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11-15)

kyoko 收藏 1 58

[size=14]正文 第十一章 试招

这时路边走过的上了年纪的两夫妇看着两人打打闹闹,不由感叹:“你看看人家那一对,真幸福呀!”


这话却传到了两人耳里,那女孩又急又怒,踩了好久,居然还没把眼前这个坏笑着的坏蛋的脚踩扁,还被别人这样说,叫一向任性的她如何接受。


终于听到韩壮的话:“关心,是你吗?疯丫头,你还不快把客人领进来,在哪里胡闹什么。”女孩恼怒的撒娇:“爷爷,你不知道,这个坏蛋……”却不妨一向爱她宠他的爷爷突然出现在门口怒容满面:“够了,你做的我都看见了,还狡辩!”


女孩不可置信的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一下子哇的大叫一声,眼泪好似泉水一般涌了出来,女孩立刻不顾一切的冲进房子里,回到自己的房间大哭大闹。把床头的那只坏笑着的大熊砸在地上,再狠狠的一边踩一边哭:“你这个坏蛋,害我被爷爷骂。死坏蛋,烂坏蛋,我踩死你。”不到一会,那只熊就给蹂躏得不成样子。


见到韩壮出来,关心急忙道歉:“对不起,师父,刚才如果不是我逗她,她也不会这样。”韩壮叹气道:“你进来吧,这个疯丫头就是这样的,从小到大给宠坏了。不给她一点教训,她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最大了。”


进了屋里后,韩壮见关心探头探脑的样子,呵呵笑起来:“你两位师叔回去了,怎么样,如果买电话了,回头就和他们联系一下。”


关心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稍后些,关心才了解,那女孩是韩壮的孙女,叫韩凤,从小被叫做凤丫头,而不是关心自以为是的疯丫头。当听到韩凤正在德育中学念高二时,关心嘴唇动了一下,心想那不是自己教书的学校吗?


韩壮见到关心的反应,遂让他说了出来,得知关心在那所学校当老师后,他心中一动,却是有个主意。他把关心拉到古色古香的书房,让关心用毛笔写几个字。关心尴尬之极,先是用拳头握住毛笔,突觉不妥当,然后换做拿钢笔的动作捏住毛笔。韩壮早已笑得直打跌:“你怎么连毛笔也不会拿呀!”


关心讪讪的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下,自然是删掉了譬如特工,譬如超级计划之类的东西。经过他几分润色,他就成了归国华侨(事实也是)。韩壮唏嘘感慨:“难怪,难怪,不过上次我看你的古文和历史功底很不错,这是怎么回事?”


“恩,回国后,我想多了解一些祖国的东西,所以特地下功夫学过。”关心讪笑着解释:“师父你问这个有什么事吗?”韩壮好象在想什么事,听得这一问,急忙诡异的笑:“没事,没事,呵呵。”


韩壮忽然神色郁郁的惆怅道:“中国地大物博,人杰地灵,卧虎藏龙,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只可惜,很多人都只愿意独善其身,不愿意理会身边事。即使有出世的,也只顾着在滚滚红尘争名逐利。武功虽好,枪炮威力更大,难怪人们不愿意浪费时间来学。幸好,巨变将要出现,国术将被传扬。”


关心听到独善其身四字,心中一阵猛跳,心中不住反复思考:自己不理会潜伏者是否做错了?


感慨了一阵,韩壮才想起一事,嘱咐道:“关心,你有两个师兄,你大师兄方博文是在政府机关上班,二师兄展志武是做生意的。有机会遇上他们,可要有礼貌。”关心突然感到蛮混乱的,两位师叔没有弟子,师父却有三个弟子,这算什么?


谈了一会后,韩壮拉上关心非要出去打一场,试试关心的水准,实在拒不掉的关心只得无奈的随着一同来到花园的空地处。谁知佣人们多嘴,把消息告诉韩凤,这个凤丫头也奔了出来,说要“看看那个坏蛋是怎样挨爷爷的揍的”,据说那样看着“特别解气”。也不知关心究竟那点得罪了她,竟惹得她如此痛恨关心。


关心脱掉外套,摆出一个自由搏击的姿势,使出一成力道,右拳速度不是很快的向韩壮击过去。韩壮动也不动,不满的教训:“你小子给我出全力,不然人家还说我没资格做你师父。”也不知他指的别人是否就是两个师弟。


