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军神 第二卷:失忆岛 第十四章:组织,寻找自己

木木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URL] 几天以后,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护卫团的人立刻来带他回去干活——挖掘地面,现在囚犯们差不多已经将地面下挖近10米了,再往下挖差不多已经开始用梯子了,真不知如此一个巨大的工程究竟用来做什么。 我曾经向岛上的人那里打听,只知道这已经是在岛上挖掘的第四个地方了,每次都要向下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几天以后,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护卫团的人立刻来带他回去干活——挖掘地面,现在囚犯们差不多已经将地面下挖近10米了,再往下挖差不多已经开始用梯子了,真不知如此一个巨大的工程究竟用来做什么。

我曾经向岛上的人那里打听,只知道这已经是在岛上挖掘的第四个地方了,每次都要向下挖掘十数米,然后所有的囚犯就会被驱赶到另一个地方,而原来的地方,就会被筑上高墙,拉上电网,然后就是连续数十天的混杂声音不断从里面传来,就象是一个建筑工程在施工。

所有,所以的囚犯们都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进行怎样的工作,唯一可确定的是,一定对领导护卫团和G战士的人有极大利益。

“建筑工程。”

经过我无数次思考与猜测后只能得出这样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每天,所有的囚犯们都是一脸麻木的神情,只知道机械似的重复手里的动作,旁边,总是有很多护卫团的人手举着皮鞭,不时抽上几鞭子,挨打的囚犯脸上会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却没有露出一丝情绪,因为要在其他人看来,他们是没有情绪的。

我每当看到囚犯们假装麻木时是如此的逼真,就算被打被骂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时,心里总在暗想,“这来到岛上的所有囚犯,都决不会是普通人。”

而到了晚上,护卫团或是其他什么人,都不会再去管囚犯们在做什么,以及他们是否已经恢复了常人的情绪了,大家这才象正常人一样交往,但话题始终不多,因为忘记一切的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话题了。

不过我也看出问题来,并不是所有的囚犯都已经恢复了常人的交往或情绪能力,甚至说完全恢复的人很少,这或许是46选人加入组织,而不是全部接纳的原因了吧。

奇怪的是本来时常出现的G战士反而没了动静,我一直以为自己杀了他们六个人,必定会再来人报仇的。

不仅仅是G战士,那个仿佛对我恨之入骨的沙洛将军也没有怎么出现,只是偶尔来巡视一下,督促护卫团的人加快挖掘的速度,每次来过之后就会引起护卫团对囚犯的一阵毒打,来迫使囚犯加快速度。

巴古教授似乎是个专门为科学实验而生的人,无论谁见到他,他不是在进行实验,思考问题,就是在记录着什么,不过,唯一能跟古教授多说上几句话的就是G112了。

说到G112,在这段时间,她一直细心照料着我的伤,虽然她也属于护卫团的人,但却渐渐和我成了朋友,因为两人曾经有过这样的对话。

G112说:“我,我来岛上以来,只有你愿意跟我多说话,让我不会感到寂寞,真的很谢谢你。”

我说:“可能我对过去忘记的事情没有太在意,比较放的开吧,其他人嘛。可能有些想不开吧。”

G112点点头,“也许吧,但是护卫团的人和G战士也都不理我的,不过我习惯了,如果有人真的会那么顾及我的感受的话,那也只能是我的老师巴古教授了。”

我说:“护卫团的人要在负责看押我们,而G战士只是单纯的喜欢提高自己的实力,他们这两种人自然都不会跟你多说什么的。”

G112说:“那我问你,如果是一个平常的人,他通常都会和别人做什么?”

我有些疑惑,说:“别人,你是说,朋友?”

G112的眉头有些皱紧,“朋友?对朋友。”

我虽然对过去的记忆完全想不起来了,但一个平常人会跟朋友做什么他却能脱口而出,“玩牌啊,打球啊,游泳啊,爬山啊,甚至聚个餐,聊个天什么的都行啊,反正跟朋友相处就会很快乐的。”

G112喃喃重复着,“玩牌,打球,游泳,爬山,聚餐,聊天,原来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这么简单。”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这么问我,难道你从没有跟朋友做过这些?”

