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新汉工业化


回到吕宋以后新汉的海上活动减少了很多,毕竟台风季节已经来了,现在在南洋上的航海活动的风险是非常大的,一半的海军士兵也得到了假期,让他们带着荣誉和金钱回到社会里,有时候比让他们天天训练更能激发战斗力。步兵就没有这个好运气了,他们的任务是清洗还没有完全投降的残余苏禄部落,消灭那些还没有完全放弃反抗的苏禄武装,为新汉提供数量更多的劳动力是他们这个时段最重要的工作。这已经不需要张清去关心了,有马毅负责就不用让张清操心了。

更何况回到马尼拉以后,他的注意力,就被新开发的一个个矿山和船坞里安装装甲的勇士号所吸引,马尼拉的两个大型船坞都是西班牙人修建的,现在停靠勇士号的这个船坞,是原来两个船坞中最大的一个,但是也只能修理2000吨排水量的船只,在象英国订购了三艘巨型“武装商船”以后,张清就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建了这一个船坞,现在它已经能够对5000吨以下的船只进行维修了。

现在勇士号静静的停在船坞里,三千多工人在她的附近忙碌着,敲打钢铁的铁锤声、工人吊装钢板的号子声、制作小零件的铁器炉冲天的火焰,让这一个巨大的露天船坞热火朝天。张清几乎每天都要到这里来看上一眼,就象看着自己的孩子在一天天的长大一样,勇士号上装甲被一块一块的安装了上去,勇士号的装甲完全采用钢板进行铆接,但是在设计的时候没有设计撞角,所以她不能够成为冲锋陷阵的战舰,她强大的火力注定了要成为战场上的火力中枢。

只要她在战场上出现,就必然是整个战场的中心,无论是火力输出还是战术调动都必然以她为核心,她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要成为万众注目的明星。为了保证战列舰的火力输出,张清把大科学家龚振麟和他的助手请了过来,请他们对炮台进行改造,改造成四座双联装旋转炮台,没想到龚振麟一到船坞就不停的惊呼“神舟!”:“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这样巨大的海上都市。”张清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让中国人看到差距才会勇敢的面对这种差距。

龚振麟好奇的船上船下的观察,他很奇怪张清为什么把这样多的“铁板”安装到这一艘船上,科学家的好奇心真是无法形容,张清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都没解释完龚振麟的问题,实在是受不了,张清最后对龚振麟说:“龚大哥,这些问题很多我也不知道,要不我请你来做什么?”龚振麟现在也才28岁比张清也大不了多少,(龚振麟出生的时间不详,据说是在1796年到1820年之间出生的,本文取1808出生比张清大两岁。)所以张清说话也多了一些同龄人的直爽。

张清虽然是一国之主,但是既不是皇上而且他本人也没有多少规矩,说话也很随便,所以龚振麟和张清说话也是很随意的。龚振麟也觉得把张清都问晕了是有一点不好意思,只好停了下来暂时不提问了,张清抓紧时间对龚振麟说:“龚大哥,我现在有几个问题要靠你解决,第一就是船上的四个炮台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行,要请你帮我改造成两门火炮并列的可以旋转的炮台。基本形式就是在甲板上设置一个直径2米到3米的圆形铁轨,火炮座下安装4个导轮,轮子用牙盘(齿轮)控制,这样就可以带着炮台装甲一起旋转了。炮座上安装两门同样的火炮,具体怎么才能做出来就看你的了。”龚振麟看了一眼张清画的“示意图”

也只能称为“示意图”了,张清那里知道什么机械制图、建筑制图,只能是按照意图画一个大体的样子,其他的就靠嘴巴解释和看图的人猜测了,龚振麟虽然也不会制图,但是专业的和业余的就是不一样,龚振麟还是立即就看出了张清的意图:“不错!这样是一个好方法,不过这样是制造不出来的,我想这里应该。。。。。。”,经过龚振麟的修改之后,这个任务被交给了他的助手陈汉。

说到科技发明龚振麟是当然的大科学家,但是要说到具体的机械制造陈汉却是当人不让,陈汉是嘉兴县的工匠,制作铁器的手艺是嘉兴第一,在工匠群里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陈汉吃亏就在于出身,一个三代工匠的出身的人怎么可能走上仕途?作为工匠是没有什么社会地位的,他只好专心于具体的制作上。由于龚振麟非常喜欢这些东西,再加上龚振麟是嘉兴县新上任的县丞,两人就越走越近,终于在工房里被天地会的人一锅端的抓到新汉。