关心讪讪的收回拳头,拿出三分力气,挥拳的速度倒是快了一些。可仍是没被韩壮看在眼里,关心逼不得已,用出五成力道……其实人的速度和力量是很难挂上钩的,使出一半的力气,那么就一定只能发挥一半的速度。关心本来的就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行动特工,能力自是不差,自被逼参加超级战士实验后,他的力量倒是以几何数在增加,反应等各方面大有明显增强,惟独在敏捷度上,始终没有太大的气色。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要关心的速度达到韩壮满意的情况,那他挥拳而出的力量也绝对是非常可怕的。关心也不知这些,惟有硬着头皮上,幸好他学过跆拳道以及柔道等搏击术,否则他恐怕只能像个疯子一样胡乱挥拳乱来了。


他凝神盯着站在一米远处的韩壮,大喝一声,冲上前去,五指合并成掌砍向韩壮的脖子,这是空手道里的招式。岂料韩壮人老身却未老,身子轻飘飘的让过了关心的劈砍。


关心也不顾那么多,使出七成速度原地向前侧身踢腿横扫,竟是隐隐听得呼呼风声,韩壮眼露惊容,眼见再也难用身法避过,双手轻柔翻动,竟把踢来的腿格挡住。


只见他胸腹本是挺直,却在那一刻猛的向后缩,然后才骤然向前猛挺送,双手发劲,软绵绵的力道将关心的力量返回大半,关心竟被逼得退了半步。


凤丫头早在一旁既唱也跳的,恨不得找只合唱队伍来尽情嘲弄关心。关心这会哪听到凤丫头的极尽嘲讽,只是小心翼翼的等候师父的还击。却没等到意料中的还击,他一愣,抬头见韩壮正对自己招手,他立刻明白了,韩壮是打算试试自己的底子,不会主动攻击的。


关心发狠的冲向前,伴随着凤丫头的惊叫声,他凌空跃起,双腿成连环交踢之势。韩壮怔了一下,笑起来,这个徒弟懂的还蛮多的,居然连谭腿七十二式腿法中的连环腿也懂得。


他自是不知,中情局多年来收集各国情报,自然没有放过中国功夫这个重要环节,许多中国武学门派的招式早已被中情局记录在案。培训特工时,自然会精选精华来教授。所以,关心懂得许多绝对不是希奇的事。


只是韩壮却已中计,关心的这招虽也是谭腿中的一招,却不是连环腿,而是燕子回翔。真正的杀招是在第二次踢出的右腿上,右腿隐藏在左腿之后,一旦第一次踢出的右腿和左腿被对方挡住,就会立刻遭到右腿的二次攻击,这也是回翔的意思。与连环腿到颇有几分雷同,其中精髓却完全不同。


只见韩壮左右手相互交叉,活运圆劲,把力量抵消少许,正待要反击回去。却不妨右腿回翔成功,韩壮望着踢向胸口的右腿,大惊失色,好在方寸未失,瞬间身子迅速巧妙的随着右腿踢出的方位旋转三百六十度,在外人看来,韩壮似乎被踢中,实际上如何,关心却心知肚明,师父的灵感之笔使他就像是配合这招燕子回翔使出来的。


正想到这里,力量再次涌回身体,感到难受之极的关心稳稳落在地上。刚站稳,就左拳横扫而出,右手手肘也已准备出击,两记攻击均被韩壮挡得稳稳的。谁知,这却是关心的连续招式,膝盖向下顶出,再被挡住。关心一狠心,腿立刻舒展踢出,韩壮双手下按保护下阴,轻轻跃起避开这招。


双腿借力反弹回来,关心前身俯向前,双拳连环出击。同时右脚支撑中心,左腿伸得笔直以平衡身体,甚至反击。动作好似天鹅一般,却遭到凤丫头的嘲笑:“简直是只臭鸭子。”


韩壮这时才真正的震惊了,这种各种招式串在一起连环发出并不是特别罕见,可是能使出来的多为高手,关心使出来如何教他不吃惊。吃惊归吃惊,却没忘了比武,关心前身攻过来时,韩壮正在跃起的空中,实在难以反击。


