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成才,我们的镜子

ping87387972 收藏 91 9471
导读:[face=宋体]三论“士兵突击” 写了几篇讨论士兵突击的帖子,才发现成才的“粉丝”其实很多,由于电视剧中给成才的定位影响,我相信还有更多成才的“粉丝”在潜水。 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角色,值得谈谈。 成才分为前期和后期,后期是没争议的,袁朗的意思,成才是好兵,还是个干部的料。争议在前期,成才的选择是错误的还是有他的道理的;在演习中,成才的放弃是不能接受的,还是可以接受的。 在不作说明的情况下,文中讨论的是前期的成才。 现在的城市社会,成才比许三多要多得多 改革开放的历程,也是一个个

三论“士兵突击”



写了几篇讨论士兵突击的帖子,才发现成才的“粉丝”其实很多,由于电视剧中给成才的定位影响,我相信还有更多成才的“粉丝”在潜水。

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角色,值得谈谈。

成才分为前期和后期,后期是没争议的,袁朗的意思,成才是好兵,还是个干部的料。争议在前期,成才的选择是错误的还是有他的道理的;在演习中,成才的放弃是不能接受的,还是可以接受的。

在不作说明的情况下,文中讨论的是前期的成才。


现在的城市社会,成才比许三多要多得多


改革开放的历程,也是一个个人自主意识崛起的过程,不过到了今天,已经走到了一种矫枉过正的地步。

成才是一个有目标的兵,是一个肯努力的兵,是一个有一定成就的兵,从这个角度看问题,他算一个好兵。

成才出自山区,看到外面的精彩世界,为了找到自己的位置,紧紧盯着每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机会,精密算计,一步一步往上爬,这也无可指责。

问题在于,他太精明了,这一逻辑的扩展结果是,他会把别人当对手(更有一些人把别人当跳板),利用各种潜规则,只要有利于自己。于是,他口袋里有三包烟,却没有处下一个朋友。战士们拿到的是“春城”,当然不会视他为战友;班长们呢?伍六一评价他精的像鬼,脾气最好的史今,在听到他要求到红三连后,做出了这部电视剧中最暴烈的反应——将一杯啤酒泼在他脸上;连排干部对他也就只是“利用”了,在需要狙击手的时候,三连给他升了士官,在钢七连的尖子分到各连的时候,把他打发到了草原五班。谁把他视为战友——这个军中崇高的荣誉?

社会是复杂的,有些潜规则你躲不过去,但是当你把它当作做人准则时,你的路就走到头了。

成才的“粉丝”们,你们在为成才的选择辩护时,其实是在为自己的选择辩护,这个社会在发掘个人价值时,已经走得太远太远,人心浮躁了,人心自私了。否则,说到优秀军人,该赞赏的不会是成才,而是他的镜像——

伍六一。

同样出自山区,同样的奋斗成材。伍六一比成才的军事技术更高——他曾是连里的尖子,号称金刚不坏之身;战术意识更强——吃老鼠那一段就不用多分析了。他同样不放过有利的机会,为争取到老A与连长据理力争。

但他的所作所为光明磊落。他有点孤傲自赏,据他说在七连就史今一个朋友,其实他的战友情怀一点不差。跟史今吵归吵,一旦许三多真的抡起锤来,他又抢过史今手中的钢钎,硬着脖子朝许三多喊道:砸呀!当别人要吃许三多节省的口粮时,他主持公道,当发现五班的馒头时,对进老A明显是个极重的砝码,对于他不能退回原连队的处境,他该怎样选择?他的答复是:投机耍滑不是钢七连的作风。

在最后冲击的路途上,这个“钢七连最生猛的兵”,从不服输的伍六一为了不拖累战友,却毅然主动拉响发烟弹……你无法对这个镜头反映的精神视而不见,因为在战场上,伍六一拉响的就必然是光荣弹——他做得到!

成才的“粉丝”为什麽不能是伍六一的“粉丝”,因为现代人更重结果,而伍六一是“失败者”;因为伍六一在面临选择时,会为了战友、为了军队而放弃个人的利益,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这麽沉重的选择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一点哲理探讨


个人意识与集体利益的平衡从来不好把握。

过去,我们把集体、国家利益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这是过了;而反思之后,现在又在选择上过于侧重个人利益,这是正确的选择吗?个人离开了团队,在现代这个高组织化的社会中能做什麽?

是不是要加强一点集体主义教育了?人们必须在考虑个人利益的同时,关注到集体利益,甚至为此作出个人的牺牲?


