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19-21)

kyoko 收藏 0 34

正文 第十九章 解惑

深夜本田技研公司大厦天台,三个无所事事的保安正在为昨日的援交少女谁美谁不美而争执不休:“鹿村君,我觉得花叶子比其他几个漂亮多了!而且床上功夫也很一流。”


说到这里,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家伙兴奋大叫:“你们知道昨天我看见谁了吗?玲木杏子,她真漂亮!真人比上镜还要漂亮!她就是我梦中的女神”说到这只见那家伙眼里满天星斗。


另一个年纪大些的保安对此不屑一顾:“村上君,你也许不知道吧,玲木可是我们老板的人。”


那年轻人满脸淫秽的叫起来:“也只有玲木才配得上老板,想象一下她在床上的那股劲,哇……”


当三人谈性正浓时,稍高稍远的地方有那么一个黑影快速的移动着,就好象暗夜中的鬼魅一般,渐渐的逼近了这栋大厦。虽然晚上的东京亦是灯火辉煌,不过在半夜三更,这么一条黑影在天上出现,确是很难让人发现。年纪大些的鹿村突然指着天惊讶:“那是什么?飞得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年轻的村上瞥了一眼哈哈笑道:“那是滑翔机,不用担心,没有危险的。”


这时滑翔机已经在某人的精确控制下丝毫不差的滑着空气来到大厦上空,三个保安突觉不妥当,而天台上的其他五名保安也都发现了这个来历奇怪的滑翔机。正奇怪时,滑翔机上不知掉了什么东西下来。


当他们正欲有所动作时,却见那滑翔机已然轻松滑向大厦边缘,他们不由松了那么一口气,都走向那掉落下来的东西。那村上拣起那滴溜溜在地上滚动不休的东西,正在打量着。殊不料,突然间那东西爆出极其刺眼的强光,这强光令得他们在几分钟内都会成为睁眼瞎。


任谁突然看不见东西后,都会惊慌不已。正当保安好似没头苍蝇般到处乱窜乱撞时,刚才那仿佛超大蝙蝠的滑翔机已经掉转头来。


滑翔机上的人正是关心,脸上挂着一副黑超的他看上去显然很酷,不过,他没有精神顾及自己酷不酷。只是用通讯器告诉了其他两个家伙可以行动了,而他自己则单手抓紧滑翔机的前档杆。眼见已来到大厦上空数米处,关心迅速停下了滑翔机的随风运动。


他拔出腰间双枪,用百发百中的枪法将几个保安一一击毙,当他刚收拾了一下。两具滑翔机已经来到了大厦上空,待三人都会合之后,关心帮忙搬工具,冷冰站在中心位置很快就跟在其他地方通过摄像头观察局势的XO计算出库房里电脑的位置。


当冷冰正在牵线安装炸药时,千面却在一旁摆弄着电脑,显得很是无聊的模样:“可不可以快点啊!”


冷冰一言不发的摆弄好一切之后,他弄出一块吸音布料盖在上面,轻轻一声轰鸣后,他向关心点点头。关心连忙把强硫酸拿过来,顺便清理一下碎石。


冷冰面无表情的计算着最佳腐蚀位置,然后画出一个圈,接过关心手里的硫酸开始浇。阵阵青烟袅袅升起,关心也不是无所事事,他从千面手里接过吸盘,把中间那块金属盖吸住,然后紧紧拉住。


三分钟后,关心感到手中猛然一沉,他深呼吸一口气,把那块悬空的重达上百公斤的金属提起来放到一边。这时,千面递过来一根绳索和一个小巧的共鸣传送器,关心微微一笑,伸出手对两人打了个手势,然后对准那洞口投身而入。


缓缓降到库房里终端电脑的位置后,关心轻巧的打开电脑,然后待千面破掉密码,他快速的翻着档案。很快就找到了这次工作的目标,刚把文件传送给千面。千面诡异的笑了起来:“谍变,帮手一下,再多弄些东西!”