毫不夸张的说,关心以前设计这招,正是为高手而设,先前的招式都是为了吸引住对手,直到对手跃起后,才轮到真正的杀招。此刻使在师父身上,却不知他能否躲过,关心一边动作,一边在心中忧虑。他和韩壮和两位师叔虽是刚认识,他却把对方当做爷爷一般,此时自是有些难以下手,动作不由慢了一些。


也正因为这一慢,韩壮才有机会提起双手来格挡住关心的双手,再交缠住关心的手臂。继续往上提跃。却不妨关心一直在平衡重心的左腿早已作为潜伏招数等候多时。韩壮见到那条左腿好似蝎子尾巴一般跃跃欲试的样子,心中立刻凉了半节。现在的形势可谓前有追兵后有杀手。


无奈之下,韩壮只得运出内劲,使出千斤坠。千斤坠虽是武人常用招数,实际上,若无内功搭配,作用是微乎其微的。韩壮这一运出内力,整个人好象下坠的流星一般钉在地面上。


关心大惊失色,他万万没想到韩壮竟能接触到地面。他这一招本就是把敌人逼到空中决战的招式,敌人一旦落地,所有努力就只有全部作废。


他惟有企望在韩壮未站稳阵脚前挥拳击中韩壮,这是最后的,也唯一的办法,因为自己全然没有退路了。韩壮只感到两股劲风袭向自己,也是一惊,万万没料到关心的力量竟足以带出拳风。体内内力运转,他意随心动,双手蕴涵内力,紧守太极之道,将关心拳头上的力量尽数送了回去。


来自自己的强大力道,纵以关心超强的平衡力也难以紧守,陡然间被好象被人在胸口捶了两记,他仰天喷出两口鲜血,倒飞四米之远。景象凄厉之极,即便是多见世面的韩壮也忍不住心中悔恨:自己有内心护身,倒也不怕,怎么把那么强的力量送了回去呢!


凤丫头虽然也从爷爷处纠缠着学了几手自卫术,却纯粹只是图个好玩,哪会过“打架”是这样凶险。骤然见到关心这番模样,吓得心脏扑通扑通的大跳不已。心中更是平白无故的为关心担了一分忧虑,一时间哪还记得那是个“欺负自己”的坏蛋。


关心喷出鲜血后就觉得浑身舒坦,然后头昏眼花,眼前骤然黑掉。待到他醒来,已是周末下午。他醒来时,正巧凤丫头抱着那只大熊进屋里打算看看病人,她陡然见到关心那浑然有神的眼睛不明所以然的盯着自己,心脏砰砰急速跳动起来,顿时感到身体发热,也不知是恼还是羞的凤丫头抬手就将大熊砸在关心脑袋上,一边还哭着:“你这个坏蛋又欺负我!”


关心恍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地方又得罪她了?好象自己躺在床上什么也没干吧!关心都三十多岁的人,自是不懂年轻女孩的心。

正文 第十二章 变异

过了不久,关心立刻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躺在床上的必要。因为他察觉不到身体上任何一丝的不妥当,反而愈是显得精神百倍,浑身力量充沛,似有用不尽的力量,还有一种非常微妙的却难以形容的感觉。他对这种情况感到十分奇怪,却不知该如何解释。大概只能算是奇迹吧!


这是因为他脑中的芯片在事隔一年多后终于启动了,原本芯片在安装好时早就可以启动的,偏偏当时的关心是在清醒状态下做的手术,结果被启动电流刺激,芯片当机了。直到昨天,关心昏迷不醒,神智不清,芯片才找到了融入大脑的机会。


正感到神清气爽,关心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手脚却渐渐出现僵硬麻木的情况,他本想移动身体,却赫然发现根本无法控制手脚,大惊之下,他不禁在脑海里转动念头。


只听得脑海里轰然一声,关心的身体好似扯线木偶一样被人扯动着痉挛了一下,他只感到脑海里无数乱七八糟的东西涌到思想里。四方的,三角的,圆形的,无规则的,难以形容是什么物质的东西皆尽向他挤压而来,可他偏偏感觉不到痛苦,只是感到脑海好象被无数东西压迫着填充着一般。