在军队,你要做出的牺牲比当平民多得多


在讨论中,我看到一些网友在为成才辩护,可是他们使用的是“民用标准”,而现实中,军人实际上必须符合“军用标准”。这确实是两个不同的标准。

什麽叫“军用标准”?首先一条,当了兵,你就放弃了许多当老百姓可以享有的权利,有时候,敢于牺牲自己的生命,都不是军人的最高奉献!因为,为了执行命令,你甚至要放弃部分人性!

因为军队是一架暴力机器,它不能接受温文尔雅;战争,本身就是毁灭人性的行为,它不接受道德说教;战斗,往往是与时间的赛跑,没工夫给你解释、讨论、表决,军令如山,不论“对错”你都得执行。

由于不理解这些,一些网友在讨论一些战争行为时,经常迸发出一些“成才”式的智慧。

看到网友讨论董存瑞炸碉堡,一些人责骂指挥官不预先准备炸药托架,造成董存瑞必须托举炸药。他们没看军史,当时部队研究了地形,准备了托架,但这必须两个人合作才做得到。不信,哪位网友给我找出个办法,既要拿一个15公斤重的炸药包,还要拿一个两米多长的托架,记住,这不是在搬家,你还要在敌火下运动!也有网友提出推迟总攻时间等种种设计,全是“民用标准”。

董存瑞顾不了那麽多,总攻已经开始,炸药迟响一秒钟,多少个战友就要倒下。战争中的抉择就这麽简单。

可是成才们要选择!因为:在死亡的威胁下,作出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

久浸和平氛围,他们不理解战争,他们也就不理解军人。

别给我讲“人道”,战争本身就是最大的不人道。美国讲“人道”吧,你看过“风语者”这部电影吗?每个风语者都配有一个保镖,而这个保镖的一个任务就是:一旦保护不了风语者,就必须杀掉他!决不能让他落入敌军手中!

这个命令人道吗?让士兵杀死自己的战友,人性吗?可是,一旦进入战争,士兵们能有其他选择吗?

和平时期的“成才”们,怎麽理解战场上的残酷?怎麽理解军人的气节?


一点哲理探讨


庄子讲过“小大之辩”。朝露以半天为生命周期,你怎样告诉它一日有昼夜;蝉,春生夏死,你怎麽让它了解一年有四季;人也仅知四季,如何理解大椿树,它以八千年为春,以八千年为秋。

和平与战争,平民与战士,允许利己与必须献身,这都是太大的层次差,不站在同一位置,怎麽理解军人?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在老A的一次演习中,成才选择了放弃,其实这个词属于“民用标准”,是在玩战争游戏中使用的词,用“军用标准”,这是抗令,是脱逃。

成才的“粉丝”们认为,成才在判断命令已无法执行后,有“灵活的权利” ,更有甚者,认为对命令也要分为“正义”和“非正义”的、“正确”和“错误”的,因而可以有“选择”的执行。

等等,这话怎麽如此耳熟?好像某将军也提出:“军人可以选择战争”。他算成才的一个高档次“粉丝”?或者成才们的“战士可以选择命令”是他的理论的“翻版”?

这话倒是给美军将士说说,我没意见。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秦汉以降,我们选择过战争吗?都是战争选择了我们。

打住,评论某将军不是本文主题,还是谈谈军人如何“选择”命令吧。

命令,尤其在战场上的命令,都必然置军人于生死之间。军人如何选择?更残酷地说,能允许军人选择吗?董存瑞如果“选择”放弃,更多的战友会牺牲;或者,部队首长干脆“选择”放弃攻击,以保全更多战士的生命?大火烧在邱少云身上,必须承认这不是常人能忍受的,邱少云能“选择部分”放弃,滚入旁边一个水沟,仅仅两米多的距离?

就是在和平时期,军人对命令也不能质疑。

98洪水中,多少军人接到堵住溃口的命令,而必须跳进洪水。堵住了,是英雄事迹,堵不住的,当年没有大量报道。谁保证他们跳下去一定能堵住,而堵不住呢?水火无情啊。至少我们知道,簰洲湾没有堵住,堵口的一个空降兵姓李的(未记住全名)连长牺牲了,参加救险的一个武警的戴少将也被逼得爬上了树。堵口,成败各半,败则死人,能否质疑命令的正确性、可行性?

军人不会质疑命令,你不去堵,堤后的老乡怎麽办?

