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22-24)

kyoko 收藏 0 54
导读:[size=16]正文 第二十二章 商谈 “鹰组是CIA最出色的特工组,病毒则是其中最出色的!” 一天后,国安局副局长这样问局长罗士杰时,这位绰号为罗汉的局长神色凝重的答道。国安局分两个系统,一个是明的,一个是暗的。而真正行使保护国家安全职责的主要还是暗中的系统,明里国安局虽然在很多城市都有下属部门,却都只是一个幌子。而这个主管明系统的副局长并不直接接触太多国家机密,主要负责明系统的行政,所以不知道病毒是很正常的事。 罗士杰在键盘上敲打了一会,示意让副局长看看。副局长愈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商谈

“鹰组是CIA最出色的特工组,病毒则是其中最出色的!”


一天后,国安局副局长这样问局长罗士杰时,这位绰号为罗汉的局长神色凝重的答道。国安局分两个系统,一个是明的,一个是暗的。而真正行使保护国家安全职责的主要还是暗中的系统,明里国安局虽然在很多城市都有下属部门,却都只是一个幌子。而这个主管明系统的副局长并不直接接触太多国家机密,主要负责明系统的行政,所以不知道病毒是很正常的事。


罗士杰在键盘上敲打了一会,示意让副局长看看。副局长愈看愈是匝舌不已:“这个病毒是不是太恐怖了?”


病毒:美国CIA鹰组特工;人种:不详;年龄:不详;特征:不详……


擅长:暗杀、易容、盗窃、爆破……


案件记录:2005年德州千人中毒死亡案件……2007阿联酋西莫油井爆炸案……2008年伊朗国王遇刺案……2010年MI5闭门失窃案……


行踪:2010年消声觅迹,2011年内布拉斯加州俄马哈市坠机事件怀疑是其所为,此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怀疑叛离美国……


能力评估:极度冷血,极端冷静,极其狡猾,相当全面的超级特工,能力为天三级。


国安局的评估是以天地玄黄排名,每一级分三档。天三级几乎已经是非常高级的,关心能得这个评估倒是极难得的。不过,这个评估仅仅只是针对关心的特工能力,而没有涉及到别的方面,这却是必须说明的。


罗士杰眼睛眯起:“你以为呢?无论在现实里,还是在网络里,病毒都是最致命的,同样是最隐蔽,最无空不入的。看来,我必须得去看看能说出这四个字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这时,关心也遇到了一点麻烦。当然,对他来说,那不过是一点很小的麻烦,就像仅需随手就可以擦掉的小斑点。


这天下午,关心正在健身房里检查身体,虽然两年没有像以前那样常活动了,可是一切都一如既往。他正默默思考该从什么开始时,却听得门口传来芬姨跟别人的争吵声。


刚下楼就看见一帮人,约有十多个手上提着家伙的人推开芬姨冲进来,为首者便是那马同祖。那家伙倒是飞扬跋扈极了,看见关心就怒吼:“小子,你给我下来,看大爷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


“就凭你们几个?”关心不由纵声大笑,幸好可蕊去小丽那了,不然的话就不太好出手杀人了。想到这里,关心突然记起有人可以利用,他在心里暗笑着,表面上却冷笑着大喊出声:“夏天,你再不出来,出了人命可由你负责!”


在外边车里负责监视的夏天吓了一跳,和两个同伴对望一眼,拉开车门便冲出去。


这时屋里却欲打起来了,关心只是若无其事的吼道:“等一等!”


“等个屁!”马同祖一脸狠毒的向同伴们猛挥手,一帮子人就冲了上来。关心冷笑连连,他本不想出手杀人,既然别人都找上门来了,他又怎么会拒绝!


看准一柄刀的来势,他轻轻侧身闪过,手上却捏住了那厮的喉咙,正欲用力时,却听得夏天的声音在屋里响起:“手下留情!大哥,你别害我啊!”


关心轻轻一笑,顺手把那厮给推下去,倒把一帮人给阻了一下。见到那帮人兀自死不悔改的模样,夏天倒是怒了,拔出枪来抬手便是一枪,直把那些小流氓给镇住了。那马同祖见自己的人都抱着头蹲在地上,不由的心虚了几分,却仍自大吼大叫:“我爸是市长,你们敢动我就死定了!”