本欲离开的关心苦笑着摇摇头,只得接受了千面的计划。当终于满足了千面之后,关心才被拉了上去,然后数人稍作收拾,便控制着滑翔机凭风飞行,幻作暗夜里的三只狡猾蝙蝠渐渐消失了。


“庆祝我们的成功,干杯!”


一声呼喊在华丽的房间里陡然响起,四只盛着名贵红酒的杯子同时碰撞在一起,然后分别化做一阵细流钻进四人的肚子里。XO恢复豪放本色哈哈笑着:“这次幸亏有谍变想出办法,不然就麻烦了!”


关心微笑着摇摇头,千面斜眼道:“什么时候学得跟冷冰那么酷了?”


XO佯做生气的说:“你还说,千面,本来我们完成工作就该立刻离开现场的,你还让谍变搞别的东西,那样如果出事了怎么办?记住,下次不要再打什么野食了。”


“好了,好了!不会再有下次了!OK!”千面瘪起嘴嘀咕不已。


“等我出货以后,就把钱打进你们的户头!还有……”XO伸出手笑道:“我们是最好的,对不对。合作愉快!”


连冷冰也不由感到激情沸腾的伸手上去搭在一起,四人齐喝道:“我们是最好的!”


靖国神社外,关心用煞是有趣的眼神扫视着眼前的一切,完成工作后他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选择在日本旅游渡假,这些天来也游了不少地方。他本打算明天就离开,今天想起这个令中国人痛恨不已的地方,决意前来瞧一瞧。


当他准备往里走一些,却有两个神色不善的警察拦住了他:“支那人,这里不是你可以进去的!”


关心皱起眉头,正欲转身离开时,却见到一辆来势汹汹的汽车毫不客气的撞了过来,他轻轻扭身一闪避开了。只是那两个警察却没避开,直被撞得飞起四五米之高。


就在这时,关心听到车里传来一句怒吼……


“下辈子不要再让我做中国人了!!!”


这吼声里有悲凉,有忧愤、有哀伤、有决绝、有切齿之恨,还有怒龙之啸……


这句话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关心心中猛然一紧,好象心脏被人捏住一样难受,他不停的扪心自问。


是了,是吴守刚,吴守刚也这样怒吼过!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正沉溺于种种莫名而至情绪里的关心,突然被枪声惊醒,这个空旷地带仿佛在一刹那间被强劲的枪声所填满。那辆直撞向靖国神社的汽车被打成马蜂窝,可关心看见那车中的青年在身中无数枪的情况下竟然仍旧支撑驾驶汽车撞过去。


是什么在支持他?关心怎样都想不到那到底是什么!转头看那辆车,已经被截停下来。他摇摇头,似乎想把涌在心里的各种情绪就此扔掉。


中国,大连,关心已经回来几天了,虽然那日在混乱的现场他确实遭遇了不少麻烦,但终究还是回来了。回来后,他感到心安了许多,可是令他不明白的一切再度出现在脑海里,兀自盘旋不去。


是什么原因让吴守刚和张柯(关心从电视里得知张柯的名字)做出这样的事?一个可以把自己最宝贵的二十多年青春奉献给祖国的人,一个可以在众目睽睽下进行自杀式行为的人。他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中国吗?


下辈子不要再让我做中国人!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怒吼?做中国人有什么不好?他们把一生甚至于生命都献给了祖国,为什么还要这样说?


关心真的不知道,他甚至没有任何臆测的答案。他无法想象美国人能为美国做出张柯那样的事,也无法想象吴守刚死了之后只得到微不足道的抚恤金。可是到底是什么在支持他们呢?


