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16-18)

kyoko 收藏 0 4
导读:[size=16]正文 第十六章 日本 警方很快赶来现场,正在清场时,市国安局局长带着一批人赶来了,清理了现场,才移交给警方。至于第二天的公告,则是由警方来编造了。 第二天,市中心医院的病房里,匆匆从省里赶来的国安局厅长见到了昨日的唯一生还者——夏天。还不等厅长问什么,夏天就惨笑着说:“厅长,昨天我们是中伏了,我们所跟踪的日本人早有预谋的把我们引过来,然后伏击了我们。” 厅长瞪着眼睛望了夏天半晌,这才和缓语气说:“现场的枪械指纹报告出来了,除了死者外,在一柄阻击步枪上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正文 第十六章 日本

警方很快赶来现场,正在清场时,市国安局局长带着一批人赶来了,清理了现场,才移交给警方。至于第二天的公告,则是由警方来编造了。


第二天,市中心医院的病房里,匆匆从省里赶来的国安局厅长见到了昨日的唯一生还者——夏天。还不等厅长问什么,夏天就惨笑着说:“厅长,昨天我们是中伏了,我们所跟踪的日本人早有预谋的把我们引过来,然后伏击了我们。”


厅长瞪着眼睛望了夏天半晌,这才和缓语气说:“现场的枪械指纹报告出来了,除了死者外,在一柄阻击步枪上还有一个不知名的人的指纹,在我们的档案里没有这个人的资料。”


夏天偏起脑袋硬生生的回想:“我记得当时枪声响了之后,我倒下后不久,阻击步枪的枪声就停了下来。不到一会,在我们面前的几个日本人也中枪而死,如果真的有人帮我们的话,一定就是那个人干的。”


“不简单呀,法医的结论也出来了,两名阻击手都是被人以极熟练的手法扭断脖子而死的。守刚身边的几具尸体位置不一,根据判断,都不是守刚杀的。而那几具尸体也都是被捏碎喉咙死的,守刚是中枪失血在先,然后才被人扭断了脖子。对方一定是个身手非常了得的老手,可到底是谁呢?”厅长疑惑万分。


夏天明白厅长不是问自己,可他还是摇摇头:“我相信对方一定是高手,而且不是局里的人,也许是什么方外高人吧!不过,也不像,那些在野高人都不会那么狠。”


可是,那到底是谁呢?这个疑问深深埋在厅长和夏天心里。


“请问,这里是吴守刚家吗?”关心穿行过一滩滩污水和垃圾后,在一栋颇有年月的大楼里找到了吴守刚的家,向一个邻居问道。这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了,他来这里是打算信守自己的诺言。


那个邻居带着可怜的表情说:“是的,这家人真惨呀,两个大的先后就这样去了,留下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这日子叫她怎么过!”


微微一怔之后,关心联想到这句话之后的东西,心中祈祷千万不要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尽管他不甚情愿,还是敲响了门。门被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女孩打开了,这女孩长得甚是秀气,双眼兀自红肿着。


关心在心轻叹不已,甚是礼貌的说:“请问,你是吴可蕊吗?我叫关心,是你爸爸的朋友!”


吴可蕊怔了一下,如果说他是父亲的朋友,她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一想起父亲,她忍不住眼睛又红了,连忙请关心进去坐下:“叔叔,我给你倒杯水!”


“不用了!”关心制止住吴可蕊的行动,示意她坐下:“你妈妈呢?”