“市长?市长在我眼里算个毛!”夏天不屑的鄙夷道:“小子,如果不是我,你只怕死了一百遍了!”


“干爹,发生什么事了?”看见这一切在门外呆站着的可蕊和小丽吓得脸色都变了。


关心微笑不变:“没事,你过来看我怎么解决这帮家伙!”他向可蕊招招手,待可蕊过来后,他才走上前去对马同祖说:“不管你爸爸是谁,首先你要记住,我是你永远都得罪不起的。第二,她是我女儿,也是一个你永远不该得罪的人。如果你想继续活下去,就一定不能忘了这两点。”


看着呆呆的夏天,关心轻松一笑:“夏天,他就交给你了,你帮我好好教教他们,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刻意在深刻二字上加重了语气,想必夏天是可以理会的。


果然,夏天会意的点点头,和同伴把这帮家伙全都给赶走了。当他们走了后,王丽在可蕊耳边窃窃私语,就连眼神也不同了。听王丽说了一些,可蕊涨红了脸,迟疑片刻对关心说:“干爹,你……你是不是黑社会?”


黑社会?哈哈!关心不禁哑然失笑,这两个小女生大概是电影看多了吧。他轻柔笑道:“你们觉得我像黑社会吗?”


王丽就没可蕊那么拘谨了,她抢先说道:“可是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很像!”


这次关心再也忍不住了,他哈哈大笑不止,好一会才捧着肚子擦着眼泪说:“好久没那么开心了,你们真有趣。我只是一个老师,刚才那个朋友是个警察,我怎么会是黑社会!”


可蕊涨红了脸对王丽说:“我就说干爹不是黑社会了,你就不相信!”


关心揉了揉笑酸的脸:“其实我觉得小丽做得很对,有疑问就要弄清楚,这样才能学到东西。可蕊,在这点上,你可要学学小丽呀!还有,我现在在天宇教书,我想下个学期还是把你转到天宇去,你看如何?”


王丽张大了嘴呆立在一旁,可蕊露出难舍的表情:“可是,我舍不得小丽。”


“这样呀,如果小丽愿意的话,而且你们的成绩都合适的话。很简单,我把你们一起转过去就是了!小丽去跟家人说说,多出来的钱由我给。有你跟可蕊做伴,我会放心很多的!”


第二天,无所事事的关心把音乐开得很是大声,一首命运交响曲令他沉迷在其中。只是音乐却突然中断了,王丽笑嘻嘻的站在唱机旁:“关叔叔,听什么音乐呀,还不如听听你家可蕊弹的,那才好听呢!”


可蕊来关心家已经有几天了,却始终还是那么拘谨的模样,她瞪了小丽一眼:“小丽……”


关心煞有兴趣的抬起头来:“哦,可蕊你会弹钢琴吗?”


“岂止是会,她简直就是艺术天才!只可惜以前她家里没钱给她买这些东西,于是也都很少接触到了!”王丽的神态有些黯然。


关心来劲了:“真的?那我们去买架钢琴来!”他是个艺术白痴,唯一会欣赏的就是这曲命运交响曲,听到可蕊有艺术天分,他理所当然的生出了兴趣。


还没等可蕊拒绝,芬姨就喊有客人来了,叫关心下去。关心和可蕊小丽等一起来到楼下,便看见夏天和另外几个龙精虎猛的汉子老实的站在一个年约四十余的瘦黑中年人身后,他立刻知道这是什么人了。吩咐可蕊和小丽在楼上好好呆着,他便下了楼来。


伸出手来和那人握了握手,双方这才坐下来,夏天和其他几个汉子却主动的出去了。关心望着夏天远去的身影轻笑道:“这位是局长吧?”


“你就是病毒?”


