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士兵日记-——路灯日记连载3

兵人战士 收藏 0 0
导读:八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小雨,浓雾 凌晨一点半钟,和我同年入伍的连部通信员冯国兵钻进我们九班的帐蓬叫醒了我们,叫我们用已经配发到班的煤油炉赶快做饭,吃好后到山腰上的公路上集合,往八里河东山的34号阵地上送弹药,就在我们手忙脚乱还没有做好饭时,冯国兵已在帐篷外喊我们赶快集合,雨似乎下的不是很大,冯国兵用他手里的电筒给我们指引着到公路上的路.因为山陡,脚上的解放牌胶鞋又不防滑,我们是连摔带滚地到了公路上. 因这是第一次作战行动,连长和指导员向我们交待了注意事项,连长一改往日严厉的语调,漆黑一团的雨夜里虽然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八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小雨,浓雾


凌晨一点半钟,和我同年入伍的连部通信员冯国兵钻进我们九班的帐蓬叫醒了我们,叫我们用已经配发到班的煤油炉赶快做饭,吃好后到山腰上的公路上集合,往八里河东山的34号阵地上送弹药,就在我们手忙脚乱还没有做好饭时,冯国兵已在帐篷外喊我们赶快集合,雨似乎下的不是很大,冯国兵用他手里的电筒给我们指引着到公路上的路.因为山陡,脚上的解放牌胶鞋又不防滑,我们是连摔带滚地到了公路上.

因这是第一次作战行动,连长和指导员向我们交待了注意事项,连长一改往日严厉的语调,漆黑一团的雨夜里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我们都感受到了他兄长般的叮咛和关怀.

雨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大多数路段,我们都是凭感觉在跟随着,通向阵地的战壕,是一条完完全全的泥巴壕,我们每个人都领到了一个能很好捆绑弹药箱的背具,每个人都绑上两箱,重量有一百多斤,由于胶鞋不防滑,我们不断地有人摔倒.更由于紧张和没有经验,开始大家都跟随的很紧,由于山陡,往往是一个人摔倒,就砸倒几个人.我被前面的人砸倒过,自已也摔倒过,当摔倒时,我们要消耗极大的体力才能爬起来. 离枪声和爆炸声越来越近了,心里也更加的紧张,并不由自主地猜测着阵地上的情形,脚下一滑,我又重重地摔倒了.我感觉到我已耗尽了体力,左腿钻心地疼了起来,雨水浇着汗水和泥巴,迷住了我的眼睛,我用衣袖擦了擦,湿透的衣袖沾满了泥巴,让我的眼睛更加的迷离,我用右手摸了一把,我闻到了血的腥味,右手掌不知被什么东西划破了,泥水浸入伤口,一阵阵地刺痛.我闭上了眼睛,瞬时感到无比的安逸,忘记了左腿和右手的疼痛,爬在泥水浸泡的交通壕里,就像是睡在柔软舒适的床上,真想就那样安逸地睡去,永远不要再起来.我不知道是谁帮了我,因为我们都没有说话,当他的手触摸到我的时候,我又浑身来了力气.反复地摔倒,又反复地爬起来,我相信每个人都和我一样,都受了不同程度的皮外伤.事实也正是这样,当我们完成任务后休息,我用日记记录这次任务时,好多人都划伤或碰伤了.而罪魁祸首就是胶鞋设计上的不合理.没有防滑的功能.终于到了34号阵地,我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只觉得枪声就在身边,还有我军的炮弹飞过我们的头顶落在对面的越军阵地上爆炸.我跟随着前面的人放好弹药,不敢有片刻停留.上山难,没想到下山更难,不防滑的橡胶鞋踩在泥巴上就像是踩在冰面上一样,一摔就是好几米远,因不负重了,下山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我们第二次把弹药送上34号阵地时,天已放亮,饥饿和疲惫一起和我袭来,我无力御下身上的弹药,就势和弹药一起歪倒在战壕里,再也不想动弹一下.阵地上一个不知名的战友帮我御下身上的弹药,拉着我的手连声地说着谢谢,一股热流禁不住涌上心头,我的眼睛湿了,喉咙也哽住了.我点点头,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