吴可蕊的眼睛再度红了,那双秀气的眼睛里隐隐透出泪光:“我爸爸去世后的当晚,妈妈也跟着去了!”说完,到底还是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关心皱皱眉头,他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吴可蕊埋着脑袋哭了一会,擦擦眼睛抬头起来说:“叔叔,你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你爸爸当年借了一笔钱给我,他现在去了,我想你也不好过,所以来把钱交给你。”关心递了一张银行卡过去,虽然他很清楚吴守刚临死前的遗愿指的并不是钱,可是关心生来就怕麻烦,如果他来照顾这么一个女孩,那还不是一件超级麻烦的事!所以,用钱解决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吴可蕊呆呆盯着那张卡,却没伸手去接,只是眼露感激的说:“叔叔,我爸爸从来没有借过钱给你吧,这钱我不会要的。”眼神里却是无比的坚决。


关心大感意外,依他来看,住在这种地方的穷人怎样都不会拒绝这张卡的。只是现在被拒绝了,他稍稍思索一下,就找到了另一个借口:“其实你说对了,你爸爸的确没有借钱给我。不过,他以前帮过我一个大忙,现在我没什么可以偿还的,只有这个可以代表我的心意。这些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对你来说却很重要,希望你不要再拒绝了,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向你爸爸交代的。”


吴可蕊相信了关心的这番话,因为他爸爸的确很喜欢帮助人。如果这个人是报恩的话,而且自己念书的确很需要钱,迟疑半晌,她想起父亲常告诫自己的,终于还是拒绝了。


这时,屋外响起敲门声,吴可蕊告罪一下便去开门了,领进来却是一个身着西装的家伙。那人坐下后对吴可蕊说:“吴小姐,你父亲在我公司购有一份保险,现在他去世了,经过调查后,这笔保险金我们决定交给你。”


关心眼中流露出有趣的眼神,他想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这所谓的保险金该是政府的抚恤费用。如果说市国安局是明的,吴守刚属于秘密情报人员,所以根本不在市国安局的在册名单里,只能以这个方式来发放抚恤金。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些郁闷了,因为这样一来,吴可蕊更不可能接受自己的钱。那人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吴可蕊:“你看看,如果确定没问题就可以签字了!”


吴可蕊看了一下,然后对关心说:“关叔叔,你帮我看看好吗?”


关心恩了一声,接过来略为看了看。文件自然没问题,都是保险公司的正常程序,只是这抚恤金未免有些低了,只有八万元。在中国生活了一年的关心很清楚,这八万元简直什么都干不了,恐怕还未必够吴可蕊上完大学。不过,这也不管他的事,他对吴可蕊点点头:“没问题,你签字吧!”


吴可蕊签字后,那人从包里取出八万元现金交给吴可蕊,然后就离开了。关心现在正在为怎样完成诺言而皱起眉头,想了想,他惟有抄下电话给吴可蕊说:“这样吧,阿蕊,你要是有事,就打电话给我,我也是住在大连。”


这个周末,关心驾驶着心爱的宝马去了韩壮家,凤丫头和朋友出去玩了。韩壮倒是在家里享受那稀罕的宁静滋味,见关心来了之后,他眯起眼睛望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徒弟,心中不知转了多少个念头,终于还是把心里的疑问压抑下去,教了关心几招后,就让他自己练习了。说到底,对这样一个来历莫名的弟子,他不敢教授一生所学。


那几招是什么威力,关心自然很清楚,也清楚那几招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的事。自然也看出韩壮对自己的一两分生疏,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恍惚之间,一个学期过去了,期间他也出国做过一票小生意,只小赚了一百万。学校的工作他干得也不坏,至少学生们的成绩比之前要好了一些。所以,关心决定去渡假。


这晚,他一如既往的打开邮箱,看见了X发来的邮件。关心笑了,看来是有新工作了。这次的工作是去日本偷本田公司开发的新型号发动机资料,买家出价一千六百万美金。关心舒展一下懒腰,轻笑道:“看来,这次的日本工作有难度呀!”


日本东京国际机场,乘客们匆匆出了通道,一个年约四十的潇洒中年男人不慌不急的走出来,左右四顾了一番。很快把眼神放在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身上,那中年走过去狠狠拍了那小青年的肩膀一记,直吓得那青年浑身一颤。


青年转眼过来看见中年人,眼睛一亮:“是你?”语气里却充满了疑惑。


那中年人正是关心,他微微一笑:“你这次扮得有进步,如果不是这个特定的环境,也许我就认不出了!”


那青年就是千面,这小伙子招摇的大笑起来,充满了得意之色:“我就说我是天才吧!”


