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士兵日记-——路灯日记连载5

兵人战士 收藏 0 6
导读:八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晴有暴雨. 因昨晚执行了潜伏任务,白天就没有其它的任务了,不执行潜伏任务的班排,则充当了军工队,或者是上午,或者是下午,也或者是晚上,只要是阵地上需要了,命令一到,不论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下雨带来的泥泞湿滑,还是猛烈的太阳带来的高温.战友们都是义无返顾地拿起背具就走,而返回后的样子,总是让人看了心酸,特别是体质差些的战友,他们不单要战胜恶劣的自然坏境,更要向自已的体能极限发起挑战. 潜伏虽然在体能上要轻松一些,但一整夜都爬卧在热带雨林里,一想到蛇从郝爱的身上爬过,蚂蟥钻到我的

八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晴有暴雨.


因昨晚执行了潜伏任务,白天就没有其它的任务了,不执行潜伏任务的班排,则充当了军工队,或者是上午,或者是下午,也或者是晚上,只要是阵地上需要了,命令一到,不论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下雨带来的泥泞湿滑,还是猛烈的太阳带来的高温.战友们都是义无返顾地拿起背具就走,而返回后的样子,总是让人看了心酸,特别是体质差些的战友,他们不单要战胜恶劣的自然坏境,更要向自已的体能极限发起挑战.


潜伏虽然在体能上要轻松一些,但一整夜都爬卧在热带雨林里,一想到蛇从郝爱的身上爬过,蚂蟥钻到我的脚脖子里,还有流弹从我的耳边飞过,我就心有余悸.但愿在今晚的潜伏中,我们都能平平安安.


九点多的时候,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把整个战区晒得火辣辣的热,经过几天的适应和观察,我们住的山腰是越军的炮火射击死角,他们打来的炮弹要么在八里河东山的阵地上爆炸,要么在对面的山腰上爆炸.山底有一个苗寨,应该就叫八里河村吧,寨子里住着七八户人家,房子都很破烂,紧邻苗寨的东边,是我们412团的一个炮兵阵地.这也让我明白了这些边民为何没有迁走的原因.四周的高山成了苗寨的天然屏障.


寨子的旁边有一条小河从山底流过,开始几天,连里严令我们不能下去洗澡,只能派人下去提水上来,因山陡路又滑,一次也提不了多少水,加上这几天也太疲惫,身体实在是太脏了,又几呼没认真地洗过.有人实在经不住清泉的诱惑,就下去洗了,看到他们回来后的那个舒服,我也就忍不住了,就叫上了同乡李久清,刘断旭,李曰洋,秦松柏一起下了山,带上这几天积攒的脏衣服,我们和衣就跳进了河里,身上的泥巴立刻让河水变得浑浊起来,不过很快,清澈的河水就将浑水淡化,冲走,我们欢快地一边嬉戏,一边搓洗着衣服.


衣服洗好后,我们干脆脱了个精光,在河里欢快地玩了起来,完全忘了是在前线,是在打仗,当越军的两发炮弹在河对岸的山腰上爆炸后,我们才穿上裤头,抱着衣服回到了帐蓬,班长为此大骂了我有五分钟之久.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他也想去洗一洗,只是因为他是班长,他不好去破这个先例罢了.


吃过午饭,班长要求我们睡觉,说是晚上还要潜伏.


晚上八点我们全班又准时地进入了潜伏位置,吸取昨晚的教训,班里其它人也叫蚂蟥咬了,我们把裤角用背包带扎成了绑腿,头上戴着防蚊帽,袖口也扎的严严实实的,然后穿上雨衣,爬卧在地上.因为雨衣不透气,不一会,雨衣里的热气和身体下的潮湿相互作用着,让人非常的难受.十一点的时候,由我监视,由于适应了环境,又作好了充分的防护,我们已不那么紧张了,不料,一时乌云密布,下起暴雨来了,衣服由外湿到了里面,和身上的臭汗流到一起,粘呼呼的,非常的难受,可为了安全,我们仍然要爬在地下,很快,就有雨水从身下流过.


为了不暴露潜伏位置,我们是天黑后进入,天亮前撤离.下山的时候,真的比爬在地下还难,因下雨,山陡,路又滑,又不能照明,我们简直就是坐"滑梯"下来的,不用说,又是一身的泥巴.


回来一看,连枪口都塞进了泥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