他一直在想,心中隐隐有那么一个念头,如果能明白这种精神支柱,那么他就可以为迷惘的自己找到了一个确信不疑的方向,同时打开未来的大门。


这天,他一如既往的来到韩壮家里,刚进门就见到一个约四十的相当有气度的中年人,以及一个中年贵妇。看来,这该是韩壮的儿子和媳妇了!介绍了一番后,关心知道了韩壮的儿子叫韩勇,媳妇叫张心蕊,他们俩都对关心表现得很热情。


至于凤丫头,这会都在缠着父母了,也没精神来纠缠关心。寒暄一阵之后,韩壮传了几招给关心,让他自己去练。关心却没有动,韩壮疑惑道:“怎么?有什么事吗?”


关心说:“师父,我对某些事感到疑惑不解,希望你能指点我一下!”


见韩壮饶有兴致的点点头之后,关心心情忽然沉重起来:“师父,你知道前段时间日本那件事吧?当时我也在场!”


他把事情和自己的疑问全都说了出了,韩壮听在耳里,心中却在思量着关心是否真诚!可是,一旦接触到关心那迷乱的眼神,韩壮立刻信了,他对自己说:能对这样的事做出思考的人绝对不会是间谍!


打消了一直以来的猜疑后,韩壮的神态和蔼了许多,他示意关心坐下来,然后才说:“你读了不少历史书,想必应该知道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千年恩怨。你对这有什么看法呢?”

正文 第二十章 女儿

关心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我以为这样的事在世界历史上其实有很多,每一个国家都是吞并别的国家和民族而产生的。在当时来看,那些都可以称之为侵略,可是到现在来看,全都变成了民族大统一的好事。比如当年蒙古对宋朝战争在当时来看就是入侵,可是实际上则是间接导致了蒙汉一家的现状。其实认为是中国人太执着于仇恨了!”


韩壮心中暗道:这个弟子来历古怪,居然没把自己当做中国人!他不知关心的秘密,当然不知对关心来说,他现在其实就是一个没有祖国的人。


不管怎样,韩壮还是替关心解答:“这么说吧,假设有个白人要强暴你的妻子,并且抢走她,而这样会导致黄种人和白种人成为一家。你会怎样办?是放弃妻子?还是抢回来?”


“我们不是不顾及未来,而是人活一世,总不可能每件事都为了将来而做,很多时候我们更应该看眼前。比如说抗日战争,如果当年中国人说为了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后的地球大统一做贡献而投降给日本,去当日本人的奴隶,你认为那样的理由是不是很荒诞呢?但是,庆幸的是,毛主席和共产党拯救了中国。”


“我们不能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理由就放弃眼前的东西,别人打你,你是不是不还手呢?当然不会。至少我们中国人没有高尚到那种程度,我相信这个世界也没有人能够高尚到那种程度。不是中国人记仇,而是我们知道什么朋友,什么是豺狼。”


看见关心默默不语,韩壮脸色肃穆的说:“你没有理解我们中国人的精神,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像中国人那么伟大的民族。是一种信念,也是一种血脉,同时还是一种精神,在我们遭遇覆灭时能够重新站起来,这是你在美国永远都体会不到的东西。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中国人更重视祖国,因为我们从来都是一个整体,每一次民族的危难都会让我们重新聚合在一起,成为永远无法击败的拳头。”


“只有拥有这种信念和这种精神,才有资格称为中国人!”


这些话就好象轰雷一般不停在关心脑海里炸开,令他思绪混乱无比。


“至于张柯说的话,我想也许是一种失望吧,毕竟我们国家还存在不少问题。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韩壮看着关心的脸色轻叹道:“有些东西,别人是教不会的,只有亲身体验的才是最深刻。我的话只能说到这里,更深入的东西还需你自己去思索。你脸色很难看,先回去休息吧!”


当关心走到门口的时候,韩壮突然叫住他:“关心,你要记住一点,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但我们不会以此去伤害别人,别人也休想来伤害我们!当你能够与中国做到荣辱与共,当你能够为中国奉献一切的时候,你才有资格做一个合格的中国人,你才有资格把中国称为祖国!”