更令他无法忍受的那种恐惧,许多年来他都没有体验过的无尽恐惧和惊惶,彻底的混乱与宇宙间最深的恐惧把他淹没,他的神智与思想炸为星星碎片,在恐惧的海洋里飘摇。


正当关心陷入莫名危机中时,韩壮笑呵呵的步入了房间,看见关心的模样,不仅骇然失色。


此刻的关心面目完全扭曲,在他那张勉强能称为脸的脸上,根本无法分辨出眼耳口鼻等的位置。其身体上处处青筋暴起老高,身形仿佛正在渐渐膨胀一样,肌肉更是块块坟起,甚至把裤子也给撑成碎片,就好象猛然间吃了什么成长药剂似的。


一条条淡青色的血管浮现,变得越来越粗,皮肤绷得紧紧的,竟给人会随时被撑破的错觉。只听得啵啵声,关心的身体各处的血管纷纷爆裂,一缕缕血水顺着他现在强壮得无法形容的身体流淌而下,景象煞是恐怖。


变异发生到这一步,关心,或者不该说是关心,韩壮看着眼前这个怪物,惊呆了。怪物这时才稍稍动了动,一双完全翻白的眼球望向韩壮,露出惨惨一笑,毫无迟疑的伸手劈过来,带起呼呼风声。


韩壮骇然之余,总算没失去神智,侧身避开拳头。他惊怒无比:“关心,你在做什么?快给我住手!”


可是眼前这个怪物又怎会听他的话,反而愈发狰狞的逼身上前,韩壮惟有迎身而上。两人打了一会,韩壮渐渐感到力不从心。若是真打,关心本来就未必比韩壮差多少,若是毫无保留的比,韩壮就一定会死在关心手里。


砰的一声巨响,那怪物一拳击在墙壁上,生生把墙壁打了个透穿。韩壮心惊肉跳的小心避开一拳,心中叫苦连天,他起先还生怕伤了徒弟,现在怎敢如此想,只盼怪物别伤了自己就好。


砰砰砰,这怪物虽是力大无穷,可是却似乎收不住拳脚之力,游斗一会下来,关心这个房间已被打得希啪烂了。韩壮急急转动念头,陡然生出一计,渐渐把怪物引往房子的混凝土钢筋柱子前,想以此困住他。


怪物果然中计,一拳神速挥出,击在钢筋混凝土柱子上,只看到飞屑四射,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出现在柱子上面,里面比大拇指还要粗的不少钢筋竟然全部都被打断了,翻卷在其中。再看怪物的右手,从手掌到臂膀处的肉被钢筋和坚硬无比的混凝土撕作碎片,丝丝点点的红白肉块挂在手上,那怪物仍是仿佛毫无痛感一般。


基因战士?关心是日本人?韩壮望着眼前这个面目依稀可以看出是关心的怪物,怒极之下突然想到。他陡然想起,日本的生化战士就像关心这样,既没有痛感,也是力大无穷。想到这里,韩壮浑身寒气源源不断的往外泄去,竟是真正的动了杀机。


一人一怪的打斗声早已惊动房子里的佣人和凤丫头,他们这时赶来看到这等场面,多数都失声尖叫起来。惟有几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一惊过后,立刻就围了上去。


韩壮急忙大吼:“快离开这里!”


可惜为时已晚,那怪物竟似毫无人性,一手抓住其中一个女佣,双手合拢,然后猛然分开,活活把那女佣撕作血淋淋的两片。其他的佣人们哪还不知恐惧,个个都是连爬带滚的逃走了,那凤丫头却怎都不肯走。


为了孙女,韩壮退无可退,和几个手下模样的壮汉一同把那怪物围住,战况倒也渐渐稳定下来。只是他们打那怪物一拳,怪物一点事也没有,怪物给他们一拳,他们却会骨头碎裂。好在找来兵器后,勉强支撑着游斗一会,韩壮的连声催促总算发挥了效果,凤丫头离开了房子。


轰的一声,一个壮汉被一拳击中,倒飞撞在墙壁上,竟把墙壁撞得凹下去两公分,半身的骨头亦是成为碎片。数人怒极,那怪物趁其不备,一把抓住另一个壮汉,眼见惨剧再生。


非常突然的,怪物欲撕开壮汉的动作停了下来,全身好似给使了定身法一般猛然停住了,丝毫不动的站在原地。眼球里则陡然出现了乌黑的眼瞳,忽的一下就闭上了眼皮。变异再次出现,怪物好象精力用尽了一般,原本膨胀得极是巨大强壮的身体渐渐的消退下去。


