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四章 父辈遗愿

妙心幻玉 收藏 6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后院干净整齐,一株枝叶繁茂的梧桐树罩住整个小院的上空。 正房门开着,里面悄无声息。 蜘蛛先生一指里面,道:“进去吧。”说完又退到前面店里。 吉福马不禁苦笑,他实在想不出东方珊瑚会跟他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房门口突然闪现出一个人。 吉福马一惊,此人并不是东方珊瑚,而是她的叔父东方印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后院干净整齐,一株枝叶繁茂的梧桐树罩住整个小院的上空。

正房门开着,里面悄无声息。

蜘蛛先生一指里面,道:“进去吧。”说完又退到前面店里。

吉福马不禁苦笑,他实在想不出东方珊瑚会跟他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房门口突然闪现出一个人。

吉福马一惊,此人并不是东方珊瑚,而是她的叔父东方印德,他不禁道:“是你?”

东方印德微微一笑,道:“吉公子,里面请。”

吉福马迟疑着,东方印德突然找他,一定是因为第五长醉。

东方印德见他没动,便走出来,道:“本王请你来,是因为珊瑚的事。”

吉福马道:“珊瑚?不都已经说清楚了吗?”

东方印德叹了口气,道:“本王视珊瑚为己出,她为你如此痛苦,本王看着也心疼。”

吉福马苦笑道:“两情相悦,才能天长地久。”

东方印德点点头,沉默了很久,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吉福马,道:“吉公子,请你看看这封信。”

吉福马接过来,不禁脸色变了变,信封上的字迹非常熟悉,竟是自己父亲的笔迹,他展开信纸迅速看了一遍。

东方印德道:“这封信是令尊写给本王的,那时你只有七、八岁。”

吉福马仔细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父亲的朋友中还有东方印德。

他冷声道:“你怎么证明这封信是真的?”

东方印德轻轻一笑,道:“不用证明,它就是真的。”

“我倒是相信你什么证据都伪造得出来。”

“信是令尊亲笔写的,他的字迹你应该认得出来。”

“确实像我父亲的字迹,但我怎么没听他说起过还有你这样一位朋友?”

东方印德忽然叹了口气,道:“那时你年纪还小,本王与令尊也只有三面之缘,却已成为挚友。”

吉福马冷笑道:“你是在去靖南王府之前认识我父亲的?”

东方印德眼中闪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良久才道:“令尊在信上说得很清楚,如果本王生了儿子就与你结为异姓兄弟,如果生的是女儿就与你结为夫妻。”

他忽然又重重叹了口气,“可惜本王这一辈子也没能得个一男半女,所以想将侄女珊瑚许配给你,这也是本王不同意王后要将珊瑚许配贾疾风的原因。”

吉福马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恶心,不禁皱起眉头。父亲给自己订了娃娃亲?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

父亲在世时将自己管得死死的,做任何事情都得按照他的要求去做,虽然父亲也百般疼爱自己,但他却丝毫没有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父亲弥留之际交给他一封信,让他去找百变葫芦,直到他答应,父亲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在百变葫芦居住的玄草堂里,他认识了第五长醉,让他惊讶的是,原来人还可以如此自由地活着。百变葫芦不仅是第五长醉的师父,更是他的朋友,他们像亲密的朋友一样无所不谈。

吉福马第一次感受到了自由的快乐。

他羡慕第五长醉有这样一位师父,也羡慕他自由自在、轻松愉快地生活方式。

终于,他也像第五长醉一样,自由地生活在天地山水间了,再也不用过父亲为他安排的生活了。

但是,十多年后的今天,父亲又以一封信将他自由的心重新套上了枷锁。

吉福马不禁怒火陡升,他面无表情地盯着东方印德,冷声道:“就算我父亲和你有这个约定,但他说的是你亲生女儿,但你没有,就算你有我也不会答应,你侄女东方珊瑚我也绝不会娶她。”

当他第一次见到东方珊瑚的时候,对她似乎有一点点动心,东方珊瑚毕竟是个可爱又美丽的女孩。

但有一点点动心,并不等于爱她,更没想过要娶她,尤其是见到隐玉之后,他的心已经完全被隐玉填满,再也装不下其他任何女人了。

东方印德看着面前满脸怒气的年青人,忽然微微一笑,道:“本王也知道你不想娶珊瑚的原因,所以本王不强迫你。”

吉福马道:“既然是这样,我就可以走了吧?”

东方印德背负着双手缓缓在院子里踱步,良久才道:“好男儿有大志向,怎能为了女人绊住手脚!”

吉福马心里冷哼一声,暗自道:才说到正题。

东方印德指了指石椅,道:“吉公子,请坐吧。”

吉福马坐下,将信放在桌子上,道:“你将要跟我说的事,跟第五长醉有关吧?”

“你真的相信第五长醉是本王的侄子?”

“不是吗?”

“当然不是,本王的王兄东方圣德只有一个孩子,就是东方珊瑚。”

吉福马闻听此言,竟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你是不敢承认弑兄篡位吧?”

东方印德立即垂下眼帘,但吉福马仍清楚地看见他眼中闪过的杀气。

沉默了很久,东方印德道:“本王也知道让你相信此话不容易,所以本王也不想过多解释。”

吉福马似乎突然失却了耐性,道:“别绕圈子了,直接说正题,否则在下就此告辞。”

东方印德一笑道:“你的性格跟令尊完全不同。”

吉福马垂下眼帘盯着桌上的信封,那上面有他父亲亲笔写的字迹:东方印德贤弟 亲启。

东方印德接着道:“本王没有子嗣,王位也就没有继承人。”他抬起眼睛紧盯住吉福马的脸。

吉福马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他冷声道:“不是有贾疾风吗?”

“他是外戚,更主要的是他胸无大志,根本没有治理一个国家的才能,就他的资质,流星锤练到那种程度就已经顶天了,再无进展,王位传给他本王能安心闭眼吗?”东方印德说此话的口气颇像是忧国忧民的圣主。

吉福马不禁笑道:“无论从任何方面讲,第五长醉都是最合适的继承人,他本就是丰蜀国惟一的王子。”

“本王已经说过了,他不是本王的侄子,他为何硬说自己是本王王兄的儿子?目的不言自明,为了权力,任何谎言都能编得出来。”

吉福马刚要开口说话,却被东方印德抬手止住。

他接着道:“令尊和本王为挚友,这些年本王也暗中观察过你,无论是才能还是人品,都令本王非常敬佩,就像当年敬佩令尊一样。”他偷眼观察着吉福马的反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