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士兵日记-——路灯日记连载4

兵人战士 收藏 0 0
导读:八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小雨. 清晨,我们从34号阵地下来后,饮事班的战友把早已准备好的饭菜送到了我们的帐篷,我脱掉沾在身上的泥衣,用毛巾在身上胡乱地擦了擦,只穿一条被汗水和雨水浸透了的裤头,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郝爱他们几个干脆连手也没有擦一擦,嘴边上还沾着泥土,就呼啦啦地一阵猛吃.吃的肚子胀胀的,感觉舒服了不少. 帐篷里有一个塑料桶,只有大半桶水,是昨天从公路下的水河里背上来没有用完的,全班十个人,每人只分了小半盆水,毛巾在水里一搓,水就变得浑浊不堪了,我们就用这浑浊不堪的水搓了搓身体,倒在铺上

八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小雨.


清晨,我们从34号阵地下来后,饮事班的战友把早已准备好的饭菜送到了我们的帐篷,我脱掉沾在身上的泥衣,用毛巾在身上胡乱地擦了擦,只穿一条被汗水和雨水浸透了的裤头,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郝爱他们几个干脆连手也没有擦一擦,嘴边上还沾着泥土,就呼啦啦地一阵猛吃.吃的肚子胀胀的,感觉舒服了不少.


帐篷里有一个塑料桶,只有大半桶水,是昨天从公路下的水河里背上来没有用完的,全班十个人,每人只分了小半盆水,毛巾在水里一搓,水就变得浑浊不堪了,我们就用这浑浊不堪的水搓了搓身体,倒在铺上睡了一个上午.


下午班长告诉全班,晚上将执行潜伏任务,要求我们不到其它的帐篷里串动,以免影响执行其它任务的战友休息,并要求我们尽可能地多睡一会,因潜伏时间是一整夜.

雨没有怎么下了,帐篷里变得闷热起来,让我没有一点睡意,我想应该给父母写信了,告诉他们我已经到了前线.这之前我一直是瞒着他们的.我不想父母为我过早地担心.战友们大都和我一样,在默默地写着家书,沉静在与亲人无声的交流中.

晚上八点,我们九班准时进入潜伏位置,警戒的目标是团指挥部,团部位置在尖山南面山腰上,就在八里河东山一线阵地与尖山的夹角处.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我们三个人一组,各组相距三十米左右,每人监视三小时.


因一直在下雨,山体湿漉漉的,我们都穿着雨衣,爬在热带雨林的丛林里,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脑子里映现着一幕幕蛇在热带雨林里的恐怖画面.因为潮湿的热带雨林,本身就是蛇的天堂.


对面34号高地上的枪声响成一片,我感到责任重大,脑子又不自觉地想到了一些电影里的画面,潜伏和反潜伏,偷袭和反偷袭.我们小组都子弹上膛,手榴弹也拧开了保险盖,全神贯注,一派如临大敌的架势.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总觉得祼露的左脚脖子似痒非痒,似疼非疼,开始我还能忍,我怕不小心弄出响声来暴露了潜伏位置.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慢慢地用手一摸,惊恐地摸到了半截软软的东西,我知道是蚂蟥,它的半截身子已钻进了我的身体里.这种蚂蟥非常恐怖,它能全部钻到人体里,喝饱了血再爬出来.


大概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来自山东烟台的赦爱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说有一条蛇从他的身上爬过去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蛇爬走了没有,一直都在担心那条蛇还会爬回来.更担心还会出现其它的蛇.


终于天亮了,在我们潜伏警戒的范围内没有出现情况,可就在我们撤离的时候,我又长嘘了一口气.


我刚走到一块巨石的前面,本能地感到有东西向我迎面飞了过来,有点像蚊蝇迎面飞来的感觉,我不清楚我的头动没动过,只觉得耳边溅起的碎石打在我的钢盔和脸上,惊了我一身冷汗.是一颗流弹掠过了我的耳边,打在了我身旁的岩石上.岩石上有一个清晰而新鲜的弹痕,我想找到那颗弹头,最终没有找到.我想,生和死的距离原来是如此之近,近到死神光顾时,你都来不及眨一眨眼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