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士兵的故事

马其诺防线 收藏 1 49
导读:1990年,17岁,高考落榜,在家无所事事,被老爸强行应征入伍(当时还真没想过去当兵)就这样,到了**,做了一名小小的士兵,新兵生涯很辛苦,想家,想妈妈,最受不了就是部队的伙食,而且还受老兵的欺负,慢慢的,新兵变成老兵,开始喜欢上部队,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感情,碰上部队选拔侦察兵,就去了,没想到我的一技之长(射击很好,没办法,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枪我熟悉得很)帮助我顺利的进入了侦察连,开始了魔鬼般的生活,半夜三点,紧急集合,一团忙乱之后冲到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一根水柱,全身湿透之后,教官说:没事了,你们回去睡吧!

1990年,17岁,高考落榜,在家无所事事,被老爸强行应征入伍(当时还真没想过去当兵)就这样,到了**,做了一名小小的士兵,新兵生涯很辛苦,想家,想妈妈,最受不了就是部队的伙食,而且还受老兵的欺负,慢慢的,新兵变成老兵,开始喜欢上部队,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感情,碰上部队选拔侦察兵,就去了,没想到我的一技之长(射击很好,没办法,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枪我熟悉得很)帮助我顺利的进入了侦察连,开始了魔鬼般的生活,半夜三点,紧急集合,一团忙乱之后冲到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一根水柱,全身湿透之后,教官说:没事了,你们回去睡吧!!

每天枯燥的训练单兵动作,教官只教一遍,做不好,等着被踹吧,每天,动不动就5公里武装越野,跑得我们口吐白沫,要死不活,做不好,重来,还要忍受教官那不堪入耳的骂声!直到你做好为止,那时候,晚上我的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流,要退出很简单,说一声,我就可以回原部队,继续当我的兵尖子.呆到退伍的时间,可我又不愿这样放弃,侦察兵啊,就是特种部队,多少士兵梦寐的,3个月后,终于熬过了第一关,后面的训练似乎没那么可怕,之后就是小组训练和专业训练了,在火辣辣的太阳下练习瞄准,中暑过多少次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每次中暑,只听到教官一句:医务员来了之后灌藿香正气水,醒来之后是教官铁板的面孔:还撑得住?我能说不撑得住吗?那么好,继续,没有命令不许起来!

终于,可以执行任务了,我们的任务很简单,打击毒贩,一般是抓,但也有消灭的,而且常常是越境执行,当然,我们的越境是秘密的,我的一个战友就这样牺牲在缅甸的丛林里,再也没有回来,刚开始,心情还比较兴奋,我终于成为个合格的特种战士,一个合格的狙击手,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之后,我开始思考,曾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如此脆弱,任务是任务,可是,每次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不留活口,难道异乡的人就不是人?他们和我们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珠,他们贩毒甚至养不活一家几虽然让我痛恨,但这些人却让我同情.

距离:860,风速偏东1-2级,建议纠偏0。2度,温度合适,上下偏差适中,副射手建议,目标全身暴露,我选了个完美的狙杀阵位,三秒钟后,随着我的85式一声闷响,目标的胸口绽出一团血雾,目标终结,我简单的说了一句,眼睛依然在在瞄准镜上,他的孩子,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6,7岁的女孩,在不知所措的嚎啕大哭,或许,他生前是个慈祥的父亲,是女孩眼中的神,然而,在我的任务简报里,他只是个代号,没有名字,一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数字,在我的眼里,他只是个目标,我和副射手带着复杂的心情爬出了阵位,回到集结地,在那里,直升机会把我带回国,我的任务完成了.

一次又一次,我们小组执行了许多次任务,如果说其他任务也让我们良心有些不安,但这次,却让我们愤怒,简报上说,一个官员出境被挟持,他带有机密材料,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他解救出来,并将材料带回来,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依然是晚上,渗透小组已经爬到了脚楼下,情报显示,我们的目标就在脚楼上,这是一个村庄,一个热闹的村庄,确切点说,是个边境赌场,为了不惊动任何一个人,甚至一条狗,渗透小组从晚上9点爬到了凌晨3点,突击组和狙击组,支援组已经就位,但是该死的村庄却依然那么热闹,凌晨5点,还没有散会的迹象,不能再等了,天一亮,任务就失败了,突击组也进入了村庄,在必要的条件下,他们会配合渗透组将人强行带出来,跟以前一样,干净利落,没有惊动任何人,不,除了几个看守,不过他们再也不能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带出来了,但是,我们也愤怒了,什么重要官员,什么机密材料,原来是个贪官带着小秘出境赌博,输钱被扣,他竟然还要求我们将带出去的钱给抢回来,结果,回答他的是我的一枪托!!

我们是什么?我们只是机器,但我们不只是机器,更不是杀人的机器,上级从来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执行任务,抓回来的人我们从来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我们只是执行,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然而,我们只是士兵,我们要永远服从上级的指示,哪怕他们要我们去死!!

06年,依然是越境任务,任务简报上依然是个毫无感情色彩的数字,在我们眼里,依然是目标,河马式直升机剧烈的抖动,我们已经习惯了,而且还开玩笑说,中国的军事装备真好,出任务还一路有按摩椅!速降的时候,突然一阵侧风,河马几乎失去了控制,我摔下来了,速降的半途,我带着20多公斤的装备摔了下来,刺刀扎进了我的右臂,就这样,我在部队医院躺了一月,感谢部队医院的医术高明,要不,我将终生残疾,平衡感也没那么好了,医生说,我很幸.我再也不能训练了,再也不能出任务了,我的位置,由另一名狙击手补充,对于部队来说,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我再也不是那个最优秀的狙击手,我只是个躺在病床上的废人,出院后,领了6万元的退伍费(包含了伤残补贴)和一张退伍证,回到了社会,回到了陕西,我的家,回到了这个我隔绝了17年的社会,离开了17年的家.

社会我已不再熟悉,我努力的学习,是,朋友都说我落伍,我不会应酬,不会见风使舵,不会拍马屁.我不知道,我在部队里学到了什么,有时候,我想,我学到了杀人,狙击,爆破,抢劫??部队就这样将我放到了社会,17年的青春,一条受过伤胳臂,6万元钱,就这样画上了等号,值得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部队献出了我的青春,我为祖国奉个人空间献了,无所谓后不后悔,现在,虽然我落伍,但我在努力的学习,部队给我的不只是6万元钱,还有坚强的意志和永不妥协的精神,这就是我--一名中国军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