由于辩护者一般更重视个人价值,我们也看一个最重视个人价值的国度对军人的要求吧。

看过美国大片“拯救大兵瑞恩”吧?将军接到一个母亲的一封信,几个儿子战死沙场,还有最后一个儿子,希望他能回家。于是将军下达了“人性”的命令,一个小分队出发了……小分队死伤累累,有人提出对命令的质疑,为救一个不知是否还活着的士兵,我们已经死了这麽多人,继续执行命令还会死人,凭什麽我们该死,而这个瑞恩可以离开战场,这个命令明智吗?结果很简单,在军队,命令就是命令,没有对错,只能执行。

其实,连成才都承认的抗令错误,那些“粉丝”们还在为他辩护,只表明成才准备在今后纠正自己的错误,而他的粉丝们为坚持个人至上的立场,将与今后的成才拉开距离。


一点哲理探讨


记得一个寓言,一个哲学家与一个渔民同船过渡,发生了一段对话:

哲学家:你学过哲学吗?知道人生的价值吗?

渔民:没学过,说不清。

哲学家:真遗憾,那你等于失去了一半的生命。

船到中流,一个大浪打翻了船,两人落水了。对话继续:

渔民:你会游泳吗?

哲学家:不会。

渔民:真遗憾,我不救你的话,你就会失去整个的生命!

我们还要继续那无谓的生命价值的“哲理”探讨吗?


钢七连就生活在烈士的希望和荣誉之中


穿上了军装,你就扛起了一份责任:对国家、对人民、对战友;

穿上了军装,你就承诺了一份放弃:个人利益、家庭乃至生命;

一旦脱下布衣,穿上军装,就意味着你的价值观要重新打造。

许三多举起双手受到训斥,因为军人要有军人的骨气;

成才揣三包烟受到鄙视,因为战友就应是兄弟;

许三多拒绝了袁朗,而被三班的战友认同,因为军人只认同自己在团队中的位置;

许三多在将要失去机会的情况下,仍不放弃战友,因为不放弃战友是军中信条;

伍六一在受伤后拒绝补偿性安排,就是因为军人身残志不能残,他必须是爷们,纯爷们;

高成扛着旗去要说法,是因为军人视荣誉高于生命;

高成付出全部心血的钢七连撤编了,他将要重新开始,他没有怨言?但他只是挺起胸膛吼道:请首长下达命令!因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只有军队的利益,没法考虑个人的去留。

袁朗在训练中,打击参训人员的一切心理寄托,因为“从来这起,你们就要靠自己,没有安慰、没有寄托,甚至没有理想、没有希望”。因为军人不能绝望,他们必须是坚持到最后的人。

看着战友高空坠落,袁朗放弃救援,因为任务没有完成,他只能放弃战友,甚至放弃了“人性”,他问成才:“不抛弃,不放弃,那些坚持这六个字的人,抛弃了什麽,放弃了什麽?你知道吗?”正是在这种抛弃和放弃中,他们作为军人的人性迸发出最璀璨的火花。他们抛弃了自己,成就了军队,成就了国家和人民。

军人也会抗令,那也是为了军人的荣誉。

许三多听到了袁朗通知他已经要求了敌方救援,也知道了战友将转往G4号地区,他放弃了救援,坚持爬向新的目标地域。他抗令了,因为战友还在战斗,任务还没有全部完成。

美国大兵瑞恩也抗令了,他不能丢下战友离开战场,为了军人的荣誉。

成才不像他的一些“粉丝”,因为他有幸生活在军队这个熔炉里,他认识到了战友的价值,他珍惜那个粗糙的瞄准镜,因为那是战友送的;他抛弃了钻营苟且,认真当好一个大头兵,结果,心稳了,手也稳了。他理解了军人价值,老A和步兵没什麽不同……他们都是没有最后的兵种,他们都是一群到最后还在坚持的人。

蛹变化蝶,成才不再是那个成才,我们呢,成才不就是我们的镜子吗?


一点哲理探讨


在一次缆车断缆事故后,救援人员赶到事故现场,缆车里的人都死了,却有一个三岁的孩子活着。因为他的父母亲在缆车即将坠地的一霎那,用自己的双手,高高托举起他……救自己的孩子的时候,父母亲是不考虑自己的生命的,但那毕竟是自己的血肉。

最近又有一个新闻,一个武警的中尉救出溺水母子后溺亡,至死保持着托举姿势……只因为他是一个军人,只因为他穿着一身军装。军人在救助战友的时候,也是不考虑自己的生命的。

他们没有个人的利益?他们没有自己的家庭?他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只因为他们穿着军装!因此他们有了不同的价值判断!


草原五班


我们为什麽坚持为成才的抗令辩解?因为我们在草原五班。

这个班在那种氛围下形成了共识,而许三多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观念。

他们不能接受许三多,接受了,就打碎了自己的世界。

该打碎的就打碎吧,因为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


感谢作者兰晓龙,他的“士兵突击”给了我们一个反思自己的机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