两人试探性的交手一次,彼此打了个平手。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这时,芬姨倒了两杯茶端上来,待她离开后。关心轻抿一口香茶等待局长开口,罗士杰见状只好先行开口介绍了一下自己。


关心也微笑着自我介绍:“我叫关心,两年前很多人都喜欢叫我病毒。这次把你请来是有些事想说!”关心在前一天就把屋里所有的窃听和监视仪器全都拆掉了,为了就是今日的交谈。


“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两年前你们的人在CIA的行动吧。”关心轻轻吹着浮在茶水面上的茶叶,显得悠闲之极:“你们的人都死了,那东西最后落在我手里,因为这东西我叛离了CIA,最后被CIA抓住关押了一年才找到逃走的机会。”他显然不打算把自己曾做实验品的事说出来,毕竟他不是个美好的经历。


接下来,关心把“潜伏者”机会对罗士杰说了,只看着罗士杰震撼得目瞪口呆的模样,关心就感到极有收获了。不到片刻,罗士杰便反应过来,流露出极其紧张焦急的神态:“那东西你还记得多少?”


“很遗憾,当时情况太紧急,所以我只记得一部分!不过,我想这样也已经足够了!”经历过CIA的事,他再也不肯完全信任情报机构了。


罗士杰很清楚关心一定有所要求,可是无论关心要什么,他都必须答应,因为那份情报绝对值得。他狠狠咬牙说:“你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眼泪

“我什么都不要!”盯紧罗士杰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睛,关心一字一句的重复:“我什么都不要!为了那东西,我在CIA的一个同伴尼克_胡,他也是华人,结果死在美国人手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回到祖国,我想你们给他修一座烈士墓碑。”


罗士杰神情顿时黯然下来:“好,我答应你!至于你……”


关心摇摇头:“我不需要什么,我可以进国安局为你们做事,但是,我只能作为编外人员存在。”


看着罗士杰迟疑的表情,关心自知他在想什么:“你放心,必要的加入程序我会遵守的!等等,也许我还需要几个出色的帮手,这个由我来办,到时候你只需要考验他们就可以了。”


关心取出一张磁碟慎重的交给罗士杰:“就算是我送给国家的一个礼。”


罗士杰拍拍手把手下叫进来,打开电脑后又让手下离开了,他这才仔细看着里面的名字以及相关代号等等。刚看到第一个名字,他的脸色便变得铁青得极是难看,忍不住对关心说:“这东西是真的?”


“你们可以查证!”关心表现得很无所谓,只可惜那原型磁碟没有落在他手里,否则定然可以教罗士杰不敢有任何怀疑。其实这个名单自从关心记下来后,就一直没有忘过,也不可能出差错。


看完磁碟里的东西,罗士杰的脸色由青变白,由白变红,不知经历了几多心理挣扎。良久之后,他抬起头来极其谨慎的说:“我想,你最好在这段时间里面什么地方都不要去,以便我们随时找到你。”关心做了无所谓的手势。


待罗士杰离开后,关心坐下来闭上眼睛假寐片刻。他之所以要加入国安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无论他是要报仇,还是要做什么,情报都是必不可少的。惟有国安局这样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才能够做到这点,交出名单就是为了取得信任。事实上,名单在关心手里绝对不会发挥任何作用,落在国安局手里,那又是孑然不同了。


另一方面,关心始终还是一个没有国家的人,正如韩壮所说,要想融入这个国家,就必须得切身体会。关心选择了为国家做事来达到这个目的,这也是他唯一的办法。


想了一会,他陡然记起今天是周末,该去师父家里了。对可蕊说了一下,他便开车径直过去了。凤丫头给关心打开门,甚是可爱的眨眼道:“你今天来晚了!本来爷爷有点生气的,不过现在有客人来了,他的气就消了。”


关心也不在意,只是摸摸凤丫头的脑袋:“这个假期你玩得还开心吧,过些天可要开学了。”


凤丫头翘起小巧的嘴,伸手拍掉关心的手:“都说不要摸我的头了,你们个个都这样,讨厌死了!”刚把话说完,就一溜烟跑进屋里去了。


关心刚刚进到客厅里就见到凤丫头仿佛一支树熊似的挂在韩壮身上,情景甚是好笑。正要上前去,眼角余光却扫视到一个相当熟悉的面孔,而这个人竟然是刚刚才见过的罗士杰。


看到关心波澜不惊的面孔,罗士杰却落了下风,他一见到关心就抽动了几下眼角,眼神里掩饰不住惊讶和奇怪神色:“你怎么在这里?”