关心轻笑不已:“好了,你很厉害,你是天才!可以走了吧?”这个认人的小游戏,他已经感到无聊了,只得单方面的结束掉,自然不代表千面的化装术有多么厉害。


来到酒店住下后,关心洗了个澡,然后千面和冷冰都一起过来了,随行的还有另一个看上去与关心年纪相约的粗旷汉子,人亦是相当魁梧。这人脸上露出深深的笑容:“谍变,我们终于见面了!”


是XO?关心心中颇感吃惊,任他怎么想,也没想到XO居然是这样的粗汉。他不是没有猜过XO的真实身份,以XO每次策划行动的周详,他甚至猜XO是女人过,却偏偏没想过竟然是个如此三大五粗的粗旷男人。


千面见关心神态丝毫不变,不禁失望的大叫:“有没有搞错,谍变,你好歹也吃惊一下吧,这下害我输给冷冰和XO这两个小子一万块!”


XO粗豪的冲千面哈哈大笑不已:“愿赌你就服输吧,认识他那么久了,你还不知道他那泰山不动的性格?怎么样,没想到我会出现吧?”


关心挑挑眉毛:“你真的是XO吗?”


“上次买卖是在德国汉堡,我在你的瑞士银行户头XXXXXXX存了一百万,再前一次……”XO向关心丢了个媚眼:“怎么样,还要证明吗?千面,你又输了一万!”


千面直气得哇哇大叫,作势欲掐关心的脖子:“气死我了,你太不争气了,居然害本天才输了两次!下次再也不拿你赌了!”他虽然很渴望伸手去掐关心,可是上次掐上去的后果千面还记得很清楚,他可不想再试一次那种滋味。

正文 第十七章 友情

那是关心刚加入SOS不久,千面是个自来熟的家伙,很快就很关心套近乎。两人渐渐熟了后,千面亦常开一些玩笑,有一次开着开着就伸手去掐关心,结果被条件反射的关心一把扭断手,可真是叫千面记忆犹深。


“我不来不行呀,这次的工作比较重大,主要还是因为另外一件事。”XO苦着脸向三人解释道:“千面,如果你能偷到任何国家机关的秘密情报,你敢不敢拿上网?”


千面一脸不屑,连半个鼻孔都翘上了天:“那有什么不敢的!在我来说,没有不敢的事!”


听到这话,关心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立刻明白了XO的意思,但他却不作声,只是在一旁看戏。XO盯着千面嘿嘿冷笑不已:“是啊,是啊,你得庆祝自己从来没有偷过任何政府的机密,不然的话……哼哼,这会你就在监狱里慢慢挨吧!”


此话一出,不仅千面不相信,就连冷冰亦是满脸的不信:“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是稍微象话的国家,他们都会在自己存入电脑里的每份文件里放入一种东西。只要这文件和网络连接上,立刻就会自动在网络里散布讯号,然后政府的互联网立体防御系统就会在最短时间内截获信号,同时封锁并且自动追踪信息源头,令你的东西根本传不出去。不消多久,你就会被赶来的国家安全人员逮住押你进大牢里蹲。”


XO的解说很认真,关心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对此不怎么上心。可是千面和冷冰却闻所未闻,自然是脸色难看得紧,尤其以千面的神情最是丰富。


XO说起来既是后怕,也是庆幸的说道:“我也是五年前对本田下手之后,被对方查到下落后,才得知这个事。幸运的是,当时我不是在日本传文件上网,不然我现在就是呆在日本监狱里了。”


千面唏嘘感慨不已:“怎么会这样,那我还混个屁啊!我还一直以为网络才是最安全的呢,没想到网络才是最不安全的!”