围攻的韩壮数人见到这个场面,不由惊讶之极,其他几人欲趁机杀了怪物,韩壮却若有所思的制止了手下,静看怪物的变化。


果然不出韩壮所料,当怪物的特征全部都消退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脸色惨白的关心,他身上处处是刀伤,鲜血更是狂流不已。尤其以双手上的伤最是严重,右手上的肌肉几乎钢筋等坚硬之物撕得只剩下丝丝点点挂着悠晃悠晃。


怪物完全退化为关心后,关心连睁开眼皮的时间也没有,一头就栽倒在坚硬的地上,砸得头破血流。他倒好,闹出一番事后,倒头就晕,扔下韩壮与几名壮汉面面相窥,顿有不知所措的感觉。


韩壮打了一通电话后,就把关心送到了一个神秘的军事基地里,当然,关心仍然还在昏迷不醒。


此时此刻的关心紧闭着双眼,正老实呆在一个玻璃罩子里,里面充满了液体。如果细心观察,一定可以发现,他手上的肌肉正在以很缓慢的速度生长出来。


玻璃罩子前却站着三个老者,赫然便是铁卫军和水中正以及韩壮三人,铁卫军疑惑不解的说:“师兄,以你所说的来看,一定是有什么药物刺激了关心,所以他才会变得那么疯狂。可是,我们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替他检查,发生他的身体里根本不含任何药物。”


韩壮面色古怪的摇摇头,缓缓说道:“我总觉得他变异后很像日本的基因人,你们说他会不会是日本……”


说到这里,韩壮却是说不下去了,意思也表达得非常明显。水中正从公事包里取出一叠纸,微微皱起眉头:“很难说,国安局查过他的底细,你自己看吧!”


韩壮接过那份轻飘飘的资料,上面赫然写着关心一年来的行踪以及所做过的事。


关心,第一次出现是2011年5月19日在香港,三天后,出现在深圳,取得身份证后就在各省流浪,无固定职业。2011年12月在大连XX小区购买别墅一栋,价值三百万人民币,有一个名为张玉芬的女佣,资金来源不明。


这份资料上关于关心的情报不是很详细,毕竟关心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也不可能让国安局花费巨大的精力去调查他。所以,关心的秘密职业并没有出现在情报上。


情报报告上的最后一行是这个情报员的结论:此人具备轻微间谍嫌疑,建议派人监视一个月。


韩壮看过报告后,喃喃自语:“轻微间谍嫌疑,我怎么就瞎了眼,收了那么个徒弟。”


水中正舒展眉毛笑道:“师兄,轻微间谍嫌疑而已,国安局哪年没有千儿八百的轻微间谍怀疑目标,能够证实的有几个?再说,我倒以为关心不太可能是间谍,你想想,不管是美国还是日本,真有了那份能不用药物就可以制造生化人和基因人的话,他们会不会放任他来到中国?”


“很明显,他是个中国人,是别国间谍的可能性很小。”


铁卫军恼怒道:“那可未必,中国人做别国间谍的可不在少数。”两人抬杠抬惯了,这时仍是情不自禁的反驳。不过,这次水中正却没接嘴,和韩壮一样又是气恼又是黯然的摇摇头,想是在为那些出卖祖国的国人而感到羞耻。


水中正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何况,在他身体里,根本没有检测出任何药物的存在,对他的基因测试也完全正常。唯一不正常的是,他的痛感神经不知被谁给切除了。”


迟疑了片刻后,他脸色有些惨白的说:“而且……而且,他的身体似乎很适应疗养液,老宁他们都认为,关心以前一定泡过疗养液。他们还说,关心之前似乎做过非常残忍的实验,他们在他的身体里发现了几条断裂的神经。”


韩壮和铁卫军均是愕然相望,水中正摇摇头:“更残忍的是,他身体里的神经线和血管等都有人为修补的痕迹,头盖也被打开过。”


此话一出,韩壮与铁卫军都脸现骇然之色,铁卫军极其少见的没与水中正斗嘴:“你的意思是?”


“简单的说,关心是个实验品!”