更感到奇怪的当属韩壮,他怎会想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弟子居然和国安局局长相识。他的眼神不住在两人身上瞟来飘去:“你们认识?”


“是的,刚刚才见过!”关心和罗士杰异口同声的做出回答,见对方亦是如此,不禁对视一笑,这一笑立时打消了罗士杰心里的部分敌意和怀疑。身为特工,对凡事都持怀疑态度是必然的,何况关心出现得不明不白,以前曾是一级特工的罗士杰怎会不怀疑关心。


见韩壮不懂,罗士杰尊敬的把这次前来见关心的原因说了,韩壮恍然大悟之余,不由瞪紧了关心。关心嘿嘿笑了几下,却不做声。终因关心在此而不愿意多说什么,罗士杰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凤丫头则继续挂在韩壮身上,用那双可爱的大眼睛不住瞟向关心,却被韩壮给赶走了。


在韩壮的逼视下,关心坦然轻笑,把自己的事交代出来,然后抱歉道:“师父,以前不是想骗你,而是这些东西不适合普通人知道,我也只想做个普通人!”


“我理解,正如你了解的,我也有一些事没有告诉你。”韩壮狡狯一笑:“知道罗士杰为什么来看我吗?他是我的学生之一,以前我有一个工作便是替国安局训练人手,是罗士杰的老教官!”


关心亦是大感惊讶,他虽知韩壮不简单,可也没料到会跟国安局有关系。不过,这不妨碍他继续说话,只见他神色困惑的说:“师父,我自小在美国长大,所受的教育和灌输的东西,跟中国全然不同。自从叛逃以来,我就感到很困惑,在这里,太多东西都是我无法理解的。”


“关心,其实我明白你的想法!”韩壮长叹一声,尽显苍老姿态:“不过,很多东西你不用太在意,不管做什么,你顺其自然就好了,唯一的前提就是你不能伤害祖国的利益!”


两人均沉默下来,也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韩壮呵呵笑道:“不过,我真没想到,原来你在特工界有着鼎鼎大名呀!你给我说说在美国的事!”


随意说了一些后,关心不知怎的记起训练时的事:“小时候,我和很多华裔小孩一起学习,不少学生在表示出不能接受美国观念之后,全都失踪了。后来长大后,在最后一次的毕业训练里,我们一共三十多个人,通过考验后,只有十九个活下来。最后,我们这十九个学员全都被放在一个非常大的训练场里自相残杀,直到剩下我和胡,才通过了毕业测试。”


“后来,在我叛逃前,胡因为一份绝密情报死了。结果情报落在我手里,看到那东西之后,我才知道我是怎么成为美国特工的,我才知道原来我也是中国人,我父亲还是国安局的间谍!”关心眼神里流露出少见的哀伤。


韩壮亦是嘘唏伤感一阵后,才想起追问:“你说你父亲是国安局的人,说说看,也许我认识也说不定!”


“我父亲叫关乐成,是个高级间谍!”


此话一出,韩壮浑身震颤数下,嗓音都有些颤巍巍的:“关乐成,我记得,当时他就是和罗士杰一批的学员。你父亲正是其中最出色的一员,自从他毕业一年后,我就一直没有见过他,没想到他是去了美国,还……”


关心亦是浑身一震,眼泪险些崩溃而出,他颤声问:“师父,你真的认识我父亲?他……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他的事!”


“不止是你父亲,连你母亲我也认识,他们还是我撮合的。”韩壮脸上流露出欢快的笑容,显然陷入了回忆之中:“我记得你父亲很爱笑,很喜欢恶作剧,性格非常活泼,和那批学员的关系都非常好。记得在毕业那天,他联合其他学员一起灌醉了我,结果把当时的情景拍了下来,还从我这里勒索了不少好东西呢!”


他骤然清醒过来,摇摇头悲伤道:“你母亲很漂亮,当年你父亲毕业后来看我时遇见她,两个人就对上了眼。后来他们结婚还是请我去提的亲!对了,你还有个外公和舅舅,想不想看看他们!”


