不好走吧,我们可是经常因为下暴风雪而被困在基地里的。”在检查了各项数据后叫来了负责卸运物资的仓库管理员问道:“报告物资数量。”指挥官一边听着管理员的物资汇报一边点头勾去物资记录本上的记录。

“等一下,‘民兵2型’弹道导弹弹体多少枚?”基地指挥官皱了一下眉问道。

“报告长官,‘民兵2型’弹道导弹弹体一共15枚。”管理员大声说道。听到这话,运送指挥官少校放下手里的烟凑到基地指挥官手上拿的物资记录本问道:“你说多少枚?”

“报告长官,15枚。”

“这不可能,我们发货时确定是18枚‘民兵2型’弹道导弹弹体。”少校来到被卸下的物资前清点了一下呆住了,15枚‘民兵2型’弹道导弹弹体,这......还有3枚呢?基地指挥官看见少校的表情对着副官咆哮道:“封锁基地,立刻派出搜索队进行全面搜索!马上上报国防部,我们发生了‘断剑’。”

命令发出后基地通讯部门立刻将“断剑”事件向国防部进行了汇报,国防部指示北部空军基地立刻组织人员在管辖范围内对失踪的弹体进行拉网式收索,并且严密控制住运输人员等待调查组。北部空军基地遵照指示立刻派出驻军部队对管辖范围内顶着暴风雪对运输部队的行驶路线进行查找,但由于暴风雪加剧搜索中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