“你自以为是罢了,如果真的那么宽松,那各国的机密还不得满天乱飞。只要一个间谍偷到情报,然后就直接通过网络传送回去就OK了?哪有那么好的事!”XO全然不似平常策划行动的那个XO,不过,也确是很亲切的。


冷冰一个劲的摇头不已,千面却一脸呆呆的表情,XO扫视众人一眼才说:“不过,幸运的是,这种东西很少有公司用到。可是上次瑞士那单工作我就险些被对方逮到了,所以,我决定以后还是一起行动,亲手拿货亲手交货,这种事不能存在侥幸心理。”


给XO那么教训一通,千面顿时把他崇拜得跟什么似的,连连点头不已。XO不理会千面,自顾自的说:“自从五年前发生那事后,我很快就意识到,本田和日本政府的关系一定非常好,否则不可能有那好似暗码的东西。我无论如何都得露面拿货,所以,我决定还是现在就跟大家见面算了。”


千面的头好象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来点去:“我理解,一百万个同意!”冷冰也明白了XO出现的原因,自然不会反对。关心更不会有什么意见,他是个天生的执行者,而不是决策者。


XO满意的一笑:“这次的任务大家都清楚了,根据买家的情报,本田公司开发出一款新的发动机,性能如何就不用深究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自从这款发动机的设计图出来后,本田公司的保安至少比往常严密了两倍。”


在这之前关心一直都很好奇XO的真正身份,他不仅仅是SOS的创办者之一,还经历了两代成员。他总能在最短时间内摸清队员的特性,并且将其深度发挥作用。据说目前SOS之所以能够成为东南亚最著名的商业间谍组织之一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SOS创办之初就做了一件令业内震惊的案子。


那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是SOS的创业之战,XO作为策划者,选择了一个最迅速有效的方法令客户选择自己。他亲自策划了针对本田公司的第一个案件,偷取了本田还在设计中的新款轿车的图纸,结果在本田公司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把图纸发布在网络上。


流传广了之后,本田才知道闹出了失窃案,被业界嘲笑不已,结果那一次使得本田公司至少损失了一亿美金。本田固然对SOS恨之入骨,却也无可奈何的成为SOS扬名立万的踏脚石,这一个案子也成为后来商业间谍界较为经典的例子。


必须得承认,像这样XO这样一个出色的策划者实在是非常少见的,令关心吃惊不仅如此,还包括XO的情报收集能力。很多人都只记得SOS是如何轻易偷了本田的设计图,关心得知后,第一想到的就是,XO从什么地方得知对方保安系统的?不管是用什么方法,能获知本田的保安系统都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他不得不对XO保持两分钦佩。


想到这里,关心继续听XO说:“这次他们的保安系统比以前还要严密,行动难度肯定是很大的。”


千面怪笑一声:“我喜欢挑战,没有挑战和冒险,我这样的天才只会在庸碌中打发无聊的日子!”


千面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XO在介绍他的时候曾说过他的一个“光荣”事迹。千面曾在2008年初末的第二次中美黑客大战里毁掉对方至少三十台机器,而且还成功的令NASA(美国太空总署)三分之一的全球卫星网络系统瘫痪了足足半个小时,使得美国放在东南亚太空上的眼睛在半个小时里成为睁眼瞎。这已经足以成为千面嚣张自夸为天才的本钱了。


至于冷冰,关心所知实在不多,除了知道冷冰在全球任何地方都可以轻易找到门路弄到所需设备外,其唯一的事迹便是两年前,SOS接收一份偷美国新型战机的核心芯片工作,结果冷冰独自一人对着飞机不久,就弄到了东西。按照XO的介绍来说,那就是:“只要你给冷冰一把起子,他能把太空飞船拆掉!”当然,这话自然是夸张了些,不过,冷冰的能力也足见一斑。


表面上看来,唯一没有用的便是关心了。不过,那也只是假想,对整个SOS来说,像关心那么出色的行动人员,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如果XO是设计师,千面和冷冰是技术人员,那么关心就是组装货物的工人。简单的说,就是专门负责武力解决的。


正当关心走神在想这一切时,听到XO慎重的说道:“你们都知道我跟本田的过节,如果这次被他们发现是我策划的,我想他们很可能会就此抓狂,发誓要在天照小鬼面前杀死我!”