关心此刻再也忍不住泪水,几滴晶莹的眼泪滑落嘴边,苦苦的咸咸的。他期望的看着韩壮:“我有外公和舅舅?”见韩壮认真的点了点头后,关心嚎然大哭:“我有外公和舅舅!!我还有亲人!!!”


韩壮亦是老泪纵横,走到关心面前轻轻摸着他的脑袋,任由关心的泪水奔泻而下:“哭吧,哭吧,把所有的伤心都哭出来!”


谁说特工就是无情无义的冷血动物,很多年以来,关心都渴望自己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虽然大了之后,这种愿望被压抑在心底,可是有些东西却是无法被压抑的,只会膨胀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关心对敌虽然冷血,总能保持极度冷静,可是亲情这无疑是他心中唯一的弱点,如今弱点被揭开,他怎能不痛哭一番。


任由泪水率意奔腾了一会,关心的哭泣声渐渐的低了下去,不一会,他擦擦眼泪,非常坚决的向韩壮说:“师父,请你不要告诉我外公和舅舅!”


“啊?为什么,这是一件好事啊!”韩壮显然无法理解关心的意思,脑筋一时转不过弯来。


自从成年后,关心唯一失态这么一次后,他很快找回了原来的心态冷静的说:“师父,你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没有国家的人,对于中国,我没有任何的归属感,甚至连国安局都还不能信任我,我不希望让亲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这话一说出来,韩壮仔细想了想,赞道:“还是你想得周到!”其实他也明白,这何尝不是关心心中一种近乡情更怯的心理。


“啧啧,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哭成这样!”凤丫头不知从哪突然跳将出来,连声打击关心。韩壮生怕关心想不开,连忙呵斥:“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你哭哭啼啼的时候比你关哥哥多了许多呢!”


凤丫头奇怪道:“爷爷,不是关叔叔吗?怎么变成关哥哥了?”


韩壮眼睛一瞪:“我说怎样叫就怎样叫!”


关心却明白了韩壮的意思,他父亲是韩壮的学生,关心在辈分上自然低了两辈。他急忙拜下重新唤道:“师祖!”


韩壮满意的笑了起来,示意关心起来后才说:“别叫什么师祖了,弄得好象武侠小说一样,你就跟凤丫头一样叫我爷爷吧!我以前把你父亲当做儿子,现在都很希望有一个像你这样出色的孙子!”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拍档

“谍变,你约我们出来有什么事?”千面摇摇杯中猩红的液体,然后一饮而尽。


这是在香港的某个环境高雅的酒店里发生的事,关心知道自己一定能够进国安局,他必须为日后的行动拍档做准备。要知道,他并不了解国内的办事手法,还是XO他们三个比较可靠些。虽然关心在CIA时向来是独来独往,可是那是在有强大的情报系统和人力系统为后盾的情况下,在中国他始终还是放不下心来。


关心扫视一眼三人,发现他们眼中均流露出关心神色,他轻轻一笑:“我是一名间谍!”


千面总是喜欢抢别人的话头:“那有什么,我们都是亚洲首屈一指的商业间谍!”


“听我把话说完,此次我是有求而来!”关心放下手中酒杯,靠在椅子上:“我以前是CIA的高级特工!”


“什么?”千面就像是一屁股坐在钉子上似的,一下子跳起来,嘴巴还张得老大,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XO亦是满脸惊讶和疑惑,纵是冷冰也免不了仰仰头表示自己的吃惊。


把三人的神色尽收眼里,关心淡淡说:“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两年前我就不属于CIA了,很快我就要替中国国安局做事,但是,我需要拍档!”


XO虽然知道了关心的意思,却忍不住出声确认:“你的意思找我们去帮你?”


关心点点头:“做政府特工,一旦失手,唯一的结果就是死。我希望你们能认真考虑,不要受别人影响。”


XO巡视一眼冷冰和千面,颇感奇怪的问道:“你不想找些理由来说服我吗?”


关心微微一笑:“我想应该用不着,你们都是有主见的好拍档,有些东西是不需要我来提醒的。”


冷冰和千面,再加上XO,这三人的眼神不停的在其他几人身上转来转去,一时间气氛顿时显得凝重了许多。XO的手轻轻拍着桌子,突然发问:“可以把你以前的事告诉我吗?我想,这应该有利于我们的判断!”


