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屋听雨

z张涛t 收藏 9 168
导读:老屋听雨 老屋是爷爷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所建。国家风雨如磐,小老百姓自己盖处房子竟然也风雨相伴。听奶奶后来讲,房子盖了近半个月,小雨也几乎时断时续地陪伴了半个月,熬到上梁日竟大雨如注,好不容易趁雨停的间隙蓑衣油布地上好梁,也算大吉。雨一开始就与老屋有缘,我们家的许多大事似乎也都与雨有约,以至那年初冬往新居搬家时,小雨又不紧不慢地下了一夜。 离家久了,这处我出生和长大的老屋越来越成为我梦魂萦绕之所在。天一下雨,便想起了老屋;回到老屋,便希望下雨。现在好象形成了条件反射,遇到既阴天又下雨又无杂

老屋听雨



老屋是爷爷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所建。国家风雨如磐,小老百姓自己盖处房子竟然也风雨相伴。听奶奶后来讲,房子盖了近半个月,小雨也几乎时断时续地陪伴了半个月,熬到上梁日竟大雨如注,好不容易趁雨停的间隙蓑衣油布地上好梁,也算大吉。雨一开始就与老屋有缘,我们家的许多大事似乎也都与雨有约,以至那年初冬往新居搬家时,小雨又不紧不慢地下了一夜。

离家久了,这处我出生和长大的老屋越来越成为我梦魂萦绕之所在。天一下雨,便想起了老屋;回到老屋,便希望下雨。现在好象形成了条件反射,遇到既阴天又下雨又无杂事相扰的日子,就会一门心思,想尽办法,风雨兼程地往老家跑。不为别的,就为回到老屋,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或走或站或坐或躺,静静地听雨。

雨中的老屋如同在茫茫的大海中奋力航行的老船,虽饱经沧桑,却老而弥坚,任凭疾雨盖顶,斜风扑墙,屋外风雨交织,屋内温馨静谧,给我以避风港的庇佑。这些年,在老屋里,我听过催生万物的春雨,来势迅猛的夏雨,淅淅沥沥的秋雨,也偶而听过不合时宜的冬雨。不同季节的雨,给我不同的感官反应,而春秋季的雨尤给我以不同的启迪、不同的感受。

春日里,万物复苏,莺飞草长。正万民翘首盼雨之际,一场甘霖如期而至。在老屋里,冷不丁碰上这样的及时雨,觉得老天真是万物的主宰,急民之所急。望着窗外,微风中,细细丝雨交织成雾濛濛的一片,近房远树,若隐若现。雨滴落到了不同的地方,便发出大小不同、粗细不一的响声。树叶上的雨窸窸窣窣,沙沙作响;屋瓦上的雨凝重深厚,噗噗有声;屋檐下的雨如漏壶乍开,滴嗒不歇。雨声被风搅成一团,揉成一堆,交织在一起,初听杂乱无章,细辨却是乱而有序,动听悦耳,如同叫不出名的交响乐,听来美妙绝伦,使人心放宽、体发软,不由自主地趄下身子踏实地躺在炕上,双目微闭,两耳清净,心悦诚服地聆听这大自然凭借风雨奏出的天籁之音。这时,倘若再能在檐下放上几个大大小小、新旧不同的水筲,不同容积的水在檐水的冲击下发出快慢不一、高低不同的和鸣,此起彼伏。这地道的原生态,浑然天成,那可真是“如听仙乐耳暂明”。朦胧中,听雨声时疾时缓,抑扬顿挫,似整合了世界上阳刚与阴柔之气的妙音,如古曲协奏,既有高山流水的悠扬,又有平沙落雁的稳重,又有雨打芭蕉的韵律。依托着老屋,身贴着大地,耳听得雨声,觉得在老屋里听雨真是返璞归真、原汁原味的享受。春雨有声有色,滴滴甘饴,似母乳滋润心田,浑身轻轻的、酥酥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被和谐的雨声抚慰得舒舒服服,熨熨贴贴,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不知不觉间,柔和的雨声如催眠曲,撩拨着我的睡神经,更象儿时母亲温暖的手,抚我渐入梦乡。不知什么时候,一觉醒来,见霏霏春雨已歇,和鸣之声已平。走出老屋,融进湿润清新的空气中伸个懒腰,看雨后新柳,丝绦青翠,顿觉尘襟俱涤,凡心尽洗。看那村外饱足春雨染就的一溪新绿,万顷沃野,我的饱经风霜的父老乡亲们皱纹里喜春雨、憨厚中祈丰年的神态,不由使人感谢大自然的恩赐,如饮琼浆,神清气爽,真想聊发少年狂,踏雨露,驾长风,在春的原野里一奔三千里。

