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四十章 江州疑案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一段古代才子佳人的悲情故事,随着龙俊飞的莫名逃避,在延续了四百多年之后划上了凄惨的句号。 一曲现代幽怨曲折的人鬼情缘,伴着龙天的宽容与接纳,在午夜时分卧虎山下的小屋内正激情上演。 龙天与琴韵已经醉心于这段倩女幽魂之恋,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百媚千娇的琴韵都会轻盈地飘进小屋内,频频地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一段古代才子佳人的悲情故事,随着龙俊飞的莫名逃避,在延续了四百多年之后划上了凄惨的句号。


一曲现代幽怨曲折的人鬼情缘,伴着龙天的宽容与接纳,在午夜时分卧虎山下的小屋内正激情上演。


龙天与琴韵已经醉心于这段倩女幽魂之恋,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百媚千娇的琴韵都会轻盈地飘进小屋内,频频地用她的心、用她的爱去抚慰龙天落寞的心灵,两人时常结伴夜游,时而在卧虎山上吟词,时而到邀月亭中赏月,甚至还连夜去了一趟江州,并肩携游北湖,又踏上情定山,问情月老亭。


琴韵一改往日的哀怨与凄楚,她如花如月般的面容上时刻都挂着醉人的微笑,愈发显得楚楚动人、妩媚娇艳,心痱尽开处,无数才情如泉般喷涌而出,为这段人鬼情缘增添了无数可歌可泣的醉人词篇。


一人一鬼,情到深处,真爱无言,午夜时分,龙天摊开了纸笔,有明月为证,卧虎山为凭,与琴韵共作一首“蝶恋花---两情相悦”:


情在江南烟雨绕。月下梳妆,怜是如花貌。月下倚肩私语小,生生相伴卿卿老。(龙天)

我自眉飞君自笑。我自无言,脉脉含情俏。有梦无求何处找,在天在地相思鸟。(琴韵)



但这段情缘越是圆满,这段恋情越是甜美,但龙天的惆怅却是与日俱增,随着与琴韵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无间,两人甚至都开始真正地以“相公”和“娘子”互称了,不过在龙天的心里,却时常涌起一股无比强烈的悲伤与酸涩,这是一种即将离别的伤痛与感怀,随着琴韵的夜夜欢歌与笑语,龙天脸上的情伤却是越来越浓,心中的痛楚也是日趋明显与强烈。


龙天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工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还好因为没什么大案子,赵中华虽然也明显地感觉到龙天的情绪有些不对,但也没有过问什么,他和同事们都认为是龙天旧伤未愈的缘故,谁都不知道此时的龙天正陷于情伤之中,除了白云。


接了个电话之后龙天快步走进了队长办公室,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白云竟然也在,她正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地与赵中华在谈论着什么,看见龙天进来两人立即就停止了讨论,眼睛齐刷刷地盯在龙天身上,盯得龙天浑身不自在,情不自禁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着。


“赵队,你找我,白云,你也在啊”,龙天打破了沉默,他看了一眼赵中华,视线最后放在了白云的脸上。


自从龙天出院之后,他已经很长时间没看见白云了,前几天到网监办事,也没有看见白云,网监的同事告诉他白云到江州查案去了,这让龙天感到有些奇怪,一般情况下警花基本上是不出外勤的,在龙天的印象里这也是两年来白云第一次外出查案,当时龙天给白云打了个电话,不过手机关机,龙天估计这起案子不是一般的小案,很可能是由上级部门组织抽调各级警力集中调查的。


白云的神情有些异样,当赵中华给龙天打电话的时候,她找借口推托过,看样子白云似乎不愿意见到龙天,但赵中华还是把龙天召来了,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两个多月的时间来重案组实在是闲得有些不象话了,不光是老赵了,就连江局长都开始有些看不过去了,整天一大群人扎堆聊天喝咖啡,过起了早九晚五的休闲生活,局里面甚至有人称重案组为“休闲组”,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所以赵中华要给龙天领导下的“休闲组”找点儿事情干干。


“龙天,正好,白云这边碰到了点麻烦事,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搭把手帮帮他们”,赵中华又习惯性地扔给龙天一根烟,正想点着的时候,两人看了看白云,又把火机放进了口袋里。


“行啊,要不到我的办公室去吧,行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案子,不过白云的事情龙天是义不容辞的,所以龙天不假思索地满口答应了下来。