数数也快要过年了,关心不知该办些什么,只得请芬姨帮忙购买一些年货什么的。这天晚上,他正在浏览新闻时,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孩声音,听起来很焦急:“喂,关叔叔吗?我是吴可蕊的同学小丽,她出事了!


吴可蕊?关心立刻把这个名字同记忆里的一个秀气女孩对上了号,然后想起了吴守刚的遗愿,问明小丽的位置后,关心驾驶着汽车匆匆赶了过去。刚下车,就有一个圆脸女孩神情惊慌的冲过来:“你是关叔叔吗?可蕊刚才被一个男的拖进了房间里,怎么办啊!”


“别急,慢慢说!”关心安慰了一下小丽,很快就弄明白了事件的经过。原来吴可蕊放假后来到这间夜总会打工,本来一直也都相安无事,今晚来了个富家子弟模样的家伙,见着吴可蕊,就非要她陪。吴可蕊自然不肯,于是……


吴可蕊的朋友王丽恰恰也在夜总会里做事,见到这事急忙找到吴可蕊的电话薄找到关心的电话,所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摇了摇头,关心心想吴可蕊不是有抚恤金了吗?怎么还跑来这种地方打工?不懂!他对小丽说:“小丽,可蕊在哪,你带我进去!”


穿行一阵后,小丽远远看到三四个大汉守住的房间,眼泪扑哧猛掉:“就是那里!”


关心点点头,吩咐小丽跟紧他,然后他自在的走过去。那四个大汉用眼神狠狠的盯住关心,关心微微一笑,右手闪电般伸出抓住一人的手腕轻轻一扭,便听到那汉子双手捧住手腕大声惨叫不已。


其他三人又惊又怒,自然是绝不留情的下手打过来,关心的左拳与一人的右拳碰在一起,只听得喀嚓一声,那人的手肘承受不住强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刺破皮肉突了出来。他趁机抓住其他两人的脖子,狠狠将两人互撞在一起,直撞得两人头破血流晕头转向。


砰!一声巨响过后,房门被一脚踢开。关心一眼就看见一个淫亵的家伙正压在吴可蕊身上不住撕扯乱亲乱吻,他摸摸下巴走过去抓住抬起头来看发生什么事的青年的头发,将其凌空揪起来。那青年还不痛得眼泪鼻涕直流,关心扇了那家伙几耳光,然后一把扔了出去:“滚蛋!”


那青年抬起头正要说点什么场面话,见着杀气腾腾的关心大有一种你再罗嗦就干掉你的意思,吓得屁滚尿流的就转身逃走了。再看吴可蕊,正缩着身子痛哭不已,小丽也给刚才关心那几下吓得呆在当场,这时才醒悟过来,急忙冲过去抱住吴可蕊。


关心本来想去教训一下放任事件发生的经理,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可蕊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没有必要制造麻烦了。领着两个哭哭啼啼的女生上了车后,关心想这样可不能送她回家,如果再发生什么事就麻烦了。


无奈之下,只得把两个小女生带回了家,他坐在舒适的沙发上静静看着王丽不停的安慰吴可蕊。良久之后,被关心刚才的手段吓住的小丽才畏缩的说:“关叔叔,你能不能劝劝可蕊啊!”


关心摇摇头:“这没什么好劝好安慰的,她现在是独自一个人生活,如果连这个都想不通,以后怎么生活!何况事情也没有真的发生。”


说完这句话,吴可蕊却抬起头来,故作坚强的擦了擦眼泪:“关叔叔,谢谢你救了我,你说的很对,如果连这个我都想不通,以后的生活就没法过了!”


小丽目瞪口呆的望着两人,她无法想象关心怎会说出这样铁石心肠的话,虽然听上去似乎蛮有道理的。


“对了,小丽刚才怎么不报警呢?”关心有点不太理解,发生这样的事,任的第一反应都应该是报警吧!