千面哈哈捧腹狂笑不已,这个自来熟的家伙忘了自己和XO见面不久,却兀自不忘打击XO:“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哇哈哈!”冷冰和关心亦是忍不住为千面的精彩表演露出微笑。


XO嘿嘿笑着继续说:“如果我们泄露痕迹的话,会给以后带来极大麻烦的。所以,这次行动一定要完美。”


说完他拿过随身电脑接上电源打开,指着上面的一幅图说:“本田公司的研究部门是日本本田技研公司,这个公司在东京港区青山一丁目的十字路口西南角,共有十七层楼。这张蓝图是我辛苦搞来的大厦设计图纸,很可能某些地方跟图纸上不尽相同,不过这也是我能找到的最详尽的蓝图了!”


“至于实际情况,我们还是等明天去实际探察一番吧!”XO的神态挺沮丧的,看来他对这个该死的本田公司也深感难以下手。


第二天,他们一群人以两人为一组,驾驶着汽车相续停在本田公司对面。这栋乳白色的大厦保安十分严密,平常大门只有两个有枪的保安,现在则有了四个,大门还有员工卡识别器,不是这个公司的职员想要进入都是一件极困难的事。


回到酒店后,XO和千面的欢颜也渐渐的少了,这个防卫果然做得很严密,看来这种新型发动机一定不同凡响。别看关心脸上仍然不动声色,可心里一样颇为忧虑。


见XO和千面担心的样子,关心禁不住把心里所想到的提了出来:“不如我找个人化装后进去探察一下?”


XO眼睛一亮,很快就暗淡下去:“如果被发现了,恐怕就成了打草惊蛇得不偿失。不过,我们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别的方法,比如……”


“比如利用他们自己的员工来帮我们获得想要的情报!”关心和XO一脸狡狯的异口同声说道。


他们拿出今天的摄影快速的看了一下,希望从中发现比较有地方的人。当他们看到屏幕里一个年约四十余岁的中年在进本田大门时,其周围的人纷纷对那人鞠躬不已。关心和XO同时一笑,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就是目标。


“千面,查查这个人是谁!”


不需要多说,千面把那个人的头像放大了数倍,然后很“不小心”的进了日本户籍网站的数据库里。经过电脑自动的筛选,很快就查出了这个人的身份——大岛松介,以及他的家庭住址。


“冷冰,你能不能在晚上之前弄个识别器,以便读取这家伙的员工卡,到时候以策完全。”


冷冰点点头,表示没问题。这时,XO和千面,甚至于冷冰都不怀好意的盯着关心,关心甚感好笑的摊手说:“不用这样看我,剩下的由我来做就是。”


“切,当然是由你负责!难道你还要我这个电脑天才(策划天才,机械天才)出马吗?”千面和XO,还有冷冰同时伸出中指怪笑不已。


“怎么都染上了千面的烂毛病!”


东京是个很奇怪的地方,这里的有钱人个个都拼命的往外钻,而穷人则拼命的往市区钻,显然那庞大的人口流动量成为东京不负重荷的一个象征。大岛无疑是属于有钱人的行列,所以,他的别墅就在市郊。


好不容易才找到大岛的别墅,已经另外改头换面的关心看上去简直就是个地道的日本上流人士,他驾驶着一辆租来的本田雅阁来到这个别墅小区里。那保安看着关心的上流形象,只稍做询问就把放行了。

正文 第十八章 策划

他刚准备下车,就看见大岛驾驶着汽车离去了。关心这才想起大岛可能要出去参加社交,心中颇感遗憾,只得通知了在外边等候的XO等三人,让他们跟上去。关心自己则神速的赶了上前去,超在大岛前面一百米远的距离。


跟着毫无察觉的大岛来到一间豪华夜总会外之后,关心微微笑了,他把车停了下来,取出一副和大岛鼻梁一模一样的眼镜戴上,一路径直进去。不费什么力就查到大岛的房间,静静的守了不到一个小时,日本人天生就虚了个十足的肾就逼得大岛抱头鼠窜的出来上厕所了。