“特工界的事,说了你们也未必知道。”关心重新拿起酒杯轻柔的晃啊晃:“以前我在CIA有个绰号叫病毒!”


XO和千面显然都没有听过这个绰号,可令关心感到诧异的是,冷冰居然跳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你就是病毒?你就是那个刺杀了邦尼的病毒?”


“邦尼?”其他三人无疑都对冷冰极为反常的表现感到意外,其中尤其以关心最是奇怪。三人也在同时发出这个疑问,事实上,关心是不记得谁是邦尼了!


冷冰这时就像一个超级追星族见到偶像的家伙,简直可以用语无伦次来形容他那糟糕透的表现:“父亲,邦尼,那个军火商呀。邦尼就是那个绰号叫父亲的军火商!”


哦,关心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记起来了。那个邦尼可不是个简单的家伙,那是国际军火市场上一个极具分量的集团首脑,他的财富绝对可以排在全球“隐性富豪”的前五十位。当年邦尼为了一笔数额高达两百亿的一揽子军火买卖和美国军火的代言人莱特斗得个你死我活,双方均死亡无数,结果双方结下深仇。


由于莱特在美国的势力极强大,美国再也没有出货给邦尼,害得邦尼相当凄凉,甚至有不少签了合约的货都没法给别人。结果,他连同美国也恨上了,资助了不少恐怖组织针对美国的活动。而CIA对这个毒瘤可谓是深恶痛绝,偏偏那号称“父亲”的家伙自身保安做得极严密,CIA派过几批人都没能活着回来。


当CIA从许多情报里面分析出邦尼资助的所有恐怖组织将对美国展开一场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时,CIA局长在被总统骂得狗血淋头后,他也回去把手下骂了个鸡飞狗跳。最后逼不得已,冒险把关心派去执行任务。正在英国看赛马的邦尼被一颗炸弹在数百人的陪葬下心安理得的被炸上了天堂,关心捅出的这个篓子也让美国私底下好生被英国勒索了一些东西。


见关心想起来了,冷冰把他所知的大概对XO和千面说了,直叫XO和千面盯紧了关心,眼里禁不住冒出恐惧的眼神,甚至身子还缩了几缩。此时关心的微笑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死神的笑容。


关心神色不变轻轻说道:“我们还是拍档吗?”


他的意思就是在问XO和千面是不是连拍档都信不过了,XO和千面立刻领会了关心的意思,看着关心的眼睛几秒钟才恢复了正常的神情。冷冰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这个,别说你们,就是当时我都吓死了。”


不等关心开口问,冷冰很自觉的先说了:“如果你没忘记的话,一定还记得我。我就是当时给你带路的那个少年,那时我只有十五岁,是在黑社会里混着玩。后来就是因为见到你做的这件事,我才决定做一个像你这样出色的特工!”


说到这里,冷冰眼中流露出遗憾和恨意:“可惜,我是华人,还在黑社会混过。MI5可不会容忍一个华人成为他们的特工,所以我只有单干。”


这么一说,关心还真的记起来了,那次他本来打算采用更直接的办法,比如搞轰炸机来直接炸点赛马场。只是这些疯狂的念头却被秘密据点的驻守情报员脸色苍白的制止了,说什么也不肯提供那些情报给他。逼于无奈,他只得亲自钻下水道,只是英国那古老的下水道系统实在是混乱。后来情报员找了个少年向导给关心,他才成功完成任务,现在记起来他当时还曾起心灭口的,要不是见冷冰是黄色皮肤,只怕早就没命了。


关心双手一摊:“现在你们知道我的事了,怎样决定就看你们了!不管怎样,我希望你们认真考虑一番再做决定。”


XO的心理总算是好了许多,他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找我们?我相信国安局一定有比我们出色的人,给我们一个理由!”


“我需要你们!”


第二天早晨,XO和千面都显得蛮憔悴,看来该是前一晚没睡好。关心心里有数,也不主动去问结果,直到服务生把早餐送到房间里,众人都各有心事的开动起来时。XO这才一边努力咽着鸡蛋,一边突然说:“我加入!”