小丽气愤得圆脸都涨红了:“那个家伙叫马同祖,他以前常来夜总会玩,我就见过他做了不少坏事,他父亲就是本市的副市长,所以找警察根本没用。”


关心这才明白过来,一个副市长的儿子就敢这样乱来?如果今天不是他赶到的话,一个女孩岂不是被污辱了。想到这里,他突然有点明白韩壮指的不少问题的意思了。


见着吴可蕊坚强起来的模样,关心暗暗点头称赞,心里却涌起了一股怜惜之情:“可蕊,我看你以后不要住原来的地方了,还是搬到我这里来吧!”


“谢谢你,关叔叔,不过,还是不用了!”吴可蕊眼睛兀自红肿着,却愈发显得楚楚可怜,激起了关心的同情心。


关心淡淡一笑:“你听小丽说了,那家伙是市长的儿子,以后肯定会去找你麻烦的。到时候你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可蕊一怔,小丽也帮忙劝了起来:“是呀,可蕊,那家伙很坏的,如果他来找你的麻烦,你根本没办法的。你住在这里就不同了,你叔叔那么厉害,姓马的肯定不敢怎样!”


“我这里很宽敞,可是平日却只有我一个人住,总觉得太空旷了。你搬过来,起码也多点人气吧!”关心善意的欺骗道。吴可蕊其实很感激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关叔叔,可是到底只见过两次,就这样贸贸然搬过来是不是不太好呢?


关心看出了吴可蕊的顾虑:“这样吧,反正我也没有妻子孩子……”说到这里,关心忍不住心中一酸,如果瑞克没出事的话,现在应该可以做很多事了。,


“反正我也没有孩子,我就认你做干女儿,你看这样如何!”


这个,可蕊想了很多,想到关心的确是很关心她,她也不由的一阵感激,看着这个相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关叔叔,她终于跪了下来:“干爹!”


关心连忙把她给扶起来:“那,现在搬过来总没问题了吧?”


吴可蕊显然看出了关心的调侃语气,不由感到一阵害羞的说:“干爹你说了就是!”


小丽则在这边拍手叫好:“太好了,关叔叔真是个好人!”


当晚两个小女生都没有回家,第二天起床后才看见关心从门外跑进来,然后打了个招呼就进健身室了。两女洗漱好后,悄悄来到健身室,见到关心头上脚下的拿大顶,然后用一个手指做了一百个俯卧撑。小丽张大了嘴合不拢来,悄悄对可蕊说:“你这个干爹太厉害了!”


可蕊心里是怎样想的,却不为人所知了。不过,关心却早就发现两女就在门外,他也不理会,直到做完之后,他才抖擞精神说:“你们都起来了!吃早餐了没有?可惜芬姨今天有事不能来,你们等一下,我出去买来!”


“不用了,关叔……干爹!”可蕊还是有几分羞意:“厨房在哪?我来做!”


“你会?”关心很怀疑的指了厨房的位置,任由两个小女生进厨房折腾了半天才出来。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复出

小丽笑嘻嘻的跑出来大声喊:“关叔叔,你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好在关心也很有耐心,十分钟后,可蕊和小丽端着早餐出来,关心闭上眼睛抽动鼻子,满脸的陶醉:“诶?是什么,挺香的呀!”睁开眼睛一看,关心给吓了一跳,一碗香喷喷的面条摆在面前,他竟看不出里面到底放了些什么,导致现在的香气四溢。


可蕊紧张的看着关心的动作,甚希望这个刚认的干爹能对此感到满意。关心在萦绕的热气上吸了一口气,然后再闭上眼睛吃了一口:“真棒呀,可蕊,难道这是你做的?”


可蕊似乎对关心那颇夸张的夸奖感到不好意思,小脸红红的点了点头。关心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我真幸运,居然有那么一个做饭那么棒的女儿。”


两个少女都被关心那夸张的动作逗笑了,关心笑笑:“好了,开动吧。不过,说真的,这真的很棒,是我吃到的最棒的面条!”