张清在知道陈汉是这样一个“能人”以后,连忙让人把陈汉的直系亲属也接到了马尼拉。没有了家人的牵挂,陈汉觉得在新汉比在大清国还要好!社会地位高,在街上有熟人见到都要叫声陈院士;经济收入高,每月最少也能拿到20两白银的收入,比大清国八旗兵的四两白银还要高5倍!,这是一般汉人想都不要想的事情,按照这个收入,一个月就可以在马尼拉城外购买5亩的土地,哪怕是按找清朝的价格也可以在嘉兴成外买上两亩土地了!最重要的是还有功勋,功勋几乎做什么都可以,比真金白银还好使!

所以在陈汉的心里,他对新汉更有认同感,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家汉人的国家,怎么也比旗人剃个阴阳头,梳个大辫子好。现在陈汉早就把新汉当作自己的国家了,连额头上蓄的发也已经早就扎入发髻了,发髻上戴着乾坤冠,还显得有那么一丝的威武不凡。拿到龚振麟交给他的图样,他没有了观看战舰的心思,就准备赶回了工部研究院,去研究制造这一个新式的四轮旋转炮塔去了。张清连忙拉住他说:“等一等,还有两样东西。”

张清接着说:“第二个问题是要请你设计吊车,你也看到了现在的船坞,运送一件物品非常的困难,我们也购买了大量夷人制造的轴承,制造出了各种吊车(滑轮组),但是还是不够方便,我想请你帮船坞设计几种更好的吊车,船厂使用的专用吊车。”

接着张清拿出了一张白纸又画了两种大型的吊车:塔吊和龙门吊,龚振麟不由的看呆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张清不单会打战,对于各种机械既然还有这样多的想法,于是他立即问了张清几个问题,结果张清自然是不知道了。不过龚振麟并不担心,这些设备他还是有把握制造的出来,毕竟从西洋购买了大量的设备,同时还有大量到西洋学习过的工人和天地会“请”来的大陆的工匠,他完全有把握制造出这两种吊车。

有了需要研究的东西,龚振麟和陈汉立即表现出科研人员的专业素质,和主张清打了一声招呼就回工部研究院去了,打造发明新式的东西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爱好,而且这也是新汉最鼓励的事情,发明一但被认可,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回报,包括声望、社会地位和真金白银,现在工部研究院的工匠经常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什么不怕水的布匹(雨布)、有弹力的鞋子(胶鞋)、一搽就燃的火柴反正是大清国见不到的东西,这里多不胜数,而搞出这些发明的人都被新汉列为院士,和拿到勋章的军人一样,见官不拜,办事优先!同时自动获得参加官员选举的被选举权!怎么说也相当于清朝的“候补”了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汉工部研究院搞出来的科技发明也是越来越多 ,最牛的就是气球,那东西在地上烧上一会热气,就可以带上两个人飞上天空。世界上最早的载人气球是法国人叫蒙高飞兄弟在1782年发明的,1789年,法国陆军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支气球部队,用于法奥战争。周洪的欧洲考察报告交到张清的手里,张清立即就把这一个项目交到工部研究院,制造灯笼的工匠高福和制造跑马灯的工匠万澄两个人立即就合作“发明”了新汉的热气球。

新汉的陆军订购了5个,海军订购了6个,热气球是用非常细的麻布涂抹柿子油后,作成气球球体(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人就用这样的办法对飞机翅膀的蒙皮进行处理的),使用的热源是燃烧木馏油和酒精的喷灯,热气球没有自主飞行的能力,用一根绳子和地上保持连接,只是依靠着登高可以望远的能力作为侦察使用。

本来军队对这东西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张清发挥了其独裁的一面,二话不说:海军6个,陆军5个,三年内交货物。先订购了再说!在没有飞机的情况下,这东西可是火炮校正的最佳装备了,同时利用制造出来的气球样品在亲兵特战大队里找到了几个机灵的人员学会了旗语,让他们先进行“飞行训练”,准确的说法的气球升空训练,毕竟这样的气球是只能升空不能主动飞行的。

法国和英国购买来的钢铁厂、炼焦厂也在加紧施工,金属加工设备被运到机械厂,新汉的工业进程就在这样的忙碌中快速的展开了,用3到4年的时间完成军事工业建设,保证在鸦片战争中的胜利,这就是张清的想法。

新汉的工业化进程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逐渐的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