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六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13)

zzfu2008 收藏 3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小芳感喟说:“是啊,人强强不过命!” “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你──在王善人家你对我好着呢。” “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意思呢。” “只要有肉菜,我的大黑碗里总比别人的多。” 小芳勉强笑道:“还不是看你可怜,没人疼无人爱的。” “后来呢?” “后来咋了?” “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小芳感喟说:“是啊,人强强不过命!”

“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你──在王善人家你对我好着呢。”

“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意思呢。”

“只要有肉菜,我的大黑碗里总比别人的多。”

小芳勉强笑道:“还不是看你可怜,没人疼无人爱的。”

“后来呢?”

“后来咋了?”

“后来你让我上了你的床,难道也是可怜我吗?”

“滚蛋,何时学得没正经了。”

“你可真会欺负老实人──老支使我给你干这干那的,起先,我恨死你了。 ”

小芳笑道:“后来呢?”

“后来就慢慢习惯了。”

“再后来呢?怕是不支使你你会手痒痒的,也会恨死我的。”

“你还记得那块大黑砖吗?”

“咋不记得,老搬来搬去的──死沉!”

“可你乐意。”

“你真是个没心肝的!”

“当时,我们俩胆子也真够大的,就在王善人的眼皮底下……要是让王善人发现了……”

小芳不加思索道:“他会剥了你。”

“差不多,王善人对我那么好……”

小芳笑道:“那老东西做梦也想不到你给他带了顶绿帽子。”

郑守义勉强笑道:“自然也不知你对他那么不忠。”

小芳嫣然笑道:“一个巴掌拍不响。”

“当时我认为王善人娶你是合情合理的,现在看来,你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咱俩才是鸳鸯一对呢。”

“那时,我像着了迷,一会不见你就心慌。”

“我也是。”

这时,两双眼睛定定地对望着,像两道炽热的火焰燃烧在了一起,顿时,大火熊熊,势不可挡。

郑守义结结巴巴道:“你……你还是这么年轻……年轻漂亮。”

小芳舌根有些发硬,“你比过去更英俊了。”

郑守义伸出一只手,小芳也伸出一只手,于是,两只手紧紧地攥到了一起,像是一种无言的、倾心的、热血的诉说……

蓦地,小芳道:“咱们都已成家了……”

于是,两只手骤然分开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郑守义道:“石头……”

“这大概才是你今天来这的真正目的吧?”

“你们娘俩对我一样重要。石头像谁?”

“像我,更像你。”

郑守义自言自语道:“这样好,这样好。”略一沉吟,“他现在哪里?”

“这就不是你该问的了。”

郑守义就有些愕然:“为什么?”

“吴迅祥快该回来了……”

郑守义才要继续发问,但见小芳已站了起来,只好也站了起来,但仍固执道:“我是他爹啊……”

“娘都没有了要什么爹?”小芳泪流了下来。

郑守义再没张口,低着头,离开了吴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