吃过早餐后,小丽就先行回家去了。关心则和可蕊去了原先她住的地方收拾了一些东西,可蕊在床头拿起一个被缝过很多次的小玩具狗,眼睛渐渐的红了。关心见状走过去柔声问:“怎么了?”


“这是我八岁时爸爸买给我的,当时我好开心,可是现在爸爸和妈妈都……”可蕊似乎已经开始接受关心这个干爹,一头扑到他怀里。关心轻轻摩挲着可蕊的脑袋:“可蕊,你爸爸是个很出色的人,我相信他一定很爱你,一定不希望看见你这样伤心!”


可蕊哭了一会便感到不好意思的离开了关心的怀里,然后继续干活。关心见可蕊把一些可以买到的东西收起来打算带走,他不禁飒然一笑,走上前去制止了:“可以买到的东西就不用拿了!可蕊,不好的回忆就留在这里,美好的记忆就带回去。从今天开始,你将会重新开始一段人生!”


做好一切后,关心想到也许应该给这个干女儿买些必要的东西了,比如内衣之类的。方才他就见到可蕊独自一个遮遮掩掩的悄悄把内衣塞进包里,在他看来,这无疑显得很好笑。一个人成长是很正常的,内衣裤并没有任何值得害羞的。


领着可蕊来到一间餐厅门口,可蕊却有些畏缩:“干爹,还是去别家吧!这里太贵了!”


关心呵呵一笑:“可蕊,你得尝试各种生活,不要忘了,现在已经是你的另一段人生了!”


即便到了里面,可蕊还是有些胆怯的只点了一个菜,终于还是关心做主点了一些。到得付帐时,三百六十的帐单还是让可蕊吃了一惊。出了门后,可蕊轻轻说:“干爹,以后这样的地方还是少来吧!好贵的!以前我爸爸的一个月薪水都不够吃几次!”


“好!”关心笑呵呵的应承下来:“从今天起,我就有个做饭很棒的女儿了,以后就少来!现在我们去买点衣服!我想,像你这样的女孩应该需要一些漂亮衣服来衬托的!”


可蕊吃惊道:“不用破费了,我有的!”


关心摇摇头:“那没什么,而且我这个漂亮女儿本来就该打扮得像公主一样,这样我脸上也有光彩呀!”


上了车后,可蕊始终推拒不过,终于还是一起去了。买了一些贵得让可蕊无法想象的衣服后,关心又带着她去了内衣部,倒令可蕊大吃一惊。关心伸手招来服务员:“请你帮我女儿挑一些内衣,要最好的,谢谢!”


那服务员显然也挺吃惊的:“先生,你对你女儿真好!”关心只是微笑不语,心中却在隐隐作痛,瑞克……


办好一切事情后,两人在外面吃了晚饭才回到别墅里,待可蕊换了新衣服出来后,关心不禁微笑着鼓掌:“真的很美,我突然觉得认你做我的干女儿是我这一生最正确的事!”


可蕊满脸晕红的在沙发上坐下:“谢谢干爹,对了,你还没有结婚吗?”


关心的心脏猛然沉了下来,表面上仍自微笑着:“有的,以前结过,还有一个儿子,他叫瑞克。可惜,他……”


“他怎么了?”可蕊对这个干爹很好奇。


“他死了!”


“啊……”


可蕊惊叫一声,关心淡淡说道:“没事,已经两年了。”


关心对可蕊说自己自小在国外长大,两年前妻儿遇车祸而亡,一时心灰意懒就回了国。他也得知可蕊今年十七岁,正在念高三了,也决定把她转到自己教书的学校,以便照顾。


谈了一会后,可蕊回房休息去了。关心却在客厅里思考了很久,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瑞克,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做到无所谓,可以把美国对自己的伤害忘掉。可是,今晚,他发现自己做不到,痛苦仍然在思想里盘旋,只不过藏得更深了。


