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五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11)

zzfu2008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吴迅祥听到郑守义的老婆叫陈玉芝后,就再也听不进去郑守义讲得是什么了,只是机械地跟着点头,陪笑。他现在才知道,郑守义就是那个拐走他未婚妻陈玉芝的男人,他也想起了他带人在大刘庄火烧郑守义两间破房子的情景。 不是冤家不聚头。 如今他却把他的仇人请到家里好吃好喝地侍候着,真是不可思议。冥冥之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吴迅祥听到郑守义的老婆叫陈玉芝后,就再也听不进去郑守义讲得是什么了,只是机械地跟着点头,陪笑。他现在才知道,郑守义就是那个拐走他未婚妻陈玉芝的男人,他也想起了他带人在大刘庄火烧郑守义两间破房子的情景。

不是冤家不聚头。

如今他却把他的仇人请到家里好吃好喝地侍候着,真是不可思议。冥冥之中他感到有人给他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他感到头有些胀,就给郑守义说他要出去方便一下。

小芳见吴迅祥出大门后,就端着盘炒菜进屋了,放下盘子就道:“刚才我一不小心把菜做咸了,能吃的话你就吃,不能吃的话你就喂狗去。”说完,转身回厨房里去了。

郑守义顿觉百爪挠心,无地自容,如坐针毡。

小芳在王善人家也曾这样作践过他。

嗨!郑守义就有了一字感叹。

他知道,他和小芳的儿子叫石头,比狗子还大呢,可他从未见过,是个什么样,他连一点轮廊也没有。石头现在不在小芳的跟前,在哪儿呢?他现在更想见到石头了。当他鼓足勇气想去厨房问个究竟时,吴迅祥从门口回来了。

不一会,酒场草草散了。

郑守义回去后,李二爬子还没睡,“郑连长,你到哪里喝酒去了也不带着兄弟我?”

郑守义没好气道:“带你去?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妗子不喜,舅舅不爱的……”

李二爬子眨巴着眼睛:“郑连长,你喝多了?”

郑守义骂道:“放狗屁!谁喝多了?”

李二爬子满脸狐疑:“郑连长,你这是咋了,谁惹你不痛快了?”

郑守义凶神恶煞道:“闭上臭嘴,少罗嗦,没人把你当哑巴!”

李二爬子脱衣上床,蒙头大睡。

自从见到小芳后,这些天,郑守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知小芳对他有怨恨,可他仍想马上见到她。想了解一下她过去的情况,以及石头的情况,可他却迟迟没有机会,虽然他和她就近在咫尺。吴迅祥不离开郝寨,他是不敢轻易去的。他俩的关系早已不是在王善人家的了,可一想起在王善人家的那些令人销魂的日日夜夜,他亦然激动不已,仿佛就在眼前。她是那样的任性、可爱,令他着迷。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

要是他俩早一天私奔,她现在就是他郑守义的妻子,他俩就会在一块生儿育女,共度人生。而玉芝也就不可能是他郑守义的妻子,自然也就不可能有狗子这条小生命。就那么一天的时间,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啊!

这人生啊!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一天,吴迅祥跟随冯子固去丰县了,他便感到机会来了。这机会来的的确不容易,让他等了近一个月,熬瘦了不少。

他不敢长驱直入吴迅祥家,在吴迅祥家门口来回了好几趟,趁人不注意才进去的。郝寨弹丸之地,又有这么多认识他的人,他能不小心谨慎嘛。过去,小芳她是王善人的女人,他要和她在一起,必须偷偷摸摸;现在,小芳她是吴迅祥的女人,他要和她在一起,也必须偷偷摸摸。似乎,小芳就从未是过他郑守义的女人。

他俩的关系,一直是一种羞为人知的关系,可他俩却实实在在地相爱过,而且还造就了一个小生命。

这个小生命让他俩永远脱不了干系,也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割断的。

小芳正倚门坐着边晒太阳边做针线活,见郑守义进了院子,先是一怔,就道:“你还来干什么?”小芳明知郑守义迟早要来的,但仍这样问。

郑守义苦苦地笑了笑,“你说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