赵中华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不为别的,就因为龙天及时地帮他解了围,白云坐在队长办公室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这让素有“老烟枪”之称的赵中华憋足了烟瘾,当着女同志的面不好意思抽,但又不能赶人家走,所以尽管白云不情愿,但他还是急匆匆地召来了龙天,老赵玩了个公私兼顾、一箭双雕。


重案组办公室里,龙天和白云面对面地坐着,白云显得有些魂不守舍,眼睛一直不愿意和龙天接触,也迟迟不愿开口叙述案情,龙天表现出了超凡的耐心,这可是破天荒了,白云不动他也不动,白云不开口他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着,半天不开腔,气氛一度陷入非常尴尬之中,还是王彬这小子最聪明,对着组里的同事频频地使眼色,很快重案刑警们就溜得一个都不剩了,宽敞的重案组办公室只剩下了相对而坐默不作声的龙天和白云。


“龙天,小薇找过我了,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劝过她,可是她不听”,白云一开口就出乎龙天的意料,她只字未提案子的事情,只是一味地低着头,心情有些忧郁。


“哦,随她去吧,我想你应该明白吧?”,龙天的心里有些酸楚,看着白云他又感到了愧疚,白云的精神还是有些憔悴,手腕部的伤疤一直在刺痛着龙天的眼睛。


白云终于抬起了头,龙天看到了白云眼中的泪光,他头一低不敢与白云对视了,内心满是惭愧,他想询问案子的事情,不过白云不开口。


“龙天,你做的对,我理解你,林苇曾经告诉过我的,我能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你放心吧,小薇只是一时想不通而已,有时间我会经常劝劝她的”,果真如龙天所预料的那样,白云对他选择与琴韵在一起表现出了极大的理解和支持,这让龙天非常感动,他抬起头对着白云重重地点了点头。


白云的脸上表情非常复杂,可以想象这个时候的白云心里一定也非常地矛盾,甚至是有些痛苦,她已经知道了龙天和钱艳薇回老家的事情,也知道了龙天与琴韵双栖双飞的情况,前一桩让她感到痛苦,而后一件又让她深受感动,甚至于有时候白云在想,如果把钱艳薇换成是她的话,她一定不会傻到跟龙天分手的地步,不过钱艳薇这么做也情有可原,毕竟她与林苇不熟,对于冥界的事情知之甚少。


“白云,最近在忙什么案子呢?我能提供什么帮助吗?”,龙天很快就转移了话题,感情的问题太沉重了,当着白云的面他不愿意再过多地提及了,否则两个人都会陷入尴尬与痛苦之中。


“是这样,这案子说起来也非常奇怪,目前还没有立案侦查,前段时间江州网监那边接到一些情况通报,所以调我过去协助他们调查一下情况,也可以说这根本不是一件正常的案子,甚至也案子也算不上”,白云的话好象有些自相矛盾,刚刚她也与赵中华说过同样的话,结果老赵瞪着个“牛眼”,半天也反应不过来。


既然没有立案,那就称事件比较妥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白云非常详细地向龙天介绍了这起事件的详细情况,龙天一直皱着个眉头,他一言不发,只是在本子上拼命地记录,当着白云的面,他点上了烟,呛得白云直咳嗽,不过龙天并没有掐灭它,这是他的老习惯了,白云是能理解的,所以白云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


从05年12初开始,江州警方陆陆续续地接到了一些情况反映,一段时间来江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病院)的病床异常紧张,门诊大楼时常出现挂不上号的情况,前来就诊的病人都以年青人为主,而且病情又惊人的相似,临床诊断均为“恐怖型神经症”,俗称“恐惧症”,这些病人在入院的时候病情十分严重,不但怕见生人,就连自己的亲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甚至出现了在意识癫狂的状态下打伤家人的情况,而根据家人与周围邻居朋友的反应,病人在此前一直都非常正常,根本没有精神病的先兆,一例两例倒也罢了,最要命的是据江州七院的反映,经常会出现一天接待十几例此类病人的情况,江州七院立即向上级卫生部门作了反映,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从全国各地汇聚而来的精神病专家齐聚江州,马不停蹄地开始了临床诊断与研究,随着入院病人的增加,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社会上的流言也开始扩散了起来,有关部门的压力非常大。