他想到“潜伏者”名单,想到韩壮说的要自己亲自去体验那一种信念。他骤然站起来,眼球里充斥着猩红可怕的血丝。既然忘不掉,那何不继续下去。关心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上的一个小得几乎无法察觉的黑点,终于横下心做出了决定。


*****


夏天很郁闷,认真的说应该是非常之郁闷。他的伤虽然好了一阵,可是心里的疑惑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解答。他非常迫切的想要知道那晚到底是何方神圣出手相助,为此,他甚至主动要求调到大连的秘密情报站。


可是来到大连有一段时日了,依然没有任何发现,当初那个神秘人就好象一个路人一样人间蒸发了。而此刻的他正在据点里苦恼的整理情报,并且一一做出评估。他是行动组的,讲打打杀杀他在行,可是若说情报评估,他的表现简直就像一个新手那么糟糕。


新站长也是姓夏,叫夏兴贵,这是个年约三十的瘦小青年。他见夏天愁苦得双手猛扯头发的模样,不禁感到好笑:“小天,你可别把自己弄成秃子!”


“气死我了,为什么我要来这里?为什么我那么帅的二级特工还要做情报评估!真正气死我了!”夏天振臂狂呼不已。


咔咔咔,敲门声陡然响起,夏天兴奋的跳起来,恨不得立刻脱离苦海,即使只有一秒钟对他来说也是幸福。打开门,他却看见一张陌生的面孔:“先生,请问你找谁?”


来人正是关心,上次跟踪吴守刚的结果之一,便是他弄清楚了国安局在本市的秘密据点位置,当做下一个毕生以来最重要的决定后,他就直奔此处而来。他嘴角含笑的说:“本来还不知道,不过,现在我知道找的就是你!”


夏天嗅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脸色骤然一变:“你是来找麻烦的!”


“当然不是,我没有勇气跟国安局过不去!”


这句话几乎让夏天像只受惊的兔子跳起三丈高,好在他毕竟训练有素,反而迅速冷静下来:“你到底是谁?”


关心笑容很古怪:“难道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进来坐好后,夏天和夏兴贵都沮丧不已,关心缓缓笑道:“首先,我想为几个月前海港码头的事道歉。第二,我想我有一些你们很感兴趣的东西!”


“什么?”夏天和夏兴贵仿佛被踩到脚一样都跳了起来大叫:“那是你干的?”


“答对了,可是没有奖。我会把事情经过告诉你们……”关心胸有成竹的开始讲述那天发生的事,当然,自己的身份和来历不在其中。


听完关心的讲述,两人都确信他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夏兴贵疑惑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要找上我们?你是什么人?”


“这个你们还不够资格听,就算真的告诉你们,对你们也绝对没有好处。我想,至少也要你们国安局局长来,或者矛盾两组的人来,那才是合适的人选。”关心的确不是故作高深,而是“潜伏者”的事如果真被他们知道,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好处的,因为他们的级别根本没有资格听到这种绝密。


夏天大跳起来:“你开什么玩笑,局长?你没那么高的级别吧?”


夏兴贵伸出手:“等等,矛盾两组是什么人?夏天你知道吗?”


“好象听说过,据说是我们国安局级别最高的行动组!”夏天隐约记得听过这个名词。


关心摇摇头:“年轻人,别那么激动,我想你应该知道,身为特工,应该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


沉思片刻,用这句话对照关心始终如一的表现,夏天冷静下来:“你是什么国家的特工?日本还是美国?”


关心眼角流露点点笑意:“有前途呀,不过,这个也不是你应该知道的,还是去请你们的头来吧!”


“怎么说我也是个二级特工!没理由什么都不能知道吧!”夏天好似很不满的样子。关心忍不住轻笑:“二级特工跟矛盾组比起来,简直就是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好了,不逗你了。你去汇报给你的上司,鹰组病毒。这四个字一定要让你们的局长知道。”关心放声大笑,这个夏天真是有趣,连他都忍不住卖了卖关子逗了逗。


“鹰组、病毒?这是什么意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