关心胸有成竹的低下头走上前去,“不小心”与大岛撞在了一起,力量非常巧妙的把大岛鼻梁上的眼镜撞得掉在了地上,同时关心的眼镜也被取在了手中。关心慌忙的替大岛拣起眼镜,一边惶恐的道歉,一边使出偷龙转凤手法把眼镜掉了包:“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大岛显然对关心的小动作一无所知,狠狠的破口大骂了几句,关心这才得已脱身离开。


第二天早晨,本田技研公司大门热闹起来,而关心和XO等四人却在等候大岛的到来。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大岛在公司的地位如何,不过,就当是碰运气吧,如果没碰准,就选下一个目标。


大岛来了,用卡在大门前的身份识别器上轻轻一刷。XO神态肃穆的轻轻念出来:“第一道防线,入门身份识别器!”


看得出来,大岛的身份一定不低,至少坐在屏幕前的四人就看见一幕幕相当寒碜人的场面——一个个拿无耻当有礼的日本人不停的向大岛鞠躬。


随着大岛的视线转移,其眼镜式摄像头也拍到了关心想要的东西,大岛没有跟其他本田员工坐同一部电梯,而是步入了另一部明显豪华多了的电梯。这个电梯里甚至还有座椅,与另一部电梯的拥挤比较,这简直就是天堂。


第十六楼,XO猛然间嘘出一口气,看来这次逮住的是一条高层大鱼。可是,直到这大岛进到自己的办公室,也没有任何的发现。直到中午快要下班时,大岛进入电梯,XO甚至以为大岛是要出去就餐,几乎对此要绝望了时,千面猛然兴奋大喊出声:“他要上十七楼!”


关心和XO突然有种起死回生的感觉,连忙把目光投向屏幕,果然见到大岛上到最高一层。只是这里一出电梯门,就有一个牛高马大的保安在电梯门口守着。


大岛径直离开电梯前行,推开一扇玻璃门进去,然后来到一个房间外,和一个女人打了招呼后,大岛进入一条X光通道。XO眉头皱起:“第二道防线,X光通道。”


安全过了通道后,大岛站在两个保安面前,两个保安手上却拿着电子探测仪。XO惊叫:“糟糕!”随手关掉了摄像头。关心在心中计算着所需时间,默默数到三十秒,XO敲击一下键盘,屏幕再次出现了画面,显然已通过了方才的检测。


“好惊险!想不到一个区区的本田公司居然搞得那么复杂!”千面喃喃自语的感叹道。


“第三道防线,电子检测仪!”XO的确非常想完美的完成这件工作。


把手放在掌纹仪上,又经过了虹膜检测。然后才看见大岛取出电子钥匙打开了门,里面赫然便是这次工作的目标——终端电脑。


“情况大家都看到了,很棘手,如果不算大门,也有足足五道防线。你们有什么看法?”XO神色沉重的扫视一周。


千面很无所谓的说:“无所谓了,反正一向都是你策划的!”冷冰点头表示同意千面的意见。


无可奈何的XO把眼神投向关心这唯一一个愿意动脑子的队友,关心却恍若没有听到XO的话一样,双目无意识的瞪着天花板,右手食指和拇指不停的摩挲着下巴。他隐约想到一个可能,一个或许成立的可能!


良久之后,他把这个想法在脑海里反复推敲过后,终于认为颇有可行性,他收回目光和右手望向大家:“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是否可行!”


他把电脑打开调出大厦蓝图,指着对大家说:“你们看,这座大厦只有十七层,而终端电脑就在第十七层,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在楼顶打主意!”


好象被拉了一下开关的灯泡,XO的眼神一下子爆亮了五百度以上,喃喃自语:“没错,从大楼顶下手,那无疑是个绝佳的办法!为什么我就没想到呢!”