此言一出,其他两人立刻给震惊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正文 第十三章 异体

“简单的说,关心是个实验品!”水中正眼中闪过不忍和同情之色。


韩壮忍不住上前一步搭住师弟的肩膀:“老二,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他还是很关心这个刚收进门的弟子的。


苦笑一阵后,水中正叹息道:“不知是谁那么残忍,关心以前肯定是个实验品,不知是谁给他做的身体修补和改造,技术绝对是顶尖的,可是有些地方还是无法隐瞒的。老宁他们说,以手法和思路来看,很像死了二十多年的那个中国科学家钱建国。”


见两人不明白,水中正连忙解释道:“钱建国是中科院的院士,是老宁他们的老朋友。差不多三十年前吧,他主持了一个秘密研究,研究怎样使军人的战斗力增强。他的思路与美国日本很不同,主攻人体潜力这方面,据说他当年已经找到了一个突破点了,可是后来不知为什么,他的研究小组被撤消了,郁郁的钱建国两年后就去世了。而钱老的四个弟子,有两个出了国,老宁他们认为关心应该就是他们的实验品。”


“老二,你的意思是?”铁卫军总是很急噪的样子。


韩壮微微眯起眼睛:“我明白了,关心就是他们研究人体潜力的活体实验品?”


水中正对师兄点点头,表示正确:“没错,老宁以前参观过钱老的实验室,多少了解一些钱老的心得,所以我们才少走了很多弯路。不过,从关心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个失败的实验品,我还是不明白对方怎么会放了他。而且,他发生变异的原因也不清楚,老宁他们现在就为了这个伤透脑筋。我想,恐怕对方也不知道关心会出现变异。”


“这样来说,关心应该不会是敌国间谍吧?”韩壮拂弄一下胡子,似乎有点放松的意味。


“理论上来说不可能,不过,实际如何,还有待国安局的监视结论。”


铁卫军急道:“既然查不出什么结果,还不如把他放回去算了,这孩子已经够苦了,放在这里还不是又得再受折磨。”


水正中苦笑不得:“什么折磨不折磨的,大伙不都是为了国家,也罢,老宁他们取过了关心身体样本,相信应该没问题了。过几天就把他转到普通医院去,反正他变异后已经透支了许多的精力,想必在几天内是绝计醒不过来的。”


果然如水中正所料,足足十天后,关心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想来这还是依靠前些天里疗养液的功效,否则怕是得躺足一个月,甚至更多。奇怪的是,关心脑袋里的芯片居然没被检测出来。


幽幽醒转后,关心微微甩动脑袋,这才清醒了许多,左右环顾之后,才发现自己是呆在医院里。呆了片刻后,又才想起早前发生的事,只是他却不记得自己变异的事了。


勉强动了动身子,却感到手上有些痒痒,这才看见手上的伤口裂开,流出鲜血,关心哑然失笑,没有痛感真的很不方便。正巧这时有个漂亮护士进来了,见到他的动作,惊慌不已喊道:“先生,你别乱动。”


这漂亮女护士手忙脚乱的为关心止血后,这才很是可爱的拍拍高耸胸脯。关心也不敢乱动了,毕竟自己可没那么多血流。


得知关心醒来后,韩壮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他早前和水中正商量过,决定把变异的事告诉关心,试探一下他是什么反应。把那天发生的事说了后,关心立时呆住了,表面神色不动,脑海里却乱成一团,心想:难道那就是超级战士计划的后遗症?


安慰过关心后,韩壮心知肚明的离开了医院。


倒是第二天,凤丫头居然也来探望关心,这让他实在想不到。凤丫头气冲冲的把花扔给关心:“是爷爷让我来的。”关心这才恍然大悟。


凤丫头到底是小孩子心性,很快就忘了和关心的“恩怨”,与他聊开了:“喂,那天那个怪物好可怕,吓死我了,你是怎么被它打伤的?”


关心心中苦笑连连,心道那怪物就是我。可他也有几分明白,他变异后的模样一定很丑陋,韩壮肯定替他隐瞒下来了。他不由庆幸自己没伤害到凤丫头,编了个故事说说,居然也把凤丫头哄得开开心心的。


说了一会话后,那漂亮护士又来查看关心的病况,很是羞涩的在关心身体上按摩。凤丫头不由大是羡慕:“你真好,有人给你按摩,我也要生病!”韩壮给关心弄的是特等病房,倒是好关照。


关心吓了一大跳,生怕凤丫头做傻事:“可别乱来,生病了就哪也不能去了。”


凤丫头想想,苦着脸:“也对,那样就不好玩了。对了,爷爷把我转到你教的那一班了,到时候你可要手下留情哦!”