留得老屋听雨声。与春雨不同,在老屋里,听秋天的雨,对屋旧墙黑窗小,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自古秋天含煞气,文人多悲秋。一场秋雨,让李清照“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令温庭筠“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别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也让回到老屋的我更加敬畏自然造化的四时神力,感慨人生酸甜苦辣的亘古哲理。秋雨有时突如其来,天油然作云,沛然作雨,倏忽而来,呼啸而去。在老屋里碰到这样的雨,还没听出个所以然,就不见了雨的踪迹,欲听不能,欲罢不忍,很有人生无常的无奈。如果逢上那下无定时的连阴雨,就更让人愁肠百结。雨云仿佛被钉在天上,得空就下,或时下时停,淅淅沥沥,如同三千烦恼丝,扯不断,理还乱,驱不散。这时候,住进老屋,日近黄昏而雨不住,“关门雨,下一宿”。斜倚着发潮的睡具,一盏孤灯,半卷残书,四围秋风,无边雨夜,让人不胜孤独。急雨袭来,风声、雨声包围着整个老屋,空间被雨声混沌成一片。只听得屋顶“嗡嗡”作响,雨水流到檐下一片“哗哗”声。不远处那株百年老槐似乎也不堪其扰,老枝桠在风雨中不时发出沉闷的断裂声。在这时的老屋里寄身,在这样的夜雨秋灯中听雨,有点儿心烦意乱,百无聊赖,只觉得风雨声似困顿失意人的哭泣声直灌双耳,夜雨似一只无形的大手罩在心头,让人如沧海一粟般的渺小,大漠戈壁似的空寂,悠悠天地似乎回到了宇宙洪荒的年代,老天正把十万八千年的忧烦倾向人间。

雨真是大自然的神力所钟,不因我们的高兴而下,也不因我们的伤感而停,自有其永恒的、高深莫测的内涵。古人云“雨之为物,能令昼短,能令夜长,能令天开眼,能令地生毛,能令水国广封疆”。雨也是大自然的感情外露,“春雨如恩昭,夏雨如赦书,秋雨如挽歌”。其感情潜能真是千变万化。同样一场雨,岳飞对“潇潇雨歇”,“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精忠报国的豪气直干九霄;苏东坡“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享受自然恩赐的愉悦溢于言表;而秋瑾慷慨就义前的“秋风秋雨愁煞人”,则似乎让我们听到了面对封建帝制,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革命党人号天泣血的长叹!天若有情天亦老,雨若有情雨亦奇。芸芸众生,心情不同,对雨的感觉自然不同。正春风得意,赏杏花烟雨,便有心旷神怡的心境,百事可成的勇气;值秋雨淅沥,屋漏床湿,便觉万物如美人迟暮,满目萧然,令人不胜唏嘘。其实仔细思量,雨本无意,人自多情,对雨的不同感觉,只不过是被我们的不同处境和心情左右而已。天行有常,人生苦短,要有不因雨喜,不以雨悲的胸怀,“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舒”。做到不易,但关键是要常怀一颗平常心,常存忧民济世志,俯仰天地,问心无愧,保持心田常润,下好我们自己的心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