G112立刻说:“当然有,我跟老师以前经常做这些事的。”

我说:“跟你的老师,你难道没有别的朋友了吗?”

G112说:“哦,其实也可以这么说,我从小是跟老师一起生活的,你也看到了,我的老师他是个对科学实验的研究没完没了的人,我也被他培养成了这种性格,不怎么跟别人来往,一直在研究我感兴趣的医学。”

我说:“是这样啊,那,你跟护卫团的人是不是有什么隶属关系啊?因为你带着护卫团的袖标。”

G112说:“没有,我跟我老师可以说除了自己的工作外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关系的,只是我的老师在这里工作,我恰巧也来到这里罢了。”

我笑了笑,“那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啊。”

G112有些愣住了,“你,你是说真的吗?”

我点点头,“是真的,你不相信?我已经没有对过去的记忆了,为什么不多交个朋友呢?除非你觉得我是个囚犯,会给你带来麻烦。”

G112连忙摇头,“不,不是的,只是有些不太相信,你说,跟朋友相处就会很快乐的,是吗?”

我说:“是。”

G112说:“我,我也希望和你成为朋友。”

在一天下午,G112对我说:“我发现了一件事。”

我问:“是什么?”

G112说:“或许护卫团或那个自以为是的沙洛将军没有看出来,但我看出来了,不仅仅是你,包括岛上的大部分囚犯在内,每天在护卫团的面前装出一脸麻木的样子,但我知道那全是假装的,是吗?”

我吃了一惊,没有回答,而是马上看四周有没有护卫团的人在。

G112笑了笑,“你不用紧张,也不用怕我把这个情况说出去的,我只是个古教授的学生,也是岛上的卫生员,更何况,我还是你的朋友啊。”

我松了口气,“我相信你。”

G112冲着我又笑了一下,竟笑的我心里轻轻一震。

又过了几天,在囚犯们干了一整天的活之后,护卫团的人宣布都可以回去休息了,囚犯们吃过晚饭,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46一句话不说,拉起我的手就走,旁边有几个人紧紧的跟着,我知道,终于可以见到组织了。

他们一直走进了9的房间,9不在,后面的人把门关好了,46说:“52,知道我们要带你去哪里了吧。”

我点点头说:“寻找自己。”

46说:“不错,我们的组织入口就在这里,你能找的到吗?”

我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这个房间真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因为它只有几张床。

我手指着床,“那里?”

46哈哈一笑,“太好了,连你也猜不出来的话那我们的组织一定是很安全的。我告诉你,它就在那。”

我顺着46的手指一看,46竟把手指向窗外。

岛上的囚犯们所住的地方,是两座并排的副楼,两座副楼虽紧紧的靠在一起,但中间还是有宽约半米的空隙,形成一条狭窄的小道,但在这小道之上竟长了一排树,可能是先有的树然后再建的楼吧,但楼的设计者好象并没有考虑树的生长问题,所以,这小道上的一排树由于楼体的遮挡,再也看不见了阳光,早已经死了,只流下日益变朽的树干。但设计者更没有考虑的,是住在里面的人同样也看不到阳光了,仿佛它就是为关押的囚犯而建设的。

在树与树的紧密排列下,这条小道根本通进不了人,更别说通过这里进入一个组织了。

我将窗户打开,很快也发现了这一切,但他知道46不会是随口胡说的,于是我仔细的观察着。

9的房间在一楼,窗外就是那条小道,我想:“既然把组织的入口建在这里,那这个房间一定有些地方与其他的不一样。

于是,我马上跑出去,从各个相临的房间门口一一望去,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其他的房间从门口至少能看见一棵树,但9的房间只有将头探出去才能看到在窗户旁边的两棵树,也就是说,那里有一个大约一个平方的空地,如果是一个地道入口的话正好可以容纳一个成人的身体通过。

我看了46一眼,46向我点点头,我便跳出了窗外,用手挖掘着地面的沙子,果然,我挖到一块木板,将它掀开以后,一个地洞出现了。

我又跳了进来,几个人看我的目光里充满了赞赏。

46说:“好了,跟我走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