留情?怎么留?师父把你转到我教的那一班,不就是想让你学得更好!关心心想道,表面上却不是那么说:“好哇,那就要看你表现了!”


凤丫头眼睛转了转,很是机灵可爱的说:“什么表现啊?这样好了,我来帮你按摩!”抬起手就毫无顾及的在关心身上乱捏乱抓,好在关心没痛感,不然就是没事也被捏出事来。


那护士见了大惊,连忙制止:“你不要乱按,他会痛的。”


凤丫头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怀疑的神色:“你们两个?哈哈!哈哈!”居然就此哈哈笑着离去了。


这哈哈声笑得漂亮护士脸上红晕升腾,煞是动人,就连关心也忍不住怔了一刹那。见到关心犀利的眼神盯着自己,漂亮护士更是羞涩,立时就想拔腿逃掉,想到工作终是留了下来。


关心亦觉得甚是好笑,这个叫宋蝶舞的女孩也未免太害羞了吧。


待宋蝶舞羞红着双颊离去后,关心才有时间认真思索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变异是怎么发生的?难道当初那博士还在自己身手动了什么手脚?


思来想去仍是不得其果,这是自然的,连不少科学家都没能得出个结论,他又怎会想得到什么。


恰在这时,关心听到一声问候:“你好!”


他连忙抬起头欲回礼,发现视线范围内根本就是空旷无一人,正感到奇怪,那声音再次“响”起:“不用找了,我在你身体里!”


任由关心多么的见多识广,也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心头咯噔一下,环顾四周仍是毫无发现,厉声喝道:“是谁!出来!”


似乎因为关心的动作,那声音隐有笑意:“你别害怕,先听我说!我现在在你的脑袋里,是通过纯意思交流令你‘听’到我的话。”


关心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表情和动作,沉静得非常可怕。只是那个声音的主人却仿佛可以感受到关心心脏的猛烈跳动,急忙解释道:“首先,你要放心,我绝对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说吧,你想干什么?”关心亦是忍不住开口问,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脑海里会有“别人”的存在。现在只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把这当做是敌人的阴谋,当然,敌人是谁,他并没有任何概念。


遗憾的是,关心的推测似乎错误了,尤其是当他听到那个“人”的解释后,他就推翻了之前的判断。


“我不是人,正确的说,我不是始星……不是地球人,。我来自距离地球非常遥远的星系,我的家乡如果翻译成汉语,应该就是叫做香草星系。我和同伴一起驾驶飞船在太空里探险,中途被黑洞吞噬,然后来到了地球。可是我的同伴们都已经死了,只剩下我孤独的活着。然而,我的肉体也在高温中被摧毁,这时,意外的事发生了,我的生命意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困在一个物质里。这种物质是我在太空探险中寻找到的,最后,地球上的科学家把物质分割后,把其中一块做成了芯片,我就藏身在芯片中,希望能逃离这种物质。这就是我出现在你的脑袋里的原因。”


“听”到这里,关心至少信了五成,连芯片如此秘密的事都被抖出来了,自然可信了许多。他的脑子一片混乱,无意识的挥动双手:“等等,你是说,你就在我脑袋里那个芯片里?你是不是想夺取我的身体?”


“当然不是,我困在芯片里,怎么能够夺取你身体?你感觉一下我,认为会是那种生物吗?”


谁知道?不过,听起来这个外星人的声音倒是很正直的。关心依然不改间谍本色,很是怀疑的说:“那为什么我会出现变异的情况?”


“这个……你真的要知道?好吧,我发现这种物质似乎是有生命的,一旦遇到有生命痕迹的生物,它就会催动,或者该是改变这种生物的本性,使得生物产生暴虐倾向,发展到最后就会以毁灭一切作为终极目标。”


关心手心渐渐浸出汗水:“你是说,我正在受到这种生物的影响?变异就是因此而产生?那我会不会……”


“很有可能,地球人的精神磁场和生命痕迹太弱了,根本无法抵挡这种影响。不过,幸运的事恰恰也在于此,由于以上两个原因,这种物质根本不能大幅度的侵入你的身体,因为那样随时会令你爆体而亡。之前的变异就是侵入所造成的,幸亏你的身体还勉强可以承受,否则……”

[/siz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