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购药”风波中不幸失去女儿的文女士专程从湖南长沙赶来,和珠江医院在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对簿公堂。2005年7月21日,文女士3岁的女儿萱萱在珠江医院进行骨髓移植手术,按医生建议购用外购药后死亡。昨日,文女士向珠江医院索赔死亡赔偿费及精神抚慰金等共254万元。


多名同样在珠江医院遭遇丧子失女之痛的父母们坐在庭下旁听。据去年10月央视报道,2004年7月至2005年9月间,在珠江医院进行骨髓移植的孩子一共有15个,经统计有9个孩子死亡。患儿东东的妈妈吴女士说,15个孩子受害的情况都是一样的,这些家长现在都已经取得联系,准备为孩子讨个公道。



目前已向广州海珠法院递交诉状的有6个患儿的家属,共索赔700多万元。其中有两名在珠江医院治疗“地中海贫血症”的孩子家长状告珠江医院案前日开庭审理,东莞的周先生和安徽的戴先生分别向珠江医院索赔170多万元和150多万元,近期也将开庭审理。



事件回顾



2005年11月:因骨髓移植中违规使用外购药,收受红包等,珠江医院儿科副主任朱为国受到广东医生违规中最为严重处罚。



2006年10月中旬:央视曝光9名地贫患儿在珠江医院接受同一种手术、购用外购药后相续死亡。



2006年10月27日:患儿家庭起诉珠江医院,因珠江医院提出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的申请,法院决定延期开庭。



庭审焦点



死亡原因在病不在药?



几个家长反映,在骨髓移植手术前后,珠江医院的主治医生朱为国曾建议他们花巨资从一个叫王华的人手中购买了外购特效药。孩子用药后,很快死亡。



原告律师质疑药品质量有问题。珠江医院院方则表示,药物使用后,患者骨髓全部清除,白细胞降低到零,药品的作用出来了。药品的副作用,如恶心、呕吐、头晕等等,也相继出现。这证明药物质量没有问题。院方说,出现这样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萱萱在骨髓移植后40天全身真菌感染死亡),是病情无法控制的结果,不能归咎于药品质量。”



原告方律师对此表示反对:药物作用“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用药量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不能因为药物有效就认为合法。“手术失败是自然转危?是医方使用假药的结果!”



逐利潜规则 带动外购药?



药物的使用,我国要求严格,珠江医院为什么避开药监局和海关的监管?医院本可以自己进口,为什么直接通过个人到境外去买药?医院明知进口药不能这样违规购买,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原告方的辩护律师在一连串发问后指出:“这就是‘潜规则’,就是医疗腐败:医生向病人推荐高价药品,实质就是为了一个‘利’!”



该律师说,珠江医院从1999年实施地中海贫血症手术,在2005年媒体曝光前,都是使用这种方法购买药物。医患间存在着不平等,家长欠缺医学知识和信息,用什么药、签什么字,一切听从医院。手术失败和孩子死亡存在着因果联系,医院在孩子的死亡上有放任责任。



院方代理人回应说:“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医院和医生,这对医院方是不公平的。”他解释,医生拥有的医学知识肯定比病人多,但在治疗前后和每个病人都会有充分的沟通,不能因此就说“医患不平等”。而且医院用药谨慎,“我们所用的药物,在药理学上合乎逻辑。”



索赔100万 抚慰金合适吗?



文女士向珠江医院索赔10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另外有3名孩子的家长提出了同样数额的精神抚慰金赔偿。法官提出:“精神抚慰金是抚慰而不是赔偿,患方要求100万元精神抚慰金是否合适?”



原告方辩护律师说:医生是明知外购药为假药,使用其可能对患儿身体造成严重伤害的情况下,仍旧将其用于手术,是故意行为,而不是医疗事故中的过失行为。“珠江医院对生命的漠视给受害家长带来沉痛的打击,100万元精神补偿金既是对家长的抚慰,也是对无良医疗机构的惩戒,并不为过。”



院方立刻反驳:“说珠江医院漠视生命,大家可以去调查再说话。中央电视台为何只调查那些出现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的患者,而不去采访那些成功的病例?”



听了双方的辩论意见,法官说,这个案子将在仔细讨论合议之后,再行宣判。对于文女士要求的100万元精神抚慰金,法官强调:“我国的赔偿原则是补偿而不是惩罚。”文女士点头,表示可以再考虑索赔数额。



幸存者



她六岁 还能活六七年



6个起诉家庭中惟一存活的患儿每月输血续命



“妈妈,等我长大了挣钱给你们买东西,你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6岁的小欣欣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可能不等长大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欣欣是起诉的6个家庭中,惟一接受治疗后还活着的孩子。



为救姐姐 生个弟弟



因为一出生就患有重症地中海贫血,欣欣的父母为给她治病拼命打工攒钱,为了取得同胞脐血,欣欣的父母还给她生了一个小弟弟。“是第四胎,中间怀了两个做产检时查出也是重症地中海贫血,都打掉了,现在这个儿子和我们一样都是轻型地中海贫血”,欣欣的妈妈告诉记者。



2004年6月28日,欣欣的父母揣着多方筹措的25万元钱,慕名把孩子送到珠江医院住院,“那时候找朱为国做手术的特别多,我们等着做手术,排队就排了几个月,后来是一个男孩做手术后死掉了,才腾出床位,让我们欣欣住院”。欣欣的妈妈一想起来就后悔,“当初也和其他患儿家属聊天,可是家属怕得罪医院,都不敢说有孩子做了手术后死了的事儿,忌讳这事,要是那时候知道这么多孩子死了,我们说什么也不让欣欣做这个手术”。



“又死人了?我会不会死?”



欣欣亲眼看见过同病房的患儿手术后死了,那时候才三岁的她特别敏感,一看到别的小孩有什么动静,就问:“是不是又死人了,我会不会死呢?”



在珠江医院做了手术并按医生建议购用了外购药后,欣欣不但没有像医生承诺的那样好转,反倒一点免疫力都没有了,而欣欣父母手里的钱也都花光了,医院随后停了药。



8月26日,欣欣的妈妈背着因为化疗脱发变成小光头的欣欣出院,之后欣欣都是靠每隔28天输一次血维持生命,只要到期不输血,欣欣就浑身没力气,也吃不下饭,无精打采。可是每个月1000多元的输血费,也让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不堪重负。



“她是戴着口罩出院的,我背着她出院时就想,要是她的病治好了,我该有多开心啊。”欣欣的妈妈说起这些就忍不住落泪。



记者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瘦弱文静,乖巧地依偎在妈妈身边。



“很多人说,她只能活到十二三岁,要是有钱就能让她长得更大一点。一想到这么好的孩子过几年就要离开我们,我们做父母的……”欣欣的妈妈说不下去了。



没钱买药只能看着孩子受罪



现在欣欣还要做很多医学检查,妈妈只好辞工专门照顾她和三岁的弟弟。全家都靠父亲一个人在工厂打工维持生活。全家4人这些年一直租住在番禺大罗村两间小房子里。欣欣每个月都输血,体内铁含量超高,可是去铁的药物每粒就要50元,每天要吃一粒,欣欣父母没有经济能力给欣欣吃去铁的药物,只能眼看着孩子受罪。



“不知道别人能不能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情,我们十月怀胎把孩子生下来,养这么大,一下子就被那些药害得没了命,心里真是很难过。”欣欣的妈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