这话一出,除了关心外,其他两人都停下手来呆望着他。XO自嘲一笑:“我小时侯住在印尼,后来才搬到澳大利亚,在印尼我看到太中国人的悲惨事了。虽然是海外华人,可是如果能为中国做点什么,甚至能够改变目前的一切,我想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说完话后,XO惨笑一声便沉默下来,一会后大家才把眼神投向千面。千面抓抓头发,语气不善的吼道:“你们看我做什么,难道你XO敢做的事我还会不敢做?我是个香港人,很难说我对中国有什么样的感情,毕竟被英国殖民了那么多年。不过,如果我的能力对中国有用的话,我没理由不做,第二次中美黑客大战我都参加过了,这次怎会不参加。”


见三人又是沉默下来,千面骤然狂笑起来:“哈哈,骗你们的,其实我参加的理由只有一个。我喜欢冒险,不然也不会参加这个SOS。像我这样的天才,自然要做点与众不同的事。做特工,想一想就知道是多么的刺激了!”


“去死吧你!”其他三人不由异口同声的笑骂出声。


闹了一下,冷冰很干脆的,不待其他人看过来就自己说了:“你们不用看我,昨天我就决定了。我一定要加入,就算病毒不让,我也要加入!能跟偶像做事的机会可不多,况且我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人!”


做下决定的四人相视而笑,看来这个SOS间谍四人组将要在特工界扬名立万了。吃完了早餐,关心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三人,引得众人一时愤怒,一时黯然。


关心也了解到XO真名叫陈扬,是澳大利亚华侨,家里双亲都还健在,有一个女朋友。没什么特长,唯一擅长的就是策划。冷冰真名叫冷飞,是英国华侨,家人早些年死于黑帮火拼,没有女友,擅长机械和电子等方面。千面真名叫石家豪,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人,双亲俱在,有一个女友,擅长电脑技术和网络技术。


“为了庆祝我们的重组,去酒吧喝酒吧!”千面如此提议,这家伙一直都是活跃派的,向来不甘平静。


酒吧当然不能选择幽静的地方,于是,在千面的带路下,四人一同进了一个叫极速的酒吧里。看着这种地方的灯红酒绿,关心略有感慨的说:“年轻真好!”


千面指着关心哈哈大笑:“你现在好象也不怎么老吧,居然说这样的话,XO比你都还要大呢。喝酒呀,来酒吧不喝酒简直就像是找了妓女却不上床一样糟糕。”说完,嘴巴对准啤酒瓶一饮而尽。


在这颇为嘈杂的环境里,关心不得不略为提高声音:“不是不可以喝酒,只不过我们的工作往往需要冷静,酒却能让人浮躁不安,所以我并不喜欢喝酒。”


看着冷冰也不喝酒,只在傻坐着喝饮料,千面嘿嘿笑道:“怎么你们俩师徒都一个样,人生在世得及时行乐才对,你说对不对?XO。”XO猛灌了一口酒,然后舔舔嘴巴,倒是冷冰伸了个中指出来表示了反对的意思。


四人聊得正开心时,旁边却有一个温软的身体往关心怀里跌下来。关心屁股都不挪一下,伸出手及时的轻轻一拨弄,那女的便摔向冷冰去了。冷冰那张冻结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伸手将那女子抱入怀中,用一种让关心等三人毛骨悚然的温柔语气说:“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那女的隐约看见一张帅气的脸靠近自己,那双星目里投射下来的温柔使她迷醉了。


待到关心等三人看着冷冰回头一笑,然后和那美女先上了车离去。千面不禁愤愤不平的猛呸了一声:“凭什么我长得那么帅,那女的不往我身上摔。我讨厌冷冰这家伙,抢了本来属于我的美女!”


XO则感叹不已:“难怪冷冰说他没女友了,依他的手段,一晚换一个又有何难!”


(从《娱乐王朝》到《抉择》,再到现在的《谍变》,我一直努力想献给读者一些与众不同的小说。《谍变》里的仙侠之路,我自有考虑,在此保证,绝对与飘渺此类已存在的仙侠不同,是一种全新的。至于仙侠内容,估计要到五十章后才会出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