千面和冷冰亦是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满脸震惊的神色。不是这个计划很复杂,而是太简单,简单的让人不可能考虑这方面!恐怕连本田公司都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根据观察,那件屋子应该是全金属制造的,怎么攻破呢?”XO开始推敲计划的可行性。


很少发言的冷冰突然开口说:“这个我可以搞定,有一种军用强硫酸,可以在三分钟内腐蚀三寸厚的钢板,我想来为这个屋子开个天窗绝不是问题。”


XO望着冷冰说:“在天台上,需要爆破才能接触到这个金属屋子,根据蓝图来看,这层混凝土至少有五寸厚!爆破时,不能超过三十分贝。”


冷冰有点为难的说:“三十分贝,这个恐怕有点难度,除非在现场经过消声处理,不过,工具并不好带上去。”


XO并不理会这个问题,他转头向千面问道:“三分钟内,能不能破解密码?”


千面却不似平常玩闹一样,谈到他的工作,他很冷静的眨了下眼,然后自信的说道:“最多五分钟!”


问到这里,XO脸上浮现笑容:“OK,那么大家可以做准备了,今晚我和谍变去探探天台有多少保安!”


“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千面愤愤不平的喊起来:“XO,你问了我和冷冰,却没问谍变,这不是搞差别待遇吗?我强烈抗议!并且要求相等待遇!”


XO嘻嘻哈哈的笑起来:“好吧,只要你能在五分钟内击倒十个搏击高手,其他的条件就不用了,只要你能做到,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你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我是用脑的,可不是那种只会动用武力的家伙!而且,像谍变这样的怪物,这个世界能有几个?”千面垂头丧气的为飞走的福利咕哝不已。


关心微微一笑,他想起了当初接受XO入伙考验时的事了,XO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在五分钟内击倒十个搏击高手。也不知XO从哪里找来的高手,反正都挺厉害的,不过,最后还是被关心在两分三十七秒时全部击倒。如果不是关心手下留情,只怕连一个活口也没有了。


后来XO才告诉关心,其实他不用全部击倒,只要能挨过五分钟就可以通过第一个测试了,同时还以同怪物说话的语气调侃他。


“很棘手,仍然很棘手!大厦天台平时至少都有八个左右的保安,麻烦的是,他们的位置是分散的,不利于攻击。”关心淡淡的把自己的观察结论告诉了大家。


XO续上关心未说完的话:“更棘手的是,我们根本无法从正常途径上到天台,只要直升机接近,就立刻会被示意离去。一旦拒绝离开,他们很快就会调来人手,甚至于猜到我们的目的!”


“那怎么办啊?几百万美金呀,难道就这样长翅膀飞走了?噢,我的美金!”千面的表情直接反映出其极端郁闷的心理,冷冰也一反常态的流露出担忧神态。


“气死我了!”千面献媚一般的靠着关心:“谍变大哥,你帮个忙吧,怎么说也得把小日本拿下了,不然还不掉你的威风了!”


“我哪来什么威风!”


“当然不是,你想想看,如果能让小日本丢这么一个脸,那就实在太值了!你就帮个忙想个办法吧!我知道你可以的!”千面鼓励的望着关心。


关心轻微一笑:“既然你都那么说了,我如果还说没办法,那岂不是让你没面子了?你叫我大哥,你没面子不就等于我没面子?”


千面大喜过望,忙点头不已:“对对对!”殊不知冷冰和XO早在一旁笑得门牙都快松了。


见耍千面耍得够了,关心笑道:“其实对付那几个保安并不困难,冷冰你帮我弄几个强力闪光弹,还要一副超薄型红外线夜视镜。另外,我还需要两只带有消声器的手枪。”


XO正色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要上天台也不难,我们只需要三架折叠式风力滑翔机就够了。千面和冷冰你们一定得亲自上去,尤其是千面,如果你不行,就给你一到两天的时间练习一下。”


千面全然不像XO想象的那样脸色发白,而是若无其事的摇晃脑袋悠哉:“嘿嘿,想陷害我,没那么容易,我可是常玩这玩意的,说不定比你们还要熟悉呢!”


XO轻笑一下,嘱咐冷冰:“你想想自己需要些什么东西,都给一起准备了吧,记住,去找货时要先化装。”[size][/siz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