“哦,这个事情我好象听说过,不过,这和咱们警方有关系吗?这是医疗卫生机构的事情啊,怎么会把你们给牵扯进去了呢?”,龙天打断了白云的介绍,因为他觉得这事根本就不归警方管,白云介入其中显得有些“狗拿耗子”。


“你先听我说完,刚开始我也这么认为,不过后来的情况就越来越不正常了,据后来的调查结果表明,这些病人都是些年青的网民,而且在第一次发病时都在上网,难道你不觉得这里面问题很大吗?”,白云说到最后脸色都变了,神情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则是恐慌。


“这样啊,我好象有点明白了,难怪你们网监会介入调查了,这里面是有点问题啊,你们的调查有什么结果吗?”,龙天的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这些事情让他感觉有些蹊跷。


“还没有什么大的进展,象这样的事件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所以秘密调查了很长时间,还是理不出头绪来,再说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报案,可能对病人家属来说这根本不能算是案件吧,毕竟这些病人都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是受到了外力的侵害而发病的,所以江州那边一直没有立案,调查了一个多月了,还是不行,所以我想问问你们刑警队,有什么看法,毕竟你们是最专业的”,白云的脸上有些阴云密布,提到这些事件的时候心一直在嘣嘣乱跳,她亲自到七院调查过病人的情况,那些病人的样子让她感觉有些后怕。


听完白云的情况介绍之后,龙天便一直没有出声,刑警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并不简单,年纪轻轻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竟然接连不断地出现精神病,看来正如白云分析得那样这里面必定大有文章,龙天一直在思索着,脑子转得飞快,一个又一个推测冒了上来,又接连不断地被他排除,短时间内他也找不出头绪来。


白云的眼睛一直盯着愁眉不展的龙天,显得小心翼翼的,差点儿连大气都不敢喘了,眼看着下班时间快到了,她终于打破了缰局,手轻轻地放在了龙天的手上,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龙天可以感觉到白云的手心冷冰冰的。


情缘餐馆的包厢里,两支红烛随着悠扬的乐曲在欢快地跳动着,这是龙天和白云自分手后第一次在这里共进晚餐,餐馆的设施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气氛的浪漫程度进一步增加了,火红的烛光印着白云秀丽的脸颊,让龙天很有些“去年今日此门中”的感慨,这里曾经是他们的热恋地,曾经记录过他们短暂而又温馨的爱情故事,不过现在的情况完全变了,面对白云的时候,龙天的心里除了遗憾之外就只剩下了深深的歉疚。


“龙天,你觉不觉得我手上这起事件有些似曾相识?”,白云又一次主动打破了沉默,两人从进门开始,话题一直很少,经常是相视无语,这个时候谈感情会让人平添伤感,所以谈工作倒成了最好的选择。


“你是说。。。。。。‘龙胄山庄’?”,经白云这一提醒,龙天若有所思,而后眉头一扬失声说出了“龙胄山庄”四个字。


“也不算是,但我总觉得和咱们在大楼的那晚上的情况非常相似,所以,所以。。。。。。”,白云说出了心里的困惑,但一提到她和龙天确定恋爱关系的那个夜晚,她的眼神明显得就变得伤感起来,往事又一次占据了她的心头,让她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白云所说的那个晚上龙天一辈子都会记得,现在他是知道了,去年发生在公安大楼里的两件怪事都是林苇的“杰作”,楼里突然断电、向丽的电脑自动开机还有王彬被吓得失魂若魄,件件提起来都让龙天记忆犹新,也就是在那个晚上他和白云之间的窗户纸被捅破,两人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确立了恋爱关系。


“白云,你的怀疑也有一定道理,这件事我也觉得很奇怪,在重案组里的时候我也一直想对你说这个问题,不过象又不象,我倒觉得和我办过的‘龙胄山庄命案’等十五起悬案比较类似,不过一时间也说不好”,龙天在白云的引导下,开始了跳跃式的联想和思维,他在心中开始将两者间进行了粗粗的比对。


“关于琴韵的事情林苇都告诉我了,我知道那些案子你已经破了,只是无法结案而已,对吧?从你上班之后,我听说你一直没有继续查案子,我就已经猜出来了,虽然林苇没有告诉过我全部的事情经过,但我相信,你与琴韵的感情一定与这些案子有关,是吗?”,白云轻轻地哀叹了一声,她的话让龙天感到心头一热,龙天没有想到白云竟然这么关注自己,她所表现出来的理解与支持都让此